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孟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孟浪作品选编]->[十五岁的爱国者──为“六四”15周年而作(“六四”纪念诗五首)]
孟浪作品选编
·简 介
·孟浪文学年表
·孟浪近照
孟浪诗作
·无 题
·伟大的迷途者
·祖 国
·千年一九九七
·士兵的运命
·列车在北上
·对告别的执行
·「鹰不是白云里的寄宿生」
·当灵感咆哮起来了
·一生一次的法华镇路
·过桥的鱼
·冬 天
·村里光膀子的男人
·在这条路上我用过一个成语
·面对我的手
·抽屉中的回声
·靶 心
·诗 人
·你所目击的脱险
·总的想法
·从五月奔向六月
·世界工程
·无名牧人独自无名
·死亡进行曲
·连朝霞也是陈腐的
·往 事
·医学院之岸
·战前教育1996
·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黑夜的遭遇
·这一阵乌鸦刮过来
·纽 扣
·怀抱中的祖国
·从四月奔向五月
·冬季随笔
·教育诗篇
·大地的概念
·如此简单
·衰老之歌
·诗人嘴里的玫瑰
·在了望塔的高处
·向诗人致敬
·简单的悲歌
·更骄傲的心
·戏剧场景
·无 题
·我们自己
·私人笔记:一个时代的灭亡
孟浪言论
·国共两党高峰会未能正确面对历史,实愧对整个中华民族
·「还原每个人被蒙蔽的被遮盖的正义感和良知」
·悼赵紫阳先生及议中共前途
·悼赵紫阳,兼怀中国
·十五岁的爱国者──为“六四”15周年而作(“六四”纪念诗五首)
·數字之傷,數字之痛
社会影像记录
·《历史与现场》香港“六四”16周年烛光晚会现场图片
·《历史与现场》香港“六四”15周年烛光晚会现场图片
·澳门直选立法会议员选举投票日现场图片
文 摘
·無所不在的禁錮與解放 文◎古心聖
·必要的丧失:一九八九后的中国流亡文学
·内心的琴房
·精力耗尽,皆因更大的激情——评孟浪新诗集
·你侬我侬的连胡(壶)家家酒何时休矣?
·月亮!月亮!
·录旧作二首《当天空已然生锈》、《教育诗篇》,哀2008年5月12日中国
·重建在中国的人道主义价值与行动共识
·致从二十世纪走来的中国流亡者——为纪念"6.4"十九周年而作
·我为诗人辩护,诗人为谁辩护?——写在《零八宪章》发表与《今天》三十年纪念之间
·5月31日香港纪念“六四”20周年大游行现场直击
·北京寒流中的希望
·“风筝挂在了树梢”——为人之权利的受害与奋争者而作(诗歌)
·活着的杂志,活着的传统——为哈佛大学“活着的杂志”国际文学项目而作
·在中国……(为“六四”21 周年而作)
·“民主特区”的夭折与希望——为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而作,兼忆八十年代深圳大学二三事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五岁的爱国者──为“六四”15周年而作(“六四”纪念诗五首)

    他生于一九八九之春
    那年,在妈妈的臂弯间
    他听到,香港街头一百万同胞的吼声。
   
    他生于一九八九之春

    那年,在妈妈的怀抱里
    他听到,维园球场梅艳芳邓丽君献给中华的歌声。
   
    他生于一九八九之春
    那年,在妈妈的襁褓中
    他听到,电视里传来天安门广场的阵阵枪声。
   
    他生于一九八九之春
    那年,在妈妈的怀抱里
    他听到呵,北京城里死难学生妈妈们的哭声。
   
    他生于一九八九之春
    那年,他还听到汽笛声、鸟啼声
    他还听到呵,雷电声、风雨声——
    那年他刚刚出生。
   
    今年,二零零四之春
    他正是十五岁的青春
    一个漂漂亮亮的小伙子,来了
    一个堂堂正正的爱国者,来了。
   
    今天,他来到遮打花园、天星码头
    他在这里学习成长,从这里昂扬出发
    和他的父兄、姐妹、同胞一道喊出心声
    是重逢,是纪念,更是投入他青春的壮丽完成。
   
   
    2004
   
    (注:香港维园球场、中环遮打花园及天星码头均为香港地名,以香港市民常在那里举行争取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大型集会而著名。)
   
   
   
    青山巍峨祭
   
   
    四季流经大地
    大地有情
   
    烽烟流经大地
    大地有泪
   
    荒芜流经大地
    大地有痛
   
    美酒漫过白骨
    白骨有情
   
    鲜血漫过白骨
    白骨有泪
   
    黄沙漫过白骨
    白骨有痛
   
    大地与白骨之间
    惟青山是情呵
   
    大地与白骨之间
    惟青山是泪呵
   
    大地与白骨之间
    惟青山是痛!
   
    2003
   
   
   
    我们身体里的……
   
   
    历史在我们的身体里旅行
    那就是我们的生命。
   
    生命在我们的身体里旅行
    那就是我们的光荣。
   
    光荣在我们的身体里旅行
    那就是我们的鲜血。
   
    鲜血在我们的身体里旅行
    那就是我们的道路。
   
    道路在我们的身体里旅行
    旅行就在我们的身体里结束。
   
    在我们身体里的
    只是(他们洁白的骨头)不屈
    只是(他们圆睁的眼睛)希冀。
   
    1990
   
   
   
    世界图景
   
   
    远方,风暴中升起的尘柱彷佛凝固
    在风暴中吃力地支持住身体的人们
    像一座座无言的雕塑
    这是风暴最猛烈的时候
    我看到了那么多不动
    远方,距离我究竟多远
    我殉难般走向那里又如何
    让我消失在风暴之中
    在那巨大的尘柱后面
    在风暴中那站立著的人们后面
    比远方更远!
   
    接触到风暴的手不会抽回了
    又一个个人的投入
    风暴的核心,远方的秘密
    在风暴中静止的众人
    挣扎、搏斗,还有谁能看见
    还有谁在远方之外无动于衷
    都卷进去了,都无法离开了
    都静止了,都消失了
    我欲喊出声的,还有谁能听到
    我已喊出声的,像尘柱纷纷坠地
    风暴又在哪里?
   
    远方,依然是那么多的不动
    彷佛一张画片我可以把它移走
    而这一切我根本无法触动
    我太弱,经不起这世界图景的无言
    这打击甚至让我无法迈步
    离得太远了,太盲目了
    风暴过去之后我也丧失了目地
    那众人开始走动了,开始交谈了
    在刚像布景一样露出的房子里出出进进
    我,一个人,在人群外
    在想象的、不可遏止的风暴之中!
   
    就这样置身于一个天然的悲剧
    就在这里殉难,不需要更远
    没有人看到、也没有人听见
    个人的牺牲是值得的
    风暴中升起的尘柱因此辉煌
    那众人雕塑般的身姿也有了意义
    我,是风暴的起源和成因
    盘诘我、逼视我吧,众人
    我的回答已经高声喊出了
    在远方,在灵魂中的远方匿去
    无边的晴朗在无声中止不住地高高升起!
   
    1989.9
   
   
   
    纪念——为“六四”13周年而作
   
   
    他们的血,停在那里
    我们的血,骤然流著。
   
    哦,是他们的血静静地流在我们身上
    而我们的血必须替他们汹涌。
   
    他们的声音,消失在那里
    我们的声音,继续高昂的喊出。
   
    哦,那是他们的声音发自我们的喉咙
    我们的声音,是他们的声音的了亮回声。
   
    在这里──
    没有我们,我们只是他们!
   
    在这里──
    没有他们,他们就是我们!
   
   
    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