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学术败类凭什么强奸敢言媒体?]
刘逸明文集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术败类凭什么强奸敢言媒体?

   继2005年岁末遭遇政治寒流之后,一直以大胆敢言而着称的首都大报《新京报》再一次因为报道原北京大学法律系讲师王天成状告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叶中涉嫌剽窃一事而遭到上级主管部门的严肃处理。《新京报》秉承新闻道德,进行客观报道理所当然,然而,极其不幸的是,它却一再被扣上一顶顶令它窒息的大帽子,这是号称“和谐社会”和美其名曰“胡温新政”统治下的中国具有“中国特色”的一道奇怪风景。一个具有良好职业道德和新闻良知的知名媒体在一次次触及当局权力火线之后,仍然显示出了它作为社会公器应有的一面,这种表现,在新闻舆论和政治环境日益恶化的当下,不能不说是难能可贵。
   
   据说,之前的中青报《冰点》周刊遭遇停刊就是因为准备报道北大教授贺卫方披露周叶中剽窃他人作品的文章,虽然最终撤稿,但仍然不免被叫停的命运。表面上导致《冰点》停刊的原因虽然是因为其登载了袁伟时教授有关历史教科书的文章,但从袁伟时教授在事后的安然无恙来看,那极有可能只是一个为了收拾它的借口,更何况该文在刊发于《冰点》之前,早已见诸其它媒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正是当局不择手段地钳制新闻自由的真实写照。谁敢不以中共“舆论导向”的马首是瞻,谁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打入时代的另册。《冰点》有幸在李大同、卢跃刚的奋力抗争以及国际舆论和一批有良知的学者们的声援下得以复刊,再一次体现出了后极权社会统治阶级的一些基本特征,并让人们看到了争取权利,持续抗争的效果和意义。
   
   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既创造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又催生了层出不穷的腐败官僚,官场的腐败因子更是难以遏制地向着社会其它领域疯狂蔓延,让人扼腕叹息的是,这其中还不乏学术界和教育界。具有高尚的职业道德和严格遵守社会公德是从事教师职业以及学术研究者的必备品质。毫无疑问,教师的堕落意味着社会的全面堕落,学术的腐败意味着社会的全面腐败。作为名牌大学资深教授的周叶中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由“博导”到“博盗”,我想,更能凸显这一社会问题之严重性。

   
   周叶中虽然没能位至三公,权倾朝野,但却有着为“帝王”师的幸运,正是因为他这一非同寻常的经历,所以,他才拥有了令其他同行们不敢望其项背的通天本领,可以在媒体的面前横刀立马。《新京报》虽然屡遭浩劫,而且深谙《冰点》停刊背后的玄机,但其新闻良知仍然不愿意就这样在权力的面前卑躬屈膝,于是便一如既往地涉足当局舆论的禁区。不管被无端整肃多少回,报人们内心的那份良知仍然无法泯灭殆尽,除了要在权力的要挟下违心地为当局涂脂抹粉之外,他们又要把握一切机会打舆论监督的擦边球,争取挽回媒体在公众心目中那濒临崩溃的信任。面对强大的舆论钳制力量,《新京报》的报人们只能在不断犯“错”的过程中做一个知“错”就改的“顺民”。
   
   新的历史时期,腐败的境界也得到了历史性的升华,周叶中事件让我们看到了官员腐败与学者腐败的良好互动,官场腐败与学术及教育界腐败的盘根错节。周叶中挂着“博导”的光辉头衔却和自己的女弟子干着令人嗤之以鼻的“博盗”之事,实在太有损他们自己以及学术界的形象。王天成之所以将此事诉诸法律,除了意欲维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之外,更有着挽救学术和为学术界清理门户的良苦用心。在高喊“依法治国”的今天,王天成的正义行动可以说是对这一理想的践行,同时也是对“胡温新政”的另一种支持。不过,难以让人乐观的是,在这个权力主宰一切的社会,即使法院能够在现在依法受理此案,但将来的结果是否能归于众望,实在值得担忧。
   
   周叶中的剽窃虽说在明眼人的心目中已成既定事实,但一切企图揭露他不光彩行为的言论在国内的媒体(包括互联网上)几乎都遭到了严厉的封杀。《冰点》事件之后,有人把周叶中比做“老虎的屁股”确实很为贴切形象,这回,《新京报》可以说是尝到了摸“老虎屁股”的滋味。周叶中能有如此令人惊叹的能量来使一些大媒体为之折服,我看,仅仅用他的那种特殊经历来做解释还显得有些不够,与其说是周叶中欲盖弥彰,倒不如说是听过他讲课的中央大员们想竭力维护自己的形象,因为他们自己同样会觉得听过这样的老师讲课是一种耻辱。否则的话,谁会舍得动用自上而下庞大的权力资源来为一个大学教授服务?此事这回险些没有被诉诸法律,更大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国际舆论的压力。
   
   当然,刻意的掩饰在中国这种极其封闭的舆论环境中还是能达到很好的效果,就象现在的很多年轻人不知道当年的“六四”以及赵紫阳一样,这和当局对“六四”话题的讳莫如深不能不说没有关系。《新京报》在刊发《王天成起诉武大博导周叶中》一文之后,有关人员虽然受到了上级的处分,并且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可以想象得到的是,他们都是口服而心不服,因为刊发那篇报道既不是“疏忽”,也不是“错误”,而是几个媒体工作者职业道德和新闻良知的不谋而合。不过,即使这样,仍然能为其他学者揭露周叶中等人的丑行起到一定的作用。对于3月21日的那份处理决定,有头脑的人决不会作肤浅的解读。
   
   中国有句熟语叫做“纸包不住火”,随着资讯渠道的日益增加,突破封锁的人们完全能够对周叶中事件作出理性的分析和判断,当局对他的庇护不但不能维护他污秽的学术形象以及受过其“师恩”的大员们的声誉,反而会断送中国的学术未来,使合法性危机日趋严重的专制统治江河日下。依法对周叶中事件进行处理和报道将是挽救中国学术以及提升当局公信力的明智选择,即使能在权力的斡旋下封杀有关信息,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但时间却迟早会给此事一个公正的决断。因此,我奉劝当局不要把自己和周叶中捆绑在一起!
   
   2006年4月1日
   
   --------------------------
   
   原载《议报》第24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