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流泪的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流泪的中国]]->[额尔登顺:我为非典尽了一次公民义务]
[流泪的中国]
·[来自中华爱国民主党云贵川办事处的调查报告] zyr: 云南省第二监狱成为商人的生产天堂
·日本老兵的忏悔:我们如何在香港医院奸杀中国女人......
·抗日女英雄赵一曼被捕后......
·日本军官的忏悔: 中国女人被送往海外摧残
·一个北京女大学生的日记:老大娘两次给我下跪
·照片会说话,告诉你真实的中国
·高寒:我在中共独裁监狱里受刑
·敬告: [流泪的中国]专栏开张,希望爱国民主同仁踊跃提供文章图片
·滴血的收容-----不交钱就活活打死
·九天九夜----我在黑社会的日子
·1997年:中共中央关于高干子女特权的绝密报告
·五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被蹂躏的肉体与青春——上山下乡女知青纪实
·被蹂躏的肉体与尊严——现代女性在收容所被轮奸
·被摧毁的肉体与生命——大学生孙志刚惨死收容所
·北大在线:凶狠的标语,无言的中国
·耻辱备忘:江泽民出卖数百万国土
·繁荣背后:深圳----你的黑夜有多黑?
·繁荣背后:广西----女大学生擦鞋读书
·色狼教师:在教室强奸蹂躏小学女生们
·悲情奇冤:处女嫖娼卖淫案
·清水君:我为被摧残的千千万万姐妹同胞们一哭
·惨绝人寰的重庆大轰炸——一位幸存者的痛苦回忆
·江泽民虐杀法轮功 联合国报告有案可查
·马三家集中营的黑暗
·“我们搞收容就是要搞钱” 党支书自爆收容黑幕
·图片会说话2
·图片会说话3
·图片会说话4
·我们的孩子……
·刘国凯:留发不留头,汉族人民反抗野蛮满清剃头令的悲壮历史!
·[中华爱国民主党国耻资料备忘录]罗刚事件:日本鬼子在中国的电台里骂,我们的英雄却被国安抓
·日本人在上海调戏中国姑娘--国人应该清醒了!
·额尔登顺:我为非典尽了一次公民义务
·[中华史料]悬赏缉拿杀人凶手周恩来等紧要启事
·[社会纪实]我被收容[撞]了一下腰
·[中华爱国民主党·含泪的微笑]我的祖国真他娘的强大...
·[社会纪实]妓女局长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
·[社会纪实]13岁女生被强暴后……
·图片会说话6……
·图片会说话5……这是我们姐妹的身体,不是猪肉!
·[中外比较]莱温斯基中国版的遭遇
·为了贞操殊死搏斗,湖北少女血洒广东
·兽性的日本狗男女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额尔登顺:我为非典尽了一次公民义务

   
   
   
    昨天,忽接一朋友电话,说她母亲家所在村里有四名从疫区回去的人,其中一人发烧,正在打点滴。村长去了两次,那家主人说:我自己能控制非典!把村长撅了回去。她想回去看看妈妈,但不敢回去,向相关部门报告了一圈,没人管。问我能不能通过什么渠道反映一下。
    我的第一反应是觉得不太可能,我答应她试试。其实我哪有什么渠道?不外乎也是各级疾控中心。

   
   
    1、我首先把电话打进了沈阳市疾病控制中心。一男士接电话,声音沉稳而和蔼。
   
   
    ——你好。
    ——你好,是市疾控中心吗?
    ——是的。
    ——有疫情报告是找你们吗?
    ——是的。
    ——我有个情况想跟你们说一下。
    ——请说。
    ——我的朋友跟我反映,在新民市有四个从疫区回来的人,一个从广东回来,三个从北京回来,其中一个正在发烧。我的朋友向有关部门反映,可是没人管……
    ——向哪个部门反映了?
    ——当然是疾控部门了。
    ——不可能啊。
    ---我也认为不可能,但我朋友说确实是没人管。所以我把这事跟你们说,我想你们不会也不管吧?
    ——怎么会不管?这样的事怎么会不管?我告诉你,现在防非典的工作省、市领导都非常重视……这样,我给你个电话,你找他们。如果他们不管,你再告诉我。
    ——好吧。
   
    2、按照他给的电话,我挂通了新民市政府防非典领导小组值班电话,一年轻女士接电话,声音甜美而阳光。
   
    ——……
    ——你好,是新民市政府吗?
    ——对。
    ——是负责防非典工作的部门吗?
    ——对。
    ——有疫情报告是对你说吗?
    ——对。
    ——我有疫情报告。
    ——说吧。
    ——我的朋友向我反映,新民市张屯乡偏堡子村有四个从疫区回来的人,一个从广东回来,三个从北京回来,其中一个正在发烧,已经两天了。……
    ——你可以给乡医院打电话,叫他们去核实一下,如果……
    ——这个工作不是我来做吧?
    ——你听我说!我们要等乡里核实以后上报到我这里,你先给乡里……
    ——你也给我听着!我的朋友说他向有关部门反映没人管,我还不信,看来你们确实就是这样对待疫情报告的。我这么说吧,情况我都跟你说清楚了,你是管还是不管?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要乡里……
    ——你就说你管不管吧!你不管就明说,我不信这个事没人管!
    ——我也没说不管啊,管也得叫乡里……
    ——要乡里核实疫情是老百姓的事吗?你是干什么的?告诉你,这要不是传染病,即使你家出了人命案,你以为我会管你那屁事吗?你不管,我去找人管!
   
