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文集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从火葬场出来,为了一笔约定的生意(帮一家公司看风水、策划印象),我立即打的往汽车站。乘中巴到S市火车站才六点。买好七点十五分的车票,我舒了口气,擦了擦汗,方感到肚皮饿了,于是走出车站想买客盒饭填填肚皮。

    在流动摊贩上买好盒饭,重新走进车站,天色尚早,太阳还歪在西边,照得车站大厅亮堂堂的。我选了张空位,放下手提包,吃了起来。边吃边想,此刻吊唁的亲友大概已开始吃我父亲的豆腐饭了,我不在场,不知老婆如何应付。

    正在这时,我感觉有目光不时朝我扫视。抬起头来,看见隔着一张空位上坐着一位女性。长头发,穿着粉红T恤衫,下身一条半新不旧的牛仔裤,年纪不过二十六岁的样子。虽说年轻,却脸容憔悴,皮肉松驰,既像纵欲过度,又像营养不足,反正不是青春亮丽的货色,就像一只隔了夜的馒头。她见我注意,赶紧转过头。弄得我怪不好意思,于是继续吃盒饭。

    可这顿饭吃得不安稳,这倒不是今天火烧了父亲的遗体影响了心情,而是好像老是有目光跟我纠缠,也不知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有目光纠缠。为了观察这目光来自何方,我吃口饭夹筷菜,就冷不防抬起头瞧四周,主要瞧这个女人。或者说,所谓的瞧四周是借口,目的瞧这个女人。我之所以说女人,而不称姑娘,是因为姑娘至高无上,在我眼里有着处女的意味,现在不少未婚女性仗着结婚可以修补处女膜,没了后顾之忧,交媾已成家常便饭,一个二十六岁女性,胸脯这么厚实,一副妇人状,我宁愿稳健点称她为女人。 我每次看,她都能及时躲开我的眼神,而且面不改色,使我猜不透她动什么念头。后来,她终于露出马脚,其实也不能说露马脚,因为她主动暴露。她居然咽着唾沫,直勾勾盯着我捧在手上的盒饭,还有放在凳上的另一盒小菜。这眼神真的放肆,可以说那一瞬间,这盒饭不花分文,就被她的眼光夺了去。盒饭其实没啥,还剩半只肉圆,一小块鱼块和一点韭芽肉丝,饭嘛,还剩二两,我不知它有什么价值,值得她占有。面对残羹剩饭,她有何必要咽着唾沫?坦白说,我宁愿她贪婪的目光掳掠我,也不愿掳掠我的盒饭。并非心疼盒饭,大家想想,难道我的肉身不如一客盒饭!我毕竟过去是个诗人,现在是个预测大师啊。当然这么说,有点放肆,有点不敬,父亲尸骨未寒,作儿子的理应悲痛为上,此时不应胡思乱想和计较这种细枝末节。何况看盒饭又怎么啦,盒饭还不是在我手里。商店橱窗里那么贵重的物品都让人欣赏,我的盒饭,当然人家也有权利关注。

    这女人看盒饭锲而不舍,毫无廉耻,后来干脆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它,嘴唇一张一合的,似乎陪着我吞吃什么食物,鼻翼一翕一动的,也好像使劲嗅着诱人的香味。我有点不忍心,晓得她不是有事没事玩弄自己的口水,以此消磨多余的时光,而是肚皮饿。因为只有肚皮饿,人才会露出真面目,变成这样子。我想了想,郑重地对她说:要不要给你买客盒饭?她怔了怔,摇摇头。我说:不要客气,我请客。她没作声。

    我再次打量,发现她相貌一般,眼睛特别大,却没神,脖颈比较粗,皮肤不怎么白,眼睫毛却长长的。整体相貌,尤其粗壮的骨格,命中注定是个民工苦力,至多做个端盆子的服务员,或足浴按摩女。假使怕苦,又贪婪且馋痨,说不定还是个潜在的候补野鸡。我是算命的,眼光不会错。

    看完这苦命人的外貌,我突然“怜香惜玉”起来,或者说充满了无产阶级感情。我走出车站,买了一客跟我同样的盒饭,伸手给了她。这时,她两只手颤抖起来,眼神也似乎活络灵光起来,当然也可能是我的错觉。她轻轻说了声:谢谢你,大哥!

