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文集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巴金死了,悼念、触霉头的文章车载斗量:有的说:明珠、火炬、楷模、泰斗;一颗巨星陨落了,一面旗帜倒掉了;如冰晚芦映太阳;有的说:巴爷爷,您走了,您终于走了;让关心他的后辈,为他长长舒了口气;生得痛苦,死得幸福;有的说:巨匠、大师;有的说:小匠、小师……虽有各种褒贬,但如丧考妣的少,幸灾乐祸的少,如释重负的却很多。真正以的的刮刮的泪水作悼念的,或许没几个。这也难怪,因为有心人泪水早存在眼窝里,听任调度,可巴金烽火戏诸侯,弄得大家索然寡味情感麻痹,泪水没了踪影,只好将他的生死置之度外。
   
    巴金活得实在太长了,他横跨两个世纪,由一本老黄历,变成了一位跨世纪人才。想想看,他的死讯每天都有可能来临,可满怀希望等待,等到海枯石烂,等到孟姜女哭倒长城,他就是死死赖在病床上。这种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尴尬,就像守灵吊唁的人到达现场,躺在门板上的,却迟迟不咽下最后一口气。他这模样,究竟是在等待一位远道未来的朋友,还是因为没彻底消费公家的医疗费,还是医学界想创造长生不老的奇迹,真吃不准。以上形容虽有点夸张,但至少大家等了十年吧。而人生有几个十年呵。

   
    对我来说,他这种长寿,我一点不羡慕,因为他的长寿,作弊的成份太大,就像用糖精骗嘴巴,又像吃了兴奋剂参加田径比赛,还像太监吃了伟哥进了青楼妓馆。一个没什么知觉的植物人,跟躺在水晶棺材里的遗体,其实是没啥区别的。而活在世上,却要掏挖他的粪便,还要给他一把交椅。据说,他一屁股坐了三把交椅:中国作协主席、中国政协副主席、《收获》杂志主编。有种说法,巴金生前希望安乐死,低声下气恳求这个,哭丧着脸乞求那个,可有些人就是不愿他及时驾鹤西天。真是连死都没自由!一点都不考虑一人坐三把交椅,多么浪费资源,要影响起码三个人的仕进。要知道,有些人就是希望合理配置资源,才如此牵挂他的存亡。当然,希望他及时告别尘世的,都有他的理由,就像希望他长年缠绵病榻的,也有他的原因。晁盖没死,宋江总不能越位代之吧。既然晁盖没死,你就不能说,我不给你坐第一把交椅吧。反正一根肉骨头放在那儿,你们等着吃吧。你可不能说,我两桃杀三士呵。
   
    其实,他的亲人不希望他死,最有理由。一则,人之常情,二则,反正医疗费及护理费由公家负担,三则,巴金不死,就是他家的蜜糖罐头,女儿也有个像样的职业。否则此人真的无足轻重,弄笔头的人,也犯不着拍她的马屁。让他苟延残喘,的确符合某些在世者的利益。
   
    另外,巴金不死,《收获》杂志由其主编,也显得名正言顺。否则,这本杂志算啥!关门歇业,重换老板?还有,他死了,中国作协主席谁做?会不会又要争个头破血流?
   
    唉,存者且盘算,死者长已矣。擦干净泪水,化悲痛为力量,猜猜下面三道题,看看自己的智商及运气:
   
   1.《收获》停刊,还是重换老板?
   
   2.如换老板,老板是谁?
   
   3.中国作协主席轮到谁?或者说,谁最有资格当下一届的中国作协主席?
   
   江苏/陆文
   
   2005、10、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