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马建文集]->[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马建文集
·马 建 简 历
·马 建 著 作 出 版 年 表
·麻 木 的 舌 头——中国散文的心境
·错 位 在 苏 格 兰[随笔]
·走 回 南 小 街
·中国现代文学艺术的启蒙地
·在 中 國 流 浪
·发 生 关 系
·流 浪 中 国〔游记选〕
·中 國 文 學 的 缺 失----大陸和海外漢語文學的處境
·中 國 人 的 殘 酷 與 麻 木
·重 新 開 辟 的 語 言 境 界
·现代派艺术的开拓者――无名画会
·多 多 的 幻 象 空 间――艺术家的视觉意识
·从 行 为 艺 术 中 看 人 格 艺 术――被拒绝的社会空间
·从 现 实 社 会 到 莫 须 有 的 彼 岸――评高行健的戏剧《彼岸》
·中 国 现 代 舞 启 示 录――由中国先锋舞蹈艺术在广州发源谈起
·婚 礼 后 的 孕 妇 生 活――香港后九七的人文状态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怨 碑
·你 往 哪 里 跑 !
·陈晓明: 极端的马建:在九条叉路行走
·岛 子:与黑暗对称的跨世纪之光——评划时代文本《拉面者》
·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 文•马建:我读《九条叉路》——回应马森先生的阅读
·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中 国 文 学 的 超 验 现 实 主 义――建构中国语言的幻象空间
·(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迈克•梅尔:大道之歌
·巴巴拉•克洛塞特:文 化 的 演 变
·黎安友:决裂
·高行健:旧 事 重 提
·馬建的長篇小說《拉麵者》英文版五月六日在倫敦出版
長篇小說《拉麵者》
·《拉面者》目录
·《拉面者》自序
·专业作者或注意者
·献血者或满意者
·陶醉者或麻木者
·自杀者或表演者
·占有者或被占有者
·抄写者或空心者
·尴尬者或裸露者
·追者或被追者
·抛弃者或被抛弃者
·幸存者或旁观者
·大中国意识不可能建立民主理念——六四15周年反思
·共产恶狼在挡道--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记马建先生关于“中国流亡文学”的讲座
·评论:缺少道德资源的经济强国
·曲磊磊的现代水墨精神
·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亞洲媒介》: 中国的网络专治
·二十一世纪全球五十位作家 马建入选
·西 藏 人 的 困 境〔随笔〕
·作 家 马 建 小 说 入 围 美 国 克 鲁 雅 玛 图 书 奖
·由 红 变 黑 的 社 会 主 义
·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文学精神就是政治
·马建未了「红尘」见证历史「21世纪全球50位作家」
·流亡文学之国
·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流亡文学之国——以中国视角浅谈台湾当代流亡文学
·现实和预言的距离
·重建历史与记忆的文学——获奖答谢
·大地上一匹流浪的马 孙玉海
·十年铸一剑----马建谈他的新小说《beijing Coma》
·《世界日报》专题:马建十年铸一剑
·作家的道德昏迷症
·叛逆者归来
·不应该被恐惧的文学 / 张祈
·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 马建小说《Beijing Coma》入围2009年度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马建再度入围2009年英国独立外国文学奖
·作家马建荣获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天安门记忆和现实北京
·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出中文版
·越远看得越近的思想者
·六四学潮证明中国人不是植物人
·天安门故事 英国《每日电讯》
·英国《泰晤士报》评《北京植物人》
·金玉其外的新中国 美国《时代书评》
·专治体制在复活 加拿大《国家邮报》
·英国《卫报》向天安门事件的悼念致敬
·独游新疆
·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遗忘与昏迷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
·打捞沉没的“春天”
·思想和言论的翅膀----刘晓波作品介绍
·语言就是我的祖国
·马建摘得2009年雅典文学奖桂冠
·给崔卫平女士的颁奖词----
·郁闷伦敦
·没有自由的快乐?
·把政治和文学溶为一体的作家---哈维尔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写作《阴之道》出于对生命尊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旅英著名作家马建

   【大纪元1月23日讯】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17日病逝的消息在海外反映强烈,除悼念活动之外,各界人士纷纷发表评论,对赵紫阳在89年6.4期间因反对中共武力镇压学生而失去权势及人身自由达15年直至逝世的结局表示悲愤,并对中共残暴政治给予谴责和批判。

   1月21日,大纪元英国记者唐英采访了80年代在中国大陆名噪一时的先锋派作家、目前旅居英国的马建先生。马建的一本关于6.4的小说已经写作了10年。他希望能够把这段历史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来,作为对后人的交代,也是对赵紫阳的一个纪念。

   记者:据报导,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去世了。您对他本人和他在1989年的“6•4”的表现有什么看法?

