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愿良心不再流亡--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刘逸明文集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马斌,裸就裸了,怎么能不认账?
·心怀不轨却又见义勇为,他到底是嫖客还是侠客?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愿良心不再流亡--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2005年12月5日-对于我来说,这原本是一个非常平常的日子,但刘宾雁先生逝世的消息,却在我平静的心中掀起了一阵狂风巨浪,我为这位被誉为“中国良心”的着名作家的客死他乡而悲痛万分!据说“刘宾雁先生在生命濒危之际,仍旧对中国大陆社会的发展和老百姓的生存现状念兹在兹,辗转牵挂”,这更是令人心痛不已!
   
   身患癌症的刘宾雁先生假如不是因为有对中国老百姓的这份牵挂,或许,他早就不屑于人世了,他能活到今天,和他对中国人民的无限热爱以及对故土的深沉眷恋是难以分开的。他的逝世对于中国乃至世界文化界来说,都有着不可估量的损失!死亡是一种不幸,但对于刘宾雁先生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假如亡灵可以自由飘荡,他便可以在逝世后重新回到中国这块他已经渴别18年的土地,来看一看他即使是在卧床不起时都牵肠挂肚的中国老百姓!
   
   非常遗憾,刘宾雁先生身在中国国土上生活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因此,我无法欣赏到他那些悲天悯人的良知巨着,也无法记起他那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风暴中被罢黜的不幸经历。之前我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他曾经当过人民日报社的记者和中国作协副主席,但那还是从自由亚洲电台对他的介绍里得知的。在今天的中国社会,有关刘宾雁先生和其他流亡异议人士的消息都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当局封杀的对象。面对这样一位坚持崇高的理想追求和道德勇气,写作了大量关心中国老百姓疾苦、揭露社会黑暗的文学作品的伟大作家的逝世,国际媒体都给予了广泛关注,而中国媒体却不伦不类,集体失语。更为可悲的是,一些大的BBS竟然在有关部门的压力下,把“刘宾雁”三字作为敏感词语而拒绝网民的悼念。对于一个已经作古的人,当局竟然害怕到如此地步,充分反映了当局的色厉内荏。草木皆兵的执政心理背后隐藏着当局对自己执政合法性的不自信和执政合法性的严重危机,对刘宾雁先生逝世消息的封锁只能使当局更不得人心!

   刘宾雁先生曾经是中共党员,是共产主义事业的坚定支持者,他在文化部门担任过要职,后来因为一系列的共产主义运动而屡遭开除党籍的命运,并不得不开始他在异国他乡漫长的流亡生涯。他之所以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以歌功颂德为主旋律的政治舆论环境中独承大义,勇敢揭露中国社会的黑暗,积极支持政治改革,是因为他讲良心,处处着眼长远,以维护人民利益和民主自由为最高追求。在他的有生之年,虽然无法看到中国真正走向民主,但他为中国和中国人民呕心沥血所做的一切迟早会显示出强大的力量。他的崇高人格,他对中国文化所做的巨大贡献都将载入中华民族的光辉史册!
   
   在共产党被万众唾骂的今天,被开除出党并不能算是一种真正的“不幸”,但被拒绝回国对于他这位热爱祖国的作家来说,确实是一种不可言喻的残忍。刘宾雁先生曾多次向中共高层领导写信,要求回国安度晚年,了却余生,但一次次都如石沉大海,不见回音。一个高龄的老人想要落叶归根都无法如愿,这是何等的凄凉?和刘宾雁先生的伟大相比较,那些畏惧和拒绝他回国的领导人实在显得太“渺小”,它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不具备。当局自称的“伟大,光荣,正确”,已经在无数的事实面前彻底地走向了它的反面。
   
   刘宾雁先生的秉笔直书,凸现出了他那不灭的人性和伟大的良知。他的浩然正气注定和这个以谎言为主旋律,极权主义纵横摆阖的社会格格不入。他是中国作家中的异类,也曾是中共党员中的异类。所以他的纪实文学作品虽然称得上中国文学的“世纪丰碑”,也必然难逃被隔离,被封杀的命运。号称“代表了最先进文化”的中共不能认同刘宾雁先生的作品,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先进性”可言?
   
   刘宾雁先生是一个不幸的流亡者,象他这样流亡海外的人还有很多,这不仅是他们个人的不幸,更是中国人民的不幸以及中国政治和中国文化的悲哀。中国缺少了刘宾雁,当局就缺少了一面镜子,它们的一切阴暗作为就可以变得更加的明目张胆,肆无忌惮;中国缺少了刘宾雁,人民就缺少了一个真心实意的代言人,受欺凌,受压迫的处境就少了诉说的渠道;中国缺少了刘宾雁,文化界就缺少了一股清新的正气,不少文人就沦为了强权的奴隶和帮凶!
   
   刘宾雁先生的流亡,既包括身体的流亡,又包括创作的流亡和精神的流亡。他主张“作家不能不战而退”,因为他的流亡纯粹出于无奈。有些还可以在国内为民众高声疾呼的人,在还不至于被请进共产帝国文字狱的情况下,却漂洋过海,不能不说和刘宾雁先生有精神上的差距。我佩服刘宾雁先生的凛然大义和无比勇气,同时也佩服现在国内时刻冒着失去自由危险而坚持独立写作的作家,如刘晓波,余杰,赵达功等人。他们在国内被视为敏感人物,其作品也是被封杀的对象,因此接受他们作品的只有海外的自由媒体。他们身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作家,在中国却被剥夺了在媒体的发言权,这是中共文化专制登峰造极的表现,也是中国文化的莫大悲哀!对于他们来说,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精神流亡”?
   
   刘宾雁代表了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和风骨,被海内外华人社会和国际社会誉为“中国的良心”是当之无愧的。刘宾雁先生的去世虽然给海内外一切热爱自由民主的人们带来了无尽的伤痛,但他的精神并未死亡,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正在他这座“世纪灯塔”的照耀下坚持独立创作,坚持追求自由与民主,坚持关注弱势群体的生死存亡!
   
   在民主与自由逐渐成为一种普世价值的时代,在主流世界的人民都拥有言论自由和各种公民权利的时代,在独裁专制越来越不受欢迎的时代,中国还有不计其数象刘宾雁先生这样的流亡者,不能不说是一个民族的大不幸。这种不幸一日不能结束,我们就一日不能停止以各种方式对自由民主权利的争取!
   
   刘宾雁先生的精神正召唤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刘宾雁先生的遗志正为我们所继承,他的伟大理想也一定能够在不久的将来实现!
   
   刘宾雁先生永垂不朽!
   
   2005年12月8日
   
   原载《议报》第228期

此文于2006年04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