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孟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孟浪作品选编]->[私人笔记:一个时代的灭亡]
孟浪作品选编
·简 介
·孟浪文学年表
·孟浪近照
孟浪诗作
·无 题
·伟大的迷途者
·祖 国
·千年一九九七
·士兵的运命
·列车在北上
·对告别的执行
·「鹰不是白云里的寄宿生」
·当灵感咆哮起来了
·一生一次的法华镇路
·过桥的鱼
·冬 天
·村里光膀子的男人
·在这条路上我用过一个成语
·面对我的手
·抽屉中的回声
·靶 心
·诗 人
·你所目击的脱险
·总的想法
·从五月奔向六月
·世界工程
·无名牧人独自无名
·死亡进行曲
·连朝霞也是陈腐的
·往 事
·医学院之岸
·战前教育1996
·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黑夜的遭遇
·这一阵乌鸦刮过来
·纽 扣
·怀抱中的祖国
·从四月奔向五月
·冬季随笔
·教育诗篇
·大地的概念
·如此简单
·衰老之歌
·诗人嘴里的玫瑰
·在了望塔的高处
·向诗人致敬
·简单的悲歌
·更骄傲的心
·戏剧场景
·无 题
·我们自己
·私人笔记:一个时代的灭亡
孟浪言论
·国共两党高峰会未能正确面对历史,实愧对整个中华民族
·「还原每个人被蒙蔽的被遮盖的正义感和良知」
·悼赵紫阳先生及议中共前途
·悼赵紫阳,兼怀中国
·十五岁的爱国者──为“六四”15周年而作(“六四”纪念诗五首)
·數字之傷,數字之痛
社会影像记录
·《历史与现场》香港“六四”16周年烛光晚会现场图片
·《历史与现场》香港“六四”15周年烛光晚会现场图片
·澳门直选立法会议员选举投票日现场图片
文 摘
·無所不在的禁錮與解放 文◎古心聖
·必要的丧失:一九八九后的中国流亡文学
·内心的琴房
·精力耗尽,皆因更大的激情——评孟浪新诗集
·你侬我侬的连胡(壶)家家酒何时休矣?
·月亮!月亮!
·录旧作二首《当天空已然生锈》、《教育诗篇》,哀2008年5月12日中国
·重建在中国的人道主义价值与行动共识
·致从二十世纪走来的中国流亡者——为纪念"6.4"十九周年而作
·我为诗人辩护,诗人为谁辩护?——写在《零八宪章》发表与《今天》三十年纪念之间
·5月31日香港纪念“六四”20周年大游行现场直击
·北京寒流中的希望
·“风筝挂在了树梢”——为人之权利的受害与奋争者而作(诗歌)
·活着的杂志,活着的传统——为哈佛大学“活着的杂志”国际文学项目而作
·在中国……(为“六四”21 周年而作)
·“民主特区”的夭折与希望——为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而作,兼忆八十年代深圳大学二三事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私人笔记:一个时代的灭亡

     远不是屈从了手指的指使  屈从了手指的关节  作家诞生了,恶浊的世界  和澄明的世界同时被揭露了  思想呵思想  恶浊的念头卑污,澄明的思想  在高处,一个手指关节  不分昼夜的敲击  折断一个笔尖折断整个世界的顶端!

     仅剩的内心的秘密  通道过于窄小,贫弱的人们  非常艰难地挤了进去  我需要更瘦,更绝对  那一连串的帝王在我身后  相接,等待谜一样的判决  那一连串的刑具  失去了对象,肉体般的惊厥  在广场,在砖与砖、瓶子与瓶子之间!

     脚下的道路的颤动,明显转暗  我沉浸在房子的缄默里,我用脚  搅动着巨石的睡眠  骄傲呵,浩大的门迎着你关闭  七位卓越的客人搬走了长桌  和一头牛,被缚住了四条腿  我的和你的,我们共同躲避的  灯光淅淅沥沥,肩上  是黑发猎猎的峰顶,被征服者互相抱得更紧!

     天空的更远处有鸟的源头的  我的肩上有月亮  曾经停留的痕迹,一枝无言的芦苇  挑开我,数不清的旋转的磨盘  象雪片一样涌向我  我睡着了,暴露了  整个世界的倦意,我顺势摸着了  天空在它自己的内部高悬  那滴圆满的水,这么也滴不下来  那滴巨大的水,我的手  伸了进去,不绝如缕地掏出  失去了浓雾的、白茫茫的羽毛!

     消失了,消失了,一连串的  手臂,一连串的原因  我把你的身子板过来,面对我  一连串的结果,十个手指  把笔穿进纸里去,穿过  纸与纸的间隔,穿出遗嘱  但不拒绝,垂死者正面对我  我在他的眼中渐渐消失  最后的界限无比公正!

