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陆文文集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杨塑之死(推理小说)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刘宾雁发表《人妖之间》,我正热火朝天做油漆工,天天戴着口罩,拿着大喷枪、小刮板,围着漆雾弥漫的糖衣机、水浴锅打转。为了养家活口,我将更多精力用于扒分上,余下时间,也只是研究、写作自己所热爱的小说,还有一些充满小资情调的千字文。因此,对他以前的作品并没有多少关注。不过,他这篇报告文学可以说家喻户晓,乡镇茶馆台上也成了热门话题,看过的,没有一个不翘大拇指的。我也认真读了一遍。才晓得我国有个右派,在平反,当了“人民日报”记者,拿了一份可观的俸禄之后,仍保持可贵的锐气,跟社会上的腐败现象作坚决的斗争。
   
    后来,在拖拉机事件中,在重大历史时刻,刘宾雁自断退路,放弃既得利益,棱角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曾听过他的录音讲话,那内容,那语调真是大义凛然、荡人魂魄啊!这时候,我才明白何谓“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听了之后,不瞒大家,使我这个远离政治的人,也不由产生了济世之心,试图校正小我跟大我的位置,和摆脱行尸走肉的宿命。那时候,我似乎明白,钻在象牙塔里,玩弄花拳绣腿,不关注现实的小说是没有出路的。一部作品的成功离开了激情,尤其是正气是不可能的。

   
    自那以后,刘宾雁在我头脑深深扎了根。觉得这人不简单,饱经沧桑,依然保持赤子童心,不像某些也曾是右派的江湖老滑头,那些所谓的文坛大佬,一旦上岸就明哲保身,安享荣华,不愿为社会正义、民主自由出一份力,而是坐在虚幻的莲花宝座上,试图重塑徒有虚名的金身。在我眼里,十多年没能回到故乡的刘宾雁,仿佛是个忧国忧民被放逐的屈原。另外,“第二种忠诚”又告诉我,他的确又是个优秀的共产党员。
   
    刘宾雁在国外,写了大量时评,我时不时看过几篇,觉得他的文章通情达理、平易近人,朴实客观,从没有跟这个组织磨刀霍霍的、咬牙切齿的,也没有党八股和卖弄词藻的毛病。而且字里行间充满人格力量,和对民间疾苦的关怀,以及对祖国前途的担忧。每看一篇,就对他多一份感情,多一份敬重。后来几乎他的文章每篇必看了。看到后来,我在《关于李敖的随想》那篇文章中,明确宣告:我是斗士的标志──李敖的粉丝,理想的象征──刘晓波的粉丝,社会的良心──刘宾雁的粉丝!
   
    我不明白的是,像这种共产党员,这个组织为啥不能容忍?而那些怯于担当道义的、只为自身着想的、坐在船上不摇橹的、听任这个组织自生自灭的人,却给了他们官位职称和可观的待遇。难怪我的一位文友说:这个组织傻头傻脑、好坏不分,将这么优秀的人开除出党,并拒之门外,不同意叶落归根,显得多么不近情理,多么心胸狭窄!刘宾雁毕竟也曾是这个组织中的人,也是中华同胞。可以让国民党人回大陆,龚楚李宗仁安度晚年,民主党派隔岸观火、饱食终日,端着金饭碗,为什么不能容纳曾是自己的同志?
   
    听了文友一席话,我豁然开朗,晓得老天在成全刘宾雁。试想,假如刘宾雁在权贵的恩赐下,答应了什么条件,安然回国,他的逝世能引起世人如此强烈的哀悼吗?我看,至少会打一个折扣。现在可以说,历史也将证明,刘宾雁必然流芳百世,就像上下求索、衣宽不悔的屈原那样,永远铭记国人心中!而那些逆潮流而动的人,刻意封锁刘宾雁逝世信息的人,最终将默默无闻、没人提起。
   
    跟刘宾雁活在同一时代,是我的荣幸!刘宾雁永垂不朽!
   
    江苏/陆文
   
    2005、12、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