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马兰文集]->[战争]
马兰文集
·小说集《花非花》目录
·康正果:症状写作—序马兰小说集《花非花》
·鱼刺和阑尾—献给死于非命的人们
·失聪
· 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桂圆干
·漂变
·大善人俱乐部
·窥视者
·事件
·画家老李
·女朋友—敏子
·花开花落
·虚世界(选章)
·
·战争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森林之王
·新闻
·洗脑机
·“青春”
·患厌食症的女人
·情人
·我和双子宫
·第三者和芒果
·童年记趣
·写作生活—请对号入座
·后记
·崔卫平:柔到至处是刚强
·周江林:漫游之病。轻但是灿烂
·沙门:关于马兰的几件事
·轻舟出版社(Green Light Press)
·以你为傲----写给谭作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争

   我把我的小孩摇醒,说放焰火了,不要睡了,快起来看。
    我背着我的小孩,走到大街的空地上。我指给她看,她拍着手,高兴地说好看。我一直托举着她为了她看得更清楚。街上的人多,孩子也多。我的孩子在我的手上越发沉重,我快抱不动她了。我把孩子放下,飞快地跑回家,拿了一个高椅。等我回到原处,孩子全身是血,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妈妈你杀了我。
    我不知该怎么办,街上却一个人也没有了。空空如也的大街象一个口说无凭的大嘴突兀地张着。先前怒放的花朵也烟消云散了,只有一块仙人掌,吃醋似地盯着我。那些人呢,他们跑到哪里去了?
   
    雪又下来,白得让人心慌。这时警报拉响了,广播里出现男人的声音,“战争终于来临了。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子献子。”我很奇怪我没有流泪,心静如水。但我相信我的孩子死了。也许她死了几千年了。

   
    天空闪着电、雷鸣的声音炸开来。地对地,空对空,地对空,空对地的导弹飞来飞去,导弹云集把天空打扮得象穿上了奇装异服。我在看万花筒。
    仗就这么突然打开来,拚命了,在国庆日,我还以为放焰火。每年国庆他们都放,一场组织好了的欢宴。
   
    人们等这场战争等了好久了,等得不耐烦了以至于不想打的人和想打的人早已打得不可开交。打吧,打吧,打死算了。杀戮之气从胸部发出,进而结集在人们的指尖。血滴在雪地上,一会又被雪掩埋了。见血。出血。吸血鬼。
    上个周末外国的使节娶了我们国家的女儿。人们有理由相信百年无战事。但血管里流的是血,血让人头昏。血流出来了,医院的医生拿着吸血袋装着,准备后事。人们的血还在不断地涌现。我找不着我的血管,我非常害怕。我把门关闭。我在黑暗中等待血管的重新出现。
    这时候升空的焰火,包围着血的美丽。
    孩子的血沾满了我的手,风吹来把她的血吹干了。吹干的血在火光之中金光闪亮。
    孩子的身体在变小,她最后在我的掌心里消失了竟没有一丝痕迹。
    我的身体也轻飘,走动着,慢慢地飞起。我想我成了万花筒中没有人注目的一点火花。
    很久以后,也许几千年。我的怀中又有一小孩,她对我说,她前世是我的孩子,她变成鬼魂附在了我身上。
    我的身体沉重多了。孩子告诉我,你把我埋了吧。我问她埋在哪里。她说原来的那条大街。我还站在原来的那条大街,我认出了我搬来的高椅。我坐在上面,望着天。我就这么望着。眼睛却落在地上了,留下的空白我拿什么来填满呢?我就把孩子埋在我的眼眶里了。
   
    1999.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