     我只渴了一半,杯中的水  服从了杯的形状,他的主人的  嘴唇游移不定,嘴唇也是  这个世界的最后边缘,新的  疆域,在我的手中的杯子以外  马儿已站到水里去了,我已从马儿的背上  摔了下来,我醒来了  也只是渴了一半,还有一半  在马厩的地表深处,在白昼的户外  制革的皮靴里,灌满自己的腿!

     兽欲的力量,从突然松开的手中  尽情地逃逸,弱者的手还在向前探去  在比百年更漫长、更沉闷的表面  兽类皮毛的表面,光滑、洁净  任何人也不怀疑它们本身  自由的方向,无法亲近,无法亲近!

     2

     水果在甜蜜的知识里  受到谴责,那些  园艺师般的虚荣,但需要  嫁接到一只铜盘中  无水,无激情  果核在我苍茫手心里涌动  衣服脱下了,时间错过了  水果象子弹,在列车中  整齐地被运向前方!

     平民的舞蹈中肢体的沸腾  令近处的水静止,令我  已知的未来冻结  不可知的过去  却沿现实中的肢体奔涌而来  又被枪击断  我被筑进堤坝中去了  坝上的舞蹈  向我热爱着的人们灌溉  和平,还有建设  轻轻地分开一把刺刀的  两个无知的刃面!

     3

     视野在你的眼睛里结束  又开始,一片又一片  疲倦的土地  压迫你的傲慢的  易碎的颧骨!

     我拨开你的嘴唇边的土  最后的人,他的  目标在视野中,翻越泪珠!

     铁皮屋证实了风的存在  特别是大风已起  手抓不到什么,那么绿的叶子  与树对峙,与光对峙!

     铁皮屋主人的头盖骨  白净,就在桌上  发掘者们围绕着灯  只有我绕到了屋后  踩穿另外几块锈蚀的铁皮  手抓住黑暗的  不朽的根据!

     4

     那些凡胎肉身,摆脱了  地球仪旁的冰凉的镊子  抓住白口罩最里层的  病菌,抓住原因不明的  奔逃者的手!

     从深夜脱落出来的灯  自一张脸的左侧移向右侧  一张脸的东方和西方,共同投下  公正的阴影,灯光  把这个人拨向暗处!

     他在下一批访问者之列  对未干的水泥  和未干的油漆都负有责任  走廊上的长椅,众人留下的  一连串疑点,在断裂的地方  互相吻合!

     国立医院的正门,愿意为你  安排私生活的出路  打碎一块玻璃,又探出手去  遥远的地图掀起了  最容易受伤的一角!

     5

     都是灰色的!  在我体内尽情飞翔的!  纯洁的鸽子!  经受如此巨大的蒙蔽!

     6

     我就在其中动摇,决不坚定!  列车!  勉强可以称作锁链!  抖落贫困的自由的乡村!  罗列它的责任!

     终点已经早早地来到!  我象细菌混入车站广场,然后离开!  转播最简单的欢乐!

     7

     路升起来了!

     它升得太高了  我不敢再踏上去!

     8

     我握住了什么,在一座山  最锋利的一侧  邪恶和邪恶粘连在一起  通过血,通过肉体  被灌注在其中的大气  死亡之核仍在温暖之中  果实的香味努力飘得更远  我努力驱赶根已太深的树  大地布满裸露的伤口  想象着,更深处的石油  改变着一天又一天  这个世界的颜色,但是我握住了什么  在一双手最柔弱的中心  是心跳,越过刀尖!

     9

     芳香延续着,芳香的尾部  他们关闭了鼻子  还有花园的所有出入口  还有偷偷攀摘花朵的人  落到地上!

     历史延续着,园艺师的  会飞翔的剪子  绞痛了他们自己,祖上的人  被一代代推醒!

     那么亢长而坚决,这  来自祖上的鼻息  对芳香一遍遍肯定  远离徒有其表的油漆和沉重铁门!

     10

     黑夜也尽情地照耀着我!  只是白昼  你们才发现什么也没有发生  没有发生财产的盗窃!

     刺眼的白昼  我是一个纯粹的黑点!  无碍于任何一片原色  但污损了你们的美  人类的最后的由衷的喟叹!

     把银餐具擦亮!

     食品的危险迫近!  嘴边诱人的食品危险  让我们忘记语言!

     它最初始的面貌  使我们获得安全的东西  使我们放心地拿起牙签  不再挑剔!

     字眼,这里还有  物体的等待腐败的纤维  起码的规则!

     11

     再度醒来的理由  使得梦想者变得无理  梦更无理!

