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也談中國古詩的押韻]
悠悠南山下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談中國古詩的押韻

   

   早幾日上網讀了武宜三先生反駁港官北大人楊文昌的文章 « “詩人”楊文昌 »﹐跟著亦看閱司徒華先生與楊大人的兩篇文章。司徒、武兩人除了批說了楊詩人的官霸氣﹐亦指出了其對中國古詩“平仄韻律” 的無知。楊則反舉用北京話與廣東話讀古詩不押韻的例證﹐引說古代大詩人李白杜甫等所作的某些詩詞句也不押韻。

   值此隨意談談筆者對中國詩詞的少許認識以及本人的中國詩緣,與讀者分享。

   筆者生長於“異國蠻地”﹐少壯時進學堂讀的皆為“鳥語番書”﹐幾乎是得不到堂堂正正大中華文化的熏陶﹐更不要說可以在大學堂接觸華夏文化的燦爛文學---古文詩詞教育。幸而本人年幼時便愛閱讀﹐家中有一書櫃﹐存放一些漢語古籍名著等﹐故此閑聊時﹐我也似懂非懂地閱讀起來。在十二、三歲時﹐當獲悉表兄離穗返港與家人團聚﹐由此有感而發﹐寫下平生第一首中國詩---仿題名為 « 蝶戀花 » ﹐僅四句七律詩﹐似貌似樣地撰寫古詩來 ! 當然也不知道它是詞牌的一種形式 ! 事隔幾十年﹐現今亦記不起全部四句﹐僅還記得最後一句為“君卻團圓我卻憐”。當然﹐該時年少根本不知曉甚麼是詩律押韻平仄等﹐只知道以七字為一句﹐記下我所思所感而已。沾沾自喜﹐我把它錄載於小簿上。後來某日不幸被家姐的朋友來家作訪時看到﹐她面帶笑容﹐不知是贊揚或譏笑的評說﹕青出於藍啊 !

   早年居住多倫多﹐筆者認識一位來自廣州姓陳的仁兄,大家相處融合﹐談話亦十分投機﹐因此﹐閑來兩人海闊天空﹐無所不談。偶爾陳兄亦對我談起其家事身世。陳兄的老父曾是前朝秀才﹐大陸變色後亦執過教鞭。文革期間﹐學校停課﹐陳兄失學在家﹐每日則由家父教念讀唐詩。陳兄只讀完初中﹐但聽他念起詩來﹐頭頭是道﹐一派韻味非凡﹐令我讚慕非常。有次我對他說﹐讀古詩要用國語念才好聽。可是﹐陳兄改正道:用粵語讀才好﹐有韻味。該時我對中國古詩詞認識無多﹐聽後亦只能默然罷了。然而﹐從那時起﹐我開始從報章書籍裡找些古詩詞來認真的讀讀幾番。

   幾年前﹐我亦幸會一位曾在越南任教幾十年中文的老先生。間中閒談及中越兩國的文化。老先生對我透露一“天機”﹕讀中國古詩﹐若用越語來念詩句最後一字的“平仄”﹐常常很快很正確的馬上知道它是否押韻。

   上述兩事曾令我有點百思不解﹐有時悶訥亦自問為何用粵語與越南語念讀中國古詩詞又會像陳兄與老先生所說的那樣呢 ?

   數年後﹐幾經一番歷史語言上的“探考”﹐我暫得了以下的認識﹕

   粵語與越南語同屬古代嶺南越人的同源語言(本人不認為粵語是漢語方言﹐而是另一種獨立的語言﹐此問題另作論述) ﹐兩者同受中原唐朝的中古漢語影響極深。根據語言學的語言傳播論﹐一般遠離原語言的地區較完整的保持該語言的原始語音。現代粵語與越南語的區別是﹐前者受現代漢語的影響大﹐即是說被漢化深﹔而後者則保存更多的古老中古漢語。原因﹕其一﹐越南自宋起擺脫中國而獨立﹐當然其受現代漢語的影響比廣東少得多。其二﹐從地理上來說﹐越南地處偏於一角。難怪中國語言學家王力先生亦曾到越南河內研究一番中古漢語與越南語的關係。由此可見﹐粵語越南語與中古漢語更接近﹐而越南語比粵語更為古些。

   筆者也讀過一本談及北京話來源與演變的書籍。據知﹐北京曾為滿清直接統治之首駐地和大本營﹐現代北京話則受滿語的影響尤深。另一種說法﹐即使同為地處北方,現代北京話與中古漢語的距離更遠。中古漢語是以西安地區方言為基準。

   這種語言變化的現像並不稀奇﹐也出現在世界其他地區。譬如﹐由於歷史的演變﹐現代法語的許多詞彙和表達方法在法國本土上已不再使用﹐但在遙遠的大西洋那邊的魁北克﹐人們仍操說法語的古老詞彙和表達方法。

   行文至此﹐不用多說﹐讀者亦會明聊筆者多年來不解之惑的答案了, 同時亦明白楊“詩人”的無知之處何在。

   

嶺南遺民

   2006-02-17 à Aix-en-Provence

   2008-11-25日修改


此文于2008年11月2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