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秦耕文集]->[第十六章:北半球的冬季属于我们囚犯]
秦耕文集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汉语的羞耻——关于我的写作的问答
·我与GCD也可以说说的故事
·为知识分子寻找尊严——阅读黑皮书札记
·“共陷区”里的投降与抵抗
人间闹剧
·之一:大槐股份公司股东大会花絮
·之二:当官与染发
·之三:娱乐还是“愚乐”?
·之四:凤凰卫视还是凤凰畏死?
·之五:央视的新闻镜头与“新伪”画皮
·非暴力的胜利—“最牛钉子户”与维权模式
·叶利钦的背影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大陆的“妖蒋化”与台湾的“去蒋化”
·从郑筱萸之死看中国的“杀贪官秀”
·写给公元1989年出生的孩子
·郭飞雄案件的后极权特征
·写给台湾民主的辩护词
·“香港大陆化”还是“大陆香港化”:从李嘉诚的担心说起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下篇)
·翻身的香港左派和回不了家的何俊仁
·台湾“入联公投”的危险与大陆拒绝民主的危险
·重要的是由公民来教育政府
·甘地时代的印度与我们时代的中国
·甘地死亡之后——纪念甘地遇刺60周年
·斯皮尔伯格拒绝北京奥运与北京奥运拒绝人权
·“3.22大选”感言之一 之二
·“3.22大选”感言之三:两岸关系近期是否会取得突破?
·借国难自我美化,与趁火打劫何异?
·从“五四”到“六四”
·海峡两岸重开会谈,民间是否值得期待?
·思考的女性最美丽——小乔文集《海上风》序言
·洞爷湖的劣等生——评胡锦涛出席G8峰会
·“7.11”马国海难凸显台湾急需外交空间
·金牌之耻
·甘地在1918年
·“科学发展观”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从张铭清在台湾挨打说起
·欧洲的光荣----评欧洲议会授予胡佳萨哈罗夫奖
·永远的包遵信
·中国经济到底是最好还是最糟?
·陈云林在台湾耳闻和目睹的是什么
·要把自己当人
·江洋大盗为何拥护“三个代表”?
·希望官方以文明的方式回应《零八宪章》
·奥巴马能否听懂胡锦涛的话?
·网络民意为什么拿央视火灾开心?
·两岸关系为什么仍需"冷战思维"?
·且看我家乡丹凤县公安局的“猫猫”能 够躲多久?
·有一种胜利叫恐惧----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之一
·中国出了个诚实人
·赵紫阳录音谈话揭开中国最大政治猜想
·有一种沉默叫不屈----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之二
·有一种强大叫虚弱----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之三
·赵紫阳的局限——《改革历程》读后
·民进官退:为2009年公民社会的成长作证
·从莫言那颗“已被酱油腌透的心”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六章:北半球的冬季属于我们囚犯

盗伐林木犯卢传胜是我在11号见到的第二个被释放的人。
   在我来到之前,他已被判六个月拘役。他自己每天手掰手指倒计自己自由的日子。在后期,他时不时被提出去“帮灶”——就是帮炊事员干活,劈柴、洗菜、涮锅、帮炊事员把饭桶拎到院子,放在每间囚室门外,或者打扫监狱院内的卫生。其他号子也羁押有短期刑期的犯人,这些人都可以在白天被提出去干活。对这些人来说,能被提出去干活,是莫大的幸福。整个白天他们都是自由的,无人看管,当然是在看守所范围以内了,而且干的活也不是什么重活,饭肯定是能吃饱的,帮炊事员做饭,肯定可以自己到锅里亲自舀饭吃的。他们当然不会利用这机会逃走了,一个即将被释放的犯人,怎么会干因为逃狱而被加刑的蠢事呢!这些出去干活的人到了晚上再被押回号子睡觉,那情景仿佛是早上去上班,晚上下班再回家休息。
   对此情景,我们羡慕得要死。

   但各个监仓都有这样的犯人,提谁出去干活,不提谁出不等干活却大有学问。一般说来,这需要犯人家属有一定的活动能力,在外边用各种秘不示人的方法,做好管教干警的工作。不同的干警值班,他们就提不同的犯人出去干活。时间一长,那个犯人家属做好了那个管教的工作,全看守所的犯人都知道了。我们甚至可以根据他们的值班规律推算出那一天那一个犯人将被提出去干活。也有把全部短刑期犯人哗啦一下全提出去的时候,管教一个一个地打开号子,喊谁的名字,谁就兴高采烈地走出去,等人全部到院子后,排成一列纵队,打头的喊一声“排告班长!”哨楼上猛喝一声“走”,他们就出去了。这肯定是公安局有什么大的活需要干了,比如打扫卫生、或者要抬什么东西、或者是街上的下水道又堵住了吧。