   马建:我是在1月18日早上知道这个消息的。之前我一直在网上关注着他的消息。对我来说这当然是很难过的事,因为我在写一部关于“6•4”的小说, 《北京植物人》。这本书写了10年,也就是说赵紫阳实际上是跟了我10年。上个星期我给北京的朋友打电话时还在说,我希望能和赵紫阳通个电话,因为我想告诉他我在写他:我要把这段历史记下来,让他走得放心。这段历史我会把它原封不动地砸在原地,谁也没有权利改变,因为文学会比一个人的生命还长。这就是对他的一种怀念。听到他逝世的消息后,我想我们只能以文学的方式来怀念他了。

   记者:赵紫阳在“6•4”中同情学生运动,结果导致了他被革职。他在被革职前身居要职。中共将其总书记革职,这在中共的历史上也不是首例,我想您这种现像是有着自己的观察与思考吧?

   马建:这非常简单,因为专制的体系就是,谁权利大谁就把握一切。赵紫阳当时是第二把手,他不是权利最大的,他被邓小平搬倒是随时可以的。他自己也说了,重大问题还是要请示邓小平。赵紫阳生前只不过是一个傀儡,和胡耀邦是一样的。在中共历史上也可以看到,不断地有所谓的党内斗争,不断地有人被整下来,因为他们所谓的政党缺乏一套完整的民主体系,这是一个必然。

   记者:“6•4”已经过去15年多了。但是“6•4”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很多人被杀害,这个真相到现在还没有被广大的世人所知道。当然也有人说是中共一直在掩盖事实真相。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马建:“6•4”只是共产党制造的不光彩的运动之一,因为从解放以来,他们一直在搞各种运动。“6•4”这个运动当然可以说是比较大的,也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因为它最后的结果导致了东欧共产党的垮台。在中国不让老百姓知道真相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共产党在历史上制造的所有运动都不让人民知道真相。现在也没有人敢写“反右”、文化大革命、“肃反”、“三反五反”,还包括60年代的大饥荒。共产党首先不能够面对自己的历史,更不敢面对中国的历史,这是必然,因为他们毕竟是专制,而专制与人民永远是敌对关系,不死人才是怪事。

   记者:现在有人提出要给“6•4”平反,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马建:我不同意,因为所谓的给“6•4”平反就是证明共产党的合法性。也就是说,不应该由一个执政党来评判其他团体的对错,我对此比较反感。但是,作为政治上的一种争取、阶梯式是可以的。也就是说,你先争取平反,然后才可能要求下一步。因为要平反的不只是一个“6•4”。举个例子:肃反。死了那么多人,包括我的爷爷也被他们杀害了。要说平反,那要平的就是共产党在中国就不应该存在。

   记者:您认为有必要追究中共暴政,如“6•4”事件的法律与道义上的责任吗?

   马建:这个是比较困难的,因为用一种和平的方式,获得国际的认同或者中国人的认同是非常缓慢的,可能要几代人的努力,不是一两代人就可以改变中国人的看法的。你回到中国(当然有很多人回不了中国)就会发现,大多数的中国人和你想像的不一样。许多中国人不反党,共产党给他们带来了房子和汽车,他们生活得很好。我给国内的一个朋友发了个新闻邮件,她却说关于这样的政治消息以后请不要告诉我了。她是个编辑、记者也是个作家。你就可想而知其他的中国人了。赵紫阳逝世了,我还打电话给我的妹妹。她的十八岁的孩子完全不知道赵紫阳是谁。我的母亲倒是知道赵紫阳是谁,她大吃一惊,问:“他怎么还没有死?”她以为这个老人早就死了。只有我妹妹还感兴趣,说她只是从电视上看到了一点消息,问了一些情况。通过这三代人你就可以知道中国人的思维了。赵紫阳之死和中国社会几乎没有关系了,切断了。在很多人眼里,无论是平反“6•4”或是给他定性,这些都变得没有实际意义。赵紫阳已经被他们放在历史里面不再去想了。人们根本没有兴趣看历史,何况都是血腥的。

   记者:您刚才说共产党在中国不应该存在。现在有一种观点就是,如果共产党在中国不存在了,中国可能不会有象现在这样的经济状况,而且有人会不高兴。

   马建:一个简单的事实:共产党制造的恶果就是思想和人才青黄不接,它制造的最大恶果就是让这个社会残缺,任何政党都没有办法取代它,任何思想都不能存在。或者说在共产党统治下,就不可能发育出一些有思想的人。《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共产党》应该增加一个十评-评共产党消灭人的思想。我一直认为共产党在消灭中国人的思想方面尽了最大的努力,很“成功”,不只是把三代人洗了脑,还把一些人的思想改造得比较“成功”。他们真“了不起”,能使政治恐惧长年存在于中国人的生活之中,而人民并不感到生活有什么问题了。

   记者:现在一提到中共有些人从概念上就认为中共和中国、和中华民族是联系在一起的。您认为这是两个概念还是一个概念,如果中共不存在了中国、和中华民族是不是还存在?

