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情兮魁北克
[主页]->[人生感怀]->[情兮魁北克]->[“黃禍”與英語加拿大]
情兮魁北克
·柳叢 les saules
·在那無依無靠中 c’est là sans appui
·封閉之屋 la maison fermée
·接待 accueil
·守衛 faction
·鳥籠 cage d’oiseau
·無題 sans titre
加斯冬-米龍 ( gaston miron ) 詩選
·每一個人 tout un chacun
·比淚水更美麗 plus belle que les larmes
·被麥杆捆扎的人 homme rapaillé
·與你 avec toi
·冬天世紀 siècle d'hiver
·昔日的完結 la fin du passé
·前進 avancer
·共同的地方 lieux communs
菲力斯-勒克樂( félix leclerc ) 詩選
·我的鞋子 moi mes souliers
·春之讚歌 l'hymne au printemps
·小歡樂 le petit bonheur
寶蓮-朱俐茵 pauline julien
·外國人 l'étranger
·媽咪,爹哋 MOMMY DADDY
二﹐ 法國詩篇
·黑鷹 l'aigle noir --- 芭爾芭拉 barbara
·說啊, 什麼時候你將會回來 dis, quand reviendras-tu ? --- 芭爾芭拉 barbara
·我最美麗的愛情故事 ma plus belle histoire d'amour --- 芭爾芭拉 barbara
·貓兒與太陽 la chat et du soleil --- 莫日斯-加惹麼 maurice carême
·生活似玫瑰花開 la vie en rose --- 阿蒂-琵亞芙 edith piaf
·孜記 ziggy
·如果我是個男人 si j'étais un homme --- 蒂安-樂特勒 diane tell
·一個和你一起的女人 une femme avec toi --- 妮古樂-姡思勒 nicole croisille
·淚滴我心中 il pleut dans mon coeur --- 保爾-維蘭尼 paul verlaine
·我不想工作 je ne veux pas travailler --- 萍克 - 瑪緹妮 pink martini
·甚麼 quoi --- 珍妮-碧肯 jane birkin
·遠離那個不可挽救的恐懼之樂 fuir le bonheur de peur qu'il ne se sauve --- 珍妮-碧肯 jane birkin
·不要離開我 ne me quitte pas --- 扎克-布渃 jacques brel
·枯萎的樹葉 --- les feuilles mortes
·感覺 sensation --- 阿端-蘭寶 arthur rimbaud
·要做愛﹐不要戰爭 ! faites l'amour, ne faites pas la guerre
·秋之歌 chanson d’automne --- 保爾-維蘭尼 paul verlaine
·人和大海 l’homme et la mer --- 沙利-波特萊爾 charles baudelaire
·米拉佈橋 le pont mirabeau --- 貴羅-阿波林乃爾 guillaume apollinaire(1880-1918)
·你我相互依偎 Les uns contre les autres
·友情 l’amitié --- 仿爽孜-阿爾迪 françoise hardy
·我的朋友玫瑰 mon amie la rose -- 舍絲樂-高利爾 cécile caulier
·世上的國王 les rois du monde
·返回無一處 retour à nulle part
·自我心理的筆跡autopsychographie --- 費蘭多-裴索亞 fernando pessoa
三, 閑花野草集
·七月的雨
·沉寂一月色
·寄散居天涯海角友人
·你走了 --- 贈予我曾愛過的人
·雨中訴情
·野貓
·最後的時刻
·那個悲情的地方
·情如煙雲
·無題
·請喚你我的名字
·情緣
·痛苦
·天邊一隅
·告別
·揮手辭別
四, 說東道西集
·聖讓巴提斯特節
·清明有感
·香港各大學圖書館“拾趣”
·一個法國人評說香港
·“ 黃禍 ” 與英語加拿大
·花絮﹕ 南韓在康城電影節成為焦點
·白求恩復活
·王夫人惹起的風波
·魁北克﹕從“特殊社會”到“民族”--- 評哈帕的“nation”動議及其引出的譁然
·滿地可風情圖 ( 一 )
·滿地可風情圖 ( 二 )
·滿地可風情圖(三)---秋之韻
·魁北克風情圖 ( 一 )
·魁北克風情圖(二) --- 七月街景
·魁北克一覽
·魁北克人的民族性
·加拿大正處於政治危機
·加拿大反對黨達成聯合政府協議 保守黨政府將倒臺
·加拿大人是酒鬼嗎?
·东洋“陪郎”
·外國人眼中的加拿大
·西方報刊漫畫選載
·各國笑話巡禮
·各國笑話巡禮(二)
·“Sorry, I don’t speak French”
·電影《愛情故事》男主角原型成為加拿大新總督
·魁北克漫畫選
五, « 魁北克札記 »
·夏日閑情
·我愛冬日
·有朋自遠方來
·蘇州過後冇艇搭
·“我們”與“你們”
·10-12 紀念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黃禍”與英語加拿大



