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悠悠南山下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芳華》:"荒誕歲月"裏"被忘掉的戰爭"
·在中國:蔑視惡俗的美學也是一種抗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在越南國家主席陳德良訪華不足四個月之後﹐ 越南正困於不能加入國際貿易組織WTO的處境以及越共正緊鑼密鼓的籌備該黨明年第十次大會之時﹐ 十月底,中國黨、國主席胡錦濤又來到河內。
   
    參與討論的是從越南首都河內的中國問題專家、曾多年在越駐北京大使馆工作、越驻廣州領事館總領事的楊名易 ( Duong Danh Di ) 先生﹐ 從新加坡的東南亞研究所任政治軍事問題的研究員大衛-佝 ( David Koh ) 先生﹐ 以及美國波士頓佐治馬遜大學的阮猛雄 ( Nguyen Manh Hung ) 教授先生。

   
   
    BBC : 中越的歷史關係已存有上千年的了﹐ 它像天氣一樣,時好時壞。人們還記得﹐ 在1979年的邊界戰爭,鄧小平要 “ 教訓越南 ” ﹐ 那麼﹐ 目前兩國政府與人民可作出如何的歷史經驗教訓呢 ?
   
   
    楊先生﹕ 我認為﹐ 在中國人民內部﹐ 有許多人是通情達理的﹐ 無疑,我個人對中國與中國人民有一份感情。我記得在1979年前﹐ 鄧小平曾訪問幾個亞洲國家﹐ 當時我在北京使馆任第一秘書﹐ 從電臺直接聽到鄧說 “ 越南是‘ 暴徒 ’”, 但只是在電臺上的報道﹐ 而報紙沒登載這句話。而且我亦知道當時1979年的中國領導人、中國民眾中亦有人不贊成對越發動戰爭。我知道﹐ 在中國,有許多人還是通情達理的﹐ 知道如何妥善處理中越問題的人。我相信在中國新的第四代領導人當中﹐ 即是由胡錦濤主席領導的中國政府明白如何善理中國與週邊國家的關係﹐ 使我們能夠接受。對我們而言﹐ 我們亦要抽出經驗﹐ 為自己的發展準備而不要太 “ 打動 ” 到我們的 “ 大朋友 ”。
   
   
   BBC : 通過越中關係、 兩國的歷史﹐ 東南亞地區的國家又學到甚麼呢﹖
   
   
    大衛-佝﹕ 目前對於越中關係的發展﹐ 中國都強調要和平發展﹐ 那麼越南要值此機會要中國以簽訂條約的方式來發展越中關係。在國際關係中﹐ 講雙方的信任是短暫的事﹐ 信任亦可以一旦破滅的。那唯有以雙方簽訂下的條約﹐ 以法理來公認與保障兩國的互相尊重、 合作與利益。越中發展好的關係﹐ 與本地區的國家有極大的影響。在整個地區﹐ 越南是與中國在歷史上和地理上最接近的國家。通過越中關係﹐ 東南亞國家可以借鑒來與中國發展關係。對於中美越三角的關係﹐ 我認為﹐ 從歷史的經驗來看﹐ 越南不應該 “ 傾倒 ” 於哪一方。因為在越南外交歷史上﹐ 我們可看到越南往往有一種傾向﹕ 倒向一方來對抗另一方。越南目前已經是東盟的成員﹐ 那就要按照東盟的原則來與中國發展關係。在未來的二十年﹐ 越南與中國的發展對整個東南亞國家地區無疑是有巨大的影響和作用。例如若越南要出租金蘭灣給中國﹐ 將影響到與美國的關係﹐ 與其他國家的關係。出租的問題雖然是越南的主權, 獨自的行動﹐ 越南需要在此問題上審慎﹐ 因為它還是影響很大與東南亞國家的外交關係。
   
   
   楊先生﹕ 我想補充一點﹐ 越南將永遠不會出租金蘭灣給予中國單一方面的。若是開放出租﹐ 我們是對任何一個國家的朋友都可以在灣內來往。實際上﹐ 目前已開放給予所有的國際朋友。只要哪個需要﹐ 就來與我們討論,大家一起使用。
   
