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悠悠南山下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於莫斯科當局把蘇聯期間的政府文件資料解密﹐最近某些越南問題研究者向我們提供了新的研究結果﹐使我們瞭解越南戰爭時期越南共產黨與蘇聯的實際性關係﹐它有別於以前的研究所得的結論。以往的文章告訴我們﹐越蘇關係親密無間。可是﹐新的研究認為﹐越蘇關係既有親密的一面﹐亦存在著矛盾的一面﹐並隨著每個時段該關係亦在改變。

   挪威的蘇聯對外關係問題專家﹐現任職於挪威國防部內的瑪麗奧爾森( Mari Olsen )女士在她最新的2006年出版的書中詳細分析了越蘇關係的複雜性以及自1949年至1964年中國在該兩國關係中所表現的角色。瑪麗奧爾森的書﹐題名為“蘇聯----越南的關係以及中國的角色﹐1949年至1964年”﹐由Routledge出版社出版﹐2006年。( Mari Olsen, Soviet - Vietnam Relations and the Role of China, 1949-64 ﹐ Routledge ﹐ 2006. )

   作者通過俄國的資料告訴讀者﹐自1962年至1964年﹐莫斯科當局只是依靠所謂的它的東歐社會主義兄弟國家提供傳送與河內的訊息與溝通。因為在該時期﹐越南是並不十分情願直接提供訊息給予那個蘇聯老大哥。

   自1962年秋起﹐蘇聯開始依靠它“兄弟國家”來進一步了解越南。當時﹐蘇聯駐河內的外交人員處於一種較為孤立的狀態。這種情況一直維持至1964年秋﹐莫斯科與河內的聯絡關係才得到改觀。

   一﹐ 冷漠時期

   在此特別的指出﹐早在1950年代後期﹐當時的越南共產黨已改名為勞動黨﹐對於國家統一問題﹐黨內分為兩派﹕一為贊成通過外交和平手段達到國家的統一﹔而另一派則熱衷於武力解決統一問題。

   至1960年代初始﹐越共內部亦正式的產生了兩派﹐即人們所稱的親蘇派與親中派。在1962年春季時段﹐蘇聯認為中國已是日益加強它對北越的影響力。根據莫斯科所透露的資料﹐中國自1955年至1962年對越南的援助多過蘇對越同時期的資助。亦是在該時期﹐蘇聯對越南一直處於低調的關注狀態。由此﹐1962年9月﹐蘇聯外交部東南亞司曾提出一系列的方案來改善對越關係。在那些方案中有建議蘇共總書記赫魯曉夫應訪問河內﹐並要求蘇聯中央應該關注越南國家統一的問題。

   雖然表面上蘇聯總是說支持北越的“解放鬥爭”﹐可是在整個1962年內﹐莫斯科沒有作出任何實際的行動﹐使河內的共產黨人難以相信他們可以依靠蘇聯來進行他們的鬥爭與建設事業。赫魯曉夫沒有在1962年訪問河內﹐而在1963年蘇聯亦完全沒有跡象顯示它有關注印度支那地區的情況。

   也許當時蘇聯把外交的注意力放在別處如古巴火箭的問題﹐也許蘇聯亦對越南的情況確實是不太瞭解﹐這一切令莫斯科對越南只維持一般的關係而已。該時莫斯科亦沒有把中國日漸增強在越南的影響視為對蘇越關係的威脅。

   二﹐ 孤立時期

   根據瑪麗奧爾森的分析﹐自1962年年中起﹐有跡象顯示河內的共產黨人較為審慎的與蘇駐越的外交人員之間交往。後來﹐蘇聯根本上還只能通過東歐國家如波蘭與捷克來得到與河內的通往訊息。

   越南人對中國的親善行為令到在河內的國際外交狀態的變化。為及時直接的與河內溝通﹐莫斯科的外交人員要打破他們的困境。

   1963年一月﹐捷克國家主席安東尼諾沃尼(Antonin Novotny)訪問河內並雙方公告了由赫魯曉夫倡議的和平共處的政策。駐河內的蘇聯大使館十分關注此事﹐把它視為把河內拉近到莫斯科一邊的重要一步。

   但是﹐只在一年後﹐即在1963年12月越共中央第九次代表大會後﹐因為贊成蘇聯的和平共存政策﹐越南外交部長甬文謙( Ung Văn Khiêm)被親中派打擊而退出了政治局。

