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茅于轼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茅于轼文集]->[中国民主化的道路: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茅于轼文集
·茅于轼简介
·为《现代社会冲突》中译本作的序(1999年12月)
***2002年***
·妨碍我们致富的是我们自己
·人权和经济发展
·两岸合作,匹夫有责
***2003年***
·从农业的总量均衡看三农问题
·每个人都来积极参与政治体制改革
·慈善事业是快乐的事业
·在小范围谈中国时局和前景
·百姓需要正义
·公安打死人有感
·悼念李慎之——改变我命运的人
·创造农民在城里就业的机会
·欣闻胡锦涛自我隔离十天
·萨达姆是怎样完蛋的?
·大事件·无产阶级专政·有关领导该负责
·如何估计非典对经济的影响
·中国民主化的道路: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孙大午案:一个企业家命运的政治含义
***2004年***
·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有感
·怎么判都是全局皆输──评宝马车压人案
·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启示
·欧盟宪法令人羡慕
·介绍杨小凯的学术成就:从资源配置到分工理论,从价格到制度
·悼念杨小凯
·天则经济研究所十年历程
·新闻:茅于轼新书倡民主被禁
·茅于轼的声明,附刘晓波的评论
·我的出版自由一再受到侵犯
·我就是自由主义分子
***2005年***
·当局丢掉下台阶的机会
·农业正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人权问题问答
·汇率讨论的误区
·视8·15为二战结束纪念日
·中国要不要融入世界经济?
·缩贫富差距 除楼市泡沫
·演讲:制度转轨中的人权
***2006年***
·制度经济学家解开进化之谜
·在美国体验和谐社会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化的道路: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扩大执政党的合法性基础推进中国的现代化

    茅于轼

   (一) 中国政治改革的历程和现状

   鸦片战争以来的160年,为了追求现代化,我们走了无数的弯路。有成百万的仁人志士为此牺牲,有些是被抵制现代化的力量所杀害,但是更多的是自己选错了路径,虽然目标相同,具体的意见不合,自相征伐,伤害无数。这一切教育了中国人,终于在文化革命之后,开始了新的道路。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虽然是曲曲折折,总算大体上走上了正轨。这二十多年相对于过去的百多年而言,主要的区别是各人对现代化的了解虽然不同,有主张马恩列斯的共产主义的,有主张资本主义的,有但是没有像过去那样因意见不合而自相征伐,而且在不断的争论中慢慢地走找到了正确的方向。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市场经济的框架,宪法上把民主法治写了进去。特别是2001年底的入世,标志着中国人承认国际通用的规则,寻求体制接轨。然而中国能否顺利地完成民主宪政,实现现代化,还有众多的不确定性。所以说,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从政治改革层面来说,不能说政治改革一点也没有进行,现在我们的个人自由比25年前多多了,人权的保障也多多了,人权这两个字逐渐在深入人心,人们对自身权益保护的意识大大地增强了,法治虽然还远得很,终究被认真地提出来了。人们的思想观念已经完全不同于过去。没有这些变化经济改革也是不可能的。这就是我们见到的曙光。其实,如果按照过去25年的变化继续往前走,中国的民主法治是大有希望的。现在的问题是中国能不能继续保持稳定并且能够继续改革,有没有重大的不稳定因素,使改革开放有可能中途而废。

   可能阻碍我们继续前进的重要障碍,还在于国家的政治体制。虽然现在的政治环境比25年前有了巨大进步,但是政治制度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而且也不明确会有什么变化。大家不知道我们应该和会如何朝前走?哪一步是可行的,对各方面都是安全的?有哪些是不利于政治改革的,我们千万不要做的?虽然政治改革的议论很多(大部分在网上),但是牢骚多,发泄多,冷静分析的少。有的设想过于伟大,不知从何入手;有的又过于细微,似乎起不了多大作用,因而也不能引起大家注意(其实有时候改革就是从小事做起)。

   特别重要的是大家讨论政治改革应该抱什么态度,和政府的关系应该怎样?政府中的大小干部又应该以什么态度对待民间的讨论,这些问题更值得澄清。

   (二) 全民参与政治改革,其基础是什么?

