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马建文集]->[(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马建文集
·流 浪 中 国〔游记选〕
·中 國 文 學 的 缺 失----大陸和海外漢語文學的處境
·中 國 人 的 殘 酷 與 麻 木
·重 新 開 辟 的 語 言 境 界
·现代派艺术的开拓者――无名画会
·多 多 的 幻 象 空 间――艺术家的视觉意识
·从 行 为 艺 术 中 看 人 格 艺 术――被拒绝的社会空间
·从 现 实 社 会 到 莫 须 有 的 彼 岸――评高行健的戏剧《彼岸》
·中 国 现 代 舞 启 示 录――由中国先锋舞蹈艺术在广州发源谈起
·婚 礼 后 的 孕 妇 生 活――香港后九七的人文状态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怨 碑
·你 往 哪 里 跑 !
·陈晓明: 极端的马建:在九条叉路行走
·岛 子:与黑暗对称的跨世纪之光——评划时代文本《拉面者》
·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 文•马建:我读《九条叉路》——回应马森先生的阅读
·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中 国 文 学 的 超 验 现 实 主 义――建构中国语言的幻象空间
·(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迈克•梅尔:大道之歌
·巴巴拉•克洛塞特:文 化 的 演 变
·黎安友:决裂
·高行健:旧 事 重 提
·馬建的長篇小說《拉麵者》英文版五月六日在倫敦出版
長篇小說《拉麵者》
·《拉面者》目录
·《拉面者》自序
·专业作者或注意者
·献血者或满意者
·陶醉者或麻木者
·自杀者或表演者
·占有者或被占有者
·抄写者或空心者
·尴尬者或裸露者
·追者或被追者
·抛弃者或被抛弃者
·幸存者或旁观者
·大中国意识不可能建立民主理念——六四15周年反思
·共产恶狼在挡道--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记马建先生关于“中国流亡文学”的讲座
·评论:缺少道德资源的经济强国
·曲磊磊的现代水墨精神
·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亞洲媒介》: 中国的网络专治
·二十一世纪全球五十位作家 马建入选
·西 藏 人 的 困 境〔随笔〕
·作 家 马 建 小 说 入 围 美 国 克 鲁 雅 玛 图 书 奖
·由 红 变 黑 的 社 会 主 义
·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文学精神就是政治
·马建未了「红尘」见证历史「21世纪全球50位作家」
·流亡文学之国
·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流亡文学之国——以中国视角浅谈台湾当代流亡文学
·现实和预言的距离
·重建历史与记忆的文学——获奖答谢
·大地上一匹流浪的马 孙玉海
·十年铸一剑----马建谈他的新小说《beijing Coma》
·《世界日报》专题:马建十年铸一剑
·作家的道德昏迷症
·叛逆者归来
·不应该被恐惧的文学 / 张祈
·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 马建小说《Beijing Coma》入围2009年度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马建再度入围2009年英国独立外国文学奖
·作家马建荣获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天安门记忆和现实北京
·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出中文版
·越远看得越近的思想者
·六四学潮证明中国人不是植物人
·天安门故事 英国《每日电讯》
·英国《泰晤士报》评《北京植物人》
·金玉其外的新中国 美国《时代书评》
·专治体制在复活 加拿大《国家邮报》
·英国《卫报》向天安门事件的悼念致敬
·独游新疆
·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遗忘与昏迷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
·打捞沉没的“春天”
·思想和言论的翅膀----刘晓波作品介绍
·语言就是我的祖国
·马建摘得2009年雅典文学奖桂冠
·给崔卫平女士的颁奖词----
·郁闷伦敦
·没有自由的快乐?
·把政治和文学溶为一体的作家---哈维尔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写作《阴之道》出于对生命尊重
·灵与肉的受难——读马建小说《阴之道》
·莫 言 的 政 治 智 慧 与 中 国 文 学
· 一 将 成 名 万 骨 朽
·家庭与国家政治
·流亡作家马建:努力做着老鼠躲猫的游戏
·习醒狮的中国梦
·长篇小说《BeiJing Coma 北京植物人》
· 民族与民主是刺向极权的双刃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这是艺术家马建,前往西藏途中,他对穿越中国的艰难跋涉所作的记叙。这是一部极优美而又发人深思的作品,也是一部新的Wild Swans。
   (英国)Philip Marsden
   
