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马建文集]->[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马建文集
·中国现代文学艺术的启蒙地
·在 中 國 流 浪
·发 生 关 系
·流 浪 中 国〔游记选〕
·中 國 文 學 的 缺 失----大陸和海外漢語文學的處境
·中 國 人 的 殘 酷 與 麻 木
·重 新 開 辟 的 語 言 境 界
·现代派艺术的开拓者――无名画会
·多 多 的 幻 象 空 间――艺术家的视觉意识
·从 行 为 艺 术 中 看 人 格 艺 术――被拒绝的社会空间
·从 现 实 社 会 到 莫 须 有 的 彼 岸――评高行健的戏剧《彼岸》
·中 国 现 代 舞 启 示 录――由中国先锋舞蹈艺术在广州发源谈起
·婚 礼 后 的 孕 妇 生 活――香港后九七的人文状态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怨 碑
·你 往 哪 里 跑 !
·陈晓明: 极端的马建:在九条叉路行走
·岛 子:与黑暗对称的跨世纪之光——评划时代文本《拉面者》
·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 文•马建:我读《九条叉路》——回应马森先生的阅读
·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中 国 文 学 的 超 验 现 实 主 义――建构中国语言的幻象空间
·(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迈克•梅尔:大道之歌
·巴巴拉•克洛塞特:文 化 的 演 变
·黎安友:决裂
·高行健:旧 事 重 提
·馬建的長篇小說《拉麵者》英文版五月六日在倫敦出版
長篇小說《拉麵者》
·《拉面者》目录
·《拉面者》自序
·专业作者或注意者
·献血者或满意者
·陶醉者或麻木者
·自杀者或表演者
·占有者或被占有者
·抄写者或空心者
·尴尬者或裸露者
·追者或被追者
·抛弃者或被抛弃者
·幸存者或旁观者
·大中国意识不可能建立民主理念——六四15周年反思
·共产恶狼在挡道--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记马建先生关于“中国流亡文学”的讲座
·评论:缺少道德资源的经济强国
·曲磊磊的现代水墨精神
·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亞洲媒介》: 中国的网络专治
·二十一世纪全球五十位作家 马建入选
·西 藏 人 的 困 境〔随笔〕
·作 家 马 建 小 说 入 围 美 国 克 鲁 雅 玛 图 书 奖
·由 红 变 黑 的 社 会 主 义
·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文学精神就是政治
·马建未了「红尘」见证历史「21世纪全球50位作家」
·流亡文学之国
·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流亡文学之国——以中国视角浅谈台湾当代流亡文学
·现实和预言的距离
·重建历史与记忆的文学——获奖答谢
·大地上一匹流浪的马 孙玉海
·十年铸一剑----马建谈他的新小说《beijing Coma》
·《世界日报》专题:马建十年铸一剑
·作家的道德昏迷症
·叛逆者归来
·不应该被恐惧的文学 / 张祈
·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 马建小说《Beijing Coma》入围2009年度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马建再度入围2009年英国独立外国文学奖
·作家马建荣获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天安门记忆和现实北京
·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出中文版
·越远看得越近的思想者
·六四学潮证明中国人不是植物人
·天安门故事 英国《每日电讯》
·英国《泰晤士报》评《北京植物人》
·金玉其外的新中国 美国《时代书评》
·专治体制在复活 加拿大《国家邮报》
·英国《卫报》向天安门事件的悼念致敬
·独游新疆
·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遗忘与昏迷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
·打捞沉没的“春天”
·思想和言论的翅膀----刘晓波作品介绍
·语言就是我的祖国
·马建摘得2009年雅典文学奖桂冠
·给崔卫平女士的颁奖词----
·郁闷伦敦
·没有自由的快乐?