   首先,我认为政治改革是全民性的大事,既是政府的事,也是百姓的事。因此大家必定会关心它,会参与其事,会发表意见。在具体行动之前首先要有行动的共识,大家一起讨论我们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这个讨论如果是心平气和的,充分理性的。它能够帮助我们逐渐取得共识。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但是也是最难走出的一步。前面已经说了,改革的二十多年虽然意见分歧,但是在经济问题方面的讨论是相当自由开放的,没有激烈的冲突。否则中国又被内部斗争所控制,根本不可能在经济上有什么进步。政治改革也一样,如果大家能够心平气和地讨论应该做什么,避免做什么,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从二十年前邓小平提出政治改革以来,讨论政治改革基本上还没有开始过。相反,倒是气氛紧张,彼此都存着戒心。这种状况继续下去,政治改革就陷入了僵局。所以首先要创造讨论问题的良好气氛。

   大部分人把这个问题看成言论自由,这个看法没错,但是有点片面性,因为言外之意是讨论不起来的障碍是政府不让,所以责任在政府。其实,政府的顾虑是有原因的。中国百姓比较穷,教育不够普及,大部分人心目中的好政治根本不是现代化的民主政体,而是好皇帝统治下的德政。一旦皇帝不好,就会揭竿而起,杀人放火。百姓要么当顺民,要么当暴民。当今侵犯人权,横征暴敛的事并不少,如果讨论中引起普遍的不满,这种危险就可能发生。占人口比例极少数的自由知识分子又把民主政治看得过于理想,以为只要民主了,就能像美国或者北欧国家那样稳定富足,没有看到也有像印度,菲律宾那样的民主。拿一个想象的民主政治和现实做比较,不满意是理所当然的。自由知识分子的特点就是永远对现实持批评态度。这部分构成是社会所必要的,但是不能占主导。曾经有一位学者说,知识分子像面包里的盐,没有盐不是好面包,但是拿盐是不能做面包的。如果批评性的讨论占主导,而不是建设性的讨论占主导,我们永远只能在政治改革的外围打圈圈,进入不到实实在在的议事日程。

   政府特别关心自己的权威地位。许多人认为这是政府的私心。然而一个有权威的政府又是社会所要求的,是百姓日常生活离不开的。只要看苏联解体之后的混乱就能想象没有了权威将是一个什么局面。黑手党盛行,政府完全被腐败分子所控制,物价飞涨,大家几十年的储蓄化为乌有。最后不得不从头来起。 10年后的今天产生普京,就算以后一切顺利,十年宝贵时间已经逝去。苏联人民的教育水平比我们高,失去了权威尚且如此。中国如果没有一个有权威的领导会出现什么情况是不难想象的。从中外古今的历史看,一个国家的政权既可以起帮助经济增长的作用,也可以起经济衰败的作用。中国改革二十多年的成功,始终有一个权威政府,社会安定,这是极其重要的一条。今后仍然如此。除了希望天下大乱的人,都不希望没有政府。也许有人不希望共产党的政府,希望有一个更好的政府。但是且不说这个过渡如何实现,理想的政府在哪儿?政治纲领是什么,由谁组成,他们比共产党更好吗?会不会起了经济衰败的作用?一大堆未知数。共产党不但已经有了过去领导的成功做基础,而且不断表示要继续进行改革开放,包括政治改革,我们有什么理由要改弦更张呢?

   现在体制外的同志对政治改革的讨论缺乏对共产党的尊重,让共产党很不放心。批评江泽民是可以的,但是应该尊重他。就是对待一个普通同志也应该彼此尊重。江泽民是一国的领袖,怎么可以不尊重他呢。有些同志(包括过去的我自己)为了表示民主精神,故意用鄙视的态度对共产党说话。这是走了极端。没有好处,只能把事情弄得更复杂,彼此的戒心更大。

