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拨号上网已有三年,起先榕树下,贴点风花雪月的小资文章,有空跟网友聊聊天,发发电子邮件。说真心话,倒没受到骚扰。即使电脑癫头癫脑,沾染病毒,也大多是不小心在软盘拷贝时传染的。不过,自从我上新浪网为一电影明星说了几句公道话,ID被封掉之后,电脑就发生奇怪的现象。此现象,在博/讯设立专栏,发表了一通文章之后,出现得特别频繁。起先网速慢,并老是出现“服务器重置”的字眼,发展到后来,信箱内的信件被人复制,并传送到我的电脑,让我明白他的厉害。而且只要去了“21信箱”,网络设置就被改为“从不进行拨号连接”,使我不得不放弃这信箱。为了安全,我申请了境外信箱,可用了二次,再也打不开了。最让我气恼的是,有两次打开股票软件,居然将我的重要股票──春兰股份删除。这些人甚至连游戏活动也不放过,现实中的赌博要擒拿,无话可说,虚拟的网络世界玩博弈,总该自由了吧,可结果也要捣乱。不仅偷窃游戏金币,而且不知玩了啥花招,将我的保险箱封锁,让我至今没法提出玩游戏所需的筹码,只好放弃网上的梭哈。这些人是谁,我不知道,不过感觉这些人不是唯利是图的小偷,就是热衷于稳定的衙内高手。

    我是电脑外行,只会打字写文章。因此碰到这类麻烦,不是请内行朋友帮助,就是土法上马自行解决。起先用杀毒软件治疗,实在不行,就格式化重新安装。每次安装,花的时间很长,往往需要一二小时。可完成后上网,怪毛病又出现,只好重新安装。幸亏网络上认识一个女专家,教会我使用“ghost”才喘口气。她还让我明白只要监控,电脑就不太平,所有电子信件都不安全,就像不知能否到达目的地的明信片,就像监狱中犯人的信件,每封信件都要经过检查。另外,我还晓得了国产杀毒软件吃里扒外,3721也不是个东西。

    每打开新浪信箱或其它网站,纪录都及时以副本的方式,保存在“Temporary Internet Files”的子目录里,而且有时还有一个“SWF”开头的打包压缩文件。有心人就是凭这个压缩文件来掌握你的上网动态。

    他们的骚扰是不间断的,平时有事没事来,空手来不好意思,就送你一个病毒。如果形势紧张,就加强攻击和封锁,就像上老虎凳,不断朝你脚跟塞砖头那样,死机呀、黑屏呀,十八般武艺统统拿出来了。不过,他们尽管国内操作游刃有余,出色的技艺也发挥得淋漓尽致,封闭境外中文平台,却好像力不从心,有点像学徒洋葱头,给人感觉,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我每使用无/界浏览、自/由门上网,总觉得这些人跟我远隔千里,我甚至听不到他们的磨刀霍霍。比如自/由门环境中,加密使用“google”,就能不受阻碍地查看各种资料。

    固然讨厌这些不速之客,我却比较敬佩,敬佩他们的技术,比如最近上关天茶舍,他们也有本领让我发不了跟帖。另外,我也敬佩他们的敬业精神,只要上网,他们就像狼狗闻到了血腥气,马上来找它的肉骨头。真是召之即来,不知厌倦。

    他们的工作时间估计在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左右。因为这段时间,对我的骚扰特别结棍。中午估计吃饭休息,晚上11点之后,也许劳累得受不住,也许再攻击不好意思,对我的拜访才稍有停顿。我估计这些人,监控三班倒,也就是说,或许有三个人每天靠我的上网而谋生。每想起因我的上网,至少有三个人有了饭碗,我就有一种成就感。说老实话,我宁愿每时每刻监控,也不愿他们失业,因为失业会增加就业压力和社会不稳定因素。就这个意义上说,我对当前的和谐社会也作了一份贡献!想想看,这么多人,不建筑一道虚无缥缈的万里长城,以抵挡无数心怀怨恨的假想敌,你说,计算机毕业的大学生往哪儿分配?他们的精力往何处发泄?坦白说,如果我的儿子懂电脑,我也希望他一生平安,端这只省力饭碗。

    现在我对电脑的运行极其敏感,只要五笔字的工具条跳出原来的位置,我就知道又来了;只要回收站清空时间长,或没有响应,我就知道电脑吃了蒙汗药;只要打开网站时间稍长,我就知道人家又以延迟或屏蔽的手法来表示对你的不满;只要打开网站文章,突然黑屏或死机,我就知道人家愤怒已到了极点。前几天,我在世纪中国网站跟帖,突然通讯中断,第二天经过交涉才恢复,才明白自己的锲而不舍,已让人家无计可施,只好以掐断线路的方法来抗议。以上事实,让我觉得赚网络通讯费的跟这些人似乎一鼻孔出气。

    最近装了宽带,起先觉得电信部门赠送的卡巴斯基反黑客软件不错。你看,只要攻击就及时汇报,像个俯首帖耳的家丁。不过,它究竟能不能看家护院,我不知道。尽管这样,每看到这软件及时通知,几点几十分几十秒进行了一次攻击,我仍觉得心情舒畅。试用了这软件十多天,电脑后来依然傻头傻脑的像吃错了药,我才发觉那幽灵,就像驱除不掉的癞皮癣,卡巴斯基或许已被收买、已被攻克,它所有的攻击通知,或许只是暖暖我的肚肠。

    应付这些人,我真有点疲于奔命,上气不接下气。我想,与其长时期抵抗,还不如门户开放不设防,将自己的电脑当作公用电脑,哪怕当作一只野鸡,任凭所有人前来偷窥甚至操作,也比费尽心机,建筑不顶用的防火墙来得好。

    江苏/陆文

    2005年8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