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老新闻
[主页]->[历史资料]->[老新闻]->[《星火燎原》第一期 ]
老新闻
·亩产十三万斤的来历
·九十顿饭菜不重样1958.11.6
·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1958.8.13
·徐水人民公社颂1958.9.1
·毛主席到了徐水1958.8.11
·生活集体化还要家庭吗?1958.12.19
·毛主席视察徐水安国定县1958.8.1
·毛主席视察河南农村1958.8.12
·毛主席视察山东农村1958.8.13
·钱学森: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1958.6.16
·钱学森:农业中的力学问题(图片)
·刘西瑞: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1958.8.27
·陈伯达:全新的社会,全新的人1958.7.1
·毛泽东:同吴芝圃等人的谈话1959.6.23
·《建筑革命》发刊词1967.9
·《工农兵画报》北京发刊词1967.5.20
·《千钧棒漫画》发刊词1967.1.7
·《满江红》发刊词 1967.5.17
·阎王殿、旧美协黑头目狂热吹捧丰子恺
·江青同美术工作者的谈话1966.11
·《怒火》创刊号1968.1.6
·《江天红》创刊号
·《红战团报》创刊号1967.6.17
·《星火燎原》第一期
·星火燎原 第二号
·星火燎原 第三号
·星火燎原 第五号
·星火燎原 第四号
·星火燎原 第六号
·星火燎原 第七号
·中央、北京党政军干部子弟(女)联合行动委员会通告(中央秘字003)1967.1.1
·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成立宣言1966.12.5
·《三轮车战报》创刊词
·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中共中央对苏共中央的复信(1963.6.14)
·中苏大论战
·陈伯达:在毛泽东同志的旗帜下(在北京大学庆祝党成立三十七周年大会上的讲演)1958
·张钦礼是人民的好干部
·《人民日报》评论员: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1966.6.2
·投向中国赫鲁晓夫的匕首--《新时代的“狂人”》1967.7
·《人民日报》社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1966.6.2
·《人民日报》社论:夺取资产阶级霸占的史学阵地1966.6.3
·《体育战线》:“高干俱乐部”是修正主义的安乐窝1967.3.11
·《文革风云》:外交部老爷们的“特权”点滴
·《文革风云》:彻底砸烂以陈毅为首的外交部特权阶层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关于青海问题的决定1967.3.24
·踢开中央文革小组紧跟毛主席闹革命1966.12.2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星火燎原》第一期

   

    星火燎原 第一号

   

   红山指淄博六中韶山公社《赤峰》67.12.1

   

   初评所谓《给淄博驻军支左领导小组的一封信》及六中红司翻印时所加的按语

   

     十一月十六日,冒充我韶山的一小撮保皇分子纠集的所谓“淄博六中一群活着干、死了算的造反者”的转匪们精心炮制的所谓《给淄博驻军支左领导小组的一封信》是一株反革命的大毒草。现在我市反革命复辟逆流的总后台及其一伙转来转去的钢杆保皇分子、极左派、翻案、稻草兵们,已被我市广大革命造反派揪了出来,本像毕露,但是他们死不甘心,拼死挣扎。“打进来、拉出去,分裂造反派,”等等反革命伎俩一个个被戳穿。现在,它们又象一只临死的疯狗到处咬人,它们已可怜到靠造谣过日子了,它们灭亡的日子已屈指可数!

     毒草中,公开把矛头指向山东省革命委员会,指向王效禹同志,指向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公然恶狠狠地狂吠什么:“王XX有什么了不起,省革委也有两条路线的斗争。”“11.14讲话就是反毛泽东思想的大毒草!”“管他什么王XX,只要他做的不符合毛泽东思想,不管他职位多高,声望多大,我们就把他拉下马。”不但如此,毒草的炮制者还把革命口号接过去恶意歪曲。看!其蠢驴野心又何其毒也!“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是谁,在我韶山杀出右倾机会主义的产物——“联总”时在晃着驴头指手划脚,乱放狗屁?

