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新京报》的沦陷标志着中共对言论的管制不会放松]
刘逸明文集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京报》的沦陷标志着中共对言论的管制不会放松

   当得知南方报业集团旗下所剩的唯一一家敢于直言的报纸《新京报》的总编杨斌和两名副总编辑(孙雪东、李多钰)遭到中共政权整肃的消息后,笔者对当局开放言论的希望便彻底破灭。在当局对言论控制日益加强的今天,此事也同时意味着民间的维权和民主人士对言论自由的争取会变得更加的艰难。
   
   《新京报》的沦陷只是中国良知媒体命运的一个缩影,在之前,大胆敢言的媒体均受到了强权的压制,在以后,就算是还有媒体敢不以中共“舆论导向”的马首是瞻,同样不会逃脱《新京报》的这种遭遇。和上次《南方都市报》的主要负责人在其报刊被整肃后又被以经济问题追究刑事责任相比较,这回《新京报》的负责人还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他们不像喻华锋和程益中那样被打进大牢。
   
   回顾《新京报》走过的这几年,虽说在资金投入上,《光明日报》占有大头,但主持具体办报事务的显然是还《南方都市报》。这一次让杨斌等人下课,无疑表明《光明日报》想与《南方都市报》彻底摊牌,结束合作。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几年《光明日报》一直是在利用《南方都市报》。如今尚在《新京报》任职的《南方都市报》人马寥寥无几,《新京报》与其说是南方报业集团的下属单位,倒不如说是《光明日报》的子报,当局的又一衷心喉舌。

   
   中共在没有取得中国的统治权之时,不遗余力地在自己的宣传机构叫嚣民主与自由,一旦登上了中国的政治舞台,便以一种截然不同的面貌面对中国的老百姓,据一些经历过国共两党统治时期的老年人谈他们的感受,都认为当局在独裁专制和言论控制方面比起当年的国民党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我们在当局拍摄的带有严重倾向性的有关中共在1949年以前的一些电视和电影里面看到的情景来推断,也确实如此,因为我们能看到国民党时期很多中共地下党员在大街上公开散发传单,而且无所顾忌。新中国成立之初,很多中国人都对中共满怀信心和希望,没想到在现实之中,中共的残暴和狡诈竟然会演绎得古今中外无出其右。小时候,在中共的愚民教育和谎言诱骗下,我们年轻的一代曾对那些在中共夺取政权途中抛头颅,洒热血的所谓“烈士”崇敬无限,今天,当我们充分感受到了当局在中国大地上制造的一系列血雨腥风和红色恐怖之后,不得不慨叹英雄的血白流了,老百姓的信任白给了!喉舌们一天到晚都在竭尽全力地用谎言粉饰当局的“伟大,光明,正确”,而底下的老百姓(尤其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却过着贫苦交加的生活,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一些自由知识分子突破网络封锁发表一下自己对当局的看法和对社会的见解,都会被扣上这样或那样的帽子,这是中共建政之前的人们做梦都无法想像到的。有人说日本人打进中国是中国的不幸,其实更为不幸的恰恰是日本的入侵给了中共以夺取政权的机会。难怪当年日本战后向中国赔款,毛泽东和周恩来挥手拒绝,还要说“感谢日本皇军”,因为他们的执政目标不是为了这个民族的进步和国家的民主富强,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翻云覆雨的权利欲望,满足自己利益集团的利益需要。
   
   据说遭整肃后的《新京报》编务已由《光明日报》全面接管,可以看出新闻主管部门之所以对《新京报》的高层下手,除了当局意识形态保守和对言论自由的忌讳之外,毫无疑问,也少不了利益的纠葛。因为通过《南方都市报》与《光明日报》短短几年的合作,《新京报》已经由起初的亏损企业成为了今天社会影响力非常大,受众率非常高的新闻媒体,每天超大的发行量足以给有权有势而且贪得无厌的报人带来滚滚财源。
   
   邓小平时代虽然告别了毛泽东时代的食不裹腹,衣不遮体,但他那“发展是硬道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跛足改革又将中国人送进了道德沦丧,金钱至上的深渊。腐败程度的日益加剧终于让忧国忧民的首都大学生率先以胡耀邦这位中共集体中少有的开明领导人的逝世为契机,发起了轰轰烈烈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义无返顾地提出了民主自由的诉求。或许中共的骨子里就缺少渴望实现自由民主的基因,于是,在经历了对文革的“反省”之后又重蹈起暴力镇压民众的血腥之路。难以数计的热血青年都扑倒在“人民解放军”那嗜血的枪口下,扑倒在那原以为只用来上前线为战胜敌人服务的坦克的履带下。另一位开明领导人赵紫阳因为公开表达对学生的支持而遭到罢黜和无期软禁,中共官场上良心官员的生存空间也因此而越来越狭小,以至于到今天这种几乎无官不腐,无官不贪的境地。
   
   中国人的自由民主理想一次次受到强权的武力打击,“六四”之后,官员的腐败更是与时俱进,媒体的自由程度更是江河日下,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更是在地方官吏的横征暴敛下变得一年不如一年。在很多人连生活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迫于政治的高压,大多数人都加入了沉默的队伍,对一些社会黑暗面视而不见。在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的江泽民时代,面对社会的不公和老百姓岌岌可危的处境,一些诸如《南方周末》式的媒体在良心发现后终于发出了自己肺腑的声音,对一些敏感事件和弱势群体给予了积极的舆论关注。但它们的声音终究和当局所谓的“舆论导向”以及“主旋律”格格不入,对它们的生杀大权也无时无刻不掌握在统治阶级的手中,因此,每一个敢于直陈社会黑暗和直陈政治利弊的媒体都会遭到当局不同程度的整肃,从《南方周末》到《新京报》,从《今日名流》到《百姓杂志》,被迫走官方喉舌的报道路线以及被迫停刊的报纸和杂志不知有多少,更令人扼腕叹息的是,整肃之后,还有象喻华锋和程益中那样被当局以经济犯罪之名行打击报复之实的事情发生。
   
   面对严酷的社会现实,摆在中国媒体面前的是良心与助纣为虐的两难抉择。在一个个试图冲破中共言论控制铁幕的媒体被相继制服之后,相信以后敢于赴《新京报》后尘的媒体将是凤毛麟角。在马列思想被证明无比荒谬的今天,我们的最高领导人还要号召人们学习马列主义,而马列主义的实质却是与民主自由背道而弛的,由此可见,舆论自由在现在的中国看来,仍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2005年12月30日
   
   原载《议报》第231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