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马建文集]->[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马建文集
·重 新 開 辟 的 語 言 境 界
·现代派艺术的开拓者――无名画会
·多 多 的 幻 象 空 间――艺术家的视觉意识
·从 行 为 艺 术 中 看 人 格 艺 术――被拒绝的社会空间
·从 现 实 社 会 到 莫 须 有 的 彼 岸――评高行健的戏剧《彼岸》
·中 国 现 代 舞 启 示 录――由中国先锋舞蹈艺术在广州发源谈起
·婚 礼 后 的 孕 妇 生 活――香港后九七的人文状态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怨 碑
·你 往 哪 里 跑 !
·陈晓明: 极端的马建:在九条叉路行走
·岛 子:与黑暗对称的跨世纪之光——评划时代文本《拉面者》
·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 文•马建:我读《九条叉路》——回应马森先生的阅读
·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中 国 文 学 的 超 验 现 实 主 义――建构中国语言的幻象空间
·(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迈克•梅尔:大道之歌
·巴巴拉•克洛塞特:文 化 的 演 变
·黎安友:决裂
·高行健:旧 事 重 提
·馬建的長篇小說《拉麵者》英文版五月六日在倫敦出版
長篇小說《拉麵者》
·《拉面者》目录
·《拉面者》自序
·专业作者或注意者
·献血者或满意者
·陶醉者或麻木者
·自杀者或表演者
·占有者或被占有者
·抄写者或空心者
·尴尬者或裸露者
·追者或被追者
·抛弃者或被抛弃者
·幸存者或旁观者
·大中国意识不可能建立民主理念——六四15周年反思
·共产恶狼在挡道--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记马建先生关于“中国流亡文学”的讲座
·评论:缺少道德资源的经济强国
·曲磊磊的现代水墨精神
·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亞洲媒介》: 中国的网络专治
·二十一世纪全球五十位作家 马建入选
·西 藏 人 的 困 境〔随笔〕
·作 家 马 建 小 说 入 围 美 国 克 鲁 雅 玛 图 书 奖
·由 红 变 黑 的 社 会 主 义
·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文学精神就是政治
·马建未了「红尘」见证历史「21世纪全球50位作家」
·流亡文学之国
·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流亡文学之国——以中国视角浅谈台湾当代流亡文学
·现实和预言的距离
·重建历史与记忆的文学——获奖答谢
·大地上一匹流浪的马 孙玉海
·十年铸一剑----马建谈他的新小说《beijing Coma》
·《世界日报》专题:马建十年铸一剑
·作家的道德昏迷症
·叛逆者归来
·不应该被恐惧的文学 / 张祈
·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 马建小说《Beijing Coma》入围2009年度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马建再度入围2009年英国独立外国文学奖
·作家马建荣获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天安门记忆和现实北京
·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出中文版
·越远看得越近的思想者
·六四学潮证明中国人不是植物人
·天安门故事 英国《每日电讯》
·英国《泰晤士报》评《北京植物人》
·金玉其外的新中国 美国《时代书评》
·专治体制在复活 加拿大《国家邮报》
·英国《卫报》向天安门事件的悼念致敬
·独游新疆
·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遗忘与昏迷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
·打捞沉没的“春天”
·思想和言论的翅膀----刘晓波作品介绍
·语言就是我的祖国
·马建摘得2009年雅典文学奖桂冠
·给崔卫平女士的颁奖词----
·郁闷伦敦
·没有自由的快乐?
