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戰後民族和解﹐難於上青天﹖ --- 越戰的巨大損失]
悠悠南山下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戰後民族和解﹐難於上青天﹖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譯者按:

   


本年2005年四月份,值越南戰爭結束三十週年之際﹐BBC英國廣播電臺採訪了两位越南歷史学者來共同討論在越戰中各方面的損失﹐不僅是人或物的﹐尤其是在社會的、 人的感情等方面﹐以及它對於越南國內外的越南人﹐甚至是美國人﹐所產生了無限深遠的影響。

   
   

黎春科 ( Lê Xuân Khoa ) 教授是前越南共和國西貢大學哲學系教授、 現屬美國華盛頓的約翰-何進斯大學 (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 國際研究高等學院東南亞研究中心的歷史學家。他曾出版了研究越南問題的書籍。另一位是來自越南河內的楊中國 ( Dương Trung Quốc ) 、 越南史學家、《 今與昔 》( Xua va Nay )雜誌總編輯。

   
   

越南戰爭是越南歷史上一場時間最長、 規模最大的戰爭。人們一般的都以1960年算起﹐直至1975年4月30日為止﹐整整有十五年長的一場戰 爭。但請不要忘記﹐越南在1956年前﹐剛經歷了一場反法國殖民者的戰爭 ( 1945—1956 )。越南共產黨在1959年5月與1960年9月的兩次黨代表大會上決定放棄政治和平手段﹐決意採用武力來推翻南越政權﹐實現國家的統一。美國自1965 年3月開始公開的大量的軍事介入到南越﹐直至1973年拿槍的美軍撤離﹐而留下的是南北越兩方的越南人互相打鬥直至1975年4月30日﹐越共部隊攻克南越首都西貢﹐整整拖長十五多年的一場殘酷的戰爭結束。可是﹐1975年後﹐在越南還展開了兩場對柬埔寨與中國的戰爭﹐可以說那就是那場越戰的延續。 由此可見﹐這些連續不綿的戰爭過程發生在越南經歷了十分漫長的歲月﹐刻留在人們的心裡一種難以磨滅的痛苦的戰爭傷痕。

   
   

在討論中﹐兩位學者提及到並詳細分析了戰爭結束後所產生的多個問題﹐其中有南北兩方的人民、 越南海外與國內人民之間在實現民族和解的問題﹔越南人之間還有許多人抱著那種 “ 我勝你敗 ” 的敵對心理來對待另一方。目前越南當局對越戰後自1975年逃離國土﹐現今生活在外國的幾百萬越南人的現行政策如何﹖對於曾是越戰的經歷者如何看待戰爭歷史以及他們能否可以“ 向前看 ” 呢﹖曾是 “ 拿槍的人” 的一代人如何可以使現今與以後年青一代不再處於仇恨的心態中去生活﹐ 以及他們如何來醫治幾乎目前還不能夠解決的戰爭創傷。

   
   

三十年來越南歷史的事實證明﹐越南共產黨可以用武力統一國土﹐然而﹐他們無能力實現民族民心上的統一。越南國土的統一了三十年之久﹐但越南人之間幾十年來還沒有真正做到“笑泯恩仇” ﹐民族和解的道路還是那麼漫長﹗越南民族付出的戰爭代價是多麼的巨大啊﹗這是人類歷史的悲劇以及人類社會的無限悲哀﹗

   
   

近月來中華大地上散播著令人震驚的要發動一場“核戰爭”﹐用武力來完成所謂的 “ 統一台灣的偉大事業”的論調。難道越南戰爭不是人類歷史上沉重的教訓嗎﹖難道中國人在這方面上不能作任何的思考嗎﹖

   
   
   

***


   
   
   
   主持人﹕人們都談到越南戰爭的損失﹐在人與物上的嚴重損失。首先請黎春科先生談談一下在這方面﹖
   
   
   黎春科﹕ 我認為﹐這是一場對於越南民族損失最多﹐人命傷亡最多的戰爭。我們的先人歷史上反抗外邦 ( 指反中國的侵略﹐譯者註 ) 都僅是以刀矛為武器﹐戰場上的死 亡人數都最多是以千百人計算。但是﹐現代戰爭使用的都是先進的殺傷力巨大的武器﹐戰爭的規模強度也是十分巨大的﹐死亡人數是很難算出一個準確的數目。大約死亡人數是四至五百萬人。
   
