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马兰文集]->[第三者和芒果]
马兰文集
·小说集《花非花》目录
·康正果:症状写作—序马兰小说集《花非花》
·鱼刺和阑尾—献给死于非命的人们
·失聪
· 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桂圆干
·漂变
·大善人俱乐部
·窥视者
·事件
·画家老李
·女朋友—敏子
·花开花落
·虚世界(选章)
·
·战争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森林之王
·新闻
·洗脑机
·“青春”
·患厌食症的女人
·情人
·我和双子宫
·第三者和芒果
·童年记趣
·写作生活—请对号入座
·后记
·崔卫平:柔到至处是刚强
·周江林:漫游之病。轻但是灿烂
·沙门:关于马兰的几件事
·轻舟出版社(Green Light Press)
·以你为傲----写给谭作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三者和芒果

   我穿过了地震、穿过了地狱、穿过了地雷、穿过了地毯。我穿过了你,我穿过了我自己。
   我看见新婚夫妻、独生主义者、怀旧主义者、逃避主义者、股票投机手以及梦想家。我最后看见马列主义老太太充当了第三者。
   第三者是一种姿态,是一种为人处世的角度。第三者是你的影子。
   老太太唱着“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马列主义老太太这类人物,我以为是绝经期妇女的病症。

   
   我飞到老太太身边说,你为什么不处罚第三者了,别告诉我你身不由已了?
   (马列主义老太太主张严打第三者,让她们写悔过书,让她们去劳动,劳动光荣,劳动创造了人。马列老太太转念一想,劳动既是光荣的,那不让第三者光荣了吗?)
   老太太决定在第三者身上纹身,一个大红的心字。纹在左臀部。
   据《桃花日报》调查:纹身处罚更比体力劳动性感。正如“海的女儿”京不特说阿姨比姐姐更色情、更能迷惑青少年。
   
   我穿过地毯时看见了,老太太在地毯上面。他在她的上面。
   老太太说我血口喷人,你能说出具体的时间吗?
   我不清楚时间是什么?我怀疑时间不存在。每当我怀疑,有一个声音就告诉我,你的头发掉进洗脸盆里,你的手在变粗,你的眼白在增加,这就是时间。
   可是我还不太懂我和时间的关系。我的身体长高过,我的胸脯长大过,我的眉毛长黑过。这难道是另外一种类型的时间?
   我说不出老太太所要的具体时间。但我看见了。
   老太太说她可没留下裙子,作为证据。她不会象莫列卡那么笨。
   我说,你在我的家里,你勾引我的妹夫。
   我的妹妹是个不管事的妹妹。她只管坐在娘家怀孕,幸福地吃着白糖、樱桃。她视若无睹的神情让你相信世界在她的嘴里只是那入口即化的冰棍。
   我妹妹只关心怀孕。
   
   我妹夫是位科学家,他把人分为好人和坏人的世界,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但他的理想是把男人造的更象女人,把女人造的更象男人。他的手上有无穷无尽的基因,他随便地重组。
   他致力于发明一种新女性,他说新女性首先要学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新的女性就是少说话,多干活。新的女性是小手、小脚但会生孩子,有丰硕的臀部展视着动人的前途。人类的未来从新女性的臀部开垦而来。
   
   马列主义老太太住在我隔壁。我的使命是诱骗老太太当第三者。这是第三者协会李主任交给我的任务。
   我没见过李主任。听说她们组织了一个妇女会,以第三者为主。她们是失婚、失恋的姑娘,也有人说她们是半公开的同性恋协会。我在网络上发现了她们,她们知道我不但有丈夫,还有妹夫,但她们欢欣鼓舞地接受了我。她们认识人会变,也就是说我可以从异性恋进化成同性恋。
   
   她们对我说老太太新搬进了我家的那撞楼房。
   老太太最近在报纸上势如破竹地发表文章狠批第三者对社会、家庭的犯法行为。主张把第三者这三个词扫进历史的垃圾场。
   她们以组织的名义给我一笔活动经费。
   我对老太太说,我将独自去北方旅行。
   老太太喜滋滋地告诉我,她的月经来了。这一定是我的那个妹夫搞得鬼。
   
