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作者说明:本小说是我1991年的作品,囿于修养和境遇,以及社会剧变,当时思想比较幼稚激进。不过由于有足够的时间,和对语言艺术的痴迷,因此在词语的排列组合上花足了功夫。如果读者对语言实验有兴趣,不妨阅读,并赐教。谢谢!

    最初并无宫殿院落。幸福的人们在山洞或幽静的树林里睡眠,他们不用墙围,却在铺满草叶的地上度着安闲的日子。他们不知有填塞羽毛的床垫或漂白的被单,但他们却也安眠无忧。他们心心相连,谁都没有隐痛,人人以忠诚相待。 ──乔叟

    飞扬的尘土 (上)

    读者同志,不,读者朋友,所有中国人都是我朋友。因为“全国一盘棋,天下一家人”。尚且我们的祖先在山顶洞半坡村,曾经一同烧制陶器追击野羊捕过鱼。你们可知道说真话有多艰难。尽管舌头长在你嘴中,然而一根胆怯的骨刺却戳在你喉咙里。披露自己的隐私,并忍受世人的窃笑多不容易呀!何况纵有坦白交代肚皮泻的冲动,千言万语仍不知从何说起。我真钦佩那些驰骋于灶坛的烹饪大师!他们点铁成金刀下生风,或文火慢煮或热锅快炒,光凭那马桶小草臭袜杨柳,倚马可待,便能烧出一桌唐代传奇、一桌滕王阁序。我才三十多岁,领导赐封的职称不过乃区区初级厨工,他笨头拙脑,只会杀鸡打鸭划鳝烧火。你说,他怎么好意思在天厨面前油嘴滑舌班门弄斧?

    记得小学六年级,我曾写过一篇样板戏的观后感。大概为了形容与李铁梅相比我之渺小,我涂上这么一句:真好像一只螳螂爬在西瓜上!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后来朋友老钱道:你早年这蹩脚的比喻,证明潜意识你想爬在李姐姐的肚皮上。唉,我想我还是老老实实做小狗,去制作自己的煎团馒头吧。当然在此我应放聪明一点,姑且隐去这故事具体的产地和商标,以免得罪地方父老社会贤达,污染了家乡的山山水水。

    1

    太湖美哟,太湖美!太湖流域大鱼大肉毛货布料高楼洋房轿车摩托,吃穿住行百物具全,山明水秀鱼米之乡,谁不知俺家乡好!所以有一天晚上,台上歌星正颜厉色吼完“长江黄河”的阳刚之调,我的中国心不由也本位主义地唱起了“太湖美哟,太湖美”这首阴柔的姑苏民歌。

    且不道湖边的那青山,先说说山脚下那座耗资十余万元的宏伟牌楼。你看,上面那几个斗大的金字,在暖暖的秋阳映照下龙飞凤舞飘飘若仙,哦,末尾还有一方竹林七贤的印章呢。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它充分显示了国家森林公园的豪华气派。东有烈女节妇的辉煌,南有状元及第的显赫,这三座遥遥相对的牌坊高低错落古今同在,显然给湖光山色平添了三分春晖。山根坡度和缓形如平地,稍远处地水相连,湖面一碧万顷,粼粼波光姗姗而来,“扑脱扑脱”摩挲那芳草萋萋的湖岸;举目北望,犹如万里长城圈栅栏的青山郁郁葱葱一览无遗,一块块默默无语的菜畦茶园则匍匐或屈膝于其间。啊,射击的视野多么开阔!真是一个打靶和处决行凶作恶之徒的理想场所。因此,除了“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每年春夏秋冬,至少一次还在这儿上演人间喜剧。砰,或砰砰,或砰砰砰,或砰砰砰砰,一声或几声枪击之后,歹徒便亲吻大地与草木同朽。成百上千逸兴遄飞的看客则拖着独辫蜂拥而上,如承包似的冲破那强弩之末的封锁线。其目的不过是为了一睹肝脑涂地的囚犯魂归前的喘气和抽搐,以及其他意想不到的小节目。路旁的自行车黄鱼车摩托车大卡车小货车面包车,还有漆水晶亮照得见人影的皇冠桑塔纳压肩叠背唇齿相依,几几乎堵塞了火葬场白色运尸车的通道。司机按喇叭:“弟弟爸爸”;两个乡巴佬拖着鼻涕在草地上滚来滚去;一个找不着爷娘的孩子在哭喊。万里无云,阳光一片灿烂。