   每个号子都盼着能有一个这样的囚犯。如果他帮灶,在往桶里装糊汤或白菜汤时,他可以偷偷在一个桶里多装一点儿,并暗中安排好顺序,最后巧妙地把这个桶放在自己的号子前。晚上回号子时,说不定他还可以偷偷带回一支香烟。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讲外边的见闻,使外部世界的信息,能传至世界上这个隐秘、黑暗、死寂的角落。
   县公安局二楼被炸、中国社科院将数千名知识分子下放边远地区一年等消息,我就是这样知道的。
   有一天晚上,看守所突然关进来三十多人,那种紧张的气氛让人觉得外边发生了什么大事,监狱因为他们的到来而爆满,从未用过的囚室也关上人了。那些人全部是本县“有名”的人物——打架斗殴、吸毒、游手好闲、赌博等等,有几个我还是见过面的。一场在夜间进行的大搜捕,将这些在公安局“挂号”的人物一网打尽,当然各有各的“罪名”,但方法一律是“收审”,我当时的判断是快要过春节了,要搞一次“打扫卫生”的工作,让老百姓过一个安静祥和的春节。但卢传胜却传进了惊人的消息,公安局被炸了!我马上明白,这是公安局在用漫天撒网的方式破案。这是一个概率论的侦破方法:宁可错抓三千,也不能放跑一个;把这三十多人统统抓进来审讯,说不定罪犯就在其中呢;如果罪犯不在这个范围,还可以从审讯中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侦破线索吧;即便没有审出线索,一场横扫全县的严打风暴,也足以震慑犯罪分子的魂魄。
   结果春节未到,这几十个人又哗啦一下全放了。
   原来那个据说“已在部里挂号”的“恶性反革命爆炸案”意外告破了。县城里三个不满十岁的孩子,互吹胆大,其中一个说你敢炸公安局吗?一个说谁不敢谁是小狗,另一个说是孙子。于是这三个孩子用书包背着炸药包,上到公安局二楼的楼梯拐弯处——那里离我开始时在公司局“做客”的那间会议室不远了。点燃导火索,他们跑出去在街上听响声。响是响了,但未造成多大的破坏。他们后来又吹自己水平高,炸了公安局大楼他们也破不了案。这消息传到公安局,案子就意外告破。至于那三十多个被错抓的人,这时要释放了自然是欢天喜地对公安局感激不尽了。
   2001 年,甘肃省某县堡子乡的乡长,为了该乡社会治安形势的根本好转,在全乡范围内,让村民投票民主选举“劣迹人”,每个人须选出五名“劣迹人”,得票多者当选,民主选举出的“劣迹人”集中到乡政府以劳改的方式办“法制学习班”。该乡长后来被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以此观之,中国社会在十多年中总算还是有了一点进步吧。
   中国社科院下放人消息,是因为一种偶然事件被我知道的。本县把这批突然下放到这里的人叫“北京来的大学生”,其实他们都是各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基本都是硕士学位以上的专业人士。有一天,因为在街上吃风味小吃,与街上的几个泼皮们发生冲突,其中的一个被几个泼皮给打伤了,于是这成为轰动一时的事件。也因此使我得以知道,1989年秋,中国社科院将数千名青年研究人员下放边远地区一年,让他有机会把自己的理想主义和中国国情的作一个清醒的对比,以便他们得出“民主不适合中国”的科学结论。本县来了一百名,本地区有七个县市,因而我知道这个当年“流放”彭真的边远地区,一下子下放了700名“太理想主义”的青年知识分子。而我们的理解是,社科院是今年运动的“重灾区”之一,知识分子太密集了,需要把他们分散开,给他们的大脑降温。这就像做庄稼活的农民在庄稼稠密的地方“间苗”一样。
   多年之后,当我在一个南方省城,与一家上市公司的常务副总交谈时,说到那段经历,我说我当时在狱中,听说其中一个被街上的烂仔打伤了,他笑着说:我正是那个不幸被打伤的家伙!于是那段“改造”经历就化作一阵戏剧性的开怀大笑。
   我感到幸运的是,那件儿戏式的爆炸案,没有被他们和我联系起来。坦率地说,当我惊闻这个消息时,心里马上敏感起来。他们很可能把这个案子和我的案子“并”起来,那样我就吃不了兜走,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特殊的年月,针对特定的对象,这又怎能不让我敏感呢?说实话,我也真担心外边那一大批曾经和我密切交往的年轻人,他们的热情和我一样,但未必有我的清醒。如果真是他们中的某个人出于一进激愤,干出这等蠢事,那很可能会被弄出一个“反革命集团”来,而我的脑袋,也只好保不住啦。
