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文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漫题棋生君《看守所杂记》
   
    海虞 汪瑞璋

   
   当今少杰士,常熟出江生。
   
   骨格岖嵚立,风神松竹魂。
   
   学业文博士,前程欧美臻。
   
   六四枪声响,太阳又噬吞。
   
   群秀多遁足,慷慨勇挺身。
   
   长河显英烈,唯愿步后尘。
   
   百年民主梦,醮血写未成。
   
   镣铐克格勃,奈何自由神。
   
   天意唯穆穆,人间漫滚滚。
   
   盛世真大谎,一党朽到根。
   
   昭昭今古事,有谁永秋春。
   
   我心天所授,生命不愧男。
   
   忧患浮云似,得失安足论。
   
   
   酒后五言自由诗
   
   二○○五年十月卅日夜
   
   
   陆文说明:
   
    某日去文友汪瑞璋家小座,品茶闲聊时,偶见其草书一幅,笔格遒劲,汪洋恣肆,内容颂扬本邑才俊之士──江棋生先生。十分奇怪。因其文革插队磨难,且无端官司数年,后落实政策安排工作,不久又下岗,待业灶口,虽诗书画全才,蝇头小楷尤佳,兴福寺方丈妙生,常请代笔,但命途坎坷身世凄凉,不得不靠授徒为生。有人上门求字,除了书写炉火纯青的小楷《金刚经》之类,其余的通常是苏东坡《赤壁怀古.大江东去》,以敷衍应酬,也不知其写了多少遍,换了多少银子,作文书法一体颇难见矣。瑞璋谦虚说:“见笑见笑,打油诗也。很想赠江先生补壁,苦无机会也。”我不知诗理,只觉得此诗凌然正气,有汉魏风骨。在此恳请看官作个裁判。
   
    本诗由汪兄授权发布。
   
    附介绍汪瑞璋的我的两篇文章:
   
   
    陆文:人生难得几回醉
   
    ──汪瑞璋印象
   
    我与瑞璋相识已久,虽平时来往不多,但曾好多次饮茶吃酒、游山玩水。我记得瑞璋几乎每酒皆醉,有年中秋节在月光下的尚湖旁,醉了还唱了“天上一个太阳,水里一个月亮,我不知道哪个更圆,哪个更亮……”声调低沉,头颅高昂,一改平日的激情内敛温文尔雅,他一边唱一边还流下了两行泪水。五味的情绪顿时传染了湖水,传染了我们,我忍不住也唱了一曲《红高粱》。多次来往,我发现瑞璋很喜欢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他在一江渔火、满天繁星的富春江边曾说:与你们在一起,门户开放不设防,嘴巴不设防,肚皮不设防,吃醉了好舒服。人生如梦如幻,难得几回醉,这时候我觉得桐君山的夜色不逊于严子陵钓台的春昼。我们坐在山顶的亭子里,吃着花生米,轮番喝着“五茄皮”,谈他的诗书画,谈他镌刻于剑门景区、兴福幢石,以及黄公望墓碑上的书丹作品,他带着酒意干脆说,身后名不如一杯酒,会写几个毛笔字有啥了不起,全国多如牛毛。我们称他“桃李满天下”,几个得意门生还获得了全国少年书法展几项大奖,他醉眼朦胧笑笑说:“过奖,桃李一个排罢了。”说完拿过酒瓶也喝了一口“五茄皮”。我相信瑞璋的谦虚完全出自于肺腑,浸透于酒水,流露于言语,作为一个曾经沧海逗留炼狱、由于失恋而差点出家的人,谦虚淡泊、宠辱不惊这种长者的品行可以说是修成的正果。
   
    瑞璋也象我一样插过队,喝过乡下土酿的老白酒,基于这一点,我们更有了共同语言。最初我婆婆妈妈地谈起知青的生涯,夸大其辞自身的遭遇,犹如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在炼狱里跋涉。他只是默默倾听,然后再倾诉他的历程,情节之详细,感情之丰沛,犹如在赠送我有血有肉的素材似的。他曾说:“我半生坎坷,以至于36岁还没结婚,不是不想结婚,而是不知有谁愿意与我结婚,何人是我的红粉知己。当时一无所有,连名誉都没有,而且还要面对尘世的冷眼。媒人叫我将就点,不要挑剔,说面孔好看又不能当饭吃!我心灰意懒,出家的念头因此产生,虽然我并不信佛。”我觉得每与瑞璋在酒桌上闲谈,总让我对人生尤其是正义有新的领悟。去年他乘着酒兴给我写了一副联:“陆文仁兄正之:鸿翮渐于陆/机锋爰斯文”。我品味再三,十分喜欢,将其扫描存入我的电脑。我想,瑞璋可以说是我人生途中的一个知己了。
   
