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文集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我有个婆罗洲国女友,是网上裸聊认识的。对我比较慷慨,不仅甜言蜜语、那个让我看,还曾做了几个令人怦然心动的怪动作,让我禁不住汁水涟涟。上次东南亚海啸,她好长时间没在网上露面,以为葬身鱼腹,没想到最近她又频频出现网上。今天凌晨,她搔首弄姿、捏着硕大的乳房,跟我聊天时,说想出国旅游,问我世上有哪几个地方值得玩。我说,口气这么大,发了财了?上个月,你好像还希望我做洋葱头,给了我帐号,要我念意淫的份上,赞助你几个铜板呢。你露骨地说:世上只有白斩鸡,没有白看B。好像见了你秀色可餐的肉体,就该付钱。
   
    她说:政府发了笔大财,勘探矿源时发现了金山,分给每个臣民价值十万美元,我国国策照顾弱势群体,深恶痛绝滥发官吏脂粉钱车马费,它赞成平均主义,也鼓励消费,提倡能挣会花,反对守财奴。如果不及时花掉,到时作废,或者以通货膨胀手段,或者干脆宣布停止流通。

   
    我说:约旦肯定不能去,因为刚刚爆炸,突击死了不少人,据说几个同胞,也看枪毙带豁耳朵。法国也不能去,最近一些小青年喜欢放火,烧汽车,想攻打幻想中的巴士底狱。阿富汗、伊拉克、以色列、巴勒斯坦那种地方种族冲突、战火纷飞也不适宜旅游。如果你想突击花钱,一是可以寄钱给我花,二是,在灶口头也可以花,天天美酒佳肴,何愁不坐吃山空!如果你实在想出门玩玩,可以到夏威夷,还有大中华,比如去黟县游西递宏村,爬黄山看日出晨雾,华山敦煌,龙门云岗,雁荡山、齐云山、三清山,还有五台山、峨嵋山、青城山,这些地方都值得玩玩,我们常熟的尚湖虞山也值得一看,你看了尚湖大面积的水域,还有那秀丽绵长的串月桥,就晓得其风光不亚于杭州西湖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老实说,我很愿意当你的导游,赚几个外快,我保证全身心开放,让你觉得花这几个钱值。由我导游,四处开房间、买门票,我保证打七折。
   
    她说:除了这几个,有没有其它地方值得一去。夜郎国能去吗?她说起夜郎国,我激动得大叫起来,那个地方一点不和谐,怎么能去!我睡梦里也不敢去!有个朋友邀请了好几次,讲明车费住宿伙食全报销,我都没去。如果去,必定经过犷州火车站。旧中华上海滩有多险恶,夜郎国那个地方就有多险恶。我最近刚看了篇《犷州火车站须知》,有一条,出站时目不斜视,对乞丐冷若冰霜,不给一个子儿,以免找来麻烦,像你这么多愁善感,体恤下人的主儿,能到那种地方吗?其中还有一条,打手机时,要原地打转,我试了一下,转了几圈,天旋地转,头晕得要命,连忙扶住沙发扶手,吃了片降压片,才缓过神来,保牢了性命。你这么年轻貌美,腰缠十万贯,应该骑鹤到扬州,而不是火车去犷州。要知道,犷州火车站上的黑道不仅劫财还劫色啊。听说那个地方不仅有迷魂药,还有斧头帮、砍手党。想想看,在宾馆里吃了迷魂药,你要主动奉献玉体,在天桥上碰到斧头帮,你要被动奉献金钱。你究竟去受苦,还是去旅游呢?假使实在要去,我马上寄“须知”给你,还有一篇宋先科关于犷州火车站的文章,也一同寄给你。当然你带两个保镖,两支冲锋枪到那儿估计没问题。还有一个办法,离犷州还有十公里就提前下车,女扮男装乘的士,像李向阳进城那样混进佯城。
   
    女友听了笑了起来,她说:你这么夸大其词,说得人汗毛直竖,谁还敢去?要去,看来只能坐飞机。过了一会,她问:红楼梦国呢?听说那儿民风淳朴,彬彬有礼,山水风光具有原生态风貌,挺不错的。
   
    我说:这个地方倒可以玩,据说那个疯僧仍在山洞修行,贾宝玉在给他烧火端茶,薛宝钗嫁了老农,在给人家烧饭生子。不过,千万避开泰石村。泰石村,只看远观,不可近玩也。听说,那个地方百姓起先非暴力斗争,进行民主选举,后来地痞泼皮见不能得胜,就恼羞成怒,用棍棒跟水枪占领了政权,将不少草民送进了大牢,现在基本沦落为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诸侯称霸,尾大不掉,连君主也只好装聋作哑,默认他们的非法政权,封了他们节度使官职。前不久,一个中山书院的女才子,给他们追得魂都没了;红楼梦国的某一议员微服察访,给那些穿迷彩服的打得死去活来,不省人事。连在场的番邦记者也爱莫能助。有个好打不平的人间侠士,单枪匹马,在那儿探头探脑,结果就擒,至今仍给他们关在牢里,生死只能听凭天命。给十万元,我都不去!
   
    女友说:明白了。这么一介绍,夜郎国、红楼梦国,肯定不去。要出国,就先到你那儿,然后由你陪我去安徽黟县,游西递宏村,看黄山朝露。
   
   江苏/陆文
   
   2005年11月11日
   
   作者说明:
   
   士人提出创意,供朝廷选择或批判;秀才设计笑料,以娱乐官吏和草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