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茉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茉莉作品选编]->[从不准傅湘回国看中共侵权 ]
茉莉作品选编
·专制者的天敌──洪哲胜
·西藏问题不是一个孤岛──评达赖喇嘛特使访华
·失败的巴勒斯坦之行──国际作家议会代表团的教训
·我所认识的“东土”和平人士
·赛珍珠的反共小说《北京来信》
·猫头鹰和家燕的价值之争--有关“刘晓波精神”的讨论
·谁和党文化有关:茉莉还是莫言?---与万之先生商榷
·中国将要感谢王力雄--面对阿安扎西案件
·一场还“猫”、“鼠”爲人的签名运动--义工小记
·在理塘寺废墟上成长的活佛---阿安扎西生平小记
·收审所:无法无天的铁窗──我的见证
·拒绝招供--凯尔泰斯创作一瞥
·评当前的和平反战运动
·ZT王力雄:就阿安扎西案的三项疑点呼吁最高院提审
· 网络民间人权运动的初春 ---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见证的价值--读宋永毅主编的《文革大屠杀》
·谁陷害了阿安扎西活佛? ---原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的治藏“功绩”
·亲爱的小老鼠,我们等你回来---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天主教会正成爲香港的人权卫士--向陈日君主教致敬
·中国新左派是一个怪胎---我看滑稽的反战《声明》
·《反战声明》发起人对台湾喊打喊杀----韩德强教授的“圣战”观
·最新签名:关于刘荻案致全国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 为刘荻向人民代表请求一次---兼谈人大的监督职权
·今天,斯德哥尔摩一支奇特的游行队伍
·北欧和平反战者的转变和分化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还能死地求生吗?
·瘟疫、希望和人道主义 --从中世纪看今天
·请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共度时艰
·各国抗疫 为何唯独中共禁网?
·台湾人权经验解构“亚洲价值观”
·疯女人的谣曲
·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分歧与共识:在东西欧知识精英之间
·我们亏欠了死者和生者---六四14年纪念
·台湾学者对大陆体制雾里看花
·汉藏二次对话,中共诚意何在?
·专制体制的刚性、弹性与塑性---与朱学勤先生商榷
·老文章:美丽的瑞典王后
·保钓船满载著什么?
·不可召妓可卖淫---瑞典法律趣谈
·从爱国保钓到左倾拥共
·不信自由唤不回---香港民间展示力量
·因一个黑人小女孩 我爱上瑞典
·从不准傅湘回国看中共侵权
·伊朗年轻一代的民权梦想
·印度把西藏放在碟子里献给中国?
·请公开邀请流亡者回国!--致中国政府
·湖南的“钦差大臣”像一面镜子
· 刘荻与徐晓---两代女生的相同命运
·求偶猎艳去酒吧---北欧文化一瞥
·叶华实:“异议人士回国”与新的政治恐惧──兼评茉莉女士谈流亡者回国
·为一个童话世界招魂---读张郎郎《大雅宝旧事》
·谈流亡者的回国与守志
·欧洲同性恋一瞥
·性倾向与政治倾向
·要求回国权就是“良性互动
·跨国企业的人权义务
·一场恶浪给刘慧卿平添风骨
·她在人权问题上直言不讳---奥尔布赖特和她的难民身世
·她是一位温暖火热的女性 --怀念安娜.林德
·致刘荻:我在泪光中为你祝贺生日(诗)
·访胡佳:为刘荻去北京公安局申请游行的经过
·安娜.林德留下的精神遗产
·陈日君的圣坛与政治
·在捷克向哈维尔和达赖喇嘛求助
·祝贺刘荻生日:新一波人权运动兴起
·致读者--《达兰萨拉纪行》出版前言
·令西藏流亡政府头疼的一个难题
·写在杜导斌羁狱之时
·从流血的现实中提炼文学---2003年诺奖得主库切的创作
·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
·签名──“无权者的权力”
·来自“布拉格之春”的国际笔会主席
·新任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理事感言
·他们的笔比雷声更喧响──杜导斌们的现代英雄主义
·穆斯林女性获和平奖的意义
·高瞻的儿子和美国政府
·暴君的女儿:既是宠物又是主子
·从爱情的囚徒到欣悦的灵魂---谭雪梅自传体小说读后
·刘国凯新著《草根蝉鸣》一瞥
·回国受审的库德作家和他的小说
·人文主义vs野蛮主义--谈高文谦评毛之争
·“天安门母亲”成为中国民主的催化剂
·瑞典国王不幸的“文莱门”
·从王有才获释看康原的成绩和局限
·医治国人麻木的心灵--从鲁迅到蒋彦永
· 长生鸟--诺奖得主艾巴迪的伊朗姐妹
·“王子,您什么时候回家”--致达赖喇嘛
·库切的诺贝尔文学奖奖牌
·最重要的是新任台湾总统捍卫人权
·从家庭暴力剧增看中国社会的悲剧
·天安门母亲成为中国民主的催化剂
·「四二六社论」:专制癌症发作的先兆
·西藏变迁的见证──一部十年制作的纪录片
·写给杜导斌的儿子杜文玉
·从北欧选举舞弊案所想到的
·六四对中国的正负面影响
·欧洲坐在马德里的火车上
·黑格尔的幽灵与中国「六四」
·从欧洲历史看美军虐囚事件
·关于「木子美现象」的评论种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不准傅湘回国看中共侵权