    只要你看过这女人吃饭的全过程,你就明白什么叫狼吞虎咽,什么叫馋涎欲滴。我不知明末陕西米脂那些饿得发疯的农民,吃榆树皮观音土,特别易子而食时,是不是这样子。她开始接连扒了几口饭,连小菜都没夹一筷,嘴巴撑得满满的,舌头都没法动弹,眼珠子都暴了出来。后来喘了口气,待嘴巴腾出稍许空间,就将筷子指向肉圆,试图夹碎那只肉圆子。可夹来夹去,老是击不中要害,也不知一次性筷子质量差呢,还是调皮的肉圆逃来逃去,顽强地抵抗,于是她索性嘴巴凑近菜盒将它一口吞了。鱼块呀、韭芽肉丝呀,那些散兵游勇,风卷残云,一下子都扫进了她的喉咙。食欲这么好,速度这么快,我真以为她一顿可以吃双份。吃到尾声,她不好意思对我笑了笑,又说了声:谢谢你,大哥!

    这种吃饭的狼狈相,大倒胃口,让我失去了跟她谈话的兴致。因为我已进入小康水平,追寻的是情感,而她仍处于温饱阶段,热衷的是盒饭,我们毕竟是两条路上的人。我没跟她多搭讪,只想闭目养神。可还没闭上眼睛,就听到她怯生生问:大哥,到什么地方?我懒洋洋回答:合肥。她高兴的说:我到蚌埠。我俩或许乘同一班次车。我说:可能吧?我是七点十五分的。她笑了起来,说:真巧,大哥,我跟你乘同一班次车。

    以下的事不可思议,我居然改变想法,跟她聊了起来。我思忖,或许她笑的样子是那么的可爱,而且那语调跟神态似乎在讨好巴结我。

    聊了半小时,聊着聊着,她吞吞吐吐告诉我,两顿没吃东西了,早上吃了两只包子,从中午到现在喝了几杯水,有一杯还是自来水。买了回家的车票,钱所剩无几。饿得熬不住,也想买客盒饭,但问了价格,最低价要五元,就拿不定主意了。她拿出钱包打开给我看,让我明白她没说假话。我要紧挥挥手,说,不必,我不是警察,没权查你的物品。事后明白我的冷淡和矜持,并非显示清高,而是出于动物的防御本能,目的拉远人际距离,避免他人趋炎附势。我知道跟穷人热络的结果,便是施舍,否则你的良心过不去。当然这么说,并非认为自己已富得流油。

    后来见她无精打采,不忍心,就以热情的口吻问她出门干什么?她说,找工作呗。找不到工作,只好回家呗。工作是有的,可是工资低呗,经理又有坏心眼呗。我听了她一连串的“呗呗呗”,觉得这声音很滑稽很悦耳,便不由自主以模仿的语气说:出门将就点呗,有活儿干,不错了呗,不要跟人多计较呗,不就站稳了脚跟呗?不到迫不得已,不应该跟老板翻脸呗。她说:每月五百元,还是欠的呗,身份证要押在他那儿呗,人住在那儿,老是青菜豆腐,没得荤腥吃呗,晚上还要……,说出来不好意思呗。

    七点,车站广播通知本列次的顾客准备上车,我们收拾行李,随着骚动的人流,一同排队,我还帮她拎了一只黑色旅行包。那只旅行包沉甸甸的,估计都是些不值钱的替换衣服及日用品。进入检票口,交还旅行包,便分手进入各自车厢。临分手,她说了声:大哥,再见!我恍惚了一阵,若有所思也说了声:小妹,再见!我所说的再见,现在想来,或许隐含隔会儿我俩再见面的意思。我觉得这种内心的“缠绵”,可能她的性别在起作用。

    由于是始发车,车厢稀稀落落人不多,我坐的那一隔车座,对面坐着一个老年妇女,两只眼睛贼溜溜的,很活泛,才上车,就将中间的小桌占了一大部份,上面放的是手帕、食品袋之类的东西。我坐下不久,果然不出所料,那“小妹”就来到我的车厢。女人朝我笑了笑,就大大咧咧脱了鞋子,站在座位上,将她那只旅行包放上行李架,然后一屁股坐在我身边。