    2

    曾几何时,青山不仅是情种旅游者,而且还是赌徒群氓的乐园呐。一进宫再进宫的赌头看准时势,安营扎寨于形势险要的山之南麓。四处八路的社会闲散人员风起云涌踊跃参军。此地危崖高耸岩壁如削,历代文人骚客的游戏笔墨随处可见。登高临远,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绿水之波澜,浩渺太湖中的点点船影,和老干部疗养院行宫般的亭台楼阁尽收眼底。崖下茂林修竹遮天蔽日滴青流翠,阳光下的松果果像一只只棕灰色的芋艿头点缀于松树梢上;碧绿的野草繁茂芜杂铺天盖地,夸张点说,风吹草低也不见牛羊。巡山的守林人曾在这里以权谋私,泰山压顶般的征服过一风流女子;前几年也有一武大郎式的异乡客给人剥得精光砍倒在一棵大松树下,香飘十里面目全非,皮肉腐烂得像一条散了架的鱼。难怪人形容,舍身崖下真是手提板斧一声“哇呀呀”,令过路客商乖乖留下买路钱的黑风沟。

    赌徒们就在这儿建立了一块以“无政府主义”作为意识形态的飞地。除了风雨雪天外族入侵,而被迫偃旗息鼓南渡临安之外,社会财富再分配差不多每天在此紧张地进行。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嘛,野羊没有了,自然千方百计在同类中寻找野羊。只要挖人口袋的同时,也允许别人挖你的口袋。这举动总比吃里扒外贪赃枉法、焚书坑儒陷害忠良、偷袭不设防城市、屠杀犹太人来得潇洒有气度。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经地义恒古如斯。在我看来,赌博是一场和平与公正的自相残杀(它的公正使得旱涝保丰收的有奖储蓄、有奖彩票汗颜内疚自惭形秽),也是有史以来动物的智勇和运气最旷日持久的较量。山洞中石壁旁大树下小溪畔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人羊不分的怪胎,三五成群七八成堆,废牌果皮报纸烟壳狼藉四周踩入脚底,在时光雨水的冲刷下,有的已血肉模糊复归尘土。赌徒们席地而坐随遇而安,将报纸或塑料膜、蛇皮袋当作猎场。只有强奸没有逼赌,不少看客则伫立四周,有的倚在石壁上,有的靠在竹树杆上,或闲聊或交流胜败之得失。有几个荆轲秦舞阳则贼眉鬼眼的,显然箭在弦上在数倒数。一双长满厚茧、指头粗短的大手攥着那两张牌时,一副灵魂出窍的模样,仿佛告诉你,这两张牌的赌注决定着这位草田埂出身的、如今在跑运输的拖拉机手的生死。钱如潮水般的涌来荡去,一会儿长亭送别人财两空,一会儿破镜重圆金玉满堂,阴晴圆缺悲欢离合匆匆如钱塘秋潮黄粱一梦。所有的腰包皮包均是进出口公司。每次流动,人们都忘记了地球上神圣的税务制度;每次流动,都决定着赌鬼脉搏跳动的次数和家庭财产的沉浮。

    在赌场的稍远处,打鸟人若隐若现,野鸳鸯神出鬼没,三方心照不宣,仿佛签订了各守疆界互不干涉的君子协定。天高云淡风和日丽,崖顶石亭时常有歌声狂嚎传来,你听,有《一无所有》吃了亏般的无奈,也有《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的爱之渴求,有时你还会发现一匹孤独的《北方的狼》。假如你耳朵灵敏,还能听到不远的市区那响彻云霄万喜良砌长城(搓麻将)的哼哟,以及金碧辉煌的阿房未央绅士和淑女的碰杯声。

    在我混迹其间的半年时间里,正好是赌徒烈火烹油花团锦簇的鼎盛期。估计山中每天常驻两个排。赌徒三教九流无所不有,有鱼贩屠夫、匠人农民、店主职工,甚至还有先锋队员、解甲的共和国战士,以及投笔从戎的灵魂工程师,偶尔也出现两三个从军的木兰。反正姓名保密自家珍重,且有目光如闪电的把守羊肠小道,通常无事泄活捉之虞。尽管放心大胆的赌,横竖饿了渴了有流动小贩的黑市面包水果汽水。没有派出所,没有税务所,也没有人保政工、父母妻儿对你的监视,不赌白不赌,尽管放心大胆的赌,全身心开放地赌。