    瑞璋目前的生存状况:生活清贫、饮食简单,靠卖字卖画、传授学业赚几个钱度日。然而他随遇而安,自得其乐。几册线装书,数幅文人画,再加上三五只紫砂茶壶和青铜器仿制品,他说已足够建立他的精神家园。去年他以行草书写了四条屏的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今春“初阳开笔”,写了于右任的联语:“烟虹铺藻翰/涨海豁心源”,我观赏时,不知怎的,脑子里浮现了“笔锋纵横,出神入化;气势磅礴,炉火纯青”等这类字眼。行笔至此,我想起他说的话:艺无止境,有生之年,书法能与我形影不离,便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陆文:墨华春色丽
    ──汪瑞璋书画艺术欣赏
   
    “汪瑞璋书画展”年初一在常熟方塔园开幕,增添了羊年新春的气息和亲朋好友的喜悦。进入展厅,迎面就是他的艺术照:地阔天长,水波荡漾,清风徐来,芦苇摇晃,汪瑞璋独自摇橹,孤舟行驶于艺术的河面上。金色的阳光照耀在饱经沧桑的脸上,那灿烂无忧的微笑,仿佛将往年的坎坷、昔日的磨难一扫而尽。此刻画家显然融化于大自然中,与天地浑然一体,这让我不由想起“天地一个人,诗书一幅画”此类纷杂的词句。
   
    是的,汪瑞璋的书画艺术,不仅是从他逆境的生存体验里获得顿悟,而且,更多的是从大自然中吸取营养的。无论他画的辽阔跌宕的山川风貌,还是笔走龙蛇的行书草书,我们都能联想到上苍的鬼斧神工。笔法自然,驾轻就熟,或轻如游雾,或重似山崩。那虬龙盘游、鸾凤翱翔般的纵横都告诉我们:汪瑞璋内心常驻着宁折不弯、“不肯过江东”的执著。写到这儿,我脑子里又浮现他的联句:“墨华春色丽,剑气夜光浮。”
   
    去年,我陪北京朋友到方塔园玩,他偶然发现“虹隐居”三个字的墨迹,驻足欣赏好一会,惊奇地问:陆文,是谁写的?很有功力!我回答:是汪瑞璋,本地人,我的朋友。他马上要求:带我去拜访他。可惜那天没跟瑞璋联系上。他怏怏而归,在电子邮件中仍不时提起,遗憾他的无缘相见。这位朋友是北大教授陈平原的高足,中国作协会员,现任京城某出版社副总编,我想:只有慧眼才能识英才,我的审美水准或许不一定能走进他的艺术世界。
   
    我非常喜欢、崇敬瑞璋的楷书。我去过西安碑林,饱览过古人的经典。凭这参照系数,因此对他的楷书,比如佛经《心经》、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我自信能排除因友谊而产生的私见,有个清醒的判断。我认为,他的楷书已进入超凡脱俗、出神入化的境界。这种宁静致远、宠辱不惊的和谐自然之美,显示了他水滴石穿、非一朝一夕所得的功力。这种作品,在浮躁的、急功近利的商业社会是十分难得的。我的书房有幅他写在绢上的蝇头小楷《春江花月夜》。每至夜深人静,读书写作之余,一边品茗,听着《春江花月夜》抒情的曲子,一边欣赏他的作品,总给人带来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宁和愉悦。
   
    瑞璋也是个性情中人。我记得,他看了VCD电影《苦月亮》、《西西里人》、《情迷六月花》,每趟都眉飞色舞、滔滔不绝。我暗暗思忖:他早年看破红尘,假如真的赌气遁入空门,不是个殿后便溺的酒肉和尚才怪呢?但是,正因为他内心充满着丰盈的情感和理想,他才能写出如此多的激情洋溢的作品。而这激情就是生命的源泉,当然,也是郁郁涧底松不屈向上的动力。
   
   江苏/陆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