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文集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陆文:肾盂肾炎 9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1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3
·陆文:肾盂肾炎 14
·陆文:肾盂肾炎 15
·陆文:肾盂肾炎 16
·陆文:肾盂肾炎 17
·陆文:肾盂肾炎 18
·陆文:肾盂肾炎 19
·陆文:肾盂肾炎 20
·陆文:肾盂肾炎 21
·陆文:肾盂肾炎 22
·陆文:肾盂肾炎 23
·陆文:肾盂肾炎 24
·陆文:肾盂肾炎 25
·陆文:肾盂肾炎 26
·陆文:肾盂肾炎 27
·陆文:肾盂肾炎 28
·陆文:肾盂肾炎 29
·陆文:肾盂肾炎 30
·陆文:肾盂肾炎 31
·陆文:肾盂肾炎 3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综合治理”这词组不知谁发明的。当它在报纸、文件、社区墙头上刚出现时,很容易在眼皮底下滑过,因为它不像“社会闲散(杂)人员、刑满释放分子”这类词组抢眼。说实在,这词组温文尔雅和风细雨,一点都没火药味。出现久了,或者说实践久了,才知道这是一种卓越的管理模式,一种未雨绸缪得寸进尺(积小胜为大胜)的办事策略。

    综合治理总要有个对象,比如河道。河道污染了,一方面需要清除淤泥,另方面还要杜绝污水的排放,和捞掉浮于河面上的垃圾杂物,如有违规现象,还要给予适当的处罚。动员利用各方面的力量,对河道持之以恒的综合治理,确实能使河道畅通碧水荡漾。

    以此类推,对差生、吸毒者、刑释分子等都可以综合治理。谈心、表扬、家访,是对差生的综合治理;杜绝毒源,处罚并强制戒毒,是对吸毒者的综合治理;安排就业,以防止其家庭破裂和重蹈覆辙,是对刑释分子的综合治理;给贫困户分配低价廉租房,以防止自焚上访,是城市拆迁中的综合治理;对敏感人士围而不打,或网开一面,暗地里却实施监控,邮件监控、电话监控,信件监控、出入跟踪,并在他的周围布置他意想不到的线人,随时骚扰他的生活,掌控他的一举一动,增加其谋生的难度,待时机成熟,设置圈套,瓮中捉鳖,其实更属于综合治理。敏感日子,以各种借口、方式,巧妙地将其控制,使其不得动弹,当然也是综合治理的一种手段。

    综合治理源远流长放之四海也皆准。我记得过去就存在有实无名的综合治理。比如上山下乡运动,一开始开大会、贴标语、散布主席语录以制造声势,让你接受“务农为贵,下乡光荣”、“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之类的观点,稀里糊涂或迫不得已写申请;如不就范,恩威并施,施加压力办家长学习班。同意子女下乡的,物质鼓励敲锣打鼓,不同意的,则工资扣发,办学习班旷日持久,让你的心七上八落,最后只好同意子女插队。

    我相信,目前各级领导或多或少都有综合治理的成绩,他们也可以谈出一些综合治理的心得体会,比如有的综合治理需要大张旗鼓,有的综合治理需要神鬼莫察;有的综合治理需要雷厉风行,有的综合治理需要潜移默化。

    综合治理还有一个优点,就是靠这项目可以养活不少人,养活居委主任、地段衙役、不计其数的线人,还有锦衣卫政治处、政保科成员,以及跟踪盯梢敏感人士的行动人员和轿车司机,这多少缓解了城乡的就业压力。让许多人一生扑在这无穷无尽、永不竣工的项目上,津津乐道于综合治理,踏踏实实于综合治理,保鲜教育中谈综合治理,年度总结中论综合治理,邀功请赏中讲综合治理,于国于民于饭碗于身心于家庭都有好处。

    综合治理的缺点是,对付贪官仍是盲点。有不少官吏东窗事发,从住宅地板底下搜出成捆成捆的钞票,据说,也是因为从来没将其纳入综合治理的缘故。这次我们这儿一副镇长为了摆脱纠缠,又不想花钱消灾,结果杀了小蜜而进了大牢;还有一个原副市长,现政协副主席乱吃尺寸、偷腥成瘾,居然偷到纪检人员的头上来了,这次也给受害者当场捉奸成双。像这类人,如果预先综合治理,也不会吃官司、名声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鸭屎臭。

    这位瞎搞的政协副主席是个民主党派,前几年我写了篇连载小说在市报上刊登,这些人说文字灰色,思想落后,党报不应该登这种乌七八糟的东西,给市委领导压力,领导没法,只好吩咐中止。现在他们身体力行,居然以生殖器来搞这种乌七八糟的东西。呵呵。

    综合治理是硬道理。我不赞成一刀切,霸王硬开弓,因此比较喜欢这个策略。就拿网络来说,最好也综合治理。一方面提供五毛稿费,组织笔杆子写文章,占领网络阵地,以唾沫墨水来淹没那些离经叛道的声音,一方面将那些不听话的网站“关停并转”,另方面我建议:不妨试点,指定几个网站,以建立言论自由的租界。只要在租界上,任凭胡言乱语乱嚼喷蛆,决不以“出卖国家机密”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论处。

    比如,读后受益非浅,让我深深钦佩他的才华、爱国情操和忧患意识的、刘亚洲将军的大作《甲申再祭》,不能因为他的尖锐无忌,和“犯上作乱”的英雄情结,而随意以言定罪。说句题外话,刘将军大作,还有一个莫大功德,就是在目前形势下,他以大作家的勇气,大大拓展了文人的话语空间,让那些没有背景后台的在野写手深受鼓舞,很大程度上减少了舞文弄墨的恐惧。当然,刘将军这篇文章也有不足之处,总体感觉好像想说服大家,一山不容二虎,与其长年下岗待业或被人盘剥监控,还不如为了国家利益和他的建功立业,叫我们这些喽罗追随他上战场,和他的假想敌赌一把。不过,我仍希望他在博讯网建立文集专栏,让我们有机会多多接受他的教诲。

    建立言论自由的租界,可以算作综合治理。因为它既可以给文人一块忧国忧民、谈古论今的阵地,又可以避免影响,免得损害既得利益集团。否则,老是封网抓人,封这个,抓那个,将师涛,还有那可怜的张林,像落水狗那般痛打,非要送进牢房才开心,不给文人说话的自由与场所,逼得大家要么钳口结舌,要么只好到境外网站发表文章,也违背以和为贵、大禹治水的原则。

    另外,对衙役也应该综合治理,如果都像他们那样拿起枪来“乒乒乒,乓乓乓”,不仅打草民,也打同事,拿着罚款单,五后面添三个零,不仅捉草民的卖淫,也捉同事的嫖娼,长此以往,同事之间离心离德,草民也会怨声载道。

   江苏/陆文

   2005年6月2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