   我叫我妹夫帮我看家,我同时也叫马列主义老太太帮我看门。
   我给了她一个大芒果。芒果必遇到烈火,风助火势,火助风势。一切都安排好了,只等男女主人公出场,天衣无缝。
   我把一切告诉了我妹妹。她仍然无动于衷。她的肚子倒更隆重了,随时准备爆裂。
   她对我说,“这个世界的疯子太多,关键是把耳朵塞住。”
   
   我想我妹妹是绝妙的女人,(对第三者不感兴趣,对参予制造第三者的我同样不感兴趣)。绝妙的女人是芒果。芒果是非洲兄弟送给毛主席的礼物,毛主席舍不得吃,再送给工人阶级,工人阶级更舍不得吃,谁能吃毛主席的芒果呢!
   
   我那时太小,我们小学生被组织到街上欢迎工人阶级转送给全国人民“看”的芒果。太阳下山了,芒果还没有来。月亮升起来了,芒果还是没有来。我妈妈在人山人海中找到我们小学的队伍。妈塞给我一个包子,吃吧,还有热气。芒果和包子一定差得太远。我妈的肚子很大,正怀着我妹妹。我妈象芒果。我妈妈在芒果到来的第二天生下我妹妹。我确实太小了,我没有看见芒果。我看见大卡车,工人阶级站在上面打着鼓。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高傲地叫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我们小学生被挤到街角,大人们挡住了全部视线包括月亮的光辉。大卡车通过了正街,然后迅速离城,因为正脖子镇还等着欢迎芒果。
   当我亲眼看见芒果并吃到芒果时已经事过二十年了。
   原来芒果不大,握在手中的芒果也小巧、清瘦。我心中的芒果巨大无边。
   
   我妹妹说,“这个世界太疯狂,关键是把眼晴闭上。”
   
   我也是第三者,在组织与马列老太太之间。经过这次事件以后,她们第三者的组织发展迅速。马列老太太虽然口头上不承认充当了第三者,但在具体行动上没有再发布修理第三者的条款了。
   第三者开始是作为旁观者。观着属于第一者、第二者的婚姻市场。接着布景,成为参予者。第三者凭着第一者和第二者之间没有的新鲜芒果优势成功占领了爱情市场。第一者、第二者的爱情兵败如山倒。第一者也就是第三者。第三者做第一者的事,稳扎稳打。第二者退步为第三者时也偷着乐!第三者是种角度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妹妹把孩子生下来了。我想对她说话。
   
   可她说。“这个世界疯子太多,关键是你把嘴闭上。”
   我妹夫宣称他发明了摧毁人类外遇的基因。他申请专利去了。
   马列老太太搬出了我们的那撞楼房。
   
   我又看见我穿过了自己,被自己穿过的身体的中间部分留下一个大洞,空着,我想我需要第三者来填充。另外的办法是我去穿过他人的身体,带走他们的脂肪。
   我这两种方法都试过,分别有一定的成就感同时也深感孤独。
   谁说“孤独者是可耻的”。难道是唱着“姐姐,我要回家”的张楚?
   第三者是孤独的。第三者没有家。第三者打开他家的后门。第三者让第二者提高警惕,提升眼睛的视力。最终第三者是我们的镜子是我们的虚幻景象。
   只有芒果是水果,是可以吃的水果。
   
   参考文献: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辛蒂•哈赞指出,有证据表明,爱情是大脑中的一种化学鸡尾酒,激发出来的,这些化学物质是多巴胺、苯乙胺和催产素。但时间长了,即使是最容易对异性产生激动情绪的人也会对这三种化学物质产生抗体,两年以后,它们的作用便失效了。超过这段时间,男女双方要么分手,要么心平气和地一起过日子,爱情成为习惯,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然而,当第三者出现,这三种化学物质还会死灰复燃,但是,与第三者的的纯真爱情同样不会超过30个月。——摘自《青年参考》
   
   1999年4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