   
   1983年8月18日,中国诗人兼画家马建到了三十而立之年。此前,他的前妻称他是在政治上有问题的人,并不准他看望自己的女儿。她的女友与一名刑满释放的人交往,并向公安局出卖了他。他的绘画作品也一无是处,如一位同事所言:“他所有作品中,没有一幅能够表现建设四个现代化的人们欢欣鼓舞的生活”。他蓄长发,穿牛仔裤。单位领导在众人面前谴责他:“他不检点的、放任自流的生活方式正是中央领导一直教,我们要防止的精神污染。”年轻的马建被牢牢地束缚着。拘捕和处决的事件日益增多,他看来到了谨慎行事,改头换面的时候了。

   然而与此相反,他带着相机、粮票、一点钱和沃尔特•惠特曼的《草叶集》,开始了流浪生活。此后的三年中他在中国的穷乡僻壤流浪着。而《红尘》就是这期间的旅行见闻。
   这是一本精彩的书—Matsuo Basho,Jung Chang的风格和寓言的特色并存。他能够超脱主观,还原生活的真实,这在旅行文学中并不多见。这段旅程艰险万分,旅行者遇到的困难都被真实地记录下来,如病患、虱叮、严寒、酷暑、饥饿、疲惫,另外还有警察的抓捕,他被洗劫过,被狗攻击过。在柴达木盆地的荒漠,他被迫饮尿以求生存。在戈壁滩中,他迷路了三天,到了崩溃的边缘。还有一次,他顺着萨尔温河快被冲到边境,险些被荷枪实弹的驻守中缅边境的双方士兵打死。
   然而对于旅行者来说最大的困难在于极度的失望。离开北京前,他皈依了佛教。他旅行的目标就是青藏高原那片宏伟壮观、神秘莫测的庙宇。这里他发现了一个因被解放而破落并痛苦不堪的民族。马建失望地说:达赖喇嘛逃亡时,一定把最好的喇嘛带走了。更糟的是,作为一个汉人,马建本身就是藏人发泄仇恨的对象。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也真正皈依了佛教。最后,他厌倦了流浪生活。在他的旅行结束时,他说:“我需要生活在大城市里,那儿有医院、书店,还有女人。”如今他同Flora Drew一起生活在伦敦,后者将他的作品翻译成了地道的英文。
   《红尘》是一个诗人的深思,同时又是一个处在变化中的面积与欧洲大陆相仿的国家的肖像画。一幅幅中国的自然景色充满了令人眩晕的奇光异彩,人文风景也非常奇特。
   马建从一个地方辗转到另一个地方,在邓小平领导下的人民共和国这部过热的机器内部,他象一颗松动的轮齿。每个城镇都在发生越来越多的商品交易,人人都在兜售着尼龙绳、猫、去年的年历、明年的新娘等等。马建在千辛万险的旅行中,也加入到了这一行列。他买了一把推子和剪刀,成了一名街头理发师。
   在革命圣地延安,几十年前毛主席曾在这里建立了革命根据地。今天,马建在这里向工商人员偷偷塞了点好处费,便向行人出售“神奇牙齿增白剂”(其实是包在小包内的去污粉)。他感觉到整个国家“在颤动,就像即将烧开的水壶一样”。
   在调侃和心灵探索方面,《红尘》受《与伟人对话》影响颇深。但相对于Gurdjieff在开篇就谴责那些对诗歌风格大做文章的人,马建却是用一种极具迷惑性的、非常精细雅致的技巧进行叙述,有时他拼命地推敲着现实的可信度。有一次,他迷失在丛林中,又加上被民兵的追捕,就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火球突然在头顶盘旋,并引导他走出十二英里,才到达安全地带,但出现这种幻像的时候并不多见。
   马建的中国之旅和他的作品的结合让人非常振奋。过去的十年间,中国在世界多个国家中可谓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对世人提出的有关中国的种种谜团,《红尘》并没有给出答案,也没有精辟的概括和推测,仅仅像是火炬在中国的上空一闪而过,照到了它的轮廓、阴暗面,还有它的另类。
   首先,这讲述的是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故事,是他反抗通往实用主义的姿态。在路途上,他遇到了信仰毛泽东、道教、儒家和佛教等形形色色的人,他甚至还运用过气功。在甘肃省,有个家庭将他看作圣人。在整个旅行过程中,他提出了一系列颇具智慧的见解。但在一个用空洞的发展市场经济的承诺,来替代造成精神上严重损害的专制国家,马建始终保持一个怀疑论者的姿态。他的怀疑论和讽刺,使他的论说非常符合西方的论点。那么,诺大的中国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也就不足为奇了。
   
   英国《观察家》报2001年6月1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