   当天晚上,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话。
   那些囚犯们当然很高兴,还说了不少幸灾乐祸的昏话,如果管教听到肯定要以“给你们加刑”相威胁。我在紧张地思考种种可能性,把那些平日尊称我为“老师”的年轻人的面孔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过电影。从第二天开始,我表面上一如既往地保持着轻松,但我想获得更多的信息。我甚至交代卢传胜出去时,如何注意听消息,如何观察外的动静,在放风时,我也曾以聊天的方式,企图从平福安,王胡子嘴里听到一点什么。平福安一脸严肃,叫着我的名字,说这不是你应该打听的;王胡子则故作威严,厉声说:不许乱打听!不过王胡子故作威严的表情,总是引得我忍不住要发笑。
   其实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我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
   但看不出任何变化,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只是天气越来越冷,监狱里的白昼越来越短了,夜长昼短,这对于囚犯们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那极端空洞乏味的日子,好像也容易熬了,容易打发过去了。这是冬眠的季节,随着气温的下降,生物的体能消耗减少了,那像噩梦一样无休无止地缠绕着肉体与大脑的饥饿感,仿佛也终于累了,不再凶猛地纠缠了。冬天是监狱里的最好的季节,因为昼短夜长,冬天是一个专属于囚犯们的好季节。
   那段时间对我的审讯仍在继续,但内容没有新的变化。从他们的提问中,我也“刺探”不出相关的信息。
   突然,只两三天的工夫,那一批被“围捕”进来的人,就又哗哩哗啦全放走了,我当时虽感意外,但仍然不明真相——对我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那件“爆炸案”的真相,我是获释之后才从人们的传说中知道的。
   也许他们当时确实有过与我“并案”的设想,但仅仅只是一种设想。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本号子经常有人外出“帮灶”,对这个号子的其他囚犯来说,还有更多的好处。
   我腿上的湿疹初起时,不过是几粒细小的皮疹,因为囚室的环境为它们提供了“优越”的生长条件,它们就迅速茁壮成长起来。若干年前,我左上臂也曾长过湿疹,我知道有一种叫“醋酸去炎松”的软膏,就可有效治疗。因而我很快就写了一张“处方”式的纸条,把它交给了管教,按说当局在当天就应该为我提供这种软膏,以防湿疹感染进一步扩大。但一个月过去了也没有消息,经我多次催问,我甚至在放风时挽起裤脚,把湿疹与警察“合谋”取得的伟大成就展示给他们看,他们仍然无动于衷。
   我只好继续写我的“处方”,让卢传胜外出时带在身上,如果有机会碰见公安局的其他人,让他们设法转交我家里。结果三天之后,我就收到了家里买来的药品。后来的药品供应,我都是利用提审的机会,让专案组的人给我家里带口信。他们对我的要求从不敢怠慢。这才是最有效的途径。但他们的审讯,并非总是安排在我刚好有需求的时候。比如我腿部湿疹感染的那一段时间,他们可能正好就去外地搜集调取我的其他犯罪证据去了。
   如果当时卢传胜没有外出帮灶的机会,我的那条腿还不知要烂成什么样子呢。
   卢传胜几乎是被突然放走的。
   按他自己计算的日子还差两天,当时已经是深夜了,王胡子突然打开11号的牢门,宣布释放布卢传胜。他解释说,拘役犯每月有两天的假期,卢从未休过假,就应该提前12天释放。现在已经让卢传胜多坐了10天牢了。
   听他这么说,我们都惊奇不已。我后来查证过,法律确有此种规定。王胡子没错。现在回过头来看,可以清楚的看出这家拘留所、收审所、看守所、劳改场四合一的监狱的管理,是一种什么样的水平。
   更为滑稽的是卢本人的态度。
   他没有提出多关押10天的问题。他的问题是,天这么晚了,身上无一分钱,家在100多里之外的山里,这时候放他出去让他怎么办?他还真把看守所当招待所了。
   王胡子态度严肃,不容置疑。结果是张新良骂了卢传胜:这人脑子有毛病!张这么一骂,卢才恍然大悟,一下子兴奋起来,抱着他的被卷儿跑出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真的无法想象,推迟了十天获得自由的卢传胜,如何身无分文、饥肠辘辘的在寒冷的街头度过他的第一个自由之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