   马建:这当然是两个概念,因为中国人有自己的活法,这种生活方式不包括《共产党宣言》中提到过的共产意识,但封建意识在党和人民之中都存在。如科举制就是今天的作家协会,争当御用文人是中国的文化传统。

   关于共产党养着中国人民还是中国人民养着共产党?我看最重要的一点是共产党把几代人按照他们的要求给塑造出来了。“中国人”这三个字几乎就是共产党的“名牌产品”。我记得84年左右,《人民日报》有一篇社论说,我们已经消灭了一个阶级。当时我非常震惊,整个晚上没有睡着觉:一个阶级被消灭了!多少生命被灭了,还把这作为一个很值得欢呼的口号提出来!

   今天大家也看到了:比如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想邻居们是不会关心的。前几天我看到一条消息,有人在南京长江大桥上准备自杀,很多人在下面鼓掌。这样的事情在一个非常麻木的人群里是存在的,那共产党当然就可以存在了。中国社会己把专治与被治的关系发展到了互相需要的关系了,双方也配合得比较好。凡是高级干部,哪怕自己从未举手选过,也根本不认识,见了面就能感激的哭。我认为坏政府能存在是靠了里面的好人才撑了下去。百姓们也被这种包装弄傻了,忙着找包青天。而真正的“反腐英雄”实际上是在保卫共党,令共产党能安全地站在历史的舞台上。

   记者:目前在中国有很多的民间“维权”人士,他们和“6•4”的学生们又有所不同,因为很多“维权”运动直接牵扯到“维权”人士自身的经济利益、家庭利益以及他在社会上的方方面面的联系。所以有人认为,在中国如果这种“维权”运动的规模扩大或者中国老百姓普遍地生活得不满意的话,他们就有可能起来对共产党的统治进行挑战。。还有一种观点,就是现在很多的共产党员也并不是真正地为人民服务了,完全是在为自己服务。他们会从内部分离和瓦解着共产党。您对以上的观点有什么评论?

   马建:最重要的是共产党有中国人来养着,它就象一棵植物,假如没有了水、肥料和阳光,早就死了。现在连西方国家都在养着共产党,包括英国、法国和甚至美国。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投资是对共产党的一种保护,也是双向利益的结合,叫双赢。中间输掉的穷人不在他们的视野之内。

   首先,大小干部们不希望共产党有太大的变化而影响他们的个人利益。其次,多数农民缺乏知识与能量,靠和平或法治的方式来向共产党挑战是很难的,也不是他们所擅长的。而在大中城市生活的人,如新兴中产阶级、大学教授、城市居民大都希望维持共产党的现状,只是变得再自由一点就行了,中国人己经在和美国人比富了,因为在文明、民主和人权方面中国人并不需要。这个民族是出了名的自私,自扫门前雪是国教。特别是在政治恐惧的社会,保自己是人生的座右铭。

   我认为应该考察一下离中国最近的台湾。当年台湾闹“台独”的人士主要是反国民党,也是反独裁。他们基本上是在海外操作的,而且他们是比较有专业知识的台湾本乡本土的一批人。当时台湾的局面和现在中国的局面也很象。慢慢地他们可以回台湾去了,做了一些事情。对中国来说,这个比较困难,因为中国太大了。中国这些出了国的海外民运人士的后面根本没有人民。说老实话,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回去也许会发现没有人投他们的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人认为自己代表了什么,实际上是没有代表性的。

   国内搞民间“维权”的一些律师和社会活动家,他们所做的是使中国法制化,与取代共产党是没有联系的,这样只能让法律制度更加完善,让共产党的统治更久些,这一代人活好点,但治标不治本。

   记者:您认为赵紫阳的去世会不会象当初的胡耀邦之死一样成为一个契机给中共造成一种很大范围的压力?

   马建:不太可能会有象“6•4”那样的学生运动了。你看,《北京植物人》这本书我写了10年,我知道学生们当时想的问题。他们参加研讨会,听刘宾雁、方励之的演讲,哪怕他们不知道魏京生是谁,但是他们关心整个国家。他们当时的社会地位只是比“臭老九”稍微好一点,但是现在不同了。上大学首先家里要有钱,其次是这批学生根本不知道在中国历史上发生的事情。他们基本上是以金钱加文化娱乐作为他们的生活方式的,对于政治上的需求量几乎是零。我从网上也看到一些大学生在接受采访时的回答,甚至有人认为赵紫阳是个教授。关于他的具体的许多事他们已经不知道了。这和当年“6•4”时期的学生们知道胡耀邦的情况是完全相反的,因为在89年的“6•4”之前有个“87学运”。那批学潮中的一些人被抓到了监狱,有些的还被判了刑。后来胡耀邦被赶下台他们心里是有愧的。他们沈默了两年,虽然比较消沉堕落,但是一有机会他们就把自己的政治理想发泄了出来。现在的学生没有这种需求量,这只能说明共产党这些年来的“造人成功”。但是也有不利的一面:共产党制造了这么一代没有头脑的人类,有一天这个恶果也会落到现在的领导人头上,因为当中共不尊重历史时,历史也不会尊重他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