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不易生存]
青林文集
·人之初
·半个世纪多坎坷,二万里路走愈宽
·政府治理是胡温的首先出路
·台湾属于谁?
·生命之梦
·胡锦涛的和谐论
·彭明为何遭重判?
·胡锦涛的孤独
·李毅中您该歇歇了
·一个真实的人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易生存

   前两天,李海兄刚被解除软禁,问我答应他的事办得怎样了?说来惭愧,李海帮人编一本思维科学方面的书,让我找一些思维科学史方面的资料,我承诺他很快就搞到的,可是已过了半年,各种理由吧,我一直没办成,这次,我决不能迁就自己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校方领导,批了条子,开了图书馆仓库大门,我又专门请了两个自己的学生,将学校思维科学中心自创办以来的故纸堆整整用十麻袋运抵我的办公室。我将李海仁兄请来,看到满屋子资料,李海喜出望外,我也终于了却一桩心事。在他整理自己所需资料时,我们自然谈到大家都熟悉的人一位是张林先生,李海慨叹,仅见到张林不过数天,张便又入中共魔掌,这一去,何年是归?最近遭难的许万平,也是我多年的朋友,李海未见过他,对他的遭遇,李海认为中共太狠毒。我见过许万平,诸如廖奕武所写,他的存活是一奇迹,这也许在于意志,也许在于天命,但许万平一次又一次的磨难,一次又一次的抗争,给我心灵的震撼犹如强烈的地震波,我的心里五味俱全,我的生命无所适从?许万平为什么不会像我这样绝大多数的国人一样活着?是他错了?还是我们错了?等许万平和我们这一代人都化为灰烬那一天,回头想想,是顺从后得到猪狗般的太平好呢还是像人一样豁出一口气好呢就这些话题我展开谈了一些自己心底的想法,李问我为什么不写出来,我久久无言不管你用尽千言万语,不论你写出浩卷澣帙,又如何能道尽今日中国之邪恶,又如何能描出现实社会之黑暗?大陆政治生态圈里,从49年以来,长出过几颗绿草?包括他党内体制内的良心发现者们,包括法轮功先知先觉们,包括有骨头的张林许万平们,哪个能躲过恶魔的摧残?政治的阳光和水份---------人们讲真话的勇气,被笼罩在中国上空的残暴的政治气候涤荡的无影无踪,一个13亿人口大国,却没人能发出自己的真实的政治诉求,是万里无云?是万众一心?对日本的基本民族诉求,也要归到您的爱国指导书里,搞的小资青年们也哑口无言!以后的日子里,台湾搞什么?不知道,他们愿意搞什么搞什么!连宋来也,不感兴趣,留给婊子记者们政客学者们为达官显贵所好尽情涂抹去吧,沉默的国人,可爱的沉默!不沉默能活吗?许万平就是最鲜明的例子,89年以前,许先生是重庆一个上万人军工企业的团支部书记,至少顺势混个处长不成问题吧,许万平呀许万平,对党来讲你啥都不缺,就缺了首要一条,别讲真话!64时别的干部都说共党没杀人,你却偏偏跑到万人广场,身挂巨幅,巨幅里说什么---杀人犯—李鹏。党没客气,判了你八年,回来后,你不闭上乌鸦嘴,又和民主党搞在一起,又劳教你三年。这一下好吗,你更来劲了,真话一句接一句,文章一篇接一篇,我党那点丑事让你摆在众人前,引得天下人耻笑,这是我党能容之举吗?摆在张林许万平前面的路子不言而喻。摆在讲真话求真理的人们前面的路子不寒而栗。赵昕,年轻而资格不少的民主人士,与共党周旋了几十年,血性不减,孜孜以追求真实善良得人格,不低头,不妥协,而现实给他的就是家庭的动荡,不断地失业,当局的压迫。不管是张林许万平的血气方刚,不管是赵昕李海的智慧耐力,只要他们想真实的活在大陆,其代价都是沉重的。就像人们预测,大陆的经济一触即溃,所以有钱人有权人都悄悄移居海外,大陆的环境彻底污染,不知那一天就没水喝,没饭吃了,所以百姓们极尽纵欲享受今天。大陆的政治更是一个黑色铁幕,稍不注意,便血肉无归,大陆是一个不适于好人活着的地方。

    林青2005-5-1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