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秦耕文集]->[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秦耕文集
·第二章:在公安局里做客
·第三章:我在秋夜感到了手铐的冰冷
·第四章:我的第一个监狱之晨
·第五章:最幸运的囚徒
·第六章:丰满的土豆片儿
·第七章:“土铐子”的象征
·第八章:我的监霸长着黄胡子
·第九章:对自由的两种剥夺方式
·第十章:日子像连续不断的相似形
·第十一章:“新囚必打”规则的哲学
·第十二章:请你抽“狱”字牌大雪茄
·第十三章:把脑袋伸到整个监狱大院
·第十四章:设在囚室中的“影子法院”
·第十五章:为我创设一个尼采式的独立和自由
·第十六章:北半球的冬季属于我们囚犯
·第十七章:非常写实:囚室中的冷水浴
·第十八章:囚徒是“无蹄类”草食动物
·第十九章:一种犯罪行为的四种文本
·第二十章:我的朋友是一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职业罪犯
·第二十一章:为争夺“狱霸”地位而战
·第二十二章:我在监狱中的第二个遗憾
·第二十三章:戒具:自由的属性与金属相反
·第二十四章:高墙内外:我父亲的1989
·第二十五章:审讯中的交锋
·第二十六章:当官方报纸发行到囚室
·第二十七章:具体的自由
·第二十八章:我在监狱里最漫长的一天
·第二十九章:梦里不知身是囚
·第三十章:肥美的臀部像书一样向两边打开……
·第三十一章:观看一只监狱苍蝇的飞行表演
·第三十二章:我无法体会一个罪犯的那份自豪
·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第三十四章:铁打的监狱流水的囚犯
·狱中纪实终结篇:仰天大笑出狱去
·附录之一:监狱:中国人的自由之门(外三篇)
·附录之二: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在中国先后制定的四部所谓“社会主义性质”的宪法中,54宪法没有规定罢工权,在75宪法第28条和78宪法第45条的“公民权利和义务”中写进了“罢工自 由”,在82宪法、即现行宪法中,又删除了“罢工自 由”四字。我专门查阅了颁布上述四部宪法时的“制宪报告”,按时间顺序,四次“制宪报告”的报告人分别是刘少奇、张春桥、叶剑英和彭真,在张春桥所作的第二次制宪报告中,他特别说明,根据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这次把工人的罢工自 由写入宪法,应该允许工人罢工。叶剑英的报告中经特别说明删除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等“四大”,但保留了“罢工自 由”。在彭真的报告中未看到任何文字说明,但82宪法条文中的“罢工自 由”已经被删除了。以上可以看作“罢工自 由”在我国宪法中的存废简史。
    我们对罢工应该并不陌生,近年世界各国发生的大小罢工事件,通过传媒使我们至今记忆犹新,如2002年委内瑞拉石油工人的大罢工、美国西海岸码头工人的大罢工、法国航空公司雇员的罢工、法国传媒行业罢工、不久前英国运输业协会的罢工声明等等,可以说世界上每年的罢工事件此起彼伏。中国的郑州市以“二七广场”为市中心,而“二七广场”的中心是一座“二七塔”,它是为纪念著名的京汉铁路工人举行的二七罢工而修建的,在我国中学历史课本的现代史部分,主要介绍的也就是“省港罢工”一类事件,因为在我国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来看,现代历史就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史,而罢工是最常用、最主要的斗争手段,这一点已经由马克思本人亲自论述过了。也可以把“罢工权”通俗的理解为“我有权利拒绝工作”,如果真是这么简单的话,那在当今一个就业岗位动辄几十、甚至几百人激烈竞争的形势下,你放弃工作真是善莫大焉!但我这里要研究的“罢工权”,是狭义的宪法权利,即以通过限期或无限期停止工作的要胁方式向雇主提出满足某些要求的法律行为,如英国运输业雇员提出增加薪水30%,否则举行罢工,而雇主答应只能增加10%,于是双方开始谈判;再如美国西海岸码头工人罢工,反对机械取代人工劳动,要求把被机械“掠 夺”去的待遇还给他们,后经码头工人工会的律师和雇主代表谈判及美国政府从中斡旋,罢工得以平息。
