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文集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中)

    11

    当夜11点,我在床上好象听到楼下什么声响,象开门关门,又象风吹窗户。我竖起身子。此刻妻儿睡得死死的,那睡相犹如两条蜷曲的黄狗。父母并肩贴在墙上和蔼地眨着眼睛,这让我想起了过去的岁月。

    我站在阳台上凝神倾听,却再也听不到儿时蟋蟀的唧唧和青蛙的呱呱,只听见成千上万吸血鬼的一片嗡嗡,和远处传来的救护车和警车声。天上没有一颗星星,也没有一丝月光,唯独风儿在浅斟低唱,银河北斗,牛郎织女,连同光彩照人的太阳,连同亿万斯年的整个宇宙,俱沉浸于茫茫的漫无止境的黑夜之中。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当头笼罩的青灰色天空中却悬浮着一层城市文明的粉红色光亮。在虚幻的光的衬托下,远处铁一般沉重的混凝土建筑更显得龇牙裂嘴轮廓分明。

    伫立片刻,我轻轻打开房门,幽灵似的飘下楼。楼下也是一片黑暗,几十只心灰意懒的蚊子与我撞了个满怀。一股凉风如离乡背井的幽魂在客堂里游荡回旋,闷屁的臭味仍然混杂于情欲的空气中,并熏得我脸上发热。我竖起耳朵摸着黑蹑手蹑脚溜到屋外。场地空旷寂寥。唯有老井和腊梅广玉兰露宿于驼狗的北墙旁,似乎在忍受着无限的寂寞。躲在这两棵树后的驼狗的北窗肆无忌惮地张开着大腿,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大嘴的窟窿。小姚房门紧闭窗开帘挂,整个房间呼吸正常仿佛睡熟了一般。往昔溶化于血液之中的一首儿歌不由爬上心头。

    狼:小羊乖乖/把门开开/妈妈回来/你把门开。

    羊: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我不把门开。

    我习惯性地摸了摸裤腰上的钥匙,又在院子里踱了一圈,末了再上楼而睡。朦胧中似乎又听到来自地狱深处“轧轧轧”的响声,孩子在熟睡中翻身骂人,接着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12

    腿伤第一夜我没睡着。小腿脚板之间上了石膏,半夜且有七八分寒热,只当脚踝不是自己的,任凭它疼痛,寒热么,派科技精英──先锋六号去对付。可躺着不准动,时间一长则腰酸背痛。真的,下半夜仿佛被推出午门腰斩,加垫棉胎变换姿势也不济事,开灯看书也无法转移注意力。天哪,苍天在上,我偶尔大胜就遭到这么大的痛楚,怎么不使我相信祸福相倚吉凶同域,命运是掌握在上帝手中呢!我前世作了啥孽?老天才这般惩罚我!

    话说回来,若是想起漏网的幸运,我又觉得老天有情网开一面,自己也仿佛是智多星的后裔了。真的,我非常得意自己的第六感官和下山的意志。路是不长,不过一箭之遥,但那是漫长的二万五千里呀!铁拐李简直是一面念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一面扶着岩石树杆一蹦一跳下山的。

    长夜漫漫胡思乱想的,我轻易成熟了受伤的掩饰,老婆天明好往车间主任那儿给我请假了。作工伤处理自然不可能,月度奖的损失也是历史的必然,幸好仗着病历证明药费尚能报销。哦,列位有所不知,厂医务室今年也在赶时髦搞承包,巴不得枫叶荻花秋瑟瑟,门庭冷落车马稀。就说一位土地工,那天他为了消灭结石症,将嗓子骂哑门踢破也没顶用,鱼医生胯下受辱稳坐钓鱼船,量你小子没种动他一根毫毛。后来政工兼人保科长刘铁嘴把他请到办公室去了,起先他赖住不走,不过已不敢破口骂人。刘用电热丝打火机点燃一支烟,眼睛朝天说实在没法只得打电话。小子吃硬不吃软,听说打电话阵脚大乱。结局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插队出身的钱师傅的情形与其相仿,然而结局却让他占了上风。开始也有说客劝其克己复礼且瓦解他斗志,说算了,吃亏就是便宜。你今后要不要再到他那儿看病!命中注定你求他他不求你。他说岂能忍让,六八年忍让了,给人一脚踢到土里(乡下),假使再忍让,恐怕在这城市、在这世界不会有你的立足之地。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老钱看病不成则写了封所谓的道歉信油印张贴。我宁愿腾出篇幅改正别字抄录于此,可见这仁兄在我心中的地位。睡觉尚早,诸位的耳朵也不妨尝个鲜吧。

