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马建文集]->[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马建文集
·在 中 國 流 浪
·发 生 关 系
·流 浪 中 国〔游记选〕
·中 國 文 學 的 缺 失----大陸和海外漢語文學的處境
·中 國 人 的 殘 酷 與 麻 木
·重 新 開 辟 的 語 言 境 界
·现代派艺术的开拓者――无名画会
·多 多 的 幻 象 空 间――艺术家的视觉意识
·从 行 为 艺 术 中 看 人 格 艺 术――被拒绝的社会空间
·从 现 实 社 会 到 莫 须 有 的 彼 岸――评高行健的戏剧《彼岸》
·中 国 现 代 舞 启 示 录――由中国先锋舞蹈艺术在广州发源谈起
·婚 礼 后 的 孕 妇 生 活――香港后九七的人文状态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怨 碑
·你 往 哪 里 跑 !
·陈晓明: 极端的马建:在九条叉路行走
·岛 子:与黑暗对称的跨世纪之光——评划时代文本《拉面者》
·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 文•马建:我读《九条叉路》——回应马森先生的阅读
·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中 国 文 学 的 超 验 现 实 主 义――建构中国语言的幻象空间
·(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迈克•梅尔:大道之歌
·巴巴拉•克洛塞特:文 化 的 演 变
·黎安友:决裂
·高行健:旧 事 重 提
·馬建的長篇小說《拉麵者》英文版五月六日在倫敦出版
長篇小說《拉麵者》
·《拉面者》目录
·《拉面者》自序
·专业作者或注意者
·献血者或满意者
·陶醉者或麻木者
·自杀者或表演者
·占有者或被占有者
·抄写者或空心者
·尴尬者或裸露者
·追者或被追者
·抛弃者或被抛弃者
·幸存者或旁观者
·大中国意识不可能建立民主理念——六四15周年反思
·共产恶狼在挡道--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记马建先生关于“中国流亡文学”的讲座
·评论:缺少道德资源的经济强国
·曲磊磊的现代水墨精神
·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亞洲媒介》: 中国的网络专治
·二十一世纪全球五十位作家 马建入选
·西 藏 人 的 困 境〔随笔〕
·作 家 马 建 小 说 入 围 美 国 克 鲁 雅 玛 图 书 奖
·由 红 变 黑 的 社 会 主 义
·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文学精神就是政治
·马建未了「红尘」见证历史「21世纪全球50位作家」
·流亡文学之国
·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流亡文学之国——以中国视角浅谈台湾当代流亡文学
·现实和预言的距离
·重建历史与记忆的文学——获奖答谢
·大地上一匹流浪的马 孙玉海
·十年铸一剑----马建谈他的新小说《beijing Coma》
·《世界日报》专题:马建十年铸一剑
·作家的道德昏迷症
·叛逆者归来
·不应该被恐惧的文学 / 张祈
·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 马建小说《Beijing Coma》入围2009年度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马建再度入围2009年英国独立外国文学奖
·作家马建荣获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天安门记忆和现实北京
·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出中文版
·越远看得越近的思想者
·六四学潮证明中国人不是植物人
·天安门故事 英国《每日电讯》
·英国《泰晤士报》评《北京植物人》
·金玉其外的新中国 美国《时代书评》
·专治体制在复活 加拿大《国家邮报》
·英国《卫报》向天安门事件的悼念致敬
·独游新疆
·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遗忘与昏迷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
·打捞沉没的“春天”
·思想和言论的翅膀----刘晓波作品介绍
·语言就是我的祖国
·马建摘得2009年雅典文学奖桂冠
·给崔卫平女士的颁奖词----
·郁闷伦敦
·没有自由的快乐?
·把政治和文学溶为一体的作家---哈维尔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写作《阴之道》出于对生命尊重
·灵与肉的受难——读马建小说《阴之道》
·莫 言 的 政 治 智 慧 与 中 国 文 学
· 一 将 成 名 万 骨 朽
·家庭与国家政治
·流亡作家马建:努力做着老鼠躲猫的游戏
·习醒狮的中国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2005年04月28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8:33北京时间 02:33发表

