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霜天寒星
[主页]->[百家争鸣]->[霜天寒星]->[汪精卫“任伪”评议]
李对龙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精卫“任伪”评议

   
   1940年3月30日,汪精卫出任伪“中华民国民政府”的“代理主席”
   兼“行政院长”,自此他推也推不掉地成为了中国头号大汉奸!但就
   是这个大汉奸曾在30年前英勇刺杀清朝摄政王载沛,事败下狱后还不
   忘引亢高歌:“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

   头。”后人不禁感叹汪精卫前后反差之大。在我看来,“引刀成一
   快”的汪精卫与后来“任伪”的汪精卫本质上其实并无矛盾之处。
   
   汪精卫并非一开始就死心塌地地做汉奸,相反,日本侵华初期他却是
   坚决的主战派。
   
     1931年“9.18”事变后,蒋介石被迫下野,汪精卫主政,他一
     改蒋介石、张学良的“不抵抗政策”,以积极主张抗战而著称。
     1932年1月28日在上海与日军展开浴血奋战的十九路军,即是汪
     精卫的粤系部队主力。──李辉《封面中国》
   
     在抗战初期,汪精卫是持主战态度的,可以划入主战派。汪精卫
     上台后,立即宣布迁都洛阳,积极抗战,并称中国政府“决非威
     武所能屈,决不以尺土寸地授人”,1932年2月1日,汪精卫主持
     召开了最高军事会议,决定把全国划分四个防区和一个预备区,
     摆出了进行积极抵抗的姿态。2月8日,汪精卫代表国民党中央慰
     勉上海十九路军将士“忠义之气,照耀天日”,犒劳十九路军五
     万元。──林思云《真实的汪精卫》
   
   此时主战的汪精卫依然有着少年时“引刀成一快”的豪气。可他的
   “战友”、那些政坛上的老泥鳅可未必如此:
   
     汪精卫同时下令其它部队增援上海的十九路军,但汪精卫指挥不
     动蒋介石的部队,蒋介石私下指示他的嫡系部队不支持十九路军
     抗战,使十九路军的抗战陷于孤掌难鸣的困境。汪精卫又下令在
     北平的张学良在北方起兵,牵制日军,并派陈公博到北平说服张
     学良起兵。但张学良根本没有出兵的意思,只是以上宾招待陈公
     博等人,一谈到出兵之事就支吾过去。(1932年)3月6日,十九
     路军在孤掌难鸣的情况下全线撤退,发表停战布告,至此第一次
     上海事变宣告结束。──林思云《真实的汪精卫》
   
   林思云先生分析得很透彻:“想进行抗战的人没有军队,而有军队的
   人却避而不战。各路军队保存自己实力第一,抗战第二的私心使汪精
   卫的抗战热情完全消散了,产生了只有用‘和平’的方法才能挽救中
   国的想法。”(《真实的汪精卫》)
   
   除了政治上的尴尬与军事上的孤立外,汪精卫不得不主和应该还与当
   时中国窘迫严峻的经济状况有关:
   
     1934年……美国正按照白银购买法执行一项自我中心的政策,开
     始以高出世界市场的价格搜购白银。直接结果是其他国家特别是
     中国白银大量外流,导致白银严重短缺和货币危机。银行关闭,
     商店停业。仇美情绪上升,伴之已中国也许必须同日本共处的信
     念。英国准备帮助中国恢复财政政策,但没有日本呢认可就不可
     能承担大规模的计划。由于所有这些原因,有些人认为中日和解
     的时刻已经来临。──《剑桥中华民国史》
   
   于是,汪精卫逐渐由主战转为主和。这势必引来激进爱国者的强烈声
   讨,处在最前沿的汪精卫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众矢之的。终于,1935年
   11月1日,一个叫孙凤鸣的激进爱国者行刺汪精卫。汪身重三枪,但
   都未伤及要害,得以幸免。三颗子弹背部一颗未能取出,这也导致了
   九年后汪精卫的逝去。
   
   汪精卫大难不死后辞去了一切职务,前去欧洲疗养,蒋介石再度出
   山。经过这次意外后主和派在国民党内销声匿迹。一年后西安事变发
   生,全国都进入了应战状态。然而,1937年伤愈回国的汪精卫却依然
   不识时务地倡导和平解决中日冲突。
   
   1938年12月18日,汪精卫在越南发表轰动世界的“艳电”,阐明中日
   邦交“为善邻友好、为共同防共、为经济提携”的三为方针,奏响了
   汪精卫“任伪”的序曲。1940年3月30日,汪精卫正式粉墨登场,出
   任伪“中华民国民政府”的“代理主席”兼“行政院长”。汉奸之名
   已无可避免。
   
   1944年11月10日,已忍辱负重四年的汪精卫旧伤复发,病逝于日本,
   走完了自己屈辱的最后岁月。
   
   1935年汪精卫批准签订《塘沽协定》时曾对陈公博说:“我们要复兴
   中国起码要30年,不止我这年纪看不见,恐怕连你也看不见。我已年
   过半百,无其他报国之道,只要中国不再损失主权与领土,就可告慰
   平生了。”
   
   汪精卫去世前一年曾写下一首《朝中措》的述怀词:城楼百尺倚空
   苍,雁背正低翔;满地萧萧落叶,黄花留住斜阳。栏杆拍遍,心头块
   垒,眼底风光;为问青山绿水,能禁几度兴亡。词前还写了这样一段
   话:“重九日登北极阁,读元遗山词,至‘故国江山如画,醉来忘却
   兴亡’,悲不绝于心,亦作一首。”
   
   其实,汪精卫遇刺后完全可以呆在欧洲无限期地疗养下去,避开这风
   口浪尖以求明哲保身,如此他在人们心目中至少还会是个“引刀成一
   快”的革命元老。但他却最终又趟进了这潭浑水中,并自愿出演了一
   个如此尴尬的角色。稍有智商之人都会明白如此离经叛道的后果。但
   一心谋求在和解中复兴中国的汪精卫已来不及顾虑这些,他依然是当
   年那个“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楚囚”!只不过当年的他更
   多的是青涩的理想化的豪气,今天的他更多的则是成熟的现实化的策
   略。誓死卫国的将士值得敬重,忍辱负重的汪精卫同样值得敬重!
   
   还想说些题外话。无论是民众对汪精卫的唾骂、本人对汪精卫的敬重
   还是“兆铭门下走狗”对汪精卫的膜拜,我们都是在从道德的层面评
   判汪精卫。岂止汪精卫,从古至今中国人在评判人物时一直都只站在
   道德的层面。我们一直都缺乏法制观念、政治观念等。道德这个东西
   是靠不住的,容易浮于表面的。
   
   林思云先生在《真实的汪精卫》文末写道:
   
     “汪精卫个人的悲剧,其实也是近代中国的悲剧。试想如果当时
     中国是一个富裕强大的国家,又怎么会遭到外国的侵略?又怎么
     会有汉奸?一个国家历史上的汉奸越多,就说明这个国家越弱。
     对于一个遭到强敌侵略的弱国,总要有人挑起‘汉奸的担子’,
     古今中外的历史都是如此。因此我们不应该公式化地把‘汉奸’
     理解为一群整天想著卖国求荣的民族败类,而应从另外一个角度
     来理解‘汉奸’们的悲剧。”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3-31] 修订:[2006-03-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