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文集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杨塑之死(推理小说)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司马璐先生回忆录《中共历史的见证》,谈到我跟张国焘在武汉打交道的经过,基本符合事实。不过,有的地方过于简略,有的地方跟事实略有出入,另外有一事实,张国焘先生的确按照我俩当时的君子协定保守秘密。现在事过境迁,再者,我也以自己的死亡成功逃离了老毛的手掌,说话没必要像以前那样忌讳,因此我在这儿将此事公布于世,希望有识之士明察。
   
    张国焘逃离边区的第三天深夜,长江局收到关于此事的电报,令我们阻止叛逃,实在不行,也要尽力阻止张国焘向陈独秀、蒋委员长靠拢。并再三告诫,抛弃幻想,张国焘肯定不是由于婚外恋而滑脚,也不是到武汉看风景。当夜召开紧急会议。我记得王明一边喝着西湖龙井茶,一边嚼着饼干说:老张怎么这样子!这样子!秦邦宪也愁眉苦脸说:这么无组织无纪律,看样子像叛逃,我担心他投靠国民党。叶剑英睡眼惺忪,板着脸不说话,也不知葫芦卖啥药。由于吃不准他跟老毛关系,平时我跟他说话谨慎,心底里将他当作一个线人,虽然外表像多年老朋友,还要做出推心置腹的样子。

   
    当时我也心事沉重,倒不是党失去一位重要领袖,也不是考虑这样会给蒋委员长笑话,因为我明白党内又失去一个能制约老毛的人物,今后的日子更难过。现在王明排挤在外,四方面军早给马家军打得落花流水,残余的,也给老毛整得灰头土脸的。延安方面可以说老毛一枝独大,他哪怕便秘成功拉了一堆屎,拉在离窑洞远远的黄土高坡上,边区人民都要闻屎而动,欢欣雀跃唱东方红。尽管老毛仍跟共产国际陪笑脸,跟莫斯科电报滴滴嗒嗒的拍个没完。
   
    我不反对老毛一枝独大,也不反对他称王称霸,因为我没这个野心,谁当老大,都无所谓,我只想跟在老大屁股后面建功立业。如果我的结局能当一个名垂青史的萧何,并且能寿终正寝,我就觉得不枉此生了。我担忧的是,此人心狠手辣。到陕北没多久,当地的红军领袖刘志丹就给他搞掉,他跟王明拥抱,亲了又亲,随后就挑拨离间孤立王明。王明曾说:吃了老毛的茶水,整天昏头昏脑,我就晓得中了毒。照这样下去,羽毛丰满了,说不定有一天也要将我搞掉。
   
    小超看我翻来覆去一夜无眠,大概明白我的忧虑,她搂住我的脖颈安慰:船头桥头自然直,形势不对,只好找机会到法国。有备无患,现在应该筹集资金存香港,以备急用。她还补充说:上海滩上的许文强急流勇退,就是晚了一步,没去得成法国,你看他在咖啡厅门口中了多少枪弹呵。
   
    张国焘到汉口,李克农将其擒获,押解八路军办事处。张国焘去意坚决,我劝说不成,束手无策。让人震惊的是,在李克农眼皮底下,他又逃了一次。逃逃捉捉,至少有三次。有一次幸亏我跟李克农手臂有力,才将其擒住,押解上车。眼看末日来临,张国焘失了斯文,竟然不顾体统,大叫“绑架”,我们着实吃了一惊。那一刻,我拼命抓住张国焘胳膊,觉得自己不像共产党首脑,不像名气赫赫的国民党中将,而像个李克农手下的行动队员。
   
    后来张国焘口口声声要见蒋介石,我只得陪同。谁晓得接见后,走出蒋介石官邸,他又趁机逃跑。
   
    此人手脚真麻利,像个优秀的田径运动员,估计在北大喜欢体育锻炼。真的,我跟国民党中的一位熟人才寒暄了几句,他就一溜烟窜出了一百公尺。我跟他在后面屁急屎急地追啊追,外人眼里,还以为我们在武昌的大街小巷捉迷藏呢。慌急之中,他撞翻了市民的一副晾衣架,我也绊翻了市民的一只大马桶,我俩还给一个黄包车夫骂了个狗血淋头。
   
    赛跑一刻钟,距离始终保持一百公尺,决不出胜负。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呼吸急促得连叫一声“老张,你停一停,我俩坐下来谈一谈”的力气都没有了。运动的力度,真是前所未有,早年上海滩上执行最艰苦的暗杀任务,比如满门操斩顾顺章,其力度也不过如此了。
   
    只怪他运气不好,最后逃到一条死弄堂,只好束手就擒。我所说的束手就擒,只是说他无路可走,并不是真的给我抓住。老实说,我的身坯没他好,力气也没他大,动蛮的,我不见得稳占上风。我只好使嘴皮子,对站在墙根下,紧握双拳的张国焘说:跟我回去吧,你婆娘孩子还在陕北,当他的人质呢。我知道老毛胡来,你受了欺负。不过,正因为胡来,我们才需要你。你一走,叫我们怎么办?你本家张闻天也不会赞成你走啊!张国焘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不回去。回去死路一条。天天检查挨批斗,窑洞包围,睡觉不安,老是听见枪栓响,这不是逼我出走?与其今后给搞死,还不如现在寻条生路。你放我一码,我感激你,老毛也会感激你。因为逼我出走,他目的是除掉政敌。
   
    听听也有几分道理,再说,抓他也有难度。你看,他磨拳擦掌,原地跳了两下,试图跟我来几个回合,一点都不像文质彬彬的政治家。我可不想伤了脸面,也不想鱼死网破。最主要的,我担心吃辛吃苦抓了回去,老毛反而说我拎不清,于是说:放你走,可以,不过,这是君子协定,你今后不能对外说呵。我问你,你当时有没有致电徐向前、陈昌浩,要他们加害红一方面军。张国焘说:我对天发誓,没此事。你想想,我有何必要加害你们。现在红四方面军一败涂地,究竟谁借刀杀人,谁加害谁?不是一目了然吗?
   
    大概由于我跟张国焘达成默契,张后来选择了三条(见注解)中的第三条,跟中共友好分手。
   
    没多久,老毛放了张国焘夫人。张夫人离开延安时,老毛意味深长地要她转告丈夫:“我们多年生死之交,彼此都要留点余地。”就凭这句话,还有那子虚乌有的长征电报,以及开国之后,叶剑英没血战之功成了大元帅,我基本吃准是老人家负张国焘,并非张国焘负老人家。否则按老人家的性格,老张真的在长征途中想加害老毛,老毛可不会这么平心静气,做事留有余地。张国焘的二儿子以后也不会让他到广州读书。
   
    我私下曾对小超说:这江山按理是张国焘的,只怪他运气不好,手段又没老人家辣,牌桌上又老是有人出老千,才数风流人物,还看老毛。
   
   
   陆文说明:
   
    据司马璐回忆录,中共跟张国焘的三条协议是:或回延安;或向中央请假;或声明脱党,再由中央宣布开除。张表示接受第三个办法。
   
    本文依据司马璐回忆录,假托周恩来口吻,进行合理推想,带有游戏笔墨的成份。请读者看后一笑了之,不必当回事。
   
    江苏/陆文
   
    2005、12、23戏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