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文集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漫题棋生君《看守所杂记》
   
    海虞 汪瑞璋

   
   当今少杰士,常熟出江生。
   
   骨格岖嵚立,风神松竹魂。
   
   学业文博士,前程欧美臻。
   
   六四枪声响,太阳又噬吞。
   
   群秀多遁足,慷慨勇挺身。
   
   长河显英烈,唯愿步后尘。
   
   百年民主梦,醮血写未成。
   
   镣铐克格勃,奈何自由神。
   
   天意唯穆穆,人间漫滚滚。
   
   盛世真大谎,一党朽到根。
   
   昭昭今古事,有谁永秋春。
   
   我心天所授,生命不愧男。
   
   忧患浮云似,得失安足论。
   
   
   酒后五言自由诗
   
   二○○五年十月卅日夜
   
   
   陆文说明:
   
    某日去文友汪瑞璋家小座,品茶闲聊时,偶见其草书一幅,笔格遒劲,汪洋恣肆,内容颂扬本邑才俊之士──江棋生先生。十分奇怪。因其文革插队磨难,且无端官司数年,后落实政策安排工作,不久又下岗,待业灶口,虽诗书画全才,蝇头小楷尤佳,兴福寺方丈妙生,常请代笔,但命途坎坷身世凄凉,不得不靠授徒为生。有人上门求字,除了书写炉火纯青的小楷《金刚经》之类,其余的通常是苏东坡《赤壁怀古.大江东去》,以敷衍应酬,也不知其写了多少遍,换了多少银子,作文书法一体颇难见矣。瑞璋谦虚说:“见笑见笑,打油诗也。很想赠江先生补壁,苦无机会也。”我不知诗理,只觉得此诗凌然正气,有汉魏风骨。在此恳请看官作个裁判。
   
    本诗由汪兄授权发布。
   
    附介绍汪瑞璋的我的两篇文章:
   
   
    陆文:人生难得几回醉
   
    ──汪瑞璋印象
   
    我与瑞璋相识已久,虽平时来往不多,但曾好多次饮茶吃酒、游山玩水。我记得瑞璋几乎每酒皆醉,有年中秋节在月光下的尚湖旁,醉了还唱了“天上一个太阳,水里一个月亮,我不知道哪个更圆,哪个更亮……”声调低沉,头颅高昂,一改平日的激情内敛温文尔雅,他一边唱一边还流下了两行泪水。五味的情绪顿时传染了湖水,传染了我们,我忍不住也唱了一曲《红高粱》。多次来往,我发现瑞璋很喜欢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他在一江渔火、满天繁星的富春江边曾说:与你们在一起,门户开放不设防,嘴巴不设防,肚皮不设防,吃醉了好舒服。人生如梦如幻,难得几回醉,这时候我觉得桐君山的夜色不逊于严子陵钓台的春昼。我们坐在山顶的亭子里,吃着花生米,轮番喝着“五茄皮”,谈他的诗书画,谈他镌刻于剑门景区、兴福幢石,以及黄公望墓碑上的书丹作品,他带着酒意干脆说,身后名不如一杯酒,会写几个毛笔字有啥了不起,全国多如牛毛。我们称他“桃李满天下”,几个得意门生还获得了全国少年书法展几项大奖,他醉眼朦胧笑笑说:“过奖,桃李一个排罢了。”说完拿过酒瓶也喝了一口“五茄皮”。我相信瑞璋的谦虚完全出自于肺腑,浸透于酒水,流露于言语,作为一个曾经沧海逗留炼狱、由于失恋而差点出家的人,谦虚淡泊、宠辱不惊这种长者的品行可以说是修成的正果。
   
    瑞璋也象我一样插过队,喝过乡下土酿的老白酒,基于这一点,我们更有了共同语言。最初我婆婆妈妈地谈起知青的生涯,夸大其辞自身的遭遇,犹如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在炼狱里跋涉。他只是默默倾听,然后再倾诉他的历程,情节之详细,感情之丰沛,犹如在赠送我有血有肉的素材似的。他曾说:“我半生坎坷,以至于36岁还没结婚,不是不想结婚,而是不知有谁愿意与我结婚,何人是我的红粉知己。当时一无所有,连名誉都没有,而且还要面对尘世的冷眼。媒人叫我将就点,不要挑剔,说面孔好看又不能当饭吃!我心灰意懒,出家的念头因此产生,虽然我并不信佛。”我觉得每与瑞璋在酒桌上闲谈,总让我对人生尤其是正义有新的领悟。去年他乘着酒兴给我写了一副联:“陆文仁兄正之:鸿翮渐于陆/机锋爰斯文”。我品味再三,十分喜欢,将其扫描存入我的电脑。我想,瑞璋可以说是我人生途中的一个知己了。
   