   
   主持人﹕ 死亡人數到今天仍是難以計算。1995年一個由三位學者約翰-何爾斯門 ( John Holsman ) 先生、 斯萬-維斯騰 ( Sylvain Western ) 先生和武猛利( Wu Manh Loi ) 先生所作的研究指出﹐有人曾提出在越戰中的死亡人數是三或四百萬人。但根據他們所預計﹐從1965年至1975年﹐南北越兩方的越南人死亡人 數約有一百二十萬人﹔而美國自己計算的美國人死亡人數是五十萬六千人。其實﹐死亡人數是難以算出一個準確的數目。人命的死亡和財產的損失大概也可以去計算 一下﹐但是﹐在社會方面的、 人的感情方面的影響與損失就難以測量。在這方面損失的程度又如何呢﹖請楊中國先生講講。
   
   
   楊中國﹕ 對了﹐對於一場拖長幾十年的戰爭﹐死亡人數是難以算出一個準確的數目。戰爭是拖長超過三十年。因為在1975年後﹐還有像越南所說的一場是 “ 保衛祖國 領土完整 ” 的戰爭 ( 即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譯者註 ) 和另一個 “ 消滅波爾布特政權 ” 的戰爭 ( 即越南侵柬戰爭﹐譯者註 ) 對於戰後人口的損失﹐以後在時間上慢慢的還可以填補。但是﹐我們還要考慮許多的問題﹐例如克服戰後的困難﹐同時又如何重建國家。我也考慮了許多有關戰後人 們的生活方式與思維這方面的問題。
   
   
   最近我曾去了歐洲﹐許多外國朋友都十分關心越南改革的問題。一般人們認為越南的改革在時間上是從1986年開始﹐但實際上是要等到1989年越南才有真正的和平出現﹐才與外面的世界來 “ 和解 ”。跟著﹐越南要作的是醫治戰爭創傷的事情。死的人已去了﹔生存下來的人﹐就是那些受傷殘的人很多很多﹐例如患上 “ 黃橙病 ” 的人﹐也許這樣的病人還要被傳染影響拖受至幾代人。
   
   
   我想﹐有許多人不認識和並不意料到的一點﹐尤其是歐洲的朋友﹐那就是在歐洲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是持續了四年﹐二次大戰是六年﹐這都只是發生在一代人 內的事﹔反而在越南,戰事被捲入了兩、 三代人﹐長時間的戰爭形成了一種習慣性的戰爭意識。我認為﹐這是最艱難的事是要改變人們的思維﹐達到“正常” 的思維來重新走上路﹐與世界各國人民和平共存。
   
   
   有人提出一種理念是越南人把過去的事情 “ 收起來 ”﹐我認為要真正做到這方面一點也不簡單。因為由一場十分漫長的戰爭留下來的問題太多了﹐傷痕太深了﹐就一定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治療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一定要由多方面的人從各方的出發點去解決。
   
   
   黎春科﹕ 我同意這個看法﹐戰爭損失的極度嚴重的﹐人民的精神消耗是沉重的﹐戰爭的後果是需要長時間去解決。無論如何﹐我們都要面對它﹐都要努力尋找方法去解決這些問題呢﹖
   
   
   財物的失去、 死去了的人、 還有生存下來的人等等的問題﹐當然這是戰爭留下的問題。但是我想提出一個問題﹐這是我們要去考慮為甚麼發生這些問題的原因。一個比較普遍清晰的又十分具體的問題是戰爭受難者的心中的仇恨。不是戰爭時候的仇恨﹐而是戰後的。可以說﹐國家都沒有很妥善處理戰後的事情﹐反而產生了戰後民心的仇冤。
   
   
   1975年後﹐許多人要離開國土逃離到外國生活﹔許多的人被押解到勞改營。這些被改造的人﹐雖然一部分現今生活在國外﹐但他們的痛苦創傷仍存在的並繼續在深化﹐一直沒有得到解決。這些人經歷過的景象是難以忘記的﹐他們心中的傷痕又是多麼深刻。留下的創傷太深了﹐日久不醫治就更加難愈合。要解決問題﹐ 就要尋找問題的究因。就像要找一把鑰匙去開門一樣的去解決問題。我相信﹐大家都是越南人﹐為了國家共同的利益﹐都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我們要互相信任﹐完全可以找到一個合適的方式大家坐下來談。
   
