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茅于轼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茅于轼文集]->[当局丢掉下台阶的机会]
茅于轼文集
·茅于轼简介
·为《现代社会冲突》中译本作的序(1999年12月)
***2002年***
·妨碍我们致富的是我们自己
·人权和经济发展
·两岸合作,匹夫有责
***2003年***
·从农业的总量均衡看三农问题
·每个人都来积极参与政治体制改革
·慈善事业是快乐的事业
·在小范围谈中国时局和前景
·百姓需要正义
·公安打死人有感
·悼念李慎之——改变我命运的人
·创造农民在城里就业的机会
·欣闻胡锦涛自我隔离十天
·萨达姆是怎样完蛋的?
·大事件·无产阶级专政·有关领导该负责
·如何估计非典对经济的影响
·中国民主化的道路: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孙大午案:一个企业家命运的政治含义
***2004年***
·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有感
·怎么判都是全局皆输──评宝马车压人案
·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启示
·欧盟宪法令人羡慕
·介绍杨小凯的学术成就:从资源配置到分工理论,从价格到制度
·悼念杨小凯
·天则经济研究所十年历程
·新闻:茅于轼新书倡民主被禁
·茅于轼的声明,附刘晓波的评论
·我的出版自由一再受到侵犯
·我就是自由主义分子
***2005年***
·当局丢掉下台阶的机会
·农业正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人权问题问答
·汇率讨论的误区
·视8·15为二战结束纪念日
·中国要不要融入世界经济?
·缩贫富差距 除楼市泡沫
·演讲:制度转轨中的人权
***2006年***
·制度经济学家解开进化之谜
·在美国体验和谐社会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局丢掉下台阶的机会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1月29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举行,新华社简要报导了赵紫阳的生平,只字未提赵曾担任国务院总理、党总书记、以及他在改革开放中的重大贡献,却特别指出赵在89年“犯了严重错误”。大纪元记者辛菲北京时间2月3日采访了现居北京的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

   茅于轼先生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现任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亚洲开发银行注册顾问、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能源组国际顾问组成员、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能源工作组中方专家、LEAD国际培训项目中国国家理事会成员、西北大学等五所大学的兼职教授以及几家杂志的顾问编辑。

   茅于轼的父亲茅以新是铁路机械工程师,伯父茅以升是桥梁专家。茅于轼的作品《给你所爱的人以自由》出版一年之后,去年7月被当局列入禁书。中共中央宣传部去年11月发出文件,把北大新闻学院副教授焦国标、毛泽东前秘书李锐、茅于轼、年轻作家余杰、王怡和维权人士姚立法六人列入黑名单,禁止媒体报道他们的消息和转载他们的文章。

   记者:茅先生,您好,赵紫阳的事情,海内外非常关注,我们大纪元做了一系列专访。不知您是否可以谈谈您的想法呢?

   茅于轼先生:赵紫阳这件事情是很特殊的事,因为他是“六四”下台的,所以这件事就关系到对“六四”的评价问题。这个事在国内、国外都是非常关心的,但是在国内这件事是不准讲的。你是赞成“六四”开枪也好,你是反对“六四”开枪也好,你是不能讲这件事的。在中国,这是一个大的问题。一个社会有一些重大的问题不能公开讨论,这个社会就是一个很不健全的社会。这种不健全性有很高的代价,在许许多多方面,正义不能得到伸张。

   在我看来,赵紫阳去世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哪怕共产党现在的领导人,他们也不会说开枪打死大学生是对的,他们自己知道这个是不对的。但是过去是这么过来的,因此要重新来个说法,确实有困难。事实上有各种力量的较量。但是在我看来,他们比较聪明的做法,就是不提赵紫阳是否有错误,不要提它。但是这个政权在这个地方就不够聪明,还要加一句话说他犯有严重错误。这样一个很好的机会没有利用上。

   而且它言下之意等于说现任领导人是赞成这个做法的。这就是丢掉了一个下台阶的机会。这件事情总要下台阶的,找机会下嘛。我觉得现政权在这些方面没有很好的想通。

   记者:现任领导人存在什么困难?

   茅于轼先生:我猜想现在国内社会矛盾很多,也就是说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任何一个火星就可能变成一个导火索,变成一个很大的事情。他们表示跟过去有所不同的看法,主要的担心还是怕国内政治上的不稳定,因为国内社会矛盾挺多的。

   记者:很多人也说其实这样更引起老百姓的不满,成为一个隐患,加重了不稳定的因素。

   茅于轼先生:我猜想共产党领导人希望这个事情慢慢拖下去,但是我觉得不是一个最好的策略。一个社会有这么一个重要的事情,不能公开讨论,对这个社会是一个不健全的社会。所以在各个方面付出的代价是很高的。可能你看不见这个代价,其实这个代价是存在的。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是很自由、很开放,各种意见能够得到表达,政治上不会出现大的错误,这是一个正常的社会。现在如果有一些东西不能谈,政策上就可能出大错误,这就是很危险的。毛泽东的时候为什么饿死人呢?那就是不能说真话嘛。大家明明知道不对头,但是谁都不敢说,那最后就闹出大事来了。我觉得问题在这儿。

   记者:看现在这个形势,实现自由民主、开放式的讨论,可能性大吗?

   茅于轼先生:我看迟早要走这条路。这不是某个人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这是全世界的大势所趋。

   记者:您觉得为什么赵紫阳先生的事情这么受关注?

   茅于轼先生:国外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国内有一定的变化。这次共产党采取了很多措施,紧急部署了很多警察,这个说明有一定的影响。

   记者:您觉得赵紫阳先生为什么这么受人敬重?

   茅于轼先生:他是有民主思想的人,这在共产党领导中间是很突出的。我是非常尊重他的,我觉得他是能够坚持自己的观点。虽然跟大多数人的意见不同,但是他能够有自己的信仰,很不简单的人。(2/4/200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