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青林文集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如何破解中国信访难题?

   于建嵘、胡星斗等学者对信访制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对弱势体现出他们的良知,对正法表达了他们的意志。尤其是星斗老师具体提出在人大下面设立访民冤案申诉局,希望找到《信访条例》的替代品。

   下面是一个因三分地而倾家荡产的真实故事,请原谅我没有修改主人公写的错字错句。现在不是讲究原生态纯天然嘛。

   我名叫张克凤,女,54岁,汉族,山东省海阳市行村镇庶村人。老伴叫孙玉金。

   是生长在国旗下,鱼离不开水,瓜离不开秧,靠的是中国共产党,但没有得到市委、市政府对我的关照,养着个别贪官污吏的行政干部和司法腐败,吃的是老百姓的肉,喝的是老百姓的血,去了说谎就是打假,造成我夫妻带领两个孩子沿街乞讨到处哭冤17年无家可归。在哭冤过程中,我夫妻都没有死,把户口为什么都被给消掉?17年中收容所、看守所就是我们的家,这就是为民办事的市委、市政府吗?

   1982年,土地按人分到各户,我全家4口人应分得小麦水浇地6分,但是村支书兼治安主任隋仁昌没有理由从中给扣除了3分1厘。而农业税款和其他费用还要我按6分地上交,因我不服,向上级由关部门反映解决此事,得不到实际解决,所以,隋仁昌对我家坏狠在心,趁机报复。

   1987年3月,隋仁昌依给狗注射疫苗针为借口,请来镇派出所的赵维权和兽医站的孙丙来几个人等,在大队喝酒,从中午喝到下午7点半多钟,并说:“我不好缠,动员10多次不同意”,喝完酒赵维权在隋仁昌的指示下,非法闯民宅,手持凶器镢头砸门砸锁,故意伤害重伤害,海阳市委把此案推诿市检察院,包伟玉检察长强拦此案,海检(1988)1号文件《关于对孙玉金上访案的处理意见》为什么不盖公章?我不服。

   1989年6月,我前临催春生的妻子夜间被人持刀强奸,隋仁昌又见有机报复陷害我家,偷走我家推车天棚到市公安局报案诬陷说我丈夫孙玉金所为。市刑警4、5人到我家4、5天,给我家及儿女在村镇造成极大恶劣影响,至今我家推车天棚无返还。

   2000年5月,我夫妻带领两个孩子到最高检控告申诉过程中,省市检察院来京把我接回,市检察长包检察长亲自送看守所,串通市公安局给戴手铐,用绳子绑,非法关押88天。丈夫为营救我,造成倾家荡产,沿街乞讨。

   2002年11月7号十六大前,中午11点钟,我们住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市民菜地一间房,市政府信访局副局长女徐,用500元钱雇用黑社会拉网,来京砸门,把我从病床上抓回,8号晚1点钟把我关押在烟台收容所,下身只穿两条单裤,高世海站长十冬腊月逼我睡在水泥地为要一床被子,他却用一米长的棍子把我打(2000—2002年我做过2次手术,胆囊摘除、胃被切)高世海对我残酷迫害,我的命差点送黄泉回老家。关押到12月3号赶出收容站大门就不管了。

   2005年7月4号下午,我到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去上访,走游泳池公路,被市信访局副局长女徐截路相遇,带领两个男汉便衣警察每人扭我一肢胳膊,女徐就在我后背砸了几下,强行残酷逼迫不准到国务院填表哭冤。

   2005年8月1号4点多钟,在北京潮阳区,我丈夫骑车路过小红门,雇用河北省邢台市唐县提村恐怖组织团伙犯罪嫌疑人王记允(4人)等,截路故意伤害我丈夫,掐打残暴死过两次至成重伤,被人所救,报110,小红门派出所只抓王记允一人,不到3小时把人就放走了。

   2005年9月6号上午8—10点,我到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去填表哭冤,走游泳池公路,被截访6个不相识的男汉,眼带色盲镜截路把我打,我丈夫来此找我时又被6人打,后经巡警和国务院在胡同外值班的调查是山西人。

   2006年1月17号下午2点多钟,我到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填表哭冤走游泳池路又被市信访局副局长女徐带领两个男汉便衣把我打。

   以上我所叙述还有……等,这就是国家行政干部,依仗权势欺压残害我,叫有冤不准喊。为民办实事,呈敬各有关部门首长,从中央派专办案小组,为民做主处害。

   后记

   此文作者山东革命老区的张大妈17年里实际前后被人民政府司法部门拘留、收容9次,挨打20多次。

   我常问访民朋友:

   你是一个生活幸福的普通人,面对一个落魄的流浪汉是什么心情,同情?蔑视?

   你是一个有权有钱的官员,面对走投无路的穷苦访民是什么心情,是同情?蔑视?

   中国人之间是金钱关系?是权力关系?是法律关系?还是人与人之间的人性关系?

   真龙天子们提出以人为本,以民为本,这里的人这里的民到底是谁?

   林青

   2006-3-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