   根據波蘭駐河內大使館的報告﹐實際上在諾沃尼訪問後不久﹐河內的親中派已經行動起來﹐設法減少該越捷公佈的重要性與實施。 上述事件以及許多事件表明﹐隨著中蘇關係的嚴重交惡﹐越蘇關係亦在走下坡。諾沃尼的訪問產生的不良後果證明北越共產黨人傾向北京一方的先鋒跡象。

   三﹐ 轉離北京

   1963年越共中央第九次大會是河內最後的跡象表明它與莫斯科的對外政策的決裂。

   就是在開會期間﹐即1963年12月25日﹐胡志明曾邀請蘇聯大使多瓦馬斯嚴(Tovmasyan) 共進午餐﹐在座作陪的有黎荀﹐范文同與春水等人。

   根據莫斯科檔案局保留的資料﹐多瓦馬斯嚴談及在午餐結束前﹐胡曾對他說將會因年事高而要“退休”。胡繼續解釋﹐黨內事務將由黎荀掌管﹐范文同擔任政府事務﹐春水專管外交問題﹐以及長征負責國會事務。

   為何胡志明要對蘇聯大使宣佈此一”退休“計劃呢﹖

   我們可以判斷﹐胡的行為表明他在黨內的影響力已經減少﹐而且將會在第九次大會上得到定論。與蘇聯大使的接觸﹐說明北越當局要與蘇聯保持更密切的關係﹐胡志明素來是親中派內的重要一員。胡的退出﹐將會要把發展良好的越蘇關係的“欄路虎”除掉。

   為尋求得到更多來自蘇聯的支持與援助﹐1964年2月﹐一個由黎荀為首的訪問團來到莫斯科。站在越南的角度來說﹐這次訪問是失敗的。若果越南共產黨人去莫斯科是只為第九次黨會議作解釋並尋求蘇共對北越在越南南方推行武裝鬥爭的支持援助的話﹐那麼﹐黎荀確實是只空手而返罷了。

   越蘇兩國的關係在1964年初還一時處於較為緊張的狀態。

   1964年7月27日﹐蘇聯發出帶有威脅性的宣告﹐將會撤退出擔任在關於寮國問題的日內瓦會議上主席一職。雖然只是威脅的說話﹐蘇聯並沒有實際的實行﹐無論如何﹐它表明了克里姆林宮的主人在越共決意使用武力實現國家統一問題上的顧慮不滿﹐甚至是憤怒的心態。

   四﹐ 從冷漠到親密同志

   越蘇關係儘管經歷幾年的冷漠緊張時期﹐可是亦是在1964年中﹐柳暗花明又一村﹐兩國的關係開始轉“暖”。

   為何越蘇關係又出現“新暖流”呢﹖

   根據瑪麗奧爾森的觀察﹐1964年8月北部灣事件令蘇聯認識到越南的重要性而改變它對北越的態度。由於美國直接派兵到越南﹐蘇聯認為越南將會是冷戰對立矛盾的衝擊中心地。故此﹐至1964年底﹐蘇聯成為了北越軍事經濟的主要供應者﹐而亦完全放棄以往高調唱出的以外交協商來解決問題的曲調。在不足一年的時間﹐莫斯科參與越南的事務從冷漠階段轉為主動的干預。

   瑪麗奧爾森舉出兩個主要理由來說明為何北越與蘇聯再結良盟﹕

   第一﹐河內意識到日後直接與美國在越南南方的決鬥﹐他們不可以依靠中國的支持﹐來自蘇聯的軍事援助是最重要與切實可行----蘇聯的軍事能力比中國強得多。

   第二﹐只依靠來自北京的援助使越南在戰爭環境中失去選擇性。北京常不熱衷於對與敵方談判的手法﹐而蘇聯則提議越南在推行武力戰鬥的同時﹐亦願意協助越共尋找和平協商的解決方法的可能性。

   至於蘇聯改變對越態度﹐瑪麗奧爾森列出了三個原因﹕

   第一﹐莫斯科認為他們是唯一一個強國﹐有充足的能力支持北越來對抗來自美國的侵略戰爭。

   第二﹐至六十年代﹐蘇中關係完全陷於崩潰的狀態。若果莫斯科想要保持在越南的影響力﹐那麼﹐他們就要比以往更積極的“參與越南的事務”。

   第三﹐在1963---64年﹐中國的政治情況發展得過於左傾﹔莫斯科擔心若中國強加於越南的戰略得到實現﹐此將會破壞了蘇聯意料在越南的所得到的結果。

   嶺南遺民譯

   2006-02-28日於Aix-en-Provence

   資料來源﹕ BBC英國廣播電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