     是谁,在我韶山查封黑党支部时大放厥词,乱加指责?

     是谁,在全区革命造反派砸反革命复辟逆流的产物——黑区革委时,又是“只能改组”,又是什么保皇《调查报告》,死抱赵X干爹大腿不放,与造反派为敌?

     是谁,跟随翻案兵游街,抗议“北社打人凶手”,说什么:“山大说的有理。”现在却大张驴嘴反咬一口,妄想把翻案兵的帽子扣在我韶山头上?

     是谁,明保李X,暗保刘X,充当转匪干儿,肆意篡改王效禹同志11.14讲话,充当我市逆流总后台及翻案兵、保皇驹的忠实得力打手?

     就是臭名于世的这一群像幽灵一样转来转去的保皇、翻案蠢驴。他们又在玩弄新的花招,妄图阻止我们把反逆流斗争进行到底,妄图颠覆以王效禹同志为首的省革命委员会。他们像一群输红了眼的赌棍,见人便打,像一只临断气的疯狗,四处咬人。他们把“反革命”“极左派”“翻案兵”“保刘兵”的帽子扣在革命组织头上,妄图把革命组织搞垮,好竖起自己的污秽破旗。这一点在“红司们”在翻印大毒草《给淄博驻军支左领导小组的一封信》的按语中看得十分清楚。他们故作镇静,张开那张难看的驴嘴,大骂革命组织是翻案兵。我们奉劝这些人们,请你到尿桶前照照自己的面目,瞧瞧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吧!查查你们那见不得人的历史已足以能够说明的了!历史岂容颠倒。

     镇妖风,反逆流,痛击翻案黑风,经过无数革命斗争考验,岂能害怕几头黔驴穷嚎!!这些睽睽之类早已在毛泽东思想的照妖镜前线路本相,历史宣判了他们的死刑!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韶山“红匕首”

   

   

   对抗省革委决议,篡改王效禹同志讲话绝无好下场

   

   自11月14日王效禹同志接见我市参加省革委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的双方代表以来,在我市出现了很多传单,其种类之多,数量之大,差别之大,可以说是空前,在我市掀起一阵骚动,议论纷纷。须指出,这是公安转匪及李X之流对我市造反派进行了一系列的残酷镇压和血腥屠杀之后,又篡改王效禹同志讲话,对抗省革委的决议,拉大旗做虎皮压制我市造反派的恶劣行为。且不说讲话被他们篡改后的真假程度,单就他们未经省革委、王效禹同志的同意,擅自大量印发传单一事,足以说明他们对省革委决议抱什么态度?他们眼里还有没有省革委?有没有王效禹?王效禹同志在接见时曾说过:不要印发,谁印发谁负责。而他们为什么明知故犯呢?目的何在?

   为了澄清事实,市商业联合总部的同志去信省革委询问,省革委办公室回信全文如下:

   商业联合总部:

   来信收悉,效禹同志接见淄博代表时的讲话,没有正式文件,无法查对。请认真执行“山东省革命委员会关于认真转变作风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即……。他的讲话,未经革命委员会批准,不准录音,不准印讲话稿。

   省革委办公室

   67.11.18

   而我市却把王效禹同志的讲话加以篡改印了几十万份大量散发,不是公然对抗省革委又是什么?谁对抗省革委,篡改王效禹同志讲话绝无好下场!不信,拭目以待!

   (转自农机“红旗”《全无敌》)

   

   雷达台

   

   ▲ 十一月二十日晚,全省有名的黑老保“新华司令部”在张店写出了大标语,曰:“我新司是三.一六夺权的基石”—— 一言道破三一六夺权的实质——黑老保篡权,真是不打自招。

   ▲ 十一月二十二日青岛驻军一四一医院东方红总部贴出“坚决支持革命小将”“谁镇压学生运动绝没有好下场”等巨幅标语。

   ▲ 红山指淄博分部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在我市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决战的关键时刻于十一月二十三日开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