    亲爱的赤脚医生:

    请你原谅,无论如何原谅我不识相!昨天我自私自利,居然为了健康而麻烦你。我愣头愣脑的闯进你医务室,不,卫生所,否则你怎么能名正言顺的享受那科级待遇?当时,我竟然没有半句寒暄以联络感情,便直截了当对你陈述了我病情,随后则开口讨医药记帐单,以便去医院检查求治。你当场一口拒绝,仿佛贞洁的处女斩钉截铁拒绝了流氓通奸的要求。我起先以为或许“鱼医生”的称呼不当,我应该如女人那样妩媚地叫你为“老鱼”,当然最好是“老鱼仙”。我们的健康与生命依赖于你保护,谁敢对你不尊敬呢!据说,你早听厌了形形色色的恭维话,早接惯了可怜虫雨点般的“拔木头”(虽然有人说你并不抽烟,只喜欢受用洋参丸蜂皇浆,然而殷勤的奉献确实能使你趾高气扬心情舒畅)。后来我又以为我要么是在无意之中伤害了你自尊心,让你误认为我在把你当作是只会量体温称体重、医治狐臭皮癣的野郎中,哪里配得上看我病呢!其实,我的病原不值得大惊小怪,它仅仅是尿液露白而已,触足霉头也至多患上前列腺炎。它远没有上吐下泻、大便裹血、肚里有块肉瘤那么严重。于是我急忙弥补过失,虚心承认你的医学权威,低声下气恳求你配点药赐我服用。不料你固若金汤依然铁板一块。稍后你似乎萌生恻隐之心,意欲安慰我的沮丧,可是你又吞吞吐吐故弄玄虚,仿佛我得了绝症似的。这差一点使我觉得今天碰上刮骨疗毒的再世华佗了。可惜我生性愚纯,因而没及时跪求你拯救我之残生。我反而心生疑问:莫非开张记帐单比登天还难的结论,今日又在我身上验证?

    事后我才明白你今年在搞承包,我如梦初醒后悔不已。我痛恨自己为啥去年不生病,偏偏在今年装死,这岂不是有意毁坏你苦心修筑的一条财路?我自责:根元,你真糊涂,连生病也不拣日子,你明年生病也不迟嘛,你为何狠心与他过不去?请你原谅我,尊敬的卫生所长,我不是故意为难你。欧,要是我早知道你不惜冒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风险去搞承包,那么,我上次就不会向你讨伤湿解痛膏,也不会吃了甜头得寸进尺,再来索取一袋简装感冒丸!我宁可背地东借西讨,也决不妨碍你家的基本建设与财富积累。请你相信我,三百人小厂的科级所长!纵然有人出于妒忌中伤你,哪怕是诬你同某药房达成默契,建立了良好的令人回味的外交关系,他们给予你,慷慨你给予你最惠国待遇,因此你才心宽体胖银根茁壮,我亦不会相信这恶毒的诽谤,更不可能到处张扬坏你名声。可眼下我这么表白恐怕为时已晚,然而不知怎么,我仍旧想再作努力,故趁此机会将金工车间小黄毛的“小幽默”举报于你:

    一位老工人怯生生的走进卫生所,请求鱼医生开医药记帐单。

    鱼:啥病?哭丧着脸。 工:不晓得,就是饭吃不下,看见老壮肉打心翻(恶心),人吃力,面孔黄,想去验血。

    鱼:没啥要紧。

    工:为啥?

