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马建文集]->[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马建文集
· 作 者 简 介
·马 建 简 历
·马 建 著 作 出 版 年 表
·麻 木 的 舌 头——中国散文的心境
·错 位 在 苏 格 兰[随笔]
·走 回 南 小 街
·中国现代文学艺术的启蒙地
·在 中 國 流 浪
·发 生 关 系
·流 浪 中 国〔游记选〕
·中 國 文 學 的 缺 失----大陸和海外漢語文學的處境
·中 國 人 的 殘 酷 與 麻 木
·重 新 開 辟 的 語 言 境 界
·现代派艺术的开拓者――无名画会
·多 多 的 幻 象 空 间――艺术家的视觉意识
·从 行 为 艺 术 中 看 人 格 艺 术――被拒绝的社会空间
·从 现 实 社 会 到 莫 须 有 的 彼 岸――评高行健的戏剧《彼岸》
·中 国 现 代 舞 启 示 录――由中国先锋舞蹈艺术在广州发源谈起
·婚 礼 后 的 孕 妇 生 活――香港后九七的人文状态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怨 碑
·你 往 哪 里 跑 !
·陈晓明: 极端的马建:在九条叉路行走
·岛 子:与黑暗对称的跨世纪之光——评划时代文本《拉面者》
·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 文•马建:我读《九条叉路》——回应马森先生的阅读
·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中 国 文 学 的 超 验 现 实 主 义――建构中国语言的幻象空间
·(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迈克•梅尔:大道之歌
·巴巴拉•克洛塞特:文 化 的 演 变
·黎安友:决裂
·高行健:旧 事 重 提
·馬建的長篇小說《拉麵者》英文版五月六日在倫敦出版
長篇小說《拉麵者》
·《拉面者》目录
·《拉面者》自序
·专业作者或注意者
·献血者或满意者
·陶醉者或麻木者
·自杀者或表演者
·占有者或被占有者
·抄写者或空心者
·尴尬者或裸露者
·追者或被追者
·抛弃者或被抛弃者
·幸存者或旁观者
·大中国意识不可能建立民主理念——六四15周年反思
·共产恶狼在挡道--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记马建先生关于“中国流亡文学”的讲座
·评论:缺少道德资源的经济强国
·曲磊磊的现代水墨精神
·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亞洲媒介》: 中国的网络专治
·二十一世纪全球五十位作家 马建入选
·西 藏 人 的 困 境〔随笔〕
·作 家 马 建 小 说 入 围 美 国 克 鲁 雅 玛 图 书 奖
·由 红 变 黑 的 社 会 主 义
·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文学精神就是政治
·马建未了「红尘」见证历史「21世纪全球50位作家」
·流亡文学之国
·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流亡文学之国——以中国视角浅谈台湾当代流亡文学
·现实和预言的距离
·重建历史与记忆的文学——获奖答谢
·大地上一匹流浪的马 孙玉海
·十年铸一剑----马建谈他的新小说《beijing Coma》
·《世界日报》专题:马建十年铸一剑
·作家的道德昏迷症
·叛逆者归来
·不应该被恐惧的文学 / 张祈
·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 马建小说《Beijing Coma》入围2009年度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马建再度入围2009年英国独立外国文学奖
·作家马建荣获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天安门记忆和现实北京
·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出中文版
·越远看得越近的思想者
·六四学潮证明中国人不是植物人
·天安门故事 英国《每日电讯》
·英国《泰晤士报》评《北京植物人》
·金玉其外的新中国 美国《时代书评》
·专治体制在复活 加拿大《国家邮报》
·英国《卫报》向天安门事件的悼念致敬
·独游新疆
·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遗忘与昏迷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
·打捞沉没的“春天”
·思想和言论的翅膀----刘晓波作品介绍
·语言就是我的祖国
·马建摘得2009年雅典文学奖桂冠
·给崔卫平女士的颁奖词----
·郁闷伦敦
·没有自由的快乐?