L’histoire de la Confédération canadienne, c’est la série lamentable de nos déchéances et de nos défaites par la fausse conciliation. --- Henri Bourassa

   

由於在協商中不考慮周全,犯下錯誤﹐加拿大聯邦的歷史就是我們一連串悲哀的恥辱與失敗。

   


--- 亨利-布拉薩﹐前魁北克自由黨領袖

   
   
   
    縱觀加拿大歷史及翻閱其歷屆各級政府以往的檔案記錄,我們很容易的發現,加拿大在對待被視為其國民一份子的早或後期少數族裔移民先驅者時,其態度與做法是十分惡劣而近乎殘暴的。在這些族裔當中,中國人顯然是首當其衝的一群人。
   
   
    自1867年聯邦立國之日起﹐加拿大經歷了一段段漫長又黑暗的歷史。1920年未﹐英裔加拿大人的 “ 三K黨 ” 的猖狂活動﹐不但把歧視仇恨的矛頭對準黑人﹐亦 把非盎格鲁-萨克逊人的法裔人、非白人的原居民、華人等視為攻擊的目標。四百年來﹐英裔人對原住民的壓迫﹐甚至是種族屠殺﹐在加拿大的英語歷史書上亦甚少提及。加拿大政府對日本人、華人以及錫克人等種族歧視行為比比皆是﹔而那些非北歐血統的烏克蘭人﹐意大利人等亦被以蔑視的態度加而對待。
   
    對非白人移民來講﹐從皮爾-杜魯多 ( Pierre Trudeau ) 的自由黨執政的時代﹐始於上世紀60至70年代﹐加拿大才開始踏入較為 “ 先進開明 ” 的時代。歷屆政府的掌權人大都是由基督新教 ( Protestants ) 信徒意識形態的社會的盎格鲁-萨克逊人 ( 即英格蘭人﹐Anglo Saxons ) 組成﹐換言之﹐英裔人才是真正的統治階層 以及所謂的 主流社會。這塊土地上原來的主人 --- 北美印地安人 ( Ameri-Indians ) 與因紐人 ( Inuits, 即舊稱 “ 愛斯基摩人” ( Eskimos )。現時人們 不會再用帶有極其殖民者口吻色彩的詞字來稱呼此北美北部地區的原住民 )﹐以及比英格蘭人還要早來到北美 “ 新大陸 ” 的法裔人當時這些族裔的社會地位低下﹐屬於 “ 下等邊緣人 ”。直到由杜魯多把英、法兩種語言定為國家官方語言 ( 其實只是在聯邦政府的管治範圍內實行 )﹐提倡多元文化的政策﹐修改及推行較為平等的移民 政策﹐並隨著這十多年來各族裔移民人數急劇上昇之後﹐加拿大社會的人口結構有了顯著的改變後﹐尤其在大城市裡﹐那種白人優越感與種族歧視才開始有所收斂或 改觀。加拿大從那時起才漸漸的邁向較為 “ 開放民主 ” 的道路而已。
   
   
    由於語言文化的不同﹐加拿大遼闊的土地上操英語的地區與操法語、印地安語等的地區的加拿大社會有著不同的社會生活方式。中國移民在加拿大的土地上也保留著數塊“自留地 ” --- 唐人街﹐ 保留著他們自成一格、另一套的社會文化生活方式。
   
    本文僅為探討加拿大英裔人是如何歧視對待在 “ 英語加拿大 ” 地區生活的早期中國移民以及其後裔即華裔加拿大人﹐揭露所謂的 “ 白人優越感 ” 的神話是建立在華人的辛酸之上。今時華人中新與舊的移民或已歸化為加拿大國籍﹐必須繼續與各少數族裔團結一起﹐為自己應有的本身權益而站出來﹐反對社會上一切歧 視人的方式與行為﹐因為歧視等現象仍然以或明或暗的方式出現於現時加拿大社會的各方面。最顯著的例子之一便是至今2005年加拿大聯邦政府亦並沒有為全加 華人 “ 人頭稅 ” 一事而作出任何的道歉與賠償。
   
