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老新闻
[主页]->[历史资料]->[老新闻]->[星火燎原 第四号 ]
老新闻
·亩产十三万斤的来历
·九十顿饭菜不重样1958.11.6
·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1958.8.13
·徐水人民公社颂1958.9.1
·毛主席到了徐水1958.8.11
·生活集体化还要家庭吗?1958.12.19
·毛主席视察徐水安国定县1958.8.1
·毛主席视察河南农村1958.8.12
·毛主席视察山东农村1958.8.13
·钱学森: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1958.6.16
·钱学森:农业中的力学问题(图片)
·刘西瑞: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1958.8.27
·陈伯达:全新的社会,全新的人1958.7.1
·毛泽东:同吴芝圃等人的谈话1959.6.23
·《建筑革命》发刊词1967.9
·《工农兵画报》北京发刊词1967.5.20
·《千钧棒漫画》发刊词1967.1.7
·《满江红》发刊词 1967.5.17
·阎王殿、旧美协黑头目狂热吹捧丰子恺
·江青同美术工作者的谈话1966.11
·《怒火》创刊号1968.1.6
·《江天红》创刊号
·《红战团报》创刊号1967.6.17
·《星火燎原》第一期
·星火燎原 第二号
·星火燎原 第三号
·星火燎原 第五号
·星火燎原 第四号
·星火燎原 第六号
·星火燎原 第七号
·中央、北京党政军干部子弟(女)联合行动委员会通告(中央秘字003)1967.1.1
·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成立宣言1966.12.5
·《三轮车战报》创刊词
·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中共中央对苏共中央的复信(1963.6.14)
·中苏大论战
·陈伯达:在毛泽东同志的旗帜下(在北京大学庆祝党成立三十七周年大会上的讲演)1958
·张钦礼是人民的好干部
·《人民日报》评论员: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1966.6.2
·投向中国赫鲁晓夫的匕首--《新时代的“狂人”》1967.7
·《人民日报》社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1966.6.2
·《人民日报》社论:夺取资产阶级霸占的史学阵地1966.6.3
·《体育战线》:“高干俱乐部”是修正主义的安乐窝1967.3.11
·《文革风云》:外交部老爷们的“特权”点滴
·《文革风云》:彻底砸烂以陈毅为首的外交部特权阶层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关于青海问题的决定1967.3.24
·踢开中央文革小组紧跟毛主席闹革命1966.12.2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星火燎原 第四号

   红卫兵山东指挥部淄博分部

   淄博六中韶山公社《星火燎原》编辑部

   67.12.18

抬头望见北斗星,心里想念毛泽东

   将革命进行到底

   本报编辑部

   “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这是千真万确颠扑不破的真理,这是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高度概括,我们的林彪副统帅为我们红卫兵指出了光辉灿烂的毛泽东思想的阳关大道。我们韶山小将誓死永远紧跟伟大领袖、最高红司令毛主席将革命进行到底!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革命先辈跟着毛主席,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越过三山五岳,横跨五湖三江,赶走了帝国主义,打倒了封建地主、官僚。今天,毛主席他老人家又把我们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白色恐怖下解放出来。是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指导我们破四旧、立四新,大造了党内一小撮走资派的反,反逆流,镇妖风,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伟大胜利。今天我们又决心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奋勇前进。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胜利的凯歌必将永远回荡在淄博的上空。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但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并不甘心他们的失败,他们削尖脑袋钻进革命的“三结合”后,在我市广大红卫兵小将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复课闹革命之时,他们便又跳了出来,勾结极“左”、保守势力,干起了分裂革命派,血腥镇压红卫兵小将和革命造反派,实行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的罪恶勾当。我校披着“左派”外衣的“五七”们,也不外只是一部分走卒,他们自称代表我校的“大方向”,可是干的却是分裂革命左派组织,纠集保守、极“左”势力拼凑小乌合,吹捧坏干部,四处搞武斗,破坏四大等等罪恶勾当!整天拿着棍棒四处搞武斗,破坏革命大字报,决不是什么大方向,而是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背道而驰的反革命行为!若不觉悟,这样下去迟早要成为历史的渣滓。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尽管他们制造种种血案,挑起武斗,经济封锁,决挡不住我们革命的步伐,我们带着身上的血迹,高举红色宝书,又战斗在教育革命的战场上。为革命,为保卫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我们赴汤蹈火,血洒九洲也在所不惜,含笑九泉!