·把政治和文学溶为一体的作家---哈维尔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来源:世界周刊 日期:2005/06/19
   --------------------------------------------------------------------------------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作家张戎
   我和张戎都住在伦敦,我在写有关「六四」的长篇小说,也知道她在写有关毛泽东的传记。我写了11年还没完,她写了12年,终于完成,由英国兰灯书屋在伦敦的中国大使馆对面,举行了出版发行仪式。该书同时也将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法国、德国等推出多国语言版本。
   张戎做为中国人能这么执着地写一本书,我是非常敬佩的,正像写《文革受难者》的王友琴、写《南京大屠杀》的张纯如一样,她们都是默默笔耕,为中国历史奉献了最珍贵的一笔。
   在英国出版仅三天,八万册精装本《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Mao: the
   Unknown Story)
   销售一空,同时进入了亚马逊网上非小说类排名榜首,很快在英国成为畅销书第一名。出版界惊呼,这是继《鸿》之后又一震撼国际文坛的大事。
   英国的重要报刊《卫报》、《泰晤士报》、《每日邮电报》、《观察家报》以及BBC电视台等媒体都做了大篇幅的采访报导和专场评论,世界各地的媒体蜂拥伦敦。美国的《新闻周刊》、《时代周刊》等都围住了张戎和她的丈夫,可说是一场新闻媒体的大戏。
   英国的《每日邮报》评论道:「没有几本书是注定可以改变历史的,但是这一本书将改变历史。」
   在《星期日泰晤土报》上可以读到:「这本书是一次巨大的成功,它将震撼整个世界。」
   《观察家报》说:「这本书所揭露的事实,将会把我们对毛泽东的看法全部都推翻。」
   《每日电讯报》这样写出:「20世纪我们犯的最大的错误中,西方的左派、政客等对毛泽东的热情是最愚蠢的。……毛泽东害死了七千多万人,是因为这些人在西方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外界对这么多人的死亡竟然没有感受。但是张戎是个中国人,她在写她的人民所忍受的灾难。为了替那些毛的牺牲者发出些声音,她的感情和愤怒在这本书里的每一页都闪烁着。」
   20世纪暴君现形记
   现任牛津大学校长、前香港总督彭定康在《泰晤士报》上评论说:「谁是20世纪最邪恶的暴君: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读者在读了张戎的书后都会确信:中共前主席毛泽东是最邪恶的暴君。张戎重写了现代中国历史,这是一本具有爆炸性的书。」
   中国在沉默着,共产党知道历史真相,但不敢面对,中国人对历史真相已经怀疑,什么也不信已是中国人的信条了。何况我们还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传统文化。
   毛泽东已死,放下屠刀躺着成佛了,供中国人膜拜有什么不好。但就凭我们不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愤怒,凭着不许日本人放下了屠刀就成了佛又去供奉的正义感,挤出一点面对自己的「国佛」吧。
   为了便于大家去看一看中国人自己的历史,我去了张戎堆满书籍的家里做了一次采访,了解了张戎写这本书的过程。
   《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打破人们对毛泽东所谓三七开的看法。以前由共产党提供的毛泽东的生平传记,只是他们伪造的一个领袖形像,是为政权的合法性书写的一位假政治人物而已。
