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真能“骂”出一个新中国吗?]
刘逸明文集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能“骂”出一个新中国吗?

   松花江污染事件真相大白以后,互联网上确实是骂声一片,这是很入乎人之意料的事情,因为犬儒的中国人早就在中共极权体制的淫威下学会了见风使舵,再说松花江污染只不过是一个环境方面的事件,还未真正触及到政治,所以在互联网上开骂基本上没有什么政治风险,骂声之大不足为奇。这和今年初夏的“反日”游行在某种意义上讲有些相似,很多参与“骂”的网民并不是出于自觉和理性,而是在得知有关地方官员被中央批评后,才有此举动的。假如象禁止“反日”游行时那样对相关言论严加管制的话,相信不少人都愿做沉没的大多数。
   
   虽然对于共产党的罪恶,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在私底下,不少人敢臭骂一通,但在公共场合,连普通的农民都知道“为人师表”,对共产党违心地歌功颂德,至少不会有过激的言行。笔者几年前就还在农村生活,看到的景象便是:几个农民刚才还在一起对上面的干部“说三道四”,当真正碰到这个干部时,又判若两人似的对其点头哈腰,嘘寒问暖。背后可以骂,当面不敢骂,也许是毛时代和江胡时代言论自由状况的显著差别之一。
   
   网络社会的初具雏形,确实扩展了中国人的言论自由空间,但中共并不是白痴,他们之所以推翻了当年国民党的统治,所依靠的除了枪杆子,就是笔杆子。互联网的到来除了为中共积累官僚资本提供便利之外,也为中共带来了空前的信息危机和信仰危机。他们对互联网可谓是爱之深,恨之切,因此,在提倡人们走进网络的同时又草木皆兵似的封锁敏感网站和封杀敏感言论。

   
   中共统治中国人有一个潜意识,即:“在和平时代,要想底下的老百姓服服贴贴,除了暴力威胁,就是谎言欺骗”。那些经历过文革十年浩劫的中老年人,都如惊弓之鸟,比我们这些年轻一代显得“世故”得多,对有些事情自己缺少直言的勇气不说,就是看到下一代年轻人如“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般去维权,去骂党和政府,他们都会横刀立马。有人说中国人都很麻木,其实,比较麻木的群体恰是那些经历过共产党各种运动的腥风血雨的人,现在的年轻人,虽然在表面上显得和那些年老的不无二致,但要是动起真格来,最勇敢的还是他们。当年学潮也是,如果不是年轻的学生势单力薄,或许历史就得改写。
   
   互联网是一个比较自由的平台,但在中国大陆,互联网却有些变态,只要是敏感的东西,要么就无法发表,要么就在发表后会招来麻烦,在这个号称“依法治国”的社会,更多时候,凸现出的还是“人治”,你的言论要是“过头”了,有关部门心情好的时候,可以网开一面,心情不好的时候,便可以将你“理直气壮”地送进共产帝国的“文字狱”。
   
   有人把中国的政治不进步归咎于老百姓的不“骂”,这种看法确实有些舍本逐末。大多数老百姓在任何缺乏民主自由的社会里都是弱势群体,包括中国的历朝历代都慨莫能外。要“骂”,还得有一个“骂”的环境,在因言治罪的历史还未结束的今天,一般的老百姓既不敢“骂”,也不知道怎样“骂”,更不知道该“骂”谁。连不计其数的知识分子都对专制制度俯首称臣,对变相君主顶礼膜拜,我们要普通老百姓开骂未免有些苛求。虽然中国老百姓历来有善良风俗,心地比较宽厚,比较能容忍,特别能容忍自己的领导人,但并不等于他们就不想骂。台湾和大陆的文化一脉相传,今天的台湾人可以在对政府不满的情况下,随意游行示威,“骂”政府就更不必说了,这就很能说明语言环境的重要性。在国民党统治大陆时期,中国的老百姓就很能“骂”,知识分子更是 “骂”得畅快淋漓。如今,有些身在自由世界的中国人(种族关系上这样称呼,也许有些人已经加入了他国国籍),假如重新回到中国本土,他还能保持和发展在国外时的那种“勇气”和“锐气”吗?我看不一定。笔者不太赞同某些学者老是把批判的矛头指向中国的普通老百姓,纵观古今中外,言论自由和社会道德崇高都是和统治阶级的开明程度或者社会民主程度密切相关的。统治阶级创造了绝大多数历史,普通老百姓创造的只有革命史,尤其是农民革命。连民主自由都说不清楚的老百姓不但“骂”不出新中国,更“骂”不出民主的新中国,要想改变独裁专制制度,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知识分子和文化界必须挑大梁,打先锋!
   
   不知道为何很多人把中国社会的谎言盛行归咎于中宣部。共产主义的谎言已经不攻自破,中宣部这种专管意识形态的奴才机构之所以要领着中国媒体和中国人民齐声呐喊“伟大,光荣,正确”,“三个代表”以及“先进性”,并不能说明它就真的相信共产党的那套荒谬理论。在共产党由无产阶级向权贵资产阶级转变的过程中,中宣部所肩负的使命也自然而然地由宣扬意识形态向维护舆论专制转变,口号喊得再响亮,也只不过是为了在主子的膝下分一杯羹。现在的现实和毛时代有些不一样,毛时代你就是知道很多理论荒谬,也必须随声附和,现在是只有其下的媒体必须这样做,而老百姓是“你喊你的口号,我干我的事”。共产政权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不敬天地,不信鬼神,不讲法制,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所以厚着脸皮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也就没有一点心理障碍了。中国有句熟语叫做:“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共产党能够做得出很多超越常理的事情,岂是你“骂”得转来的?再多的老百姓“骂”,还不是照样我行我素,于事无补?
   
   松花江事件的政府撒谎行为只是中共执政史里的一个小小插曲,从中共诞生的一开始,谎言就如影随形,打天下要靠它,治理天下更要靠它。文革时期将谎言治国推到极至,再到后来,文革虽然连共产党自己也承认是错误的,但说谎的本性依旧难以改变:“六四”被血腥镇压,政府官员说“没有死一个学生”;九八年排洲湾溃口,死了成千上万的老百姓,而媒体却说“只死了17个军人”;太石村村民依法罢免村官,政府又说“是村民围攻和强占村委,妨碍公务”……所有这些无不说明中国政府已经说谎成性,如果说谎也是一种病的话,那中共就已经是病入膏肓了。别看几个高官因为松花江污染事件而引咎辞职,大权旁落,或许他们都是做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即使真是因为此事,我想在不久的将来,这类谎言悲剧仍然会重演。
   
   暴力革命不能迎来民主社会,谎言治国也无法维持独裁专制统治,但靠老百姓也绝对“骂”不出一个新中国!
   
   原载《新世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