   
   主持人﹕ 照您們的所說﹐這是在越南目前還沒有實現 “ 民族和解 ”﹐人們心中還是抱著“此勝彼敗 ” 的心態﹐要找到一個實際的方法﹐解決根本的問題﹐那麼﹐不管是越南當局或者海外的越南人﹐他們要如何辦呢﹖
   
   
   楊中國﹕ 我十分贊成黎先生他提出的那些原因。問題是十分嚴重的﹐其實﹐除了他所提出的﹐我想還有很多我們在這裡沒有提到的原因。例如既然在戰爭中產生了敵我兩方而戰爭是有了那樣的結局﹐我暫用 “ 此勝彼敗 ” 來說它吧﹐那麼﹐我們應該如何互相看待呢﹖
   
   
   在越南﹐普遍的存在一種戰後的想法﹐就是那種 “ 此勝彼敗 ” 的意識。我記得在戰爭結束不久﹐有許多人提到一位將軍曾說過的話﹐我假設他是 “ 勝利者 ” 的說話吧﹐我認為是十分精闢的﹕“ 在這次戰爭中﹐沒有任何越南人的失敗﹐只有侵略者的敗仗。”
   
   
   話雖然是如此說﹐但問題去到具體的時候﹐那不是容易的辦到的事啊。一場長時間的戰爭﹐又分裂成為南北兩方﹐還有很多都是歷史的事情﹐有如南方人還談到1959年吳庭艷時代的事﹐而在北方發生土地改革的激進做法的歷史事件都會產生影響而引致到後來發生一場殘酷的戰爭。
   
   
   1973年後﹐拿槍的美國人走後﹐留下是越南自己人的事了。那一代人的仇恨是極大的。如果我們總是計算過去的事情如何如何﹐那麼就需要一代人的時間來治療戰爭創傷。尤其是那些曾是拿過槍的人﹐如果他們繼續還是抱著那種 “ 此勝彼敗 ” 的心態去思考問題﹐留給下一代人如此問題的話﹐那麼可以說這是我們民族的大患。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想﹐不管是那一方﹐或者即使是痛苦的一方也好﹐我們還要接受那些事實。為了民族的前途﹐我們還是要向前望而邁步。
   
   
   我想﹐在世界上﹐沒有很多的國家像我們有大約三百萬人逃離出國﹐在外國生活的人。暫時我不提國家將要實行的民族和解政策如何﹐能不能實現﹐那要看許多因素的。但是﹐在外國﹐許多不同程度上受到打擊的家庭﹐國內外一個家庭中、 親戚中、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大家如何和解呢﹐這是很重要的因素。此外﹐更重要的是﹐對於寫歷史的人﹐我們任何寫歷史呢﹐如何記載歷史的教訓留給下一代人﹖
   
   
   主持人﹕ 我們要面嚮未來﹐新一代的人他們如何去想這場戰爭呢﹖其實﹐這也是一場內戰。對於戰爭巨大的損失留下來的影響﹐他們又有如何的看法呢﹖
   
   
   黎春科﹕ 剛才提到那句話﹐那是范雄所說的。( 范雄, 1921—1988 ﹐南越人、 越南共產黨政治局委員﹐越戰最後一場攻克西貢戰役 --- “胡志明戰役 ” 中三位軍事總指揮之一﹐曾在1987-1988短期間擔任政府總理。 譯者註 ) 他是在國家統一的時候說的。意思是說戰後我們要一起共同建設國家。要是那時大家可以同心合意搞建設﹐那就最好不過的了。可惜的是﹐我們不能夠做到。這也是過去了的事。我都贊成我們不要太往後看﹐要跨越它﹐朝向未來。我們要為了戰後三十年了國家民族的發展﹐保衛祖國的領土﹐面對將來新的威脅等等而著想。由此﹐這是國內外人們共同關心的問題。那麼﹐首先要求我們要達到民族的和解。戰爭已經導致勝方和敗方。現在﹐照我看﹐和解要由“勝方 ” 提出來﹐先走出第一步。而並不是由 “敗方 ” 去乞求和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