     不为人知的呼吸  不为自己所知  嘴唇才触动暗室中的浓雾!

     肝区疼痛,珍藏的  地图上出现无可争议的  边界,被床罩盖住!

     我昏睡,水成为酒!

     12

     受伤者说话了吗?弥天大谎  整整一座不幸的城市落在他的身上  无言的手呼唤着  你活着,爱着,死着!

     13

     忙于离开你们,所以  就一直看不见我!

     摆动腿的部分  就是腿,就是  腿以外的剩余部分!

     还一直在忙  车站不停地转向  无人的车站比我疲倦  道路不变!

     14

     我平庸过,整整一生的平庸  天才地摧毁了一个天才!

     我的天才,我自己的天才  流落到此,一股污水  注入众人心中!

     15

     静静的手指,静静的枪  谁也不怕重复谁!

     手指的重复安排着钢琴  演奏,枪的重复  使我面对一个营的武装士兵  夜宿是最黑暗的!

     静静的小树林!

     16

     当风暴卷走我  的梦想,使整个儿裸露,象  草原上的羔羊流入  我的怀中,你  把我带走!

     那最凶猛的,留在唇齿间了  的感情因素,依旧是最凶猛的  呼喊,这致命的  声浪也卷走我,你  无动于衷,我与羔羊  太接近了,我与羔羊  太一致了!

     17

     虎悄悄地离开了我们  动物园离我们更远、更宁静!

     这一家子还没有归来  虎在外没有使用暴力  画中的虎被撕掉了头!

     地图有限!

     面对这脆弱的纸呵  我的火焰升起的时候  你熄灭了!

     留在马的警惕的气息里了  留在奔跑中了  我的肩撞到行进中的汽车  最前端,头留在空中!

     马嚼着它不知道的一种制革  不知道人类的柔韧  弯腰抬起马蹄,取走  铁!

     18

     一系列明显的手,手段  阴暗!

     两个失明者  相互使用肉眼  太阳出土的那一刹那  它的快意由我转达  把密室里的灯旋下来!

     上世纪的幸福仍旧传染我  运动家更象目的论者  在汽油中浸泡已久的双眼  纷纷拐弯!

     一只发亮的虫子将死!

     19

     舌尖,色情地转动着有害的  物质,有害的  词!

     在受到惊吓之后  好心肠的老妇  不作声了  不回忆矿藏的形成!

     矿工们粗野的咒骂  离歌真不远,离歌声远!

     20

     床罩宽阔的、无知觉的表面  就是它的全部!

     我对时间失神地望着  时间仍在横渡  而床失去了真相的断面!

     躺在床上的那一个,沦陷  是我,我的全部  过失,误了时间  误了一条航行其上的船只专运布匹的河!

     21

     我的奔腾的生活中  流逝的时间与事实不符!

     命妇们的闲暇  使户外的草坪不绿  使我不坐!

     室内,灯光渐暗  脸色渐暗,钢琴  和钢琴曲齐鸣  我锻击钢琴之钢!

     是黑夜在其内部  炮制时间  并自己给自己一种颜色  将我的两眼杀伤!

     我爱你的誓言不断  悔意绵绵!

     22

     我也在,向又一个季节过渡  她渐渐地剥夺我,改变我  衰老之鹰轻捷地降临!

     植物都在隐喻  我不认识,不懂  对植物学的空白并无惧色!

     鹰的俯冲  使植物晕眩,她坚定地  把指甲边的植物移向蜡制的窗台!

     23

     自己和自己相加,便模糊了  自己剩余的物质  相互吞噬,不再计较  是否在空气中  在空气的锻造者的震颤中!

     热浪呵,回忆呵  孤立的宫殿柱廊  倾倒了,血肉之躯  宫殿般被夷为平地!

     24

     这一群私自活着的人  含有我  含有我的不断被模仿的成份!

     他们浑浊地浮动  但比雾清晰,比雾中的码头  更让人心焦!

     相会的房间里  坐着的、站着的、躺着的  都留下迷人的航迹  烈日的天明也不敛去!

     笑容,有毒素的  那些意味,退为背景  本世纪的罗盘  迷上了他们,私自活着的人  公开活着!

     25

     密林已经消失,密林深处  孤独的果实  凝聚在空中,并不落入我的掌心  种植者的手  和采摘者的手  从同一个窗口伸出  紧紧抓住我,比玻璃更锋利  更透明,房间里的浓郁  无法散去,我翻动着火焰  在落叶中跋涉,墙上的地图  转眼不见!

     26

     这里住满了来自黑暗中的牙医  我关心着嘴唇的形状  酒杯的形状!

     秘密的大雪,使这支队伍成为  暖流  我只是号角般地远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