    瑞璋目前的生存状况:生活清贫、饮食简单,靠卖字卖画、传授学业赚几个钱度日。然而他随遇而安,自得其乐。几册线装书,数幅文人画,再加上三五只紫砂茶壶和青铜器仿制品,他说已足够建立他的精神家园。去年他以行草书写了四条屏的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今春“初阳开笔”,写了于右任的联语:“烟虹铺藻翰/涨海豁心源”,我观赏时,不知怎的,脑子里浮现了“笔锋纵横,出神入化;气势磅礴,炉火纯青”等这类字眼。行笔至此,我想起他说的话:艺无止境,有生之年,书法能与我形影不离,便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陆文:墨华春色丽
    ──汪瑞璋书画艺术欣赏
   
    “汪瑞璋书画展”年初一在常熟方塔园开幕,增添了羊年新春的气息和亲朋好友的喜悦。进入展厅,迎面就是他的艺术照:地阔天长,水波荡漾,清风徐来,芦苇摇晃,汪瑞璋独自摇橹,孤舟行驶于艺术的河面上。金色的阳光照耀在饱经沧桑的脸上,那灿烂无忧的微笑,仿佛将往年的坎坷、昔日的磨难一扫而尽。此刻画家显然融化于大自然中,与天地浑然一体,这让我不由想起“天地一个人,诗书一幅画”此类纷杂的词句。
   
    是的,汪瑞璋的书画艺术,不仅是从他逆境的生存体验里获得顿悟,而且,更多的是从大自然中吸取营养的。无论他画的辽阔跌宕的山川风貌,还是笔走龙蛇的行书草书,我们都能联想到上苍的鬼斧神工。笔法自然,驾轻就熟,或轻如游雾,或重似山崩。那虬龙盘游、鸾凤翱翔般的纵横都告诉我们:汪瑞璋内心常驻着宁折不弯、“不肯过江东”的执著。写到这儿,我脑子里又浮现他的联句:“墨华春色丽,剑气夜光浮。”
   
    去年,我陪北京朋友到方塔园玩,他偶然发现“虹隐居”三个字的墨迹,驻足欣赏好一会,惊奇地问:陆文,是谁写的?很有功力!我回答:是汪瑞璋,本地人,我的朋友。他马上要求:带我去拜访他。可惜那天没跟瑞璋联系上。他怏怏而归,在电子邮件中仍不时提起,遗憾他的无缘相见。这位朋友是北大教授陈平原的高足,中国作协会员,现任京城某出版社副总编,我想:只有慧眼才能识英才,我的审美水准或许不一定能走进他的艺术世界。
   
    我非常喜欢、崇敬瑞璋的楷书。我去过西安碑林,饱览过古人的经典。凭这参照系数,因此对他的楷书,比如佛经《心经》、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我自信能排除因友谊而产生的私见,有个清醒的判断。我认为,他的楷书已进入超凡脱俗、出神入化的境界。这种宁静致远、宠辱不惊的和谐自然之美,显示了他水滴石穿、非一朝一夕所得的功力。这种作品,在浮躁的、急功近利的商业社会是十分难得的。我的书房有幅他写在绢上的蝇头小楷《春江花月夜》。每至夜深人静,读书写作之余,一边品茗,听着《春江花月夜》抒情的曲子,一边欣赏他的作品,总给人带来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宁和愉悦。
   
    瑞璋也是个性情中人。我记得,他看了VCD电影《苦月亮》、《西西里人》、《情迷六月花》,每趟都眉飞色舞、滔滔不绝。我暗暗思忖:他早年看破红尘,假如真的赌气遁入空门,不是个殿后便溺的酒肉和尚才怪呢?但是,正因为他内心充满着丰盈的情感和理想,他才能写出如此多的激情洋溢的作品。而这激情就是生命的源泉,当然,也是郁郁涧底松不屈向上的动力。
   
   江苏/陆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