   张戎说:「写毛泽东对我的家庭、我的国家乃至世界都太重要了。这么一位20世纪的重要人物,人们对他的了解又是最少的。我的家庭是在毛泽东时代组成的,经历了沉浮的岁月,也是在他的统治下破碎不堪的,我们在恐惧中生活,但不知道恐惧的源头,甚至我的父亲因上书毛泽东,而在文革时被整死。那么,当我写完了以我的家庭为背景的《鸿》之后,最大的心愿就是寻找这种革命年代真正的疯狂是从那里开始的,那里是祸根。我便走进我奶奶的战乱年代,走进我父亲的革命岁月,更走近我成长的每一页历史,这使我一步步瞄准了毛泽东,从这位政治大内高手的言行举止,从他留下的文字材料,看见了他的真实面目,也看清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剧原因。毛泽东的真实人生确实告诉了我,也告诉了人类,其实民族的灾难是人祸,中国人是毛泽东要称霸世界的野心的实验品。我要替那些已经『奋斗终生』的人发出些声音。」
   我和张戒都是在「为解放全人类而奋斗终生」的教育中长大的一代,只是没有牺牲的幸存者。她这本书写了12年,八百多页,目录索引就有150多页。可以这么看,她走遍中国之外的档案馆,反而比在中国更容易发现毛泽东,也可以说,国际开放社会的形成,造假历史的手段就该成为历史了。
   这很像破案一样,真相也许就在坦桑尼亚的数据馆里。这正是连在中国也难做到的,中央有批文,部级以上的官员都不准与张戎见面。
   《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是张戎和她丈夫一起合作,从1993年起就做了大量的调查,可以说走遍了世界各地收藏着和毛泽东有关的档案数据馆、图书馆,比如在东柏林、前苏联、阿尔巴尼亚等档案馆,就有丰富的有关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我们也知道,文革期间,阿尔巴尼亚是中国唯一的同盟,从那里的资料看文革,令大家耳目一新。张戎的丈夫懂好几种语言,这就给该书的调查取证带来了便利条件,很多档案馆他俩是第一个走进去的。在采访过的七百多人的名单中,可以说世界上凡是和毛泽东谈过话的人,从美国总统福特、季辛吉、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英国首相奚斯到达赖喇嘛以及马克仕总统夫人等,都采访到了。
   当然,毛泽东一生大都是在中国度过的,他的生活圈和政治圈里的人,张戎也采访了他的亲属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如孟锦云、施哲、章含之、张玉凤等以及早年的罗章龙、易礼容、曾志、李淑一、萧克等,共过事的刘少奇夫人王光美、李立三的夫人、林彪的女儿、博古的女儿、王明的儿子、邓小平的继母等等。还有在台湾的张学良、陈立夫、蒋纬国等等。她访问了太多的人了,而且有的不止一次。
   书中谈了大量蒋介石和毛泽东的关系,例如在三○年代蒋介石完全可以把共产党消灭,但他不敢,因为他的儿子蒋经国是斯大林手里的人质,这是早为外界所知的。因此,蒋介石主动地放了四万多红军。比如红军突破了所谓的最后一条封锁线湘江,是从11月27日开始,过了整四天,第五天蒋介石才下令封锁湘江,派飞机来轰炸。他还有另一打算,在军阀割据的形势下,把红军赶入贵州,他才能以剿匪的名义把中央军进驻,借贵州军阀王家烈的话就是:反客为主了。他是趁机统一了大西南,红军就是他的棋子。连强渡大渡河的故事都是伪造的,部队只是从铁锁桥上走了过去,对面没有机关枪扫射。
   发现国共抗日内幕
   在1935年前后,蒋介石清剿了全国的苏区,仅留下陕北一枝独秀,又垦荒又练兵,他那是故意给共产党安一个家,在一个地广人稀没有兵源的山区圈住共产党,然后向斯大林要他的儿子。红军的命运是跟他儿子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蒋介石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孝子,他怕断子绝孙,在日记里他充满了痛苦的描述。当毛泽东到达陕北吴起镇的当天,蒋介石召见了苏联大使,转告他不但让红军会师也让他们到达了陕北,请放回他的儿子,这些苏联档案馆里也都有记载。
