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高智晟险遭暗杀显示出当局的阴险]
刘逸明文集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智晟险遭暗杀显示出当局的阴险


心系法轮 良知天地可鉴

   
   法轮大法作为一个正当的宗教组织,在江泽民皇权未退时竟然被冠以“邪教”的的帽子予以取缔,不计其数的大法弟子因此遭到了当局非人的待遇。这是中共建政以来在中国的大地上制造的又一震惊世界的人权悲剧。
   
   自取缔的那一天起,中国媒体针对法轮大法的歪曲报道便铺天盖地,耳濡目染,可以说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在这种舆论氛围中形成了和官方对法轮大法的一致看法,如今的法轮大法在中国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在资讯渠道日益多元化,互联网纵横四海的今天,法轮大法所蒙受的世纪冤屈终究还是没有被当局精心设置的信息屏障完全阻隔,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正从被欺骗的迷雾中走出。

   
   面对受迫害的芸芸大法弟子,在这个将“依法治国”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的国度,千千万万的中国律师选择了难得糊涂,视而不见。惟有高智晟等几个有良知的律师挺身而出,愿意为大法弟子辩护,这在极权统治一手遮天的中国,不能不说是难能可贵的。高律师曾被司法部评为中国的十大律师之一,凭他在法律界的实力和威望,他完全可以不用涉足法轮大法的禁区而让自己过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生活。在广大律师都以追名逐利为终极目的的当下,高律师的人格不能不说是中国律师界的一笔宝贵财富。
   

几度上书 勇气超凡脱俗

   
   在举国的大法弟子都受迫害的情况下,高律师深深感觉到自己想为所有受迫害的大法弟子辩护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要阻止当局继续对大法弟子犯罪,必须从大处着眼。于是,他便“冒天下之大不韪”,拿起手中的笔,公开地向胡温上书,叙述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的事实。然而,独裁的统治者并没有用实际行动来回应高律师感天动地的善意请求,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依然一如既往。
   
   高律师的义举虽然赢得了国际舆论对他的赞许,但同时也给他自己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麻烦。在当局的眼中,高律师成了极度的“危险”人物,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不安定因素,他因此成了当局严密监控的对象。
   
   面对时刻都有可能失去自由的现实,高律师并没有被这无形的威胁吓倒,而是继续毅然决然地走自己该走的路,在国内为保障大法弟子的信仰自由而努力,在自由媒体发表独立言论,为法轮大法鸣冤叫屈。他的做人勇气和职业道德在国际媒体和人们的心目中树立了不朽的丰碑。
   
   第一次上书没有效果,在危险的处境中,他又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事实证明,当局对他的合理诉求依旧是置若罔闻,大法弟子的遭遇并没有因此而好转,高律师自己反而受到了当局更加严密和非法的监控,据说以前是监听电话,现在是派成群结队的警车和便衣警察跟踪。
   

飞熊入狱 不该选择沉默

   
   就在去年7月,广州番禺区鱼窝头镇太石村民酝酿了一场罢免村官的运动,高律师得知此事后,便让其律师事务所的郭飞雄向当地的村民无偿提供法律援助。在郭律师的法律援助下,罢免行动进行得有条不紊,原先由上级“钦定”的该村村干部全部被民意拉下了马。始料未及的是,当局却因此感到一种“恐慌”,于是便动用军警将全村包围,以武力的方式对村民进行威胁和阻挠,就连前去向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人大代表也遭遇到了警察的野蛮围殴,郭律师更是被当局非法拘禁。
   
   非常令人不解的是,在自己的同事被无辜送进看守所后,高律师却显得异常的沉默。作为郭律师的同事(当然,也可以说是上司),在郭律师遭当局无理抓捕后,理当第一个向媒体和人们发出呼吁,向当局提出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郭飞雄。但高律师却没有这样做,而是一如既往地去关注法轮大法,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法轮大法上面。当然,关注法轮大法从道义上讲确实是无可厚非的,但对郭飞雄的遭遇也不应该视而不见,这多少会给人们带来几丝对高律师的失望。看到高律师在郭飞雄被抓后的低调表现,和郭飞雄不太熟悉的人更是觉得“不合适”对他进行声援。直到2005年的11月底,同为律师界的刘路发表了《你没有金色的衣裳 ——谨以此献给被遗忘的郭飞雄》一文后,才有人发起了《呼吁全国人大查办番禺地方官员释放杨茂东等人的公开信》。我想,没有刘路的那篇文章,这封公开信出炉的可能性恐怕是微乎其微,郭律师的出狱也许将遥遥无期。
   
   我理解高律师工作的繁忙,但毫无疑问,对于很多人来说,此事会给他对法轮大法的关注蒙上“炒作”的阴影。不过,我还是希望事实上高律师能够找到“冷处理”郭飞雄的合理理由,同时笔者也乐意当一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的“小人”。
   

身陷囹圄 也许为时不远

   
   不管怎样,总的来说,高律师仍然是一个值得我们尊敬的人。今天打开电脑,当我看到“高智晟险遭暗杀”的消息,心中充满了对当局无耻行为的愤慨。高律师为了帮助大法弟子脱离苦海,帮助中国人民争取应有的民主与自由确实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他不但面临失去自由的危险,更面临剥夺生命的恐怖。
   
   当局对高律师兴师动众的跟踪,再一次说明了当局对失去权力的恐慌,草木皆兵的心态使得当局把每一位践行民主与自由的人都视为“阶级敌人”和“反动分子”,不惜用各种流氓手段进行无节制的打压。
   
   高律师能够把争取民主与自由的斗争坚持到现在,在极度缺乏民主与自由的中国实在是非常不容易的。当局之所以还没有对他实施最严厉的打击——把他送进共产帝国的文字狱,不是因为当局仁慈,而是当局考虑到了不良的国际影响,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正是后极权社会的特征之一。高律师所作的一切正义举动如果换在第二个人身上,或许早就进了当局专制的牢狱,和有些人相比,他是幸运的,但和民主社会相比,他的遭遇显然又是一个民族很大的不幸。
   
   我想,高律师不会在强权的威胁下屈服,但当局也不会无限期地把现在的这种监视方式进行下去,在当局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高律师必然难逃因言获罪的厄运,即使高律师没有任何的犯罪行为和动机,他们都可以给他强加一个罪名,对他的人身自由予以限制。太多的事例可以说明,中国当局极有可能这样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当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呼喊“和谐社会”,“稳定压倒一切”,其实,独裁专制才是最威胁“和谐”与“稳定”的不稳定因素。在“两会”即将召开的前夕,“高律师险遭暗杀”只是当局的又一次试探行为,他们在观察国际舆论对此事的反应有多大,以图为正式抓捕高律师作出准确的“风险评估”。长此以往,高律师的处境将越来越危险,想想当局当年对手无寸铁的学生的残酷镇压,他们还有什么样的事情干不出来?会不会对高律师下手,也许在“两会”之前就可以见分晓!
   
   当局的卑鄙正反衬出高律师的崇高和伟大,但愿高律师能够平安!
   
   2006年1月18日
   
   --------------------------
   
   原载《议报》第23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