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文集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陆文:肾盂肾炎 9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1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3
·陆文:肾盂肾炎 14
·陆文:肾盂肾炎 15
·陆文:肾盂肾炎 16
·陆文:肾盂肾炎 17
·陆文:肾盂肾炎 18
·陆文:肾盂肾炎 19
·陆文:肾盂肾炎 20
·陆文:肾盂肾炎 21
·陆文:肾盂肾炎 22
·陆文:肾盂肾炎 2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擒拿嫖客记

   

    接到举报电话,也有说法,巡逻的衙役恰巧路过那家美容店。衙役进店时,发现一辆停在路边的车子刚驶离,眼看追赶不上,衙役当即记下了它的车牌号码。

    接下来该店的一位20岁左右的女店员被传唤到派出所。也不知用了啥手法,这姑娘立刻一五一十交待,有种说法,主要口袋里的二百元坏了她的事,因为她没法讲清这些钱的来龙去脉。待口供录毕,天真的姑娘满怀希望人家放她一码时,留置室的铁门打开了,姑娘,不,这时只好叫卖淫女了,就被他们推了进去。只听见咣啷一声,卖淫女当场哭了起来,仿佛那咣啷一声,是她泪水的开关。具体流了多少泪水,为什么忧伤,是担心罚款,还是忧惧名誉受损,还是生怕明天不能上班,衙役用了啥手法,就轻松得到了口供,笔者不是在场目击者,也不是衙役卖淫女肚里的蛔虫,只好一笔带过。看官好奇的话,不妨通过当事人了解详细情况。

    单单捉住卖淫女,不能解决问题,如果没抓住嫖客,这个案子不能成立。于是衙役通过电脑搜索那位车主的车牌号。得到答案,锲而不舍,顺藤摸瓜,捕快马不停蹄,连夜拜访车主。车主居然不在家。衙役不泄气,大街小巷四处巡查,东张西望停在路边的每一辆那类型号的车子,功夫不负苦心人,待拂晓,东方露出鱼肚白,居然抓住了那车主。

    车主是位30岁左右的年轻人。起先路上比较镇定,待进派出所,面孔就变色了。“把口袋里的东西都掏出来,快快!”马上手机、香烟、打火机、钱包、钥匙都放在桌上;“把裤带拿下来,快快!”一会儿,裤带就到了桌上。我之所以说“一会儿”,是因为这车主的裤带扣比较紧,要花点功夫,还要用钥匙小工具才能除下来。“把金项链拿下来,快快!”见车主磨磨蹭蹭,衙役想动粗帮忙,车主要紧说,我自己来。“知道不知道,为啥请你到这儿来?”“不晓得。”“哈哈哈,还说不晓得,我们吃饱饭,没事干?”衙役打开留置室铁门,放出卖淫女,你看看,她是谁?”

    “我交代,我交代。只要保密,不要送我进拘留所,罚款就罚款。”坦白之快,衙役很吃惊,放松了脸上的横肉,都笑了出来。他们原估计要费手脚,因为毕竟嫖客已离开现场,如果死不承认,卖淫女一方口供也无济于事。满24小时只好放人。没想到这几记下马威,就打得年轻人灵魂出窍。看他束手就擒,缺乏临场经验的样子,估计即使是个买嫖老手,也是个进派出所的新手。看来动刑不是高手,凭软功,掏出口供才是好汉。

    “花了多少钱?”“150元。”“和她有没有用套子?”“没。”“你倒胆大,直进直出,也不怕得毛病……”衙役目的达到,也喜颜悦色说了几句玩笑。

    “罚款四千!”“可以,可以。我叫人来送四千,请你们马上放我出去。”“没那么容易,这要等一等,送上面审批。”车主担心拘留,打了个电话,托人疏通,得到人家肯帮忙的答复,他才放心呆在留置室里,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江苏/陆文

   2005年9月7日

   说明:本文用了很多陈词滥调,比如锲而不舍、顺藤摸瓜、马不停蹄、磨磨蹭蹭,大概受了闲言《自由派都是纸老虎》的影响。闲言先生使用成语是那么的挥霍,这习性也沾染了我,希望读者原谅。标题原来是《嫖客暗娼都是纸老虎》,后来担心人家说我剽窃毛润之的《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才换了这题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