   还有大量的材料证实蒋介石在西安事变之后同意联共抗日的内幕。张学良当时不是逼蒋抗日,而是自己要取代蒋介石,他的底牌就是被他圈起来的陕北红军,然后要挟苏联支持他当总统。我想,这一章节,将会引起很大的争议。
   当时是斯大林告诉周恩来,如果蒋联共抗日,就放了他的儿子回家,所以西安事变才算平息。被中共出卖的张学良最后只好选择了投靠蒋。当时蒋介石还以为共产党会抗日,会消耗毛的军力。没想到毛泽东不抗日,国共的军力由抗日初期的六十比一,抗日之后成了三比一。养壮了的共产党,打国民党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张戎在刘少奇回乡下的章节里,描写了他看到了农村的真实情况之后,便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给毛泽东搞了一次「突然袭击」,制止了毛不顾百姓死活的大跃进,也制止了继续饿死人的悲剧。有关毛泽东要搞大跃进的真正企图,张戎列举了大量鲜为人知的证据。
   大跃进无异大屠杀
   当年毛泽东认为问题是有粮食收不上来,要鼓气,继续加强收购能力就行了,他有很具体的政策要从每个中国人嘴里把食物抠出来,以供「出口」。以至于把一个传统上一直都是粮食进口国,硬改成了粮食出口国,当时已经饿死的中国人超过了3700万人。毛也知道在一个农业穷国建立军事大国的代价,他本人就说:看来这些工程都搞起来的话,中国人还要死一半不可,起码死五千万。毛的脑子里完全做好了大跃进死一半人的准备。他在苏联也说过:为了世界革命的胜利,我们中国准备死三亿人。
   在这种情况下,刘少奇就忍无可忍了。他先是答应在会上宣读毛给的书面发言,但在开会之前又给了毛一份讲话提纲,称书面发言大家已经分组讨论二个多星期了,能否放开讲一讲,毛泽东就同意了。争得了发言机会的刘少奇不但没提全国形势一片大好,而且指出了三面红旗还要不要扛下去的严峻形势,谈了政策非改不可的局面。毛泽东发现失控,立即宣布大会延期,顺水推舟,由林彪出来圆了场。张戎说她父亲参加了那个大会,回家就说看来少奇同志要倒霉了。
   《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里分析了毛泽东匆匆准备了两年,就掀起了打倒了刘少奇的文化大革命,也把他不再信任的党政一把手,把那些参与了七千人大会的高层干部都打倒,铲除了对手,并开始起用军队干部,由林彪取代了刘少奇。
   在毛看来,整死对手是正常的政治生活。毛泽东大概就从没想过人是喜欢安居乐业的,不喜欢什么运动的。当然,历代独裁者每时每刻都有危机感,强大的军事和每天杀人是他们唯一的安全方式。金正日或胡森如果发现某一天没有敌人处死,他们一定会惊恐不已。
   毛泽东从不想农民们的疾苦,在农业方面他也不投资的,他明白中国可以靠劳动力增产,更要农民自力更生,建「屎海尿湖」,把家拆了出砖,把锅砸了出铁,他当领导不是为了人民过上安康日子,他要再利用中国人对共产党的信任,完成他当世界霸主的目的,也叫「解放全人类」。
   可是今天的中国人,最怀念毛泽东的就是他造了原子弹,成了军事强国,敢和美国对抗了。但《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里用了大量史料证实,中国造不了原子弹,那个造原子弹的基地,只是苏联专家们设在中国的第二个工厂而已。
   也可以这么说,没有毛泽东的野心的计谋,苏联就不会给中国原子弹。
   饿死人民换原子弹
   当时把穷中国变强的唯一资源就是人口,就是农民从地里收割的粮食作物,再用农产品换取苏联的工业设备,也是军事设备。中国的工业化其实是军事化,那援外156个项目,都是搞军事的。张戒书中做了个统计数字,从1955年开始,如果中国不出口农产品来换取军事化技术,那一个人也不会饿死。另外,中国用来造原子弹的钱买粮食的话,也不会饿死人。毛泽东为了造原子弹死的人,已超过两颗在日本爆炸的原子弹炸死人数的一百倍。这些以造原子弹为理想目标的中国,和希特勒创建的军事强国有什么区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