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人之初]
青林文集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之初

   人的本初是什么?我无力探讨。中国人的本初是怎样的?我内心的问号也是越放越大。天地间日新月异,人世里气象万千,生活在云里雾里总有各种不尽的味道。仅就我所了解的人和事谈一些肤浅的感慨。看了高志晟律师为法轮功受难者写给胡锦涛、温家宝的义正言辞的公开信,久久不能入眠,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中共是怎么回事,沉默的民众如何看待他们之间的事,人人心里有一本经,但唯独西北汉子高志晟用他那信天游般的腔调在沉寂的中国大地上发出最响亮的一声号子。我热盼自己有钱、有名,但我更渴求有钱、有名的人给我一句真话,体味着高律师那朗朗回音我泪水难禁,中国敢说真话的人太稀缺了!由高律师想到陕西石油民企、广东太石村民、浙江林樟旺护路的维权案中,朱久虎、郭飞熊、高志晟、东海一枭、张星水、侯文卓、赵昕。。。。。。等义士飞蛾投火般的壮举中,我体味到中国人的良心在这个垂死的民族身上像游丝般的存续,如果这个民族良心的传递线索再被掐断,正气被彻底逼出身窍,何处再谈中国人的希望和出路?高律师曾帮我援助过内蒙古、黑龙江、河北等地几起村民罢免村主任(官、匪、商一体)的案子,面对中国农村千篇一律的“大坏形势”,一方是政府、法院、公安等公权力被私用的暴力压迫,是权势集团与不法资本的强大结盟,是发展农村经济政策金牌的美丽谎言,是动用民间流氓势力的恐怖手段,是握着破坏社会稳定的政治帽子的少数不法利益集团,另一方是无钱无势却难以得到法律和道义的伸张、深陷黑暗却难有光明透露希望被严重侵权的劳苦大众。与那些站在富人和强权一边,毫无风险度日捞钱的律师相反,高律师不惧千难万阻,执法律之道义、持人伦之天理义无反顾地站在穷人和百姓一边,其一言一行,不但体现了法的精义,最重要的是让我地近距离看到人性大善的一面。可悲的是,中国人群里,尤其是富起来的人群里,何处再寻几个高志晟?举目看看我们的国民吧!美国人怕死,但他们的青年人默默在伊拉克战场上为信仰而甘愿流血。中国人不怕死,但我们的“第四代”年轻人们只会满足自我的肉感快乐,对社会上的弱势甚至自己亲友的苦难视若无睹,这样的一代不仅会延缓抽塌中共的极权大厦,也会将中国后代“人”的基因突变成“猪”的基因。美国政府为孙子的孙子着想,已到火球上找水,俄国政府真抓实干,玩透了太空技术后,集中精力造福民众,在人家将空间站都扔入了太平洋之后,中共政府却动用近千亿百姓血汗钱(暗帐更难估量)造了个“神舟”面子工程,看到国人狂欢的场面,您真会怀疑中国人的脑子里是否还存有思考的细胞?不是妄自菲薄,“中国造”的人(包括笔者自身)都怎么了?即使跑到国外,除了远志明等人走向靠上帝仰仗之路的精英们,怎还总是发生诸如“中国人权风波”等等事情?即使留在国内的反恶制恶法的精英们,出了名发了财后,其表现又如何呢?我有一个同党朋友,同一天宣誓加入自民党,此君九二年被当局审查了三个月后释放,九五年我回来后见到他,他誓言致力于发展经济,有实力后再助同仁。到二零零四年前后,此君身价上了千万却回避遇见当初任何民运朋友,其理由是接触了敏感分子后,中共就不让他再安心赚大钱了。说的倒是实话,但每每想起早年其一举一动,往往哑然失笑,既然如此何必当初走那么大“弯路”?进入体制内(中共内)的大员们,其人性如何演变,毋庸赘述,即使如陈独秀、胡耀邦、赵紫阳、彭德怀、林彪、高岗等原装教徒们,一觉梦醒想回味一下人之善良本性亦悔之晚矣。留给后人一句千万别上贼船、勿入贼店(专制)的警示而已,张国焘、王明两位幸运逃的快,留得全身,但依然是人性上的糊涂蛋。专制对“共党造”人性扭曲的描述已经字山句海,我只说一个小小例子,我一起光屁股长大的手足兄弟,由科员到科长到局长到七品官,十年间,不知不觉从一个憨厚正直的人转变成党棍官僚,“恨屋及乌”,虽然为同父母所生,我宁肯与北京上访的乞丐“鬼混”,也不愿跟他多联系。共党讲物质(金钱)第一性,意识(精神)第二性,成就了世界最大人性碾压对撞机,进去的是带精神的人,出来的是的测不出人性的物质粒子。中国人习惯于无神的日子,精神世界都极度萎缩,萎缩到就剩下自己了。暴政与暴民的共振,专制与愚民的协同,这个系统里的衍生物孰敢不自省?说句废话般的结论罢了。我无能得知人类到底因什么原因开始说话,而且从此使心灵与行为之间产生了一个不称职的话语中介,但我深信中国人人性本初也一定是喜欢讲真话的。向高志晟先生敬礼 林青 2005-1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