   
    阮先生﹕ 越南多年來都已經提倡要在外交上作多方面的發展。東南亞國家可以在越南與中國打交道中學習經驗。與世界上許多國家關係一樣﹐ 越南與中國是一個小國與大國的關係。但是﹐ 越中關係是個特殊的關係﹐ 其他東南亞國家是不能相比的。因為在地理上越南靠近中國﹐ 不管越南想或不想﹐ 亦不能夠改變中國不希望越南 “ 太離開自己的範圍 ” 。對越南而言﹐ 此是十分困難處理的問題。這一點蠻重要。越南常常很容易 “ 跌入 ” 中國 “ 陰影 ” 的危險中。由此﹐ 越南的多方面外交政策是件好事﹐ 要認真積極去執行﹐ 能使有實力。對中國﹐ 越南要發展自己的實力。要求中國像佝先生所說的以國際條約方式來保障兩國的關係。全部的法律總是要有實力來保障﹐這一點越南領導人要明白而他們亦曾多次說過。越南不但在國內發展自己的實力﹐ 在境外有許多越南人﹐ 越南亦可以有潛力資源發展的機會。外交政策與鞏固自己實力相輔相成的實行﹐ 漸漸發展自己的國力而避免那個日漸跌入中國的 “ 陰影 ” 。
   
   
    BBC : 根據一些分析家所說﹐ 由於越中兩國有相同的社會主義體制﹐ 越南在 “ 觀望 ” 中國的政策﹐ 模仿中國所走的方向等等。那麼﹐ 如此的說法對不對 ? 而實際上﹐ 目前越南是不是在發展所謂的 “ 市場經濟 ” 上在 “ 觀望 ” 中國的發展來決定自己的社會主義發展呢 ?
   
   
    阮先生﹕ 越南常說自有一套的政策﹐ 不跟隨哪一個。但是﹐ 多年來實際上越南就是實行 “ 跟隨 ” 中國的政策。越南在觀望中國如何實現﹐ 然後自己再來。這亦是審慎的態度而已。這樣作﹐ 事實上亦不是完全精明的做法。中國有它所顧慮的問題﹐ 而越南亦有它不同的擔憂。在轉變的問題上﹐ 越南的可能性是比中國有優勢。因為中國是大國﹐ 有許多複雜的問題﹐ 而越南沒有那麼多複雜的問題存在。故此﹐ 越南不一定要只是 “ 跟隨 ” 中國﹐ 完全可以走在中國的前面。
   
   
    楊先生﹕ 對於阮先生所說的越南走在中國的“ 陰影 ” 下或 “ 跟隨 ” 中國﹐ 我想解釋一下。由於兩國實現的是社會主義路線﹐ 而同時遇上了 “ 困局 ” ﹐ 改為走市場經濟。在越南稱為 “ 社會主義定向 ” 而中國說是 “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在兩國關係十分緊張之時﹐ 雙方從未交流過甚麼信息。那時﹐ 中國執行開放農民自留地政策而越南亦實現同樣的政策。中方沒有告訴越南﹐ 而越南亦沒有通知中國。由於是經濟與社會發展到了那個地步而要轉變的。外面的人﹐ 外國人不確實了解我們的國情﹐ 而說越南只是跟隨中國而行。又如在改革物價問題上, 實際是越南走在中國之前。當然﹐ 中國在許多方面是走在越南前頭﹐我們就可以學習借鑒。例如股票市場上﹐ 越南剛開步﹐ 中國已經實現了多年﹐它有成功與失敗的經驗﹐ 為何我們不去學呢 ? 所以﹐ 我強調﹐ 越南是一個具有十分強烈自主、獨立意識的國家﹐ 我們不願附屬任何一個國家。
   
   
    佝先生﹕ 我十分同意兩位上述的意見。在觀察兩國的經濟改革方面﹐ 越南是小國﹐ 小國應該可以有較快的改革步伐。若越南是可以如此的執行經濟政策﹐ 越南比中國佔更大的優勢。這不是誰領先﹐ 誰跟後的問題。
   
   
    楊先生﹕ 我們亦想可以走得更快。全體越南人亦想走得更快。但三十年後的戰爭後果﹐ 我們錯誤政策的後果, 我承認我們曾犯下了錯誤的政策﹐ 這些問題拖慢了我們的步伐﹐ 達不到所期望的成果﹐ 而不是我們不想達到的問題。我們每一個越南人亦共同希望國強民富。
   
   
   

嶺南遺民翻譯與整理

   
    2005-11-13日
   
    資料來源﹕ BBC英國廣播電臺

此文于2010年10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