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曲园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曲园文集]->[人间道 - 2005年中国民间话语]
曲园文集
·卖春妇
·“中国愤青们”对画水镇惨案怎么无言啦?
·“爱国人士”的奴性
·“告别谎言”一个留学生的警醒
·妈妈病了
·写给屈死的幼女——申春玲
·网络“鸡毛信”
·我有一个梦
·记忆中的和谐社会
·我的表妹阿瑜
·何必“出人头地”?
·当爱已成往事......
·网络上的战争叫嚣可以休矣
·行乞者
·回家
·中国人幸福吗?——批网上的另一个帖子
·看自己
·骚乱但不动荡——巴黎骚乱之感
·人间道 - 2005年中国民间话语
·新华社记者不敢说出来的东西
·如今的看客会“感动”
·一次“别开生面”的培训
·被歧视的“爱国人士”
·夜来幽梦忽还乡
·我来剥骗子的皮
·新华网,爱腐了又!
·《冰点》之死
·类人猿的臆想
·民族心理扭曲的背后
·给母亲的礼物
·人世间的第一瞥
·父亲给我的一封信
·《平等法》比《物权法》更迫切
·精英的“芯”衣
·别了——我的中国“芯”
·互联网是如何揭穿“汉芯”骗局的
·老板怎么看《劳动合同法修改草案》
·法国劳动法特点简析
·公款吃喝——拉动中国内需的第一“功臣”
·胡主席,我想听听你的心里话。
·我从哪里来?
·骗子的天堂
·李鹏撰文:先考虑公务员的工资问题
·不做工奴,拒绝加班!
·让“优秀党员”去血汗工厂加班
·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的高发人群
·任志强的罢市威胁给维权人士的启示
·是电价下降的时候了!
·后娘养的中国人
·中国的“有偿服务”还不多吗?
·天堂里没有拆迁——向江阴村民何国生致哀
·人民不是政府养活的
·绝望山与希望石——给小天宇和小克睿讲故事
·我当法国大选“独立观察员”
·中国何患“后继无奴”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间道 - 2005年中国民间话语

   余世存的《非常道》以《世说新语》类似的体裁,纪录了大量历史人物的奇闻逸事。本文受其启发,为中国底层民间纪录话语。历史不光是伟人创造的,更多未被记载而该永记史册的应该是你我普通百姓的人间话语。因此搜集2005年中国平民百姓具有代表性的话语,以辅正史。
   
   悲情
   
   2.14

   西方的情人节,而辽宁阜新孙家湾煤矿发生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遇难人数214名。在都市的青年们赶着时髦谈情说爱的时候,孙家湾的矿友们却陷入了生离死别的痛苦之中。据现场一位泣不成声的年轻妇女讲述,她的丈夫姓宋,是铁法队朱队长手下的一名小队长,她们要的第二胎孩子刚刚出生不到两个月,丈夫这一死,将来两个孩子靠谁养活呀?还有一位妇女哭诉其丈夫叫黄明发(音)和弟弟都在事故中遇难了,两个侄子也在事故中受了重伤。另有一位妇女跪在煤矿大门口哭诉,自己弟弟在事故中死亡,母亲已经80多岁了,不敢告诉她,将来母亲靠谁养活呀?据一位旁观者讲,最为凄惨的是有一家祖孙三代都死在了矿井里。
   
   4月22日下午一女孩从北大逸夫苑理科2号楼9层楼顶跳下,当场死亡。据说她死前在BBS中留下遗言:
     “我列出一张单子
     左边写着活下去的理由
     右边写着离开世界的理由
     我在右边写了很多很多
     却发现左边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写的 ”。
   
   5月4日,山西运城富源煤矿发生透水事故。李庭枝的丈夫陶修富,是山西运城富源煤矿井下班长,事故夺走了小伙子年轻的生命。发生事故后,她总是呆呆地对人们这样说:“树叶绿了,麦子黄了,丈夫再也回不来了。”
   
   6月10日下午,沙兰河上游一场200年一遇的强降雨,致使泥石流咆哮而下,顷刻间吞噬了沙兰小学。截至6月20日上午9时30分,沙兰镇又找到3具遇难学生遗体。至此,在宁安沙兰 镇洪灾中,死亡人数上升至109人,其中学生105人。事后,沙兰小学一年级的教室门上,贴着一首无名作者的诗:
     
     静静地燃起蜡烛,照亮你们远去的路。
     轻轻地放飞纸鹤,送上所有人的祝福。
     天堂冬暖夏凉爽,永远不可能有危房。
     别忘带上那摞书,光线明亮你们再读。
     书包装了布娃娃,痛了苦了向它们哭。
     同学之间牵好手,相互陪伴不会孤独。
   
   定州惨案之后,在绳油村村委会大院设立了六名死者的灵堂,摆满了村民自制的花圈,挂在大院中央的横幅上写着“为了贯彻中央土地政策、维护村民利益、他们献出宝贵生命”。
   
   一位靠捡垃圾求生的大学生在他皱巴巴的软面抄本上写着:
     炊烟是一根根白色的绷带
      包扎著我那痛苦的家乡
      看著母亲被汗水打湿的身影
      我恨自己不能画饼充饥……
   
   11.26
   一把,两把,三把……他往嘴里猛塞的竟是河沙!四川乐至来蓉找工作的民工唐孝军昏迷在郭家桥劳务市场外,下午唐孝军清醒过来,但依然不能说话。当记者问他为什么吃沙时,他努了努嘴,贴着他的嘴唇听,那是:饿。然后,他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荒唐
   