·把政治和文学溶为一体的作家---哈维尔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写作《阴之道》出于对生命尊重
·灵与肉的受难——读马建小说《阴之道》
·莫 言 的 政 治 智 慧 与 中 国 文 学
· 一 将 成 名 万 骨 朽
·家庭与国家政治
·流亡作家马建:努力做着老鼠躲猫的游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多年前在西班牙巴塞隆纳参观了刚落成不久的“华卡索博物馆”,令我失望的是华卡索重要的伤口都不在那里。倒是很意外地看到了不少华卡索名作的草稿,譬如描写西班虐待内战的Guemica的局部草稿及和平鸽的底稿,都有几十张之多,而且与完成的画作并不相同,可见华卡索在构思时曾经一改再改。光看草稿,当然看不出完整的结构与成作的光彩,只能给人一些片断的、零碎的印象。这些草稿所以有展出的价值,主要在使观者由此可以窥探到画家创作的过程。片断、零碎,再加上拼贴,不禁使人联想到当下时髦的评论者所论的“后现代”作品的特征。
   “后现代”,在西方最早用于建筑,后来也有人用于文学,如詹明信(Fredric Jameson),但是至今仍是个殊无交集,亦无共识的名词。近年来,在海峡两岸谈论后现代的声音,似乎比西方还要高昂,例如在绘画上、在戏剧上,有些人举出片断、零碎、拼贴等现象为“后现代”的特征,似乎并非只是“现代”以后的另一个新时代,而是一个风格别具的新流派。如此,未完成的片断书稿或打乱了的文学底稿就最具有后现代的特征。
   马建最近出版的《九条叉路》,书后附了一篇<“后现代”精神之淫>的代跋,说明了这是一本后现代的小说,认为马建这部作品“在当代汉语文学史上是一次光辉肇事,它意味着这位锐进的边缘作家突破了现代主义扦格。现代主义神祗们居用的神殿和由此派生的法器、咒语、仪式、规诫等诸被拒斥、拆除、而启用了后现代,或者说剖尸取魂般地将后现代精神透射到一种稗史式写作宿舍中。
   明白一点说,马建在这本小说中采取了“拼贴“的策略,把有关云南省西双版纳基诺人腰子的故事与文化大革命下放到这个地区的知青的叙事交互拼贴,其间再加以昆德拉式的议论,写成了这本夹叙夹议的《九条叉路》。腰子遵照基诺人的习俗,期望死后与生前未能缔结良缘的情人阿东少妞在九条叉路等九年,然后双双奔赴祖先居住的地方结为夫妇。作者描写了腰子死后的情境以及采女孩子结婚时宰杀的老猪忽然吐人语预言基诺人的前途,这些都很像马奎兹式的魔幻写实。另外一方面,作者又以写实的手法(我、你、他观点的任意转换)写出了下放到此地区知青的悲惨遭遇。在绝对神话的笼罩下,人性的扭曲、暴力的肆虐,似是任何单纯的文本所能负荷。我自己常想,一个具有三千年文明的种族,怎会像尚未开化的人种一样野蛮?是不是自从鸦片战争后举国吸食的鸦片毒素已暗暗地侵蚀了中国人的精神与生理,才会同时成为红色神话的制造者和受害者?如果叙事的目的在引发读者的兴味,然后再以写实(而非写实)的细腻与生动使读者继续沉潜其中。作者有片段的成功,足证作者的才华。可是做为读者,我们的兴味常常为无关的议论所打断,则不能不觉得相当扫兴。至于两条没有交集的叙述线,对读者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则恐非作者所可预料。做为读者,我的感觉是,如果写成两本小说,效果会较佳。说两条叙述线没有交集,是就大体而言。细读本文,倒是有一次交集,就在腰子结婚杀猪一场。口吐人言的老猪对腰子说:“陕西省乐少妞会被马蜂螯死(其实后来被螯死的是一个女知青),而你,将被人抓起来(后来被抓起来的是男知青),一场大火会烧遍基诺山。”老猪继而又说出“社会主义”及毛泽东和戈尔巴乔夫的大名。老猪死后,布拉胞(基诺人的巫师)告诉大家说附在老猪身上的鬼是个汉族军人。这一场是两条叙述线的唯一交集。这样的交集能够产生两相混融或两相辉映的效果吗?我看是不能。
   当然,作者有权利创新。保守的读者赶不上创新的作者,在过去也不乏先例。但是并不是所有与传统的断裂都可视之为有意义的创新,也是不言自明的道理。解构主义后所标举的“开放”与“多元”,并非就意指著“断裂”与“无序”。书后<跋>中,同列为后现代作家的莫言与苏童的作品,似乎并没有片断或零碎问题,也没有用拼贴的手段,不知为什么他们的作品也可被称为“后现代”?

   如果说拼贴用于绘画并无碍于观赏,那是因为视觉不受时间的限制。对受时间所限的听觉或阅读,拼贴一定会造成阻挠。阅读又不同于听觉艺术的音乐,交响乐的众声可以同时入耳,读者的一双眼却无法一目十行,甚至双行。多年前台湾一位年轻作家曾实验双行及多行并列,企图描写同时发生的不同动作,我就向他指出读者无法配合,结果与传统的“一枝笔无法叙两头事”的线行叙述没有分别,只有增加读者的困挠。他出了两本书以后,也不再见下文,甚至没有引起文坛的注意。我以为“片断”、“零碎”、“拼贴”都不适宜叙述体;否则跟无意中“打散了铅字盘”又有什么不同呢?从片段的叙述看来,马建的才华不下于莫言或苏童,但是采用拼贴的手段就难以超越后两人的作品了。
   看了马建的《九条叉路》,使我不由地想起观赏华卡索草稿的经验。我觉得这应该是两本小说的草稿,其中还有作者自我参考的笔记,不幸被糊涂的出版者弄乱了印成了一本书。如果说这就是“后现代”,我不敢赞一词,因为我不知道“后现代”在哪里?
   
   台湾《人间》杂志一九九五年十二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