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秦耕文集]->[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秦耕文集
·第十章:日子像连续不断的相似形
·第十一章:“新囚必打”规则的哲学
·第十二章:请你抽“狱”字牌大雪茄
·第十三章:把脑袋伸到整个监狱大院
·第十四章:设在囚室中的“影子法院”
·第十五章:为我创设一个尼采式的独立和自由
·第十六章:北半球的冬季属于我们囚犯
·第十七章:非常写实:囚室中的冷水浴
·第十八章:囚徒是“无蹄类”草食动物
·第十九章:一种犯罪行为的四种文本
·第二十章:我的朋友是一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职业罪犯
·第二十一章:为争夺“狱霸”地位而战
·第二十二章:我在监狱中的第二个遗憾
·第二十三章:戒具:自由的属性与金属相反
·第二十四章:高墙内外:我父亲的1989
·第二十五章:审讯中的交锋
·第二十六章:当官方报纸发行到囚室
·第二十七章:具体的自由
·第二十八章:我在监狱里最漫长的一天
·第二十九章:梦里不知身是囚
·第三十章:肥美的臀部像书一样向两边打开……
·第三十一章:观看一只监狱苍蝇的飞行表演
·第三十二章:我无法体会一个罪犯的那份自豪
·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第三十四章:铁打的监狱流水的囚犯
·狱中纪实终结篇:仰天大笑出狱去
·附录之一:监狱:中国人的自由之门(外三篇)
·附录之二: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在遭受主流意识形态凶猛的打压之后,这个概念已经从人们的视野中退出十多年了。“全盘西化”作为四个方块汉字虽然看不见,但它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并未因为遭受打击就转眼消失。相反,它在地下仍然汹涌澎湃生生不息。借助互联网,它在世纪末再次涌出地面,从地下“暗河”变为可以流淌喧哗的河流。
   

    作为“救国方案”的全盘西化
   
    在我十多年前的有限阅读视野里,最早提出全盘西化的,似乎就是胡适。在世纪初期的林林总总的救国方案中,这应该是最为激进最为革命的一个口号了,但有意思的是,这个口号却出自一个温和、保守的自由主义者之口。仅此一点,就颇值得后人深思。按正常的逻辑,激进的主张一般都出自“把旧世界砸得粉碎”的左派。这一次却是个例外。
    从19世纪后期开始,各种救国主张纷纷出笼,科学救国、教育救国、马列救国,都应该算是“拿来主义”,但影响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应该是“中体西用”论,既想保留“完体”,又想“致用”,鱼与熊掌兼得,一箭妄图双雕。世界上当然不会有这种成双好事了。全盘西化的提出,就是针对“中体西用”的,它由一位温和的自由主义者提出,说明它不是激进而是务实和实用的。胡适本人就是中国最著名的实用主义者。它放弃了体用关系的无聊思辩,从实用的立场出发,与其说全盘西化是激进的,不如说它是成熟的。至少在操作的层面上,它不像字面上所表现的那样是一种激进。
    它一开始就注定要被误解。
   
    作为政治的全盘西化
   
    提出主张,无人采纳,自然就归于沉寂了。时隔七、八十年,当它再次被提出来时,已经是在一个泛政治化的时空了,它这一次的出现就必然要被打上政治的色彩。提出它的人和猛烈批判它的人,谁也没有误解对方,谁也没有把它当作一个单纯的救国方案,更不会把它当作一个纯文化、纯学术范畴的思想争论了。
    首次出现时,它还是可以讨论的,虽然它当时就倍受诽谤和误解;再次出现时,它已经是“不该”提出、甚至是“不允许”提出的。也正是这种短兵相接的特殊语境,使一个从字面上并无任何变化的词语,后来被赋于了如此浓烈的政治色彩,甚至成了“洪水猛兽”、“罪恶”和“反革命”的同义词。
    把它仅仅当作一种社会思潮来观察,之所以时隔近一个世纪,它能再次被提出来,至少说明在世纪之初就应该解决的问题,后来仍悬而未决。在世纪末与世纪初,中国面临着同样需要解决的问题。可以封杀“全盘西化”四个汉字,但无法让悬而未决的问题自动消失。
    它到底是“技术的”还是“政治的”,并不是问题本身,它自己也不关心这一点。
   