   11.28
   《青年参考》刊登了记者陈杰人关于武汉高校女大学生卖淫现象的新闻调查,女大学生卖淫、色情陪侍现象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呢?用触目惊心这四个字来形容绝不为过!据一位“业内”的女大学生介绍:现在武汉地区的女大学生中,至少有8~10%从事这个行当,如果加上那些只陪聊陪玩不上床的,估计接近四分之一,这个比例在外语、中文、艺术和师范类的学生中更高。最可怕的是高校内已经形成了女大学生卖淫的流水线:专人搜集需求信息、专人介绍卖淫、专人提供民房,不少卖淫的女大学生认为“这样做挺好,收入高,人也自由,趁着青春年少,多挣点钱”。正如武汉某大学的一位教授说:再不整治,高校将成为全中国最大的妓院。
   
   4月16日,上海反日大游行,上万名情绪激动的学生从人民广场唱歌呼口号,往日本领事馆前进。 一位开着丰田车的女士,被人群包围砸击车窗,她哭叫着:“我不是日本人。”
   
   11月13日吉林化工厂大爆炸,导致剧毒化学物质外泄松花江,哈尔滨市民经历了10天的水荒,在事发后10天真相才公布于衆。断水数日后一位哈尔滨居民对前去视察的中国总理温家宝说:“我们的生活井井有条,社会秩序也很好,感谢党和政府把群众放在心里”。
   
   无情
   
   10月17日杀妻省长吕德彬被处决前,控诉道:人生是一场梦,是共产党培养我,也是共产党宠坏了我,送我走上了不归之路!
   
   10月24日,尤国英因突发脑溢血栽倒在地,被紧急送进台州医院路桥分院。10月27日,因为没钱,其家人被迫提出放弃治疗,并要医院救护车将病人送往殡仪馆。尤国英的女儿魏珍说起送母亲进殡仪馆的事,悲凄地说:“没办法,我们没有钱。如果继续治疗,我们担心医疗费无法偿还,连母亲的尸体都无法运回老家安葬。万般无奈,家人才决定放弃继续治疗。”
   
   争春
   
   12月12日,中国首届人造美女大赛在北京举行。来自河北的刘玉兰女士是这次比赛中年纪最大的选手,她今年已经62岁。她说:“爱美是不受年龄限制的,我来参加这个比赛家里人并不支持,但我觉得,我来参加就是要告诉老年人,我们也有追求美,以及展示自己的权利”
   
   今年夏季,芙蓉姐姐红透世界,她说:“勇敢地向全世界呐喊:我很自信,因为我很优秀!!!”
   
   霸道
   
   2.14
   辽宁阜新孙家湾煤矿发生重大瓦斯爆炸事故后,每名遇难者家属将先领到当地政府下发的慰问金6,000元。有的外包矿工却有与包工头签定的“生死合同”,这些合同均是温州第二井巷工程公司与矿工直接签定,并有矿工按下的手印,其中有关对死亡处理条款中注明:一次性给付矿工2万元整,不再负责其它善后事项。合同书还规定,如果矿工在井下作业时发生事故而丧失部分劳动力,将得到一次性补偿金4,000元,全部丧失则一次性补偿6,000元,此后承包公司不再与矿工有任何关系。而附加说明中则有“春节期间不保证出工,公司将与矿工解除劳动合同,并罚款1,000元整。”
   
   
   2005年6月11日凌晨4时,数百人袭击了河北定州市开元镇绳油村,那些为了获得合理土地赔偿金而守卫在田里的农民们被打死至少六人,重伤几十人。事情的起因是发电厂和农民的征地纠纷。事后一位村民大牛(化名),对着记者凤凰卫视记者曾子墨的镜头还惊恐万分:“我抱着头,他们一边打,我一边逃,逃到地沟里,听见他们喊‘烧死他!烧死他!一个都不放过!’
   
    “太原是名副其实的名车之城,世界上最新最好的车,在太原都能看到。”出租车司机马王英说。数月前,一则“山西煤老板一次性团购20辆悍马”的传闻在民间引起轰动,也让公众对煤老板的生活浮想联翩。
   
    呐喊
   
    当中国音乐学院的教师宋飞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中揭露学院招生工作的黑幕时,宋飞回忆说,自己从小跟着父亲学习二胡,最终成为二胡演奏家,在成长的过程中并没有遭遇过阴暗的东西,也从没有想到音乐会和丑闻联系在一起。在她单纯的生活中,只有鲜花、微笑、感动和爱。有一天,宋飞突然发现,中国音乐学院举办的所谓“公平、公正、公开”的考试,其实是一场无耻的骗局,评委们看的不是考生的素质和才华,而是其背景和贿赂。张雨、于洋、孙蕾这三个最优秀的考生,经过十多年的勤学苦练,等待来的却是落选的结局,而那些错误百出的考生却名列前茅。自己能够对此保持沉默乃至成为分赃者之一吗?“孩子们被粗暴地剥夺了这种未来……我宁可牺牲掉自己的平安和幸福,牺牲掉别人想像中的完美,也要把真相说出来。”宋飞说,她现在没有勇气面对学生,不知道怎么向他们解释这一切,但她更害怕的是,学生们逐渐学会了“理解”并“接受”这套可怕的“潜规则”——“他们要是真理解了,他们的是非道德就全部崩溃,他们会认为,老师教的那种真善美的东西原来是错的,是没有用的……”
   
    陕西蓝田县九间房乡柿园子小学的代课教师李小峰老师在面对记者时说,他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的学校也能有宽敞明亮、设施完备的教室,使山村教师不再有在危房上课时的心情,使山村教师不再为生活煎熬。 他说,他最苛刻的要求就是也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公办教师,每月能有四五百元的收入,那他甘心一辈子做一名山村教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