    我统共见过两种赌法:一种沙蟹,一种二八杠。十分流行的打关牌、拼罗沙、搓麻将因赌相斯文如十八相送双推磨,且付钱可以筹码代替,除非举报一般无风险,所以大多在家庭或茶馆赌。沙蟹历史悠久,乃打不死的吴清华,冻不死的白毛女。白相此道当然轮不到我细说,这是五星上将、和尚亭长的专利权。赌徒皆知它需要超人的智慧意志和冷酷,而且需要大本钱。奶油小生和心脏病高血压患者倘若一试,我打包票,不是阳痿便是早泄,反正一败涂地。其特点刺激大,即便如花似玉的三妹丢掉脸面在旁勾引,老实说,我也不会心猿意马;另一特点输赢速度快,不登龙基便成荡寇,不做小开便做瘪三。因此往往为了一张牌而举行遵义会议,化费一支烟的功夫去深思熟虑。转眼之间,你要么脑满肠肥群贤毕至,举行开国大典;要么两袖清风赤脚地皮光,自刎于乌江,所以俗称强盗抢。惨败除了是因为被人细麻绳蚕食勒索之外,其余的都是由于冤家路窄。比如,三条头碰到四葫芦,两通遇上顺子,同花撞见福尔,真是闯王悔不该得罪吴三桂。意志薄弱者经不住翻船,一般不敢问津。十有七八的赌鬼喜爱一是一二是二,来不得半点花巧的二八杠。

    此乃新型的群众性娱乐,十年改革中出现的新生事物,特别在天高皇帝远的农村,男女老少个个欢喜。从牌九蜕变而来,十分近似007邦德的玩九点,或者说这两个失散于东西方的孩子属于同一位不出息的母亲。其特征:对数点数越大,那么赢的可能性就越大。极其爽气,只要有银子胆子哪里要用脑子。

    大凡众人俱愿将命运交给上帝,听凭其喜怒无常的播弄。不少人为此走投无路。你没见过庄家的“坍庄”,真是兵败如山倒!下注者狼吞虎咽乘机加码落井下石,七剑十三侠扬眉剑出鞘,纷纷出山建功立业趁势踏沉船。哪个管你想寻根绳子上吊。我时常看见血被放光的苦鬼追逐赌友,做小伏低求借赌资的可怜相。肉麻起来,敬烟拍马恨不得下跪,那摇尾乞怜状,仿佛吸毒者捶胸顿足乞讨海洛英,能使感伤主义者当场垂泪,皮肤过敏者迅起鸡皮疙瘩。

    当然以此发家的也大有人在,就如常胜将军黄老师,他靠这造了一幢楼,且供女儿上大学。尽管牺牲了教导主任的职务和光荣称号,他亦在所不计。他道,称号,称号又不能当饭吃,手里没老茧的哪个没称号!自己爬不上去,倒给人家壮声势做喽罗垫脚石。黄老师温良恭俭让,脸上笑嘻嘻,惯抽大前门,衬衫领口脏得一塌糊涂,小便擤鼻涕不检点四海为家。凡有纠纷,大伙习惯请这位老前辈居间斡旋。他起先总是接过香烟沉默倾听,末了以和为贵中庸处理。不痛不痒的裁判,往往使楚河汉界云开日出天朗气清,俨然德高望重的地方法官。大伙儿总喜欢请他吃酒。他举止高雅武艺超群,最忌臭戏多锣鼓。所以每趟上山至多使用三次鱼肠剑,一律以1、2、4的几何级数下注,用佐罗劈蜡烛的剑法划野羊肚皮。野羊四脚朝天心甘情愿。赢一次便鸣金,满足于小康进出二三百元,因此一贯战无不胜,如楚国吴起似中共林彪。不赌时则喝口溪水在草地上啃只面包打个盹,或者巡逻六合检查哨位,嘘寒问暖吮痈盖被,带头并动员赢家木牛流马及时输送岗哨粮草,自然颇得人心,宛如党代表宋公明。 大伙只晓得他叫黄老师,我认为姓黄也许由于他常穿黄军装黄跑鞋也说不定。因为赌场六亲不认,绝不称兄道弟,阿狗阿猫彼此随意称呼,久而渐之则成了你的绰号。比如,老老头、毛胡子、眯细眼、大针筒、522、夜壶、黑皮、野人等等,带眼镜的干脆叫眼镜或四眼狗。没人觉得这含贬意这是侮辱,大家乱贴标签不过图一时方便而已。也许心底里是为了避免日后“天穿”受牵连而采取的自我保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