    我国82宪法中取消了“罢工自 由”,我记得当时的解释是:我国是一个生产资料实行全民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国家,每一个人都是国家的主人,也就相当于每个人都是“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都是“老板”,因而罢工在我国是不会发生的,也是不必要的,从逻辑上也是说不通的——没有老板自己给自己罢工的。假设按照这种“老板说”,我国宪法取消罢工权的理由足够充分,那么现在,按照相同的理由,我国宪法保护公民的罢工权,理由同样是充分的。改革开放20多年过去,全民所有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在经济成分中所占的比例,已经从绝对多数下降到一半以下,在个别经济发达地区,国有成分甚至还不到40%,也就是说,以现在的经济结构比例,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公民,已经从先前的“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变为其他公司的雇员了,这些雇员已经完全丧失了从前的“老板”身份,那么,他们应该理所当然的应该拥有罢工权利。就是国有单位的雇员,也存在待遇不公的问题,同样应该有对抗管理者的罢工权。
    在我国很多经济发达地区,劳资关系空前紧张的局面已经出现,很多黑心老板无视我国法律,使工人的休息、劳动安全、工资待遇、甚至人身自 由等方面处于被奴役的状态。我一个朋友的堂兄在广东某地打工,每月工作30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而且工资很低。在今年四月,我国广东东莞兴昂鞋业国际有限公司这家拥有上万名员工的台湾独资企业,就因劳资关系长期不平等,如工资低,经常被拖欠,待遇差、伙食差、超负荷劳作等,终酿成集体性的“工人暴动”。个厂的工人只有450元工资,扣除400房租,每月仅有50元活命钱,而且老板还经常拖欠、克扣工资。 4月21-23日晚,上千员工(其中有一些未成年人)集体对资方的办公室、车间、饭堂、小卖部、保安室及厂内车辆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损毁和破坏。“毁坏了价值15万余元财物”(东莞检察院的控方证词)。此次“暴动”据说并没有任何人是指挥者,也没有任何人被指挥,本质上即客观上反映了劳工们都是基于长久积累的对资方的愤怒及不满的一次同时总暴发,但具体的说,怎么就使得如此之多的人就在这一天同时暴发不满的,这是控方至今没能查清的事实。事发后资方与警方以“故意毁坏财物罪”逮捕并起诉了他们认为是这次行动的组织者的陈南柳等5名劳工。目前本案正在等待判决。
    这种情况当然不会是个别现象,据官方统计,拖欠劳工工资的总数已经累计超过了40亿。我所知道的上海松江地区一家台资企业,就只发给工人每月200元,还说要等到年底一次发放。本来劳资关系在世界范围内就天然的不平等,我国《劳动法》也针对这种不平等关系,规定了不对称的保护条件,侧重于保护劳动者一方的权利,但在当前的广泛腐 败下,没有多少劳动行政执法部门真正落实劳动法对劳动者的保护,相反,通过官商勾结,劳动者经常成为被合谋坑害的对象!加上我国人口多,就业压力大,一个就业岗位经常几百个人同时竞争的现实,更加强化了资方的优越地位。上个星期电视上就报道了几个大学生在就业时被公司进行魔鬼训练的情况:两名男生跪在大街上乞讨,美其名曰“心理训练”,也就是训练厚脸皮。这都是劳资关系严重不平衡的表现。

    针对这种现实,我认为恢复宪法中公民的罢工权利很有必要。罢工行为是发生在劳资双方之间的,并非和政府之间的对抗。通过罢工可以有效调节已经严重失衡的劳资关系,预防劳资关系恶化,避免东莞“四月暴动”一类的恶性事件发生。在罢工行为中,对抗发生在劳资双方之间,政府是居间调停的第三方、是仲裁者,罢工还可以把劳资冲突有效化解,避免矛盾激化,使之最终发展为民众与政府的冲突。
   
    2004-8-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