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马兰文集]->[情人]
马兰文集
·小说集《花非花》目录
·康正果:症状写作—序马兰小说集《花非花》
·鱼刺和阑尾—献给死于非命的人们
·失聪
· 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桂圆干
·漂变
·大善人俱乐部
·窥视者
·事件
·画家老李
·女朋友—敏子
·花开花落
·虚世界(选章)
·
·战争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森林之王
·新闻
·洗脑机
·“青春”
·患厌食症的女人
·情人
·我和双子宫
·第三者和芒果
·童年记趣
·写作生活—请对号入座
·后记
·崔卫平:柔到至处是刚强
·周江林:漫游之病。轻但是灿烂
·沙门:关于马兰的几件事
·轻舟出版社(Green Light Press)
·以你为傲----写给谭作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情人

   我去年回到我父母居住的南方,我甚至可以说为了他才独自远行。他离我万水千山。他所在的古城,左边一条千年的古河流着万年的脂肪,右边一坐万年的山种着百年的花树。而他的手不知朝着哪个方向。
   我走过了很多的山洞,山洞里的人说不要回南方了。南方下雪了。其实我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在一句话都可能杀死人的今天。我用一句笑话杀死过人,只一句话,他就倒地而亡。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我很难堪,站在地上,想钻进地下。
   我渴望是娇柔且能造作的女人,我想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临行前我没有写信也没有打电话通知他。到了家,躺在我的房间,在这张床上,我会和他做爱,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我只等待他的出现。
   
   “偷情,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幸福呢!”。

   我坐在他不断唱歌给我听的那家红旗卡拉OK厅。那首张学友的祝福歌飘过来,在我的身边转着圆圈。
   他是我的一个幻影,我从小到大都在自我制造。
   他半夜三更用风尘仆仆的打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从宋朝礼教下的女子等到花瓣绚烂开放的唐初再等到自由恋爱的民国。我数着一,二,三,数到三就数不下去。我又回头,重数一,二,三。只要到了三,我又得重新数。我就这样数数,等着他的来临。
   他的口音中混合着一种我不懂的方言。一个人在一个地方住久了,口音变得象外乡人,听不懂。象我们看风景,看着看着,会看不清山和水的区别。
   幸而我们都很轻,如飞蛾的影沾在门上亲吻。我的四周是无数的门。推开一个就是另一道门,无穷无尽。孤独无处不在,用手一捏,孤独便能捏出水来。
   他手中那女人味的红色背包清脆地弹在地上,如自由落体。我用手抱他的腰,灵巧地伸直脚尖。
   我们一言不发。我们就抱着,亲吻直到我的手被一块生硬的东西磨疼了。
   我拉开他的上衣。
   他的身上布满了针眼。他的皮肤有些是白的,有些是黄色的,黄色的地方存在变白的势态,他难道和杰克逊生同样的皮肤病?
   我们可不可以不做爱?我问他。
   我们还能怎么样呢。他说。
   我高兴,我们已经控制不了节奏了.我象穿上了不合脚的红舞鞋,举止生硬。
   他拿不到我,我的身体太滑了。这是冬天了,我的身子结满了冰。
   
   人类在将来会没有性欲,无论师长、父母对我们进行何等深入的早期性教育都没有效果。我们只会发闷,发闷时我们走进制造性高潮的机器,很快我们就到达了高潮。性高潮机为圆形、高耸入云也就是说象人类习以为常的纪念碑或者宝塔。
   人类在将来是老不死的,我们全部能在烈火中永生。
   
   伍迪•爱伦在他七十年代的一部电影里向我讲述了高潮机。伍迪•爱伦是天才,他最近手推着婴儿走在第五大道。新闻上说是领养的(从中国领养女婴已成为西方人的时髦。平均一年三千,十年就三万女中国婴散布在北美各地。)他们不相信爱伦还有生育的能力。我相信伍迪•爱伦发明的性高潮机比伟哥的思想更光辉更正确。我相信伍迪•爱伦绝对不用高潮机做爱。
   
   我爱你。我期待着他说同样的废话。
   他对我说爱,加上了许多土语。
   那我期待看见爱。他的影子在房间里晃动,叠影,飘忽。他在出汗,我拉开窗帘,秋天的风吹进来。凉意、寂寞。人分开久了,分开很久后再见,所能留下的记忆成为超现实的温柔。
   “我怕我再也不能爱了。”我说。
   我见了他,我才可能充满欢悦回到我喜欢居住的长安。我吃得白白胖胖,大家以胖为美。春天出去郊游,看一朵花开放的刹那。冬天去打猎,和猎物一道奔跑。夏天在湖面上随风而动,一只商船,载着丝绸顺流而下。
   如果我停止不前,一直住在南方,这个阴冷的小镇,心思细软,挂念着一个人,想着他在做什么?吃饭没有?风咬上来时,是不是也站在门口张望着我,那又如何?
   “你会爱的,你会永远恋爱的,而且你每一次恋爱都会象初恋给你难以磨灭的印象。”他说这话,我只有抱着他。
   恋爱的时候我掌握着我皮肤的颜色,我害怕这份恐怖,比我不会算术更令我胆颤心惊。
   “你是一个固执的女人。”
   他买了许多便宜的土碗,他说我把道具给你准备好了。你再发脾气,我们吵架了,你就砸这些碗吧,替你发出不平之音。
   他有贾宝玉的心,他就是贾宝玉了。贾宝玉在替晴雯撕扇子。多么清脆干净。
   我说你知道吗?科学家说看见物质飞进了黑洞。
   我们在赞叹爱因斯坦的伟大预言无不应验中睡着了。
   
   1999.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