   “复课闹革命”就是我们学校的大方向,一切与此背道而驰的就不是革命派,大方向就是不正确,不管人多少,不管你有多少棍棒,不搞大方向就靠边站,趁机拼凑的小乌合就得彻底砸烂。排除一切障碍,复课闹革命!说我们复课闹革命是干扰“大方向”“大阴谋”就是地地道道的混蛋逻辑,不是反革命、保守、极“左”派,也是十足转匪,浑蛋!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试看将来之六中,必是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的天地,“一切魔鬼统统都会被消灭”,把一切绊脚石统统抛进历史的垃圾堆!胜利永远属于我们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红卫兵,属于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

绝不许翟、陈、王向革命造反派反攻倒算

   淄博六中旧黑党支部是一个资产阶级的顽固堡垒,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白色恐怖的日子里,有多少镇压革命师生和红卫兵小将的黑阴谋、黑材料、刽子手都是在此屯集,自此抛出,真称得上一个阎王殿。在轰轰隆隆的文化大革命中,我英勇的韶山战士将这个罪恶累累的反动营垒捣毁了,这是百分之一万的革命行动。谁要为其翻案,就是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只有翟陈王们才会欢迎!

   可是在今天它们窥到有机可乘时,六中黑支部的忠实走卒,原黑支部秘书赵XX跳了出来,抛出了与其主子精心炮制的大毒草,反毛泽东思想、向革命派反扑的“抓韶山公社一小撮”的罪证《清单》问世了。在资产阶级老爷们把持着六中大权时,你们板起这付面孔也许还会吓人一跳。但是在廿世纪六十年代的今天,也不过是为打倒了的走资派、叛徒招魂的一支破幡。

   请问保皇先生:你的第一张大字报矛头就对准了谁?!翟XX镇压我校革命运动时你们是何等效忠何等卖力呵!可是革命师生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你们钻到了哪个鼠洞里屁也不放一个?今年五月份翟、陈、王及社会上走资派妄图复辟时你们带领“中南海兵团”一伙保皇小丑充当急先锋卖了多少吃奶的力气?从去年十月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就开始了全面崩溃。可是你们同你们的主子翟、陈、王们却固守黑支部,拒不执行中央军委关于平凡的指示,坚持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到了何等地步!!!翟XX、王XX这一伙血腥镇压我校革命运动的刽子手被揪出来以后,你们却继承了他们的衣钵。直到今年九月你们为什么还不把那些镇压革命的反革命阴谋、翟、陈、王们的丑史、及一些黑材料交给革命群众批判,让它们见见阳光呢?你们对翟、陈王朝效忠到何等地步?!!

   毛主席教导我们:“不能设想,哪一天早上,一切反动派会统统自己跪在地上。”“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翟、陈、王们镇压革命这么久,你们何时施过“仁慈”?!与你们协商一次不成,二次不行,……还等多久?!黑支部的老爷们,我们等够了!我们忍无可忍,对这个反动营垒采取了革命行动,这难道不是应该的?!我们说:好得很!!!“一个人,一个党,一个军队,或者一个学校,如若不被敌人反对,那就不好了,那一定是同敌人同流合污了。”我们这样做,翟、陈、王是极端仇视,恨之入骨。你们这班保皇小丑采取的什么态度呢?你们是跟着主子大骂特骂,什么“法西斯行为”什么“明目张胆”,好个保皇干将的“英雄”姿态。以前苦于无机会,今天机会可来了,非把你们韶山置于死地不可!翟、陈、王们也伸出了污秽的黑手,呸!不管你们的手法多妙,你们复辟的阴谋永远不会得逞!我们对你们是永远不会让步的!

   我们让步只会让六中重新回到黑云弥漫的资产阶级反革命复辟的白色恐怖中去,资产阶级老爷重新上台,不知又要有多少革命战士又要流血牺牲。在现在六中的政治舞台上,充斥着保皇小丑、翻案小丑、黑支部的要员们刘XX等人,类似资产阶级代理人们及其辩护士,甚至翟、陈、王们也准备登台表演了。可是,向着资产阶级司令部勇猛冲杀的韶山小将却成了渣滓,大字报围攻、高压、“敦促投降”、“韶山是保刘翻案兵……。”甚至竟可以把翟、陈、王叛徒、走资派放在一边不批不斗,而来全力以赴搞垮韶山,这难道不是颠倒历史?难道还要让历史继续颠倒下去吗?不能!决不能!天塌下来,我们顶!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我们永远高举。毛主席的教导我们牢记:红卫兵的革命行动“说明对一切剥削压迫工人、农民、革命知识分子和革命党派的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他们的走狗表示愤怒和申讨,说明对反动派造反有理,我向你们表示热烈支持。”韶山公社的革命战士们,一切造反派的战友们,彻底批判反革命复辟的宣言书《清单》,决不让翟、陈、王在六中复辟!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红匕首)

战地通讯

   ▲十八日我韶山全体战士召开关于继续复课闹革命的紧急会议。

   ▲十五号东方红中学遭到一群反革命土匪的围攻和疯狂的打砸抢。

   ▲近日,由六中“五七”公社等组织中的一小撮混蛋拼凑成的“夜袭武斗该死队”不断到外地参加武斗。疯狂地进行打砸抢,破坏四大,最该万死!

   ▲连日来,我韶山被剥夺了一切四大权利,写出的大字报被一小撮法西斯暴徒撕的一干二净。经济方面重重封锁,几次被打砸抢。在这场历史颠倒的白色恐怖下,始终没有动摇我韶山革命战士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