    作为文化的全盘西化
   
    从文化自身来看,各个文化体系之间并无高下优劣之分,人类创造了不同特色的独立的文化体系,这些文化共同构成了人类文明的斑斓色彩。当随着人类的活动能力提高、活动范围的扩大,在空间出现交叉、重叠时,各文化体系之间出现竞争就是不可避免的。文化同时是一个发展的过程,过程自然有始有终。如果承认文化有其源头,自然就应该承认文化也有其终点——玛雅文明就是一个典型例证。
    此前已经有许多文明走到过自己的终点,这些提前寂灭的文明都是因为拒绝与其他文明交流或无法与其他文明交流而“自杀”的。与此相反,现存至今的这些文化体系,都与外来文化有杂交、吸收或被吸收的关系。杂交后成为新的文化;吸收外来文化改变自身;被外来文化吸收成为彼文化的一部分。
    文化不是图书馆里的古籍典册,也不是地下挖掘出来的秦砖汉瓦,它们仅仅是文化曾经使用过的载体。文化的真正的、最主要的载体,只能是人。作为生命个体,寿命是有限的;作为文化的载体,生命是一个接力传递的永恒过程。可以毁灭某一文化的载体,但只要不把这个民族彻底灭种,便丝毫不能毁灭这个文化体系。文化对内表现为民族和个体的文化心理,对外表现为民族和个体相对稳定的行为模式。
    从文化的角度看,全盘西化是不可能得逞的。正因为如此,全盘西化才可以提出,也才是可行的。提出并支持这种主张,恰恰是自信的表现——相信全盘西化之后,本文化仍然具有先进性的那些因子,一定不会被“化”掉,如果经不起“化”的,也是本来就该“化”掉的!
   
    为什么一定是“西”化?
   
    日本的“救国方案”,其实就是两次“全盘西化”的过程,公元646年的大化改新和公元1868年的明治维新。646年他们几乎向大唐学习一切:制度、建筑、习俗、文字、服装……他们不自称代表先进文化,只是全盘西化,把比自己先进的东西全盘照搬。19世纪后期,当更西方的文化成为更先进的文化时,他们又来了一次“全盘西化”,甚至他们的现行宪法也是西方人用英文起草的。两次全盘西化并未使日本文化消失,相反,日本仍是一个具有强烈民族文化特色和民族个性的国家。
    另一个例证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人热衷于谈论的亚洲四小龙的成功,以此为所谓的“亚洲价值观”或“东方儒教”文化辩护。其实韩、台、新、马等的成功,就是一个全盘西化的过程,“化”得不彻底的地方,正为后来的危机埋下了祸根。他们的政治文化、法律文化、制度文化、经济文化、科技文化等等都是全盘西化的,成功的也只是这些方面。被他们保留下来的“东方价值”,仅仅是伦理文化。就是伦理文化,也吸收了大量的西方元素,已经不是纯粹的东方价值了,而后来发生的东南亚经济危机,还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
   
    全盘西化“只是”什么?
   
    坦然否定所谓“中国特色”,认为这是怯懦的表现,是为掩饰缺陷而编造的谎言;
    彻底批判中国传统文化,揭露传统文化“杀人”和充当专制帮凶的罪恶本质;
    全盘吸收西方经过几百年试验而取得成功的法律文化;
    全盘吸收西方的制度文化,引入分权制衡的的宪政制度;
    迅速建立法治、民主体制下的有序的市场经济;
    外交上亲美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融入国际主流社会
    认为全球化其实就是全盘西化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以上就是全盘西化论者的主张,也是最起码、最基本的主张,在这些主张背后的是对所谓西方价值观的真正认同:主权在民、天赋人权、人人平等,法治、自由、人权。而这些是全盘西化论者认为必须接受的一个底线。
   
    (2002、11、9,写于北京-海口的7182次航班上,飞行高度10200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