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老新闻
[主页]->[历史资料]->[老新闻]->[星火燎原 第二号 ]
老新闻
·亩产十三万斤的来历
·九十顿饭菜不重样1958.11.6
·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1958.8.13
·徐水人民公社颂1958.9.1
·毛主席到了徐水1958.8.11
·生活集体化还要家庭吗?1958.12.19
·毛主席视察徐水安国定县1958.8.1
·毛主席视察河南农村1958.8.12
·毛主席视察山东农村1958.8.13
·钱学森: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1958.6.16
·钱学森:农业中的力学问题(图片)
·刘西瑞: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1958.8.27
·陈伯达:全新的社会,全新的人1958.7.1
·毛泽东:同吴芝圃等人的谈话1959.6.23
·《建筑革命》发刊词1967.9
·《工农兵画报》北京发刊词1967.5.20
·《千钧棒漫画》发刊词1967.1.7
·《满江红》发刊词 1967.5.17
·阎王殿、旧美协黑头目狂热吹捧丰子恺
·江青同美术工作者的谈话1966.11
·《怒火》创刊号1968.1.6
·《江天红》创刊号
·《红战团报》创刊号1967.6.17
·《星火燎原》第一期
·星火燎原 第二号
·星火燎原 第三号
·星火燎原 第五号
·星火燎原 第四号
·星火燎原 第六号
·星火燎原 第七号
·中央、北京党政军干部子弟(女)联合行动委员会通告(中央秘字003)1967.1.1
·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成立宣言1966.12.5
·《三轮车战报》创刊词
·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中共中央对苏共中央的复信(1963.6.14)
·中苏大论战
·陈伯达:在毛泽东同志的旗帜下(在北京大学庆祝党成立三十七周年大会上的讲演)1958
·张钦礼是人民的好干部
·《人民日报》评论员: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1966.6.2
·投向中国赫鲁晓夫的匕首--《新时代的“狂人”》1967.7
·《人民日报》社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1966.6.2
·《人民日报》社论:夺取资产阶级霸占的史学阵地1966.6.3
·《体育战线》:“高干俱乐部”是修正主义的安乐窝1967.3.11
·《文革风云》:外交部老爷们的“特权”点滴
·《文革风云》:彻底砸烂以陈毅为首的外交部特权阶层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关于青海问题的决定1967.3.24
·踢开中央文革小组紧跟毛主席闹革命1966.12.2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星火燎原 第二号

红卫兵山东指挥部淄博分部淄博六中韶山公社《星火燎原》编辑部 67.12.5

   宝书在手无所畏惧

   本报评论员

     最近,我们的最高红司令毛主席他老人家向我们发出了新的战斗号令。《人民日报》社论也反复指出,当前学校的大方向就是“复课闹革命”!

     我韶山小将最听毛主席的话,高举起“复课闹革命”的伟大红旗,挥舞着教育革命的火炬,杀向了新的战场!

     “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我韶山小将决心以斗私批修为纲,彻底砸烂刘少奇、陆定一及他们在山东、淄博、我校所推行的一套修正主义教育黑线,彻底肃清其流毒。

     十二月一日上午,我韶山小将召开了“复课闹革命誓师大会”。决心冲破一切恶势力的重重封锁,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坚决复课闹革命!

     但是,我市及我校走资派、反革命复辟逆流的后台及一些保皇翻案小丑们,他们最害怕我们复课闹革命,千方百计破坏和捣乱。他们搜罗以垮台的保守组织的坏头头、残兵败将、逍遥兵等,无理撕毁关于革命大联合和复课闹革命的协议,孤立革命造反组织,拼凑乌七八糟的小乌合,在我韶山准备复课时,他们便跳出来,制造事端,挑起武斗。十二月四日晨,又趁我无人之际,把我们的教室、办公室及用具一抢而空,连照明设备也不例外,妄图以反革命的打、砸、抢把我们压下去,妄图以此阻挠我们复课闹革命,真实有眼不识泰山,瞎了你们这些保皇蠢驴的驴眼!赵X们不中用,李X们也不过是一摊驴粪蛋!!

     听!教室里啷啷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声音!彻底粉碎了这些保皇蠢驴们的罪恶阴谋!

     看!红旗高举,歌声嘹亮,操场上满身血迹的战士们又在战斗了,我们将在教育革命的战场上战斗到底!

     有毛主席给我们撑腰,有宝书四卷在手,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我们一定要为毛主席争气!我们一定要冲破一些重重阻力,坚决复课闹革命,将革命进行到底!

