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彭明为何遭重判?]
青林文集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明为何遭重判?

   因参与中国民运被判无期的有两人,王炳章和彭明。北京狱中犯人有句顺口溜:10年8年逛花园,死缓无期养到老,判了死刑拉鸡巴倒!看来中共决心把彭明、王炳章在监狱中养到老了。中国日报(英文版)2005年12月24日在第二版报道了一条新闻,其中写道彭明因控制、组织和领导恐怖活动被湖北高院驳回上诉,维持无期徒刑的原判。报道说彭明自2000年11月以来,通过在网上撰文、出版册子等方法宣扬绑架、暗杀等暴力、恐怖活动,从2002年早期至2004年5月彭明在缅甸遥控、组织、领导了武汉、长沙、北京三地的6起绑架案,2003年至2004年,彭明还在缅甸建立了恐怖训练基地……。所以彭明与鼓吹暴力革命的炳章憨兄一样,玩了个无期。常言道: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中共惧怕鼓吹暴力革命者,重判他们没商量,海内外民运大佬们也是对此忌讳莫深,唯恐与此他们沾上边儿。但是大家既然口口声声讲法治,杀人犯尚且可请律师为其作无罪辩护,对此二人为什么就不能给与深度关注和辩护呢?关注二人与暴力没有必然联系,那些贴上非暴力主义标签的活动家们未必是甘地的真实信徒,甘地的非暴力正果,一是得益于印度佛教文化土壤的滋养,二是受益于英吉利文明(那时叫资本主义殖民,现在叫资本主义全球化)自我修正的扶养,中国朝野之间毫无信仰的假惺惺,鬼才会相信他们对和平主义的卖弄,法轮功最讲非暴力,不也重判的重判,整死的整死了吗?六四学生、市民手无寸铁,不也被钢枪射杀坦克碾压了吗?汕尾百姓为了维权放了几挂鞭炮,不也被活活毙命了吗?犯人有句行话叫“口犯”,彭明处在“口犯”阶段就被中共特警拿下,类似胡石根92年被重判20年的原因,北京检察官王化军所言,因为他在组党纲领中有一句:我们不放弃人民武装起义的权利。对“口犯”的科以重刑本身就是严重的违法和暴力行为。共党靠枪杆子暴力夺取了政权,最忌讳别人模仿,最忌讳别人谈论,因为这是他们在联合国申请的“专利”。对鼓吹非暴力者也好,鼓吹暴力者也罢,笔者没有能力评价其价值的是非,但对彭明其人还算略知一二。98年彭明大名一夜鹊起,坐落在亚运村的“中发联”门庭若市,国内各路胸怀大略的民主精英们鞍前马后,海外无数媒介组织的热捧爆炒,使得彭明飘飘然自以为泽东再世,乱世出英雄舍我其谁?从有产阶级一员走向反专制的“穷途末路”。彭明是个有才华的人,他98年出版的《赶超战略》一书,尤其是中国发展的“大象”战略,比今天中共出版的《中国和平发展白皮书》整整早7年,假如当时的江泽民、朱镕基采纳了彭明的“和谐社会论”,“以人为本论”,“和平发展论”,“资源节约论”,“绿色GDP论”…….,中国社会些许会减少许多今天转型发展中的痛苦和损失,也许彭明本人也不会从一个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走向仇恨的极端道路。彭明是一个实干家,想了就干,中共最忌讳的就是这类人,坐而论道无伤大雅,中共老祖们靠硬悍的作风和精神夺权成功,对纸上谈兵的异议者们根本没放在心上,怕的就是彭明这种“口犯”成真。随着WTO的脚步,中共容下一些不同政见者说三道四,让世人看看我们多进步,实在过杠杠的,挑几个判个有期徒刑,杀一儆百。中共真正不放心的是自己内部的“叛徒”或模仿自己的人,陈独秀的家破人亡、高岗的绝望自毙、彭德怀的涸竭而死、刘少奇的死不裹尸、林彪的“焚”身碎骨……,既然现在“维权”很时髦,这些共党老前辈的生命劫难何处去说?难道他们死的就活该吗? 彭明模仿共党(他本人也曾是共党),被判了重刑,这种结果,有其自身的悲剧性,也有外界的冷漠性。这种由爱而恨,恨而反的良知路径不正是体味在多人的心灵深处吗? 中共的“不是”不代表民运的“是”,民运的“不是”也不代表中共的“是”,一个人生死交替的概率,更多决定于自身内在的生死之力哪股占了上风,中共衰弱的根源并非民运的冲击,民运败落的缘由亦非中共的摧残。一个没有灵魂的中华民族,其中每个分子都不会忏悔,也不会原谅别人,即使国内那些张嘴闭嘴的“主啊”的基督徒们,也是处处折射出“无耻”的人性,一样从将彭明引入地狱的中共暴力文化体系中出生长大的人们,除了看彭明的笑话外还有什么?林青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