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旅英作家 马 建
   〔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不知道这位马大作家是何许人也,居然比我们这些专制下的小国寡民更理解中国的情况,佩服佩服!我知道跟您这位高人是无法争辩的,因为您已经在离中国万里之外的英国,把中国给定死了,一群失去了道德的愚民组成的邪恶帝国。请问,您热爱的美国对被屠杀的印第安人忏悔了吗,您所在的人权天堂、一个烧毁了远东万国之园的圆明园的强盗之一作过忏悔吗?没有,看来高尚的自由的西方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我们没有必要和你计较,需要告诉你的是,拥有5千年历史的民族,你还没有资格如此品头论足。
   huang, China 〕
   黄先生:你好,今天打开BBC才看到你的批评,谢谢!这个年代有人看文章己经是知己了,观点则完全可以对立。 现回应你。
   我是写小说的,国内也许能买到《拉面者》和《浪迹中国》删节过的两本书,比自从我在《人民文学》发表了“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被查封时代,社会己是开放多了。
   有关道德的问题:我主要是指的是贪官,也叫干部,他们基本上是为自己服务了。每年来英国留学的一万多人中,贪官子女占了大多数。这在英国的“干部”中是少见的。目前每年出逃的贪官在三千人左右,流失五百亿美元左右。算是缺德吧。我在伦敦坐地铁也能碰见英国的国防部长。这里国家给的职务和个人是没有关系的。
   黄先生,我是作家,在英骂英在美骂美是一种叫批评的职业,所有的报刊杂志也都需要,不然谁花钱买报看。就像记者写新闻一样,批评只是分左和右的观点而己。有关中国的道德是我在中英两国生活比较的结果,你可以说我撒谎,没事。但我真反感假酱油、假工商、假奶粉等等触及道德底线的事。举例,我妈星期一〔25日〕在北京医院做了膀胱镜检查,发现了瘤子可以切除,但要马上先交切除的钱,你想想,麻药半小时就要有疼感了,万一交款处排队,再切下去我妈会多疼。我反感人类怎么会有这制度。还有更穷的就只能出院回家了。这文明吗?
   同是中国人,有一大半没我俩能上网说话的经济条件,我反正不好受,我也不争,求同存异。
   我不明白你有关美英的历史和忏悔有什么关系吗?你想让谁跟谁忏悔?能说细一点吗?
   美国很多议员就是印第安人、黑人,一家人什么血都有,怎么去忏悔?那就是他们课本的历史。你要让清朝的东北人杀杨州人忏悔?怎么去道你说的歉?还是让岳飞的后代向金兀术的后代道歉也行?〔现在很多东北人是我们山东人了〕
   你的思维,我猜也许是﹔英国的布莱尔首相和中国的胡绵涛为“火烧圆明园道歉”。那他下一届就当不成了,英国人会把他看成疯子抓起来。他没权力为皇室的历史做些讲话。下礼拜我决不投他的票了。
   但现实是不能回避的,日本人战争期间杀了中国二千万人,共产党和平期间又杀了八千万中国人,国民党战争期间也杀了九十多万中国人,都不反省。中共建国五十周年大庆,竟没一句“对不起中国人”的道歉的话,当领袖的也太不要脸了。
   至于日本国,必竟只能抗议而已,你不能飞过去干什么,能记住就算有点良心了,己经隔了三代人,又从皇权进入了民主国家,很难找到道歉的当事人了。新的领导们只能从两国友好来往下功夫,用实际行动忏悔。
   把当代和历史划分出界线是很重要的。将来共产党灭亡,另一政党上台也不应该替共产党去忏悔。共产党的儿孙们也不应该为他的父亲去忏悔。你同意吗?
   你最后一个问题:五千年文明史。
   我的意见是﹔我们拥有了文明史,但并没有证据说拥有了文明社会。“苟政猛于虎”就是唐朝的词。那己经就是中国人最好活的社会了。
   我希望咱们的社会人人安全,特别是要给后代们创造一个文明环境,就是有点私人生活和传家宝之类的,别让人再给共产了。
   你骂我没资格是指什么?学历或知识?或不住在中国?
   其实我在香港也碰到同样的话:你是中国大陆人,没资格批评香港。
   我就问他:那我是写文字的,你让我批评谁不批评准?
   他叫我去批评中国。现在,你又说我没资格批评中国了。
   我每年都住在北京和青岛,看中国有“只缘不在深山中”的感受,多了些社会比较。我本以为在国家机关、党组织、社会科学界、大众传媒都掩盖日趋严重的社会问题,饰以稳定、和进步的假相时,写出点个人的观察,完全不是官方。我以为,听到些不同角度的话会有意思,我本人就喜欢听美国人说中国,苏联人看阿富汗等,有时候观点会挺新鲜的。可惜你连这点个人乐趣都没有。
   那就算了,今后点到了马建的文章你就别看。
   马 建 启
   〔下 附 原 文〕