   看!六中《五七》的大方向是什么?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周村区的革命造反派,红卫兵战友们,你大概还没有忘记那12.1武斗事件吧!那也不过是向我韶山小将开刀的一个血腥的序幕!那封竟敢冒天下之大不讳的一小撮保刘翻案兵们所炮制的所谓韶山公社一伙活着干死了算的造反者《给支左小组的一封信》其实就是《武七》们的宣言书。毫不足怪,王效禹同志11.14讲话他们都敢狗胆包天的进行篡改,创出这么一封冒名顶替的黑信,并且还自以为聪明绝顶的加上一段极其恶毒的按语,也算不了什么咄咄怪事!

     这封反革命黑信也不是什么新货色了。明眼人不难看出,也不过是鲁大翻案兵给省革委及两级军区的黑信的翻版,只不过是换换手法掩人耳目罢了!可恨的是瞎了眼的李X们却如获至宝,开动宣传机器,印了成千上万,在淄川、博山等地撒的如下雪。市革委、印刷厂、李军的“红卫兵指挥部”到底为谁服务,《五七》又是个啥玩艺,岂不是更可以使人不难费解了吗?五七的出现也算不上什么新生事物,可是李X们却偏要煞有介事的在成立大会上派了些什么记者、公安总部、所谓什么代表,……等等,费尽心机!可是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正人君子”?它的大方向是什么?我们不妨看一下它还历历在目的丑恶历史吧!

  毛主席教导我们:列宁说,对于具体情况作具体的分析,是“马克思主义的最本质的东西,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我们许多同志缺乏分析的头脑,对于复杂事物,不愿做反复深入的分析研究,而爱作绝对肯定或绝对否定的简单结论。……今后应该改善这种状况。毛主席又说:“如果把同志当作敌人来对待,就是使自己站到敌人的立场上去了。”十二月一日《五七》要开什么庆祝会。上面明明印着:韶山实现革命大联合……。我们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抱着调查研究的态度去参加了。因为以前在军训团的帮助下,我韶山曾多次与红司等组织反复商量过关于我校大联合、复课闹革命的问题。但对此会内幕还是不清不楚的。但是大出人意料之外,我们要进会场时,却被几十个“彪形大汉”迎面粗暴的无力拦住,不准入场。后来竟下了毒手,他们用砖头、木头从礼堂内往外扔,将我韶山数名战士打伤,打破头,是可忍,孰不可忍,在迫不得已之下,我们只好自卫。这伙暴徒们更惨无人道的用刀子、钢丝、三角带、铁管对付我手无寸铁的韶山战士。血,染红了战士们的衣服,也染红了我们战士的心,过路的群众无不愤慨,连白发苍苍的老人也禁不住热泪盈眶。战士的鲜血写成了一付抗议书,抗议这一小撮保刘翻案兵们无理撕毁协议,破坏大联合和复课闹革命,抗议他们在其黑后台李X们的唆使下所干的罪恶勾当!我们迟早要向李X们讨还这笔血债!

     他们继此事件之后,又对我施加了更残酷的压力,使我们的大字报贴不出去,简直失去了四大的自由。他们也假猩猩的喊了几声“复课闹革命”,便立即被吹捧为革命行动。校内街头到处都变成了他们向我韶山进攻的阵地。而我们呢?我韶山早在十月份就提出要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实现革命大联合,复课闹革命。可是被这些先生们踩着鼻子上脸,百般刁难,嫌这嫌那,还嫌席位少,一拖再拖,把我们的高姿态让步看作捞油水的好机会。“协议”好用达成了,可是他们心怀鬼态,不肯实行,因而发展到了如今竟撕下画皮,露出了两面本相,无力撕毁协议,七拼八凑搞了个乌七八糟的大杂烩,用我们革命造反派的鲜血举行了他们的保皇奠基礼。并且被某些人物所赏识,岂非咄咄怪事!

     难道《五七》们从遥遥博山调人来周村搞打砸抢,把我们在毛巾厂的宣传机器抢去,行凶打人,也算“革命行动”?

     难道《五七》们跑到148医院去打、砸、抢,也算“革命行动”?也算“大方向正确”?也算“热爱解放军”?

     难道《五七》们破口大骂我们复课闹革命是大阴谋,也算“革命行动”?难道听毛主席的话也有罪?!

     难道《五七》们对走资派不批判,不能动他们一跟毫毛,而对我无辜的韶山小将却大打出手,着也算“革命行动”?!