·把政治和文学溶为一体的作家---哈维尔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写作《阴之道》出于对生命尊重
·灵与肉的受难——读马建小说《阴之道》
·莫 言 的 政 治 智 慧 与 中 国 文 学
· 一 将 成 名 万 骨 朽
·家庭与国家政治
·流亡作家马建:努力做着老鼠躲猫的游戏
·习醒狮的中国梦
·长篇小说《BeiJing Coma 北京植物人》
· 民族与民主是刺向极权的双刃剑
·给马克思披上血染的国旗
· 每个人都是大屠杀的受害者
·给马克思墓披血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马建在八十年代中期以《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你拉狗屎》等作崛起大陆文坛。即使从作品的名称上,已可探知这位作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姿态。而以西藏“纪实”为名的《亮出舌苔》系列小说,也的确引起一些不大不小的争论。马建不久在八六年移居香港。以后几年大陆小说界新人辈出,比文才、比怪招,越出越奇,相形之下,马建的名堂反倒瞠乎其后。
   《拉面者》是马建九十年代初的作品。这本小说由九个中短篇构成;各篇作品似不相属于,但头两篇,<专业作者>及<专业献血者>中的声音及对话,却不断插入以后七篇伤口中。由此贯串成的多声部的叙事结构,应是作者的用心所在。总体来看,这本小说以荒诞的笔调,写画极权社会的怪人怪事。<专业献血者>以血换钱,成了名实相符的“个体”户,<陶醉者>中从事火葬的母子熟能生巧,演出活烧老娘的好戏;<自杀者>中的女郎则欣欣然的在马戏班里完成以身饲虎的自杀剧。<裸露者>的大胸脯女郎为超尺寸的乳房抑+而死;<抛弃者与被抛弃者>中的父亲一再抛弃白痴女儿,为了“拾回”女儿,再作抛弃。小说的高潮是<洒脱者与旁观者>中人与狗的哲学对话。
   马建的世界充满被凌辱、扭曲、割裂、消减的肢体;这些裂变了的身体故事像是一则则末世与教证言,道画了一个疯狂世界的百种病态。在这方面,马建颇有同道可以切磋。大陆的余华以作品<一九八六>、<现实一种>等系列作品,在八十年代末成了残酷美学的代言人。格非、莫言及苏童也都兢起效尤。在海峡此岸,林耀德(《恶地形》)、林裕盛(《实验报告》)在+研暴力及(被)虐待狂的世界时,亦颇能令人侧目。而壮动《因为孤独的缘故》以凶险之笔写无从依傍的欲情,算是独树一格。
   两岸作家纷纷以笔代刀,在纸上撕掳、凌+中国人(台湾人)的身体,应是未来评者大作文章的好材料;其所隐涵的政治意识,尤其可观。马建的一系列小说如果有看头,应在于他能从这些血腥弥漫的场景,唤生出一波波的红色幽默。读者在+指齿冷之余,居然发出会心微笑。这是尴尬的笑?还是同谋的笑?像<陶醉者>中火葬场个体户的母亲,打扮得妥妥当当,选了黄道吉日,让儿子把自己送入火炉烧成灰烬,就是个暧昧的例子。又像<表演者>中的妙龄女子,应万千观众喝采,而快乐的自行送入虎品,更似有意调侃读者(观众)的道德位置。惟后者在描写为艺术而+牲的女郎时,似乎沿袭了卡夫卡<绝食艺术家>一作的技法。
   然而比起余华、格非等稍年轻一辈的作家,马建的实验风格,仍有独到之处。<拉面者>中一再被沿用的辩证,对话的方式,值得我们注意。像部分章节的标题,<占有者或被占有者>、<镜子作证或裸露者>等所示,马建有意在人物、情节及修辞上,经营一种拉锯风格。最明白的例子是<占有者或被占有者>中的小说编辑,及被他引诱而失身、怀孕的女读者。这原可写成一个+陋的社会档案故事。但由马建写来,“好人”与“坏人”、“施虐者”与“受难者”间的关系竟是如此难以分明的。的确,在一个不义的社会里,我们都是,也都不可能是无辜的。模凌的辩证有时使马建的伤口流于犬儒,但更多的时候增添了作品的叙事向度。

   大陆的作家、批语者总喜欢谈论“毛文体”时代,文学述作中的霸权声音。我倒注意到八十年代后期以实验、先锋为号召的青年作者中,依然存有一种叙事的霸气。尽管伤口的解构、后设的花样玩得眼花缭乱,作者恣意支解文字、颠覆历史的野心,何尝不是又一种自我膨胀的姿态?马建不能完全摆脱这一诱惑。但从唤起的叙事效果来看,他毕竟能在“我”之外,出现“人”、“我”辩证交通的可能——哪怕辩证的焦点是如何荒谬。小说的最后一章<洒脱者与旁观者>甚至跳出人与人间的范畴,写作者与一条狗的对话。你来我往,有误会,也有沟通,天南地北,匪夷所思。这样的修辞效果,仍可大加发挥,也是《拉面者》一画最值得注意之处。
   
   台湾《中时晚报》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