   
    中國移民從早期抵加拿大時就一直受到英語加拿大白人的種族歧視對待﹐最突出表現就是在加拿大歷史上長期執行的那一套臭名昭著的加拿大移民法案與政策上﹐以及英裔加拿大人的那套慣有的思維與意識形態。我們都可以很容易的在多份政府記錄法案與書籍中找到上述觀點的證據。
   
    “在那個時期﹐加拿大只是歡迎來自英國﹐歐洲大陸及其美國的移民﹐這些移民甚至還得到政府津貼﹐只有中國移民必須付出 ‘入境費 ’ ( 1885年至1923年 ) ﹐而在1923年至1947年﹐加拿大政府還定出禁止中國人移民入境的政策。” ( 注1 )
   
   
    1858年﹐費素河 ( Fraser River , 加拿大聯邦西部省份英屬哥倫比亞 British Colombia, 簡稱BC省﹐省內的一條河 ) 的淘金潮引來了第一批來到加拿大的中國人。這些中國人大部份是來自有“傳統 ” 移民出國之稱的中國廣東南部的四邑地區。他們來加拿大的方式是先由一公司預付其“旅費 ”﹐等到他們抵達目的地後通過繁重勞作的工資來償還其旅費。由於在北美地區因奴隸解放後而嚴重缺乏勞工﹐所以加拿大就成為販賣來自亞洲的廉價勞工的吸引地。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大部份在加拿大的中國移民只是男性。此外﹐加拿大政府常常加設許多障碍使在加拿大的中國人無法與其家庭成員團聚。約在 1860年期間﹐在加中國人的人數已昇至幾千人。但因他們並沒有 “ 融入 ” 到白人社群中﹐常常成為英裔人社會裡強烈反華意識攻擊的對象以及往往是歧 視事件的受害者。一份聯邦國會的調查報告曾如此描述中國人的特徵﹕“ 中國人狡猾不誠實﹐他們崇拜偶像﹐獨裁、排外、殘暴、溺嬰與理智上變態 。” ( 注2 ) 在英屬哥倫比亞省白人的眼下﹐亞洲人是次等人﹐屬於劣等種族﹐是與動物十分相似的一類人。“ 遠在還沒有三K黨 ( 一個在美國發跡後亦在加拿大開展活動﹐專門歧視和殺害黑人的種族主義白人黨派 ) 出現之前﹐中國人、日本人與印度尼西亞人等被描述成那些吃稻米﹐居住地方污穢與血液已被污染了的動物。” ( 注3 )
   
   
    長期以來﹐在加拿大的中國人、日本人與黑人等皆受到社會上最惡待的移民。加拿大被列為最差待遇的移民國家﹐如果移民不是白種人、盎格鲁-萨克逊人或 基督新教信徒的人,“ 他們 ( 移民 ) 都被攻繫﹐限制居住﹐受威脅﹐被分隔以及被剝奪屬於一切各階層與政治黨派選民在民事上、經濟上與政治上的基本權利。” ( 注4 )
   
   
    在淘金熱潮過後﹐中國人就成了家務佣人或轉為在費素河谷中沙文魚場的季節性工人。他們個個都成為勞工市場上的廉價僱工。起初中國人在法律上也曾獲得一些較平等的對待。但由於盎格鲁-萨克逊人的那種典型的優越感作崇﹐使這種平等的狀況維持不久。他們拋出以近似荒謬的藉口欺騙公眾﹕不可以有效的監視中 國人的投票過程﹐因為中國人總是以一群人去選舉。故此﹐在1872年﹐英屬哥倫比亞省的立法議會定出法案剝奪了中國人的選舉權利。
   
    這期間﹐“ 反亞洲人的團體主要有在1900年間創立的 ‘ 工人保護權益會 ’ ( Working Man’s Protection Association )﹐ ‘ 反華聯盟 ’ ( Anti-Chinese Union ) 與 ‘ 反華黨 ’ ( Anti-Chinese League ) 等以及後來出現的 ‘ 反亞洲人聯盟 ’ ( Asiatic Exclusion League )。這些團體的宗旨與活動都是為抵制中國人與日本人移民來加拿大 。” ( 注5 )
   