   
    3、再挂沈阳市疾病控制中心电话,N遍,再N遍,再NN遍……半小时后,还是忙音。
   
    4、再根据沈阳市疾病控制中心提供的电话,挂通了新民市疾病控制中心。一男士接电话,声音轻松愉快,略带笑意。
   
    ——你好
    ——你好。
    ——你是防非典领导小组吗?
    ——不是,我是疾控中心。
    ——哦。疫情报告是在你这吗?
    ——是,你说吧。
    ——我的朋友向我反映,新民市张屯乡偏堡子村有四个从疫区回来的人,一个从广东回来,三个从北京回来,其中一个正在发烧,已经两天了。……
    ——乡里没给我们报。在什么地方?
    ——张屯乡,张王李赵的张,苏家屯的屯……
    ——我知道,我知道。什么村?
    ——偏堡子村,单立人偏,不正的偏……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村我知道。
    ——户主叫赵国辉。
    ____赵什么?
    ____赵国辉!国家的国,光辉的辉!
    ____哦!
    ____我觉得不论情况怎么样,你们至少应该去看看。
    ——对,我们去调查一下。
    ——据说其中有一人是沈阳市铁西区的一个小学教师,另外有一个姐俩,发烧的是妹妹……回新民时在进市区的路口换的她男朋友的车,没接受检查,检查人员还开车追了半天,没追上.
    ——行行,我们去查查。
    ——那好,拜托。你们能马上去吗?
    ——好的好的。……你说是哪个乡?
    ——张屯乡……
    ——你等一下,我去拿个笔记下来吧。(我靠!刚才说了半天他没记!半晌过去:)你说吧,什么乡?
    ——张屯乡,张王李赵……
    ——知道知道,什么村?
    ——偏堡子村……
    ………………………………
   
    5、左思右想不放心,又找了个沈阳日报的记者,把情况详细告诉了他。记者挺上心,全做了记录。记者告诉我,现在关于非典问题不许报道。但他可以以记者的身份给疾控中心挂电话,意思是“媒体已经知道了,你们看着办吧”。同时找机会向市政府秘书长反映。
   
    6、晚上,我再次拨通沈阳市疾病控制中心的电话,一女士接电话,仍然是很和蔼的、慢条斯理的声音。
   
    ——市疾控中心吗?
    ——是。
    ——你们换班了?我下午给你们去过电话,是位男同志接的。
    ——是,我们换班了,轮流值班。
    ——我下午去电话是报告疫情的,你们那位同志告诉我的几个电话我都挂了,但我觉得不放心,所以又给你们挂个电话。
    ——你是哪里?
    ——我是沈阳市的一个普通老百姓。我只是觉得今天的事情我很难理解。电视、报纸都在喊要全民起来报告疫情,可是我向你们报告,你们却让我自己去找这个找那个,这是举报人的职责吗?这是传染病,隐患就在沈阳市城边上,对我们大家都是威胁,否则我才不管这种屁事。我已经把线索给你提供得这么详细了,虽然我不能确定他们就是非典患者,但至少有两点是符合非典诊断标准的,一是从疫区来,二是有发热病人。你们至少应该去看看吧?我向你们报告,你们让我找新民市,我找了新民市,他们要我去找乡里,我要是找乡里,是不是还要我去村里啊?是不是还得我去到那人家里去啊?……
    ——你做得很对。你把情况说一下,我记一下。
    (我又重复了一遍已经重复了好几遍的话)
    ——好了,我都记录了,我们会妥善处理。
   
    7、今天早上八点半左右,我家电话响了。老婆去接。
   
    我问:谁的电话?
    老婆没好气:就是你昨天报告非典的那个地方。
    ——说什么了?
    ——说叫你给新民市政府挂电话,他们都签了责任状的。
    ——你怎么说的?
    ——我说,公民义务我们尽到了,谁爱找谁找去,你们都不管,我们算什么?关我们啥事!我就撂了。
   
    因为沈阳市有报告疫情奖励的规定,我怕引起误会耽误事,就一直没有告诉他们我的身份电话姓名等个人资料。但他们还是把电话挂到我家来了,估计他们的电话有来电显示功能。
    我对这些官僚们的冷漠和怠惰感到十分震惊,也把我刚刚对媒体产生的些许信任彻底摧毁了。
    下午,有朋友从外地回沈,告诉我市区入口的检查形同虚设;报载:北京市内居民社区发出紧急公告,要求外地租房者马上搬走;又得到消息,沈阳市某医院的隔离也同样是应付差事,偌大一家市级医院只有两台呼吸机,其中一台还是坏的;回到我的BBS,我寄居的网站的站长删除了我BBS中所有与非典有关的帖子,并向全站发出通告,禁止讨论非典话题,违者封ID。
   
    我知道西祠是南京的网站,但我仍然期望能有网友通过什么渠道把这件事反映到沈阳市的上层,我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后记:
   
    这不是转帖,是我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的经历。我不想找了,我自己因为妻子在医院工作被单位列为“准隔离”对象,所有的联系电话都在办公室,我也不想找谁去了,谁看见我都那种眼神的。另外这件事给我的感觉是我象个傻子,象个缺心眼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身边的人都这么说我。世界怎么变得这么冷漠?人们的社会责任感怎么会如此淡薄!如果哪位能与沈阳市的高层领导有联系,请他问一下沈阳市疾病控制中心是不是有这么件事,一切就都明白了。我给他们去过两次电话,他们也给我回了一次电话,我跑不了。我对我说的话负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