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李对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童话农场(之二)猫和老鼠的友谊
·童话农场(之三)肃整风波
·童话农场(之四)虎落平阳
·传说
·蛮荒时代
·浪漫时代(小说)
·史无此记
·宋家王朝
·青春之殇——悼我的同龄人孙明
·摄氏世界
·
·岁月无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的乱世,思想文化上却也是各本土学派发展的黄金时代,正所谓百家争鸣。其中,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重义轻利,主张治国应“德主刑辅”。而以商鞅、韩非为代表的法家则重利轻义,主张治国应“不贵义而贵法”。是德治还是法治,这就是中国古代的儒法之争。这并非一个纯粹的学术问题。无论儒家还是法家都是致世之学问,它们的代表者都希望自己的学说能被政治势力所采纳、所弘扬。执政者采纳何种学说,这就关乎国家与百姓之命运了。

   嬴政比较喜欢法家,所以法家在秦时代是很风光的。但到了汉朝却蹦出个很受汉武帝推崇的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了中国长达两千年的儒家德治时代。与此相应,中国法学的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中国古代的本土文化,各方面都很有实力跟西方文化相较。唯有法学,至今寒颤得拿不出家门。

   当今法学界对此当然是愤愤不平。有人认为,中国近现代数次宪政运动的失败,本质原因就是中国一直儒家独行其道,搞得国人毫无法治观念可言。此说也许有一定的道理,但我却认为,汉武帝最终弃法择儒,从整个中国历史看,实乃中国之大幸!

   “法”在中国古代一直主要指刑罚,法家最重视的就是刑罚。

   轻罪重罚,这是法家的一个重要思想。所谓“行罚,重其轻者,轻者不至,重者不来,此谓以刑去刑,刑去事成”(《商君书.祈令》)。法家的开山之作李悝的《法经》规定,“窥宫者膑,拾遗者剐”,即偷看宫殿者挖掉膝盖骨,捡拾遗失物者剐剃骨肉。后商鞅在秦国变法,改法为律,创制《秦律》,更是将轻罪重罚思想发挥到极至。《秦律》规定严苛,商鞅为扫除变法障碍随意施刑,民间庙堂都对其怨声载道,失势后的商鞅被车裂,也纯属咎由自取。

   法家的另一个重要思想是竭力维护专制统治。《法经》规定“凡盗符(指军符)者诛,籍其家;盗玺(指玉玺)者诛;议国家令者诛,籍其家及其妻民”……儒学文士们大多还都会坚守自己基本的人格与价值观,法家却个个都是毫无个性的忠实奴才!所以我认为,法家乃中国历史上最残忍最无人性最奴才化的学说。

   从学术上讲,法家只重刑罚,并非真正的法制之学。它即使再发展下去,也只会继续充当维护极权统治的工具,不会在学术方面取得什么建树。从制度上讲,法家思想与专制思想如出一辙。从社会政治角度讲,弃用法家,后世统治者都相对“温和”,暴政大大收敛,这实在是百姓之“福”啊。所以我说,汉朝择儒弃法,实乃中国之大幸。

   秦暴政,鱼肉百姓,法家就是罪魁祸首。与此相反,儒家主张仁义道德,主张以德治国,实行仁政,起码对无所不能的专政者起到了制横作用,而法家则是助纣为虐。因此,充分吸取秦亡教训的汉朝宽宥轻刑,以儒家治天下,实乃必然之选择,明智之举。

   其实,这也正是中国思想文化的悲哀所在。掌握主动权的只是统治者,无论儒、法都没有完全独立的的人格。为弘扬自己的学说,各学派都不得不向统治者“献媚”。双方都采取折衷主义,我退一步,采纳你的学说,你也退一步,以维护巩固我的统治为要务。否则,一切免谈!

   儒学的“中标”,对儒家而言,对中国而言,对汉语思想文化而言,既是大幸,又是大不幸。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否则就无“思想”二字可言——夫复何求?夫复何求!

   2006年2月

   


此文于2007年10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