BBC 中文报导专题:变化中的中国

   2005年03月10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09北京时间 22:09发表

评论:缺少道德资源的经济强国

   旅英作家 马 建
   假如以苏联扩军导致衰落作为参考的话,中国的经济再撑上顶多十年就会崩溃。何况为了对付台独的扩军,是无法停止的,重蹈前苏联的覆辙已经清晰可见了。
   从历史的角度看,专制与军事结缘的国家,必然会走向希特勒式的泡沫帝国。而民主与军事的结合就不会垮台,甚至是互补。
   美国为民主帝国至今也没有出现垮掉的迹象。何况从道德文明的角度看,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相信未来属于市场经济、言论自由和民选制度,而不是非共产非资产加新闻封锁的专治政体。此民主信念也是人类进步的方向。一个没有给时代提供价值观的经济大国,能给人类什么呢?我们享用着日本产品的同时,会尊敬缺乏正义观念的日本吗?
   何况中国的道德意识与上升的商品经济相反,正处在急速下降的底谷。也可以说进入了一个腐败之极的非道德的时代了。
   赚钱意识在短短的十数年间,已把中国人的生活心态和人文精神,排挤到边沿,与中国思想中“自扫门前雪”的传统暗中接上了。而这正是儒家传统的一部分。但要人类以呼应世界多元化的名义接纳“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儒家文化,实在不是与时俱进,也不可能在人人参与的民主国家立足,它本来只是躲避封建专治的产物,民主国家不需要。
   中国文化是名存实亡的,正如埃及文明的伟大一样,最好留在博物馆,不能从木乃伊的身上拿出点古传统,供今天的人们使用。今天除了些大小商品,中国也是没有精神资源能拿到西方倒卖的。武术、书法、中医、品茶和孔子思想,顶多是中国文化交流中的强项,但不会是西方社会的需要。没有中国计算机,没有中国旗袍世界照样多元化。但没有西方文明,人类的理想就是纸上谈兵。
   当中国挂着社会主义的“毛头”,卖着资本主义的狗肉时,令我们震惊的是中国社会是可以表里不一,中国人是可以口是心非的。为了在政治恐惧中求生存,他们改变了思想和行为,以避免“出事”。在奔向中产阶级的同时,也更创造出了新型的言不由衷的中国人,青岛土话叫:混子。可以说,在中国混得越好,越是个大混子。
   胡锦涛说北朝鲜好,是决不会送他的孩子去平壤留学的。他宁可送子到“敌对势力”的美国。
   长期的专治使中国人建立了一整套生存方式,不需要黑白分明﹔被毛泽东枪决的人家里照挂着毛主席像,反感共产党的人照样入党。不需要时实求是﹔从专治国家出来的留学生都说,我没觉得中国没有自由啊?和英国没有区别啊?不需要面对现实﹔明明是婚礼,人们会高唱着:“为什么大地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那首歌颂当人肉炸弹的颂死歌。住在伦敦十几年了,而且是好区,还硬说是“寄人篱下”。我们的血液里都装着一套自欺欺人的思维方式﹔足球输了就说二千年前中国人就在踢球。我丢了钱包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破财免灾”。砸了碗杯大家都会惊呼“岁岁平安”。明明被车压断了腿,也叫"因祸得福"。我认为这种在专治社会生存的思维文化只能是出了口也转内销,它太离谱了。
   和中国人说话,常常感到专制真是个害人的东西。眼瞅着一个漂亮的姑娘,会讲出:“这么脏的黑人,灭了算了。”一种毫无人性的专治复制话语,此价值观是非人文的,也是不文明的。
   当中国以多元化专治帝国在世界变强的同时,我们并没有人文价值的文化能输出给世界。今年春节是伦敦最热闹的“中国节”,能看到的也就是国内的京剧片断、民乐合奏、舞龙打鼓、品茶和表演兰州拉面,那点庙会热闹而已,看完了直反胃口,是典型的共产理想破灭又从被革了命的死人身上扒衣服冒充死人。靠民族主义临时来填补共产失败的现代中国文化,就是从专制的牙膏挤出来的脏东西,只能污染世界。
   在全球进入了经济竞赛的电子时代,寻求以老子、庄子为代表的道家思想来给中国精神输血,也是自欺欺人的。佛道的避世思想只能给文人学士造一个逍遥的世外桃花园而己,与时代无助。
   目前中国正流行着一大批“明心见性”的文人,他们手握佛珠,不思善恶,穿着唐装只进茶馆。假如这类人增加到一亿,中国就文明了吗?
   但拯救意识的基督教思想最近十五年来在大陆、特别是在沿海一带的复兴速度是惊人的。目前基督徒已达八千万之众,也许这是中国文化中具有生命力的部份,也可能成为中国与世界对话的衔接。
   现在能有点面子的中国传统文化,也只能消失在全球化的海啸之中,因为它在本土都己成了残片。这也是只发展经济,不准思想的专治不可避免要损失的人文代价。
   所谓的社会转型不是由垄断性的党文化转向自由平等或由物质文化转向精神文化,更不是专治转型为法治的问题,而是硬把一个男人用变性手术做成个女人一样,是现代科技在制造人性美感。
   今天的中国人就是这么不男不女的,好听点叫阴盛阳衰。儒家伦理,经过共产党多年的努力奋斗,己经从中国三至四代人身上铲除了。新中国人,是一种与中国道德伦理毫不相干的新品种。
   控制人的思想意识在民主国家日本也一样发生,不了解二战日本人犯下的反人类罪行的几乎是全体国民,各别学者和战犯的忏悔占不了人口的百万分之一。那么,中国共产党的罪恶隐藏不露,照样统治也就变得正常了。
   东方人不同于西方人,没有正义和非正义的区别,只要自己有吃有喝,就进入了太平盛世。
   的确,当中国人不再承认脑被洗过了,那才叫洗了脑。
   一个大中华民族的强国梦,正支撑着今天的经济发展,正如大日耳曼民族的帝国梦,吹出一个强大的军事国家一样,把金钱和财富变成了人类的大灾难。这种历史只能重演在丧失民族记忆的时代,那就正是今天的中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