   提意见一定要从善意出发,让人容易接受。发牢骚,出气是一回事,认真的讨论是另外一回事。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大部分是发牢骚,甚至是骂人。发泄一下未尝不可,但是如果大多数人用这种态度讨论政治改革,讨论被这种气氛所主导,讨论是进行不下去的,是于事无补的。我们应该想清楚,言论自由并不等于可以不计后果,每一句话都会有它的后果,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们应该说那些产生好后果的话,能够消除猜疑的话,能够逐渐建立信任的话。从理论上讲,言论既然自由,那就什么话都能说,可是从实际效果看,要说能够推进政治改革的话,当前要说的是负责任的,有礼貌的,符合民主精神,有协商余地的话。民间说话要本着这样的精神,共产党要为这种有益无损的讨论提供场所。退一步说,如果还不放心的话,可不可以先在党内让这些意见自由表达,党外人士只听不说。再退一步,党外人士可以连听也不听,让党关起门来自己说。说总比不说好。

   (三)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

   解放时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在于解放战争打败了不得人心的国民党,全国人民欢天喜地地欢迎共产党。那时有一首歌,歌词是”…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这些事实就等于选票,甚至比选票更能说明问题。然而接下来的三十年,特别是三年灾荒饿死两千多万人,文化革命给全社会造成极大的痛苦。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幸亏邓小平拨乱反正,挽救了共产党,开始了改革开放。这个改革开放25年的成功建立了现政权的合法性。这个论点也许有人不同意,但是这一点至关重要,它是当前政治改革的出发点。共产党执政是不是具有合法性?回答是肯定的,原因就是改革开放的成功。有人认为25年中共产党犯过不少错误,特别是89年的6。4。和对法轮功的政策。我同意,但是更重要的是GDP增长四倍,这在中国历史上可能是空前的,也是为世界银行等国际社会所公认的。瑕不掩瑜么,一个空前的变化要求不犯错误是不现实的。问题是要让共产党逐渐承认这是一个错误。那就很不错了。过去犯过大错误,今后我们希望不要再犯大错误,如果政治更民主,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谁也不敢担保,今后大错误一定能够避免。

   现在还有不少人,认为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在于解放战争打败国民党,在于继承了毛泽东的统治。这是一个巨大的认识误区。如果把自己的合法性建立在这些东西上,就没法再进行政治改革了。现在要改的就是这些东西,如果把它当成合法性的基础,岂不是矛盾吗。如果我们陷在这些过时的理论里,改革就没法起步。比如把企业雇用工人看成是剥削,那还要不要解决就业?又比如”马克思主义千条万条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那还要不要改革?这些糊涂思想驱之不去,怎能轻装前进?现在要和过去一刀两断也许还有困难,但是确实要逐渐和过去划清界限,要与时俱进。修改宪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原来宪法里问题很多,现在已经启动了修改的程序,为进一步的修改创造了条件,慢慢地可以做到比较理想。

   解决了合法性问题,才有改革的开始。共产党才能够比较放心,允许大家来参与改革的讨论。如果讨论中反复质疑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讨论变成往后看,而不是向前看。下一步如何走的重要问题就被扔到了脑后。要从现实出发,要一步步改进。大家有了这个共识,政治改革的讨论才可能进行下去。所以说,不但要承认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还要弄明白这个合法性不是别的,而是25年改革开放的成功。

   (四) 扩大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

   共产党的领导是大家承认的,但是领导不等于包办或者垄断。国家的大事也要让党内外人士发表意见,参加讨论,甚至参与其事。现在党的宣传部门企图垄断国家事务,任何独立的意见都很难发表。凡是讨论人权,选举,贪污腐化,司法独立,6。4。或者法轮功等的文章或新闻都被认为是危险性的,有些极具学术价值或有政策意义的好意见都得不到发表的机会,整个言路被窒息,非常不利于政治改革。从现实出发,作为第一步,应该让这一类积极的,友好的,建设性的意见有发表的机会。对那些不友好的,敌视的意见, 只要是讲道理的、不是骂人、侮辱人的都可以发表。就是有些牢骚、有些怨气,也得有个发泄的机会,比如把国家领导人画成漫画。但那是后话。不管是好意见坏意见统统不让发表,垄断一切讨论,这怎么能算民主社会?今年年初胡锦涛主席曾经建议宣传部门少报导领导人,多贴近群众。开始的几天似乎有点变化,可是现在又老病复发。要想宣传部门改变已经有五十年历史的习惯做法,不能操之过急。但是也不允许纹丝不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