    我知道这么叙述,像一面之词,也给人感觉,这个女人好像为一客盒饭付出了太多的代价。那过火的殷勤,也给人印象好像有点雌赶雄。其实,我承认,没有内心的容纳、眼神的默许,还有各种各样的行为姿势,这女人不会如此跟我亲近。说实在,当时我的心情既处于低谷,又有点亢奋。父亲死了,自然心情悲痛,但想起马上到手的生意,一笔五千元的咨询费,悲痛又打了折扣,情绪又多云转晴。我这种心态,再加上旅途寂寞,自然欢迎陌生的异性向我靠拢。这女人身上充满野性,出身底层,谈话率真,说真的,我跟她相处比较轻松,而且还有难以形容的优越感。

    坐在对面的老年妇女,以不屑甚至鄙夷的眼光看着我俩,仿佛洞察一对萍水相逢的狗男女,接下来想玩什么鬼把戏。这也难怪,我们大哥小妹的,叫得也太肉麻了。而她穷途末路早过了更年期,人生基本没什么剧本可供她演出。因此火车行驶了个把小时,碍于她在场监督,再加上起初乘警、列车员在过道里走来走去,像查票、捉流窜犯似的,我俩也没深度的交谈,都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没有集中的话题,不过,我讲了三四只笑话,她呵呵呵的总笑个不停。有只笑话,不知谁发到我手机上的,我拿出放在裤袋里的摩托罗拉手机,念给她听:“一民工饿着肚皮从外地回家,女人脱了衣服,手捧饭碗,问:先睡再吃,还是先吃再睡?民工想了想说:边吃边睡。” 她听了,更笑个没完。

    聊了个把小时,一点不厌倦,我十分吃惊,没想到父亲死后几十小时,烧成骨灰几个小时,我的情绪竟会变得如此舒畅。究其原因,真不知是由于跟女人厮混,还是父亲的去世,让我扔掉了一只包袱?

    我父亲原是烟酒营销员,年纪大了,才当了门房,不久脑溢血瘫痪在床。在床上躺了三年突然死了。父亲死了,也不知死于凌晨,还是死于半夜,反正发现时,他的身体冰凉,我不好意思说僵硬。我走到床头,他一动不动,脸蜡黄蜡黄的,嘴里流出的口涎已经干涸,唯剩下一滩残渣,一看就晓得他的魂灵早脱离了他的躯壳。弟妹接到父亲的死讯来到我家,都缩手缩脚,迟迟不愿主动给父亲清洁换衣。作为长子,我理应身先士卒。我在湿腻的裤裆里摸索时,发现父亲临死彻彻底底拉了次大便,大便真多呵,仿佛阴间没厕所,他在阳间只好作一次彻底的清空,也仿佛这大便,他把它当作金银财宝,要一塌刮子留给他的子女。大便奇臭,烂如淤泥,熏得人欲呕,我屏息敛气,在那儿操作了五分钟,用了好多张手纸,还有湿脚布才将他的屁股擦净。我当时难受的样子,老婆后来说,还以为我在两个妹夫面前装腔作势呢。

    八点以后,列车流动摊贩车又出现面前,我买了三瓶矿泉水,一瓶给了所谓的小妹,一瓶给了对面的老年妇女。那老年人不知所措,惊奇得差点立起来,连声说,谢谢,谢谢,老板你太客气了。实施了贿赂,老妇两眼微闭睡着了,只有她明白是由于列车单调的喀嚓喀嚓的响声呢,还是网开一面给人方便。

    小妹占有了我左边的两只位置,还一寸一寸向我靠拢。这时候,我心猿意马,也可以说魂不守舍。我这么说,并不是理性发生错乱,而是生理发生了反应。不瞒大家,我跟老婆已两年没那件事了,并非没兴趣,而是婆娘因子宫瘤开刀割掉了子宫,而没有鱼水交欢的内在动力。开刀之后,她敷衍塞责的,总是例行公事执行着那些操作程序,弄得我索然无味,久而渐之,也对这事没了胃口。后来虎头蛇尾、恶性循环,竟至于不行了。你想想,有谁愿意长年累月跟一个不喜欢下棋的人下棋?看着她熟练地涂着润滑油、故作兴高采烈准备交欢的样子,以满足我活塞的需要,我的欲望顿时飞到了九霄云外。面对让人恼火的疲软,我不甘心,曾垂死挣扎,往美容厅桑拿房央人帮忙,可不是纹丝不动,就是虎头蛇尾,从没一次像样的勃起。我记得借助了蓝色的伟哥,有次交媾才有始有终。可今天“小妹”的亲热,下身居然出现了立竿见影的反应。它一点点膨胀起来,嚣张起来,那积极骚动的模样,就像上次吃了伟哥。这久违的启动,啊,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