    1878年英屬哥倫比亞省國會一致通過了一項省級的排華法案。此法案一直到了二次世界大戰後才廢掉。這些“ 尊敬的 ” 議會議員責備中國人給他們帶來 了職業市場上的競爭﹐給國家造成錢財的流失並且視中國人為永不能被同化的人。英屬哥倫比亞省的選民與政客們總是害怕中國人在社會各個領域上“ 佔上一位 ”。 1879年,一名政客曾拋出了警告﹕“ 中國人將會買賣控制土地如作草皮商人的行為一樣。當時許多人都持有像他一樣的想法。” ( 注6 )
   
    1879年,加拿大 ( 聯邦 ) 政府開始建造從莫地港 ( Port Moody ) 至鷹隘 ( Eagle Pass ) 的加拿大太平洋鐵路線中充滿山林崎嶇的一段。負責這工程的老闆是一個名為安德爾-安得東克 ( Andrew Onderdonk ) 的美國紐約人。“ 由於英屬哥倫比亞省的反華情緒高漲﹐安得東克答應給予白人工人遠比中國人高得多的酬勞。他亦承諾其公司只有在加拿大或別處找不到工人的前提下才會僱用北 美原住民與中國人。” ( 注7 )
   
    正如人們所看到的﹐基督新教信徒的盎格鲁-萨克逊人根本不想中國人與原住民參與建造鐵路, 一名“ 英屬哥倫比亞省立法議會議員提出鐵路公司不能招聘那些留著頭髮有五英吋半長的人 ( 在1911年前﹐大部份的中國人留著辮子以被視為屈服於滿清人的象征 )。” ( 注8 )
   
    盡管推行這些歧視政策﹐人數多於一萬五千名的中國人在加拿大太平洋鐵路線上令人髮指的環境下工作著。盡管人的尊嚴被蔑視為動物或機器﹐他們仍然默默的苦幹。
   
    “ 許多中國工人常常死於辛勞中或從工場至住宿處那段漫長的路上。一些人喪命於山岩爆破或隧洞崩塌時﹔許多人則被淹死於因橋樑倒塌而掉下的河水中﹔英屬哥倫 比亞省嚴寒的天氣亦是構成中國人死亡的因素之一。這些來自天氣溫暖地區的中國勞工沒有一個人會想到要面對突然變化的內陸天氣而又是設備簡陋的環境中工作。 很少人患病而得到醫治﹐因此許多人都死去。” ( 注9 )
   
    由於經濟上的貧困加上被視為劣等人種﹐中國人死後亦被拒絕埋葬於公眾墓地。許許多多的中國勞工的屍體僅僅被草草裹身,埋入土堆猶如動物的尸骨一樣。
    “ 有人曾估計過在每一英里的鐵路上﹐至少有四個中國人因爆破或工程倒塌或營養不良等而死亡。因為無法埋葬屍體﹐他們被放置在鐵軌旁或用岩石、泥土蓋之。” ( 注10 )
   
    在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建成後﹐英屬哥倫比亞省政府只想把這些中國人遣返回國﹐主要的理由之一是他們不衛生的生活習慣。1884年,有人視察了英屬哥倫比 亞省維多利亞市( Victoria ) 的唐人街後描述如下﹕“ 從約翰街 ( Jonh Street ) 到政府街 ( Government Street ) 的洗衣店、餐館或其他地方都堆滿了垃圾 …… , 在屋外堆置的骯髒雜物臭氣襲人﹐到處溢滿著難以忍受的臭魚腥味。院子邊緣復蓋著起綠色油滑的污泥。” ( 注11 )
   
    他們所指責的不僅是針對中國人的衛生情況而且亦直指中國女人的道德﹕“推而廣之﹐在1870年至1880年期間大部份的中國女人皆是妓女與 ‘ 妾二奶 ’。總之﹐我們認為他們的生活行為比白人更加墮落。” ( 注12 )
   
   
    1884年﹐英屬哥倫比亞省政府強加於每個中國人都要付出十圓 ( 加幣 ) 的 ‘人頭稅 ’ 以及禁止他們作皇家 ( 即政府 ) 土地的買賣。如此﹐維多利亞市立法 委員會亦隨之定出法案:只禁止中國人作上述的土地買賣。應該注意的是,當時實行許多歧視政策不僅是出自省立法管治的範圍﹐連市政府亦夠膽作出歧視的政策。因此,如果是得不到渥太華 ( 聯邦政府 ) 的默許﹐歧視的政策可從上至下 ( 即聯邦省市三級政府 ) 推行 ﹐簡直在無一反對之況下執行﹐就似沒有任何一點法義的價值可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