     难道他们与鲁大翻案兵勾勾搭搭,保刘X、保李X,保区革委、保走资派无罪?可以被称做大方向始终正确?!是坚定的革命左派?!而他们硬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妄图给我们加上,而马上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来,仿佛我韶山真成了反革命组织,而应受你们的资产阶级专政?!痛击翻案黑风的倒成了“翻案兵”?!反逆流的倒现在成了逆流?!请问这是哪一家的混蛋逻辑?!这种历史的颠倒迟早要被我们革命派再颠倒过来!

     难道他们在12.4深夜趁我无人时对我们复课用的教室、办公室进行打、砸、抢,将桌、橱、门、窗砸的稀烂,用具抢劫一空也能算“革命行动”?!

     他们名曰:找打人凶器,但我们室内红彤彤的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也被劫走,是可忍,孰不可忍!彻底暴露了他们反动丑恶嘴脸!!这是什么样的“大方向”?这算什么样的左派?

     呸!百分之百的保皇、翻案、极左派!百分之百的捞油水捞稻草派!行“左派”之名,干的是反革命土匪打纵抢之实!!!像他们这类乌七八糟的玩艺也可以称为“左派”而且是“坚定”“左派”,那么不是瞎子,也是个十足的糊涂虫!

     “五七”们还有一个非常毒计,就是千方百计挑拨离间我们造反派与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血肉相连、息息相关的密切关系!“五七”们的那张冒名炮制的《黑信》及按语,就是历史最好的见证!他们这不过是蚍蜉撼树、螳臂挡车,最终将被历史的车轮碾个粉碎,成为不齿于人类的臭屎驴粪蛋!中国人民解放军永远与我们造反派同呼吸共命运!气死你们这些保皇蠢驴!

     12.1血案打不垮我韶山小将,12.4、12.5 反革命打砸抢更吓不倒我们这些无限忠于毛主席的红小兵,我们就是要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所指引的方向干到底!

     “敌人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这一切的一切说明了所谓“五七”并非是什么“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坚定左派”。同时它又告诉我们万万不可稍微松懈自己的革命警惕性,复辟与反复辟的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而是还在很激烈地进行着!我们将经受更严峻的考验!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红匕首》

   严重警告!!  六中“五七”基干民兵连一小撮保皇翻案小丑、打人凶手、恶棍们在12.1、12.4事件中,严重背离斗争大方向,而全力以赴对我韶山进行围攻,打砸抢,制造血案,犯下滔天罪行。他们把我们的规劝当作耳旁风,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大耍反革命土匪行为。12.6中午又趁我无人之际,对我韶山进行了疯狂的打砸抢,教室、办公室已被破坏的稀烂,打了我战士数名,制造了血腥的反革命打砸抢事件。这次事件绝不是偶然的,是继1.21、1.24之后的又一次有计划、有步骤、严重破坏革命大联合,破坏复课闹革命,严重破坏国家财产,把斗争矛头指向革命造反组织,制造血案的反革命打砸抢事件!!对此我们提出最最强烈的抗议!!!最最严重的警告!!!

     警告这一小撮混蛋,你们这样下去绝无好下场!

     血债必须用血来还!革命战士的血绝不能白流!韶山小将是不好惹的!韶山小将死都不怕,难道怕你们几头蠢驴碰壁?!不管你们如何嚣张,但终归逃脱不了历史对你们的惩罚!!

     韶山小将坚不可摧!!!

   红山指六中韶山公社《全无敌》

   --------------------------------------------------------------------------------

   战地通讯

   ▲ 一日头午,我召开了复课闹革命誓师大会,我韶山战士决心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坚决复课闹革命。

   ▲ 一日下午,大杂烩《五七》在俱乐部召开成立大会。他们并挑起了武斗,打伤我战士数名。我被迫进行自卫。

   ▲ 本月三日,我校《五七》勾结博山《370》《515》乘车来我区打砸抢,抢去我在毛巾厂的广播器材,打伤巾司战士数名,严重破坏抓革命促生产。同日,《五七》又冲击148医院东方红总部,抢去广播器材,打伤了解放军战士。《五七》一小撮混蛋反对解放军罪该万死!

   ▲ 四日凌晨,《五七》基干民兵连将我韶山各战斗队一劫而空。

   ▲ 五日凌晨,毛巾厂被砸,致使停工。

   自本日始,我韶山已正式复课。并进行军训。

   ▲ 六日头午,《五七》召开了一个“复课闹革命誓师大会”。

   中午,《五七》基干民兵连又将我韶山各战斗队及总部抢劫一番。这是继十二.四之后的又一次打砸抢,我提出严重警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