     杨建利一案明天开庭。在长达十五个月的羁押时间里,家人的忧虑、 恐惧、不安和思念,是每一个正常人都能理解的。在此期间,杨建利太太 傅湘多次申请赴中国探视,均被中共当局无理拒绝,更有甚者,当局竟公 然威胁傅湘:如果傅湘进入中国,将“根据中国法律对她进行处理”。   一个政府如此缺乏起码的人道观念,置人间亲情于不顾,无耻和冷血 到了极点。在开庭之前,我们暂且不谈此案的定性问题,只要看看中国政 府自己制订的程序法,就可发现,在人们相信中共的法治已经走向进步、 相信“胡温新政”能带来新气象的时候,当局违反自己制订的法律,已经 到了怎样恶劣的地步。

     第一,是超期羁押。按照中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规定:“对 被告人在侦查中的羁押期限不得超过二个月。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 结的案件,可以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延长一个月。”而杨建利被关押 了一年零三个月,现在才被起诉,严重违反了程序法。

     第二,按照中国的司法程序,杨建利应该可以在失去人身自由后48小 时内会见律师。但杨建利的辩护律师莫少平,是在被羁押14个月之后、开 庭前不久才看到起诉书、会见当事人的。这样,莫少平律师来不及阅读大 量卷宗材料,也没有充裕的时间思考决定其辩护方案。

     第三,是当局侵犯家属的出庭权和辩护权。《刑事诉讼法》规定:被 告的近亲属可以充当辩护人。这即是说,由於家属和被告的特殊关系,他 们有权出庭为亲人辩护。

     因此,只有傅湘回国出庭,才能行使她作为家属的辩护权。但当局所 持的理由是此案“不公开审理”,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限制出席庭审的 人数,剥夺家属的出庭辩护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 百五十二条,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 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

     杨建利去国多年,回国后只接触了有限的几个友人,他如何能够获得 “国家机密”?他又有什么样的“个人隐私”不能公开?看来,不公开审 理杨建利一案的理由,是无法站得住脚的。

     第四, 侵犯了家属的代理上诉权。《刑事诉讼法》规定:一审判决后 ,被告人的近亲属经被告同意可以提出上诉。但杨建利一案根本不允许家 属出庭,那么,家属从何了解具体案情,又怎样能够在一审之后支持被告 人上诉?

     将本来应该公开的案件进行秘密审理,剥夺被告以及家属的一系列法 律权利,当局一系列违法的手段,证明其目的诡秘与恶毒。由於杨建利一 案被国际社会广泛重视,欧美各国要求释放杨建利的呼声很高,因此,当 局如此黑箱作业、罗织罪名,是有意要将这一案件,作为向西方国家讨价 还价的外交筹码。

   --------------------------原载《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