    鱼:就算是肝炎,中国也无药。什么肝必复、肌苷、云芝肝泰,都是骗铜钿的。晓得毛病,反而增加精神负担,要是没病,不是白白浪费记帐单?(稍停片刻,见可怜虫赖住不走)还是去干活吧,听说你们车间奖金很大。

    老鱼仙,我真对不起你!想当初我俩插队同一公社,年复一年在社会的泥坑中打滚,为了每天可怜的八分“劳动工”和半斤“按劳粮”而流汗而拼命。那年头踮起脚尖,你仍望不见钞票的倩影。当年我俩虽不在一块田里干活,一个锅里盛饭,一间茅屋里睡觉,却也是一衣带水炊烟相望,一根藤上的苦瓜呀!而我昨天却忘记前情,用患病的借口来讨什么记帐单,怎么不使你觉得我在不讲义气,残忍地撕扯你的年终奖金呢?我尽管不是故意的,但我感到伸冤不清,你已对我恨之入骨了。你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不是吗?“人可以忘记别人杀死他的父母,却决不会忘记别人剥夺他的钱财!哪怕是变相的剥夺!”想起马基雅弗里的这句名言,我心里可十分担忧!

    朋友,请不要生气。你不生气,我才告诉你。我的确认为你今年企图发财的决定实在太迟了,可以说是在“摸后膀”。你稍微明智的话,原应去年就闻风而动,借个由头捞它一票的。不捞白不捞,不捞,历史也不会记载你的吃亏、你的廉洁。因为历史是狗眼乌珠,它从来都不屑记载小人物的光荣和耻辱。况且法不责众,一旦每只猢狲皆蠢蠢欲动,将国法当作竹杆爬,警察就头昏脑胀,不知捉拿哪个为好。所以捞了也没后遗症副作用。许多社会栋梁有识之士在吃吃喝喝打打麻将眠花宿柳的同时,都没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当然,我希望你现在仍来得及捞,看在往日的交情份上,我也有义务支持你的承包。为此我保证:

    1.昨天下午我擅自去医院看病的费用我自理,不作报销处理,以免掰掉你奖金一个边。

    2.从即日起打印成文,发布命令,命令我13岁的独生子今年不得生病。否则,休想叫老子去讨记帐单而害你坏钞。要是敢于对着干,违反户纪家法,其生死听凭天命,父母概不负责。

    3.尽力劝告本厂职工要克己忍耐大度宽容,使他们深切领会识时务为俊杰的真理,以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英明指示,采取有力的思想灌输,使他们认清大势,彻底铲除平民可恶的妒忌心,并高度发扬君子乐于成人之美的优良传统。暗示他们“鸡连皮狗接骨”,所有动物均有极强的生命力和天然的免疫力,让他们自甘情愿将大病化小小病化无,不到奄奄一息的弥留之际,不进你老卫生所。

    此外,不知你能否撺掇上级召开全厂“医疗费用节约大会”,使大伙彻底统一认识,在经济上与你保持一致,并紧密团结在你卫生所的周围。我相信每个职工最终皆会良心发现,宁可缩短寿命,也要以实际行动来减少健康投资,从而确保扩大你的成就和利润。

    大会标语我已拟好:带病上班人光荣!吃药病假者可耻!请参考。此幅标语最好请刘科长书写,因他的隶书颇有功底。

    最后,恕我以朋友的身份忠告你:今年医药费开支切勿远远低于去年,乃至只有去年的一半。因这么一来,亦能反证你过去的失职撒烂污。对改革游刃有余的企业家、明察秋毫的厂领导恐怕不会不明白个中的奥妙。

    再次致歉!顺祝你财源滚滚马到成功!

    末尾是姓名年月日。文笔洒脱,喜笑怒骂皆成文章,可惜罗唆,字典不查别字五六个。区区雕虫小技,老钱却自我感觉良好,问我如何,象不象菲尔丁哈谢克的笔头。见我讥诮不屑,赶紧谦虚:当然李敖斯威夫特理应是我先生。信委实滴水不漏,是道歉信又不是小字报,表扬可以,难道认错不行?因此任凭你刘铁嘴蛋里剔骨把宪法翻得滚瓜烂熟,也无可奈何。但是刘依然如获至宝揭去存档。有人透露老头子怯于舆论欲取消承包,无奈合同白纸黑字,看来鱼医生今年两千大洋的外快十拿九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