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悠悠南山下
·越戰春季攻勢50年:黎筍與毛澤
·1968年戊申戰役:四點須知
·書評書介:越戰記者回憶錄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據各通訊社報導﹐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於2005年10月31日至11月2日對越進行訪問。
   
   
   澳洲越南問題專家卡爾-塔耶 ( Carl Thayer ) 教授分析﹐胡錦濤訪越之行有多方面的性質。按照1999年中越兩國簽定的長期合作協議中高級領導人作定期性的交往﹐此行亦是對今年5月份越南國家主席陳德良 ( Tran Duc Luong ) 訪華後之回訪。表面上, 亦與本年6月越南總理潘文凱 ( Phan Van Khai ) 以及後來的越南國防部長對華盛頓的訪問有所相同的性質。越南國防部長亦在幾天前剛結束訪華。

   
   
   越共黨內的 “ 親中 ” 派將會利用胡之行來鞏固其在黨內的地位。這些 “ 親中 ” 派﹐最合適的是把其稱為 “ ‘ 固執 ’的 堅持社會主義思維者 ”。他們亦認為越南不應太接近美國﹐理由是若 ‘ 緊跟 ’ 美國﹐終會引致放棄社會主義原則。一些觀察家認為﹐胡訪越的時間亦說明北京十分關注越南黨與政府領導人的重新調整﹐因為河內正在籌備下年將要舉行的黨第十次大會﹐即該大會要挑選新的黨領導人。
   
   
   以往越共常常關注在中國所發生的事情﹐在諸多的事務上效仿 “ 中國大哥 ” 的做法。塔耶表示﹐越南在學中國時﹐亦不是全面照辦﹐在形式、程度與時間上亦有所不同。例如﹐中共在2001年已開始讓黨員參與私人的經濟活動﹐而越共只跟了 “ 半步 ” ﹐即不久前才通過允許黨員擁有公司一半的股份﹐同時亦參與黨的活動。
   再之﹐越南亦謹慎考慮採用如胡錦濤的黨領袖統領黨、國、軍三職的中國模式。自1969年前胡志明主席逝世後﹐越共領袖不再統領三職﹐職權則分為三人擔任。越共黨內親中人士希望學中國那樣﹐使領導人在出國訪問時外國政府的接待與辦事更加有效率﹔但持改革思維之人士則反對﹐卻希望三職分權可以使權力得到平衡。
   
   
   對於中越邊界問題﹐塔耶認為此是十分敏感的問題。越南國內外有人認為越南當局在邊界問題上作了太多 “ 讓步 ”。目前兩國正在邊界地區作定界標工作。據塔耶﹐中越邊界問題應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談。雙方能坐下來談已經是一個積極的做法﹐表明兩國對解決邊界問題的信心。此外﹐兩國已同意設立為處理邊界由各級地方至國家級的機制。與以前階段相比﹐雙方已邁出可喜的一步。
   
   
   在貿易方面﹐中國已超越美國成為越南首位主要的貿易夥伴。越南亦值胡錦濤此行向中國提出一些要求若援助等﹐因越南往往認為他們得不到應得的援助。越南在2005年還沒有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越南亦會值此向中國取經如談判經驗等。同時他們會將尋找新的中國市場。但是﹐眾所週知﹐越南的貨物根本不是中國競爭的對手。應該注意中國在此方面作如何的反應。
   
   
   胡的訪問是繼1994年江澤民訪越後第一位中國國家主席兼黨總書記的來越作訪。
   
   
   中國問題專家、曾是越南駐廣州領事館領事的楊名依 ( Dương Danh Di ) 表示﹐越中關係曾經歷多次的上下昇沉。他表明﹐越中兩國曾發生激烈的對抗﹐但目前雙方關係已轉為正常化、和平共處。雖然不再是像五十、六十年代那樣的親密關係﹐例如﹐ “ 單方面的中國對越援助﹐無償還的援助 ” 。
   
   
   自1991年兩國關係正常化以來﹐雙方的政治來往邁進了重要的里程碑。最明顯的跡象是中國在各領域方面的各高級領導人的對越訪問。尤其是胡錦濤之行說明了中越關係的重要性。
   
   
   楊先生冀望胡之行將為越中關係打開新篇章﹐特別是在經濟方面﹐以及推進就兩國領土領海島嶼等還未解決的問題。此問題的解決是有利於兩國人民的和平共處﹐保障區域的穩定。
   
   
   楊先生曾有幸與中國高級領導人接觸﹐如毛澤東劉少奇等。楊先生認為﹐胡錦濤是聰明能幹﹐平易近人與謙虛。與鄧小平相比﹐胡是 “ 較通情達理 ” ﹐並不如鄧那樣 “ 宣揚要教訓越南 ” 。
   
   
   另一位國際外交關係問題專家、越裔美國教授阮猛雄 ( Nguyen Manh Hung ) 認為﹐胡訪越的重要性﹐除了回訪之外﹐亦是中國要了解越南在近來對美國交往的改變﹐以及解決雙方共同關心的急迫解決的問題。
   
   
   對於越美中三角關係﹐有人認為﹐越中關係只是短暫的﹐而長期來說﹐越南的發展是與美國關係的發展為主。阮教授反駁﹐越中關係已久存﹐中國經濟的崛起對越南亦十分重要﹐不遜於美國﹔而越美關係卻是新的發展﹐是另一種趨勢的發展。但兩種關係的性質不一樣﹐越南亦要保持長期的發展。越南不能逆流而行。
   
   
   人們認為﹐一個黨﹐不管什麼性質的黨﹐共產黨或民主黨﹐他們的年壽一般不會超長過一百年左右。對於政治家﹐他們首先要保證自己政治生命的壽命比黨的更為重要。對於越南與中國的政治家﹐因為他們是共產黨人﹐他們將個人的 “ 生存 ” 與共產黨的 “ 生存 ” 連接起來。當該黨的存在失去意義的時候﹐他們就需要進行黨的改組來適宜新的時勢。
   任何的黨是都會退化、蛻化或解體的﹐所以必須改革。例如法國巴黎那社會主義黨亦改名為巴黎社會民主黨﹔日本社會黨亦改名了或加上 “ 民主 ” 一詞。黨名是改變了﹐黨的性質亦隨之改變。他們亦跟隨歐洲那些左翼黨派﹐不再是傳統的共產黨那樣的馬列主義了。阮教授認為﹐越中兩黨亦會隨著如此的時代步伐。國家經濟的變革一定要進行政治的改組。他們是慢慢的改變。有如在越南﹐他們在談到國家發展﹐然後再加上 “ 民主 ” 的字眼。他們只是想保持現存的政權越長越好而已。他們不能不去改變﹐但是一種 “ 慢的趨勢 ” 。
   
   
   越南與中國在政治制度、意識形態方面可以說是 “ 同路人 ” ﹐在此方面上多少有 “ 榮辱共存 ” 的心理。對於兩國的政治改革﹐阮先生表示﹐越南的改革將進行得較為容易、快速。理由很簡單﹕越南是一個小國﹐可以少擔心由政治改變所帶來的動亂﹐此外﹐越南又曾有許多資本主義的經驗。中國則是大國﹐總擔心國家被分裂﹐諸候亂政的問題。但是實際上﹐在政治與經濟上﹐中國會在轉變方向上將走得更快﹐理由是中國領導人較為精明﹐能力強又夠膽量。
   
   
   
   

嶺南遺民

   
   
   2005-10-29日
   
   
   資料來源﹕越南《 人民報 》 、